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601.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5章降伏

第225章降伏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打量这个熟悉的地方,看着一切如旧的宫殿,眼前种种让朱常洛顿生人生真是变幻莫测的油然之感,想当年在此诸般受人轻践的记忆如开了闸的喷泉汩涌,忽然一阵风来,眼睛有些发酸,这才背转了身,轻轻点了下头。

    一旁的王安急步跑到门前,轻轻拍了几下……几乎是同时,王安的手这边刚放下,那边门就已开了个小缝,露出魏朝一双灵活之极的眼。

    看到是王安和朱常洛时,先对着王安讨好一笑,然后轻手轻脚的跑了出来,对着朱常洛行了一礼,低声道:“宫里首领太监张礼已被奴才找借口打发去了内库司,一个时辰之内,这里不会有人打搅。”

    面无表情的朱常洛点了点头,淡淡道:“别的宫女太监呢?”

    魏朝恭恭敬敬回道:“回殿下,请尽管放心,能打发的奴才全打发了。剩下的不能打发的全都是睁着眼的瞎子,会说话的哑巴,殿下只当他们是木头石头便是。”说完嘴角浮上一丝难以抑制的得意的笑。

    这笑落在王安的眼底,在这将近初夏的大暖天居然生出一阵寒意,有意有意的离了他两步的距离。

    朱常洛侧着脸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很好,你办事我放心。”

    受了夸张的魏朝越发得意,脸上带着笑:“不敢不用心,若不是殿下爷,奴才现在估计早就喂了乱葬岗野狗肚子了。”

    看着他摇着尾巴献媚,王安眼睛有些冒火,装着不经意打断道:“殿下,时辰不早,要不要带他过来?”

    朱常洛抬头看了看天色,“去吧,不了他这个心愿,他是不会死心的。”

    王安哎了一声,撒着欢麻溜就去了,看他奔向的方向,正是离永和宫最近的延禧宫。

    时间不大,王安很快就带着一个人回来。

    本来低头垂手的魏朝偷偷只看了来人一眼,忽的就惊讶的抬起了头瞪大了眼,脸上表情震惊之至,于是顾不上犯了忌讳,不敢相信的看了又看,直到确定这个人就是那个人之后……终于抬起头来望着太子朱常洛的眼,伸出手指着那个人,脸上神色迷蒙变化,足可以现出他此刻心内的诸般复杂:“殿下,他是……他就是……”

    对于魏朝的惊慌失措,朱常洛没有丝毫的理会,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人。

    那人低着头,脸色木怔呆滞,一脸胡子拉碴,一双眼更是血红的吓人,看那样子也不知几天几夜没有合眼,初起时眼神直勾勾的望着脚下青砖眨也不眨,直到听到魏朝的惊叫这才抬起呆滞无神的眼,等他看到眼前的朱常洛时,死水一样的眼眸忽然掠过一丝不敢置信的惊讶,很快那丝惊讶就变成了疑问:“……是你?”

    朱常洛定定的和他互相对视,点了点头:“是我!”

    忽然就转过头向王安道:“带他进去,我就在这外边候着,有什么话也不用记下来回我。”

    对于太子的话,王安从来没有任何疑议,当下恭谨的答应了一声,拉着那人就往永和宫走。

    在魏朝目瞪口呆几近难以置信的眼神中,那人随着王安被动的走了几步,将到宫门时蓦然停住脚步,却没有回头。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低沉沙哑的声音,好象沙子划过铁板,说不出的尖利刺耳难听。

    凝视着他的背影,似乎对他的这个问题认真的想了几遍,“且去见你想见的人,我们回头再说话,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那人忽然对天发出一声长叹,头也不回的跟着王安踏进了永和宫那扇大门。

    魏朝怔了片刻,忽然拔步就要跟进去。

    背后忽然传来朱常洛的声音:“没有那个必要!”

    魏朝惊讶的转过身来:“殿下,你难道不知道么,他就是……就是那晚上那个人。”

    他的话没有说完,朱常洛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我知道,那件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这是一句平常之极的话,完全听不出任何不悦之意,口气中略带着一点淡淡的警告,甚至于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半露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着微微的光。

    可就是这样的一幅表情落到魏朝的眼里,瞬间骇得他脸色发白,直挺挺跪了下来:“奴才有罪,请殿下不要发怒。”

    “我知道你是个眦睚必报的性子,储秀宫那些得罪你的人,经过你的手处置都变成什么样子我心里很清楚,可是既然跟在我的身边,就要记住一点,他是你动不得的人物。”

    “你是个聪明人,那聪明人别做出糊涂事!从今天起,朝堂上的人,我身边的人,除非我想动,否则就算有人打断你的腿,你也只能忍着,少琢磨那些挑唆生事的勾当。”

    说完这些朱常洛垂下了眼,黑幽幽的眼眸直视魏朝的脸,语气森然:“和你说话,我向来只说一次。”

    大太阳暧洋洋的照在跪在地上的魏朝的身上,不但没有让他感到一丝一毫的暖意,反倒是一身从头到脚的彻骨冰凉。

    不知不觉间一头一脸的全是冷汗,伏在地上连连磕头:“小印子听太子的话,太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在我眼里,你早就不是那个储秀宫里的小印子,而是眼下魏朝,你若还是以前那个小印子,我真不敢用你。”盯了一眼跪在地上发抖流汗的魏朝,朱常洛颇有深意道:“好好呆在我的身边,不会亏待你,我知道你心大志远,若肯将这份心智用到正地,我会给你出头的机会。,否则,你懂的。”

    一句你懂得,使伏在地上的魏朝猛然抬起头来,脸上头上全是滚滚而落的汗珠,但是他见到的是一双清水洗过的眸子,清澈幽深高远,却又莫名的诚实可信。

    魏朝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将头深深的磕在地上,久久不动。

    时间象过得很慢却又很快,吱哑一声门开处,王安和那个人终于出来了。

    朱常洛问王安:“都见过了么?”

    王安有些不安,转头看了那人一眼,“见是见过了,可是……”

    没等他可是完,旁边那人一直默不做声,此刻忽然发出一声干哑痛楚的嘶吼,身子急剧颤抖起来,牙齿互撞咯咯作响,就好象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却一直在忍,到现在终于忍不住发作起来。

    王安大惊失色之余有些手足无措,倒是一旁的魏朝一个箭步冲上来,伸手一掌斩到那人的后颈之上,那人闷哼一声,身子软倒委顿在地。

    王安吓了一跳:“你干嘛!”

    伸手制止王安,一边斜了魏朝一眼,吐出一口气:“你做的很好。”

    这次魏朝脸上已经没有丝毫得色,垂手道:“他刚才心神崩溃失守,就象崩得过紧的弦一碰非断不可,若不想法让他平静下来,奴才怕他会撑不过去。”

    朱常洛点点头:“将他送回慈庆宫,告诉流朱和涂碧,让她们好生照顾。”

    王安和魏朝对视一眼,一齐躬身应是。

    打发二人离开后,再度抬头看了眼永和宫那两扇因久历风雨变得油漆斑驳的大门,举步要走的时候,忽然隐隐约约的从门里边似乎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声,低微的几不可闻,却格外动人心魄。

    眼下时节已近初夏,日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猛一转眼,已到了点灯时候。

    王安进来书房将灯点起的时候,同时也把拿着一卷书的朱常洛从怔忡出神中惊醒了过来。这时门外有人轻叩了下门,就听魏朝清脆的声音响起:“殿下,他醒过来了,要见您。”

    朱常洛点了点头,“带他进来罢。”

    魏朝应了一声,随手推开门,当头领路,领着一个人迈步进来。

    虽然只是短短几个时辰,以过涂碧和流朱的收拾,和刚才初见相比,洗了澡刮了胡子,就连精神都明显好了很多。朱常洛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头向王安和魏朝道:“你们出去罢,这里不必留人伺候。”

    看了那个人一眼,王安有些忐忑不安,末及说话,魏朝在旁边接上了口:“殿下放心,奴才们在外头守着,有什么事尽管招呼。”说完拉着王安转头就走。

    “你用的人倒是忠心。”

    殿门刚刚阖上,那人居然开口说起了话:“那一个还好,另外一个却是个阴险狡诈的小人!这样的人你也敢用?”

    这一个那一个的,一般人听不懂这绕口令般的说话,但朱常洛丝毫不以为异,眼底幽光闪烁:“大人有大人的用法,小人有小人的用法,先生只看到他阴险狡诈,但是他对我却是忠心耿耿,这是非对错,如何分辩?

    “说的有道理!”那人身子猛然一震,似乎若有所思,忽然叹气道:“当年诸葛武候有名言遗世:治世以大德,不以小惠,你果然了不起,倒是我想得狭隘了。”

    朱常洛淡淡一笑:“先生有话就直话罢,这几天一直没开口,今天既然想通了,必定是有了结果。”

    此刻书房安静的惊人,灯光在那人身上罩上了一层淡淡光辉,却有一种孤单凄清的落寞。

    “我想问问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疑问已经在他的心上压了好久,终于将这句话吐出口后,心里身上都是一阵莫名的轻松,就连死寂一潭的眼底都有些微光茫,眼睛紧紧的盯着朱常洛的脸,他早就知道这个少年太子深不可测,却没想到还是轻视了他,高看了自已。

    是他救了自已,但是又让自已看不透他的用意,若论罪,自已足可以拖去菜市口千刀乱剐,可是他并没有这么做……心头忽然浮上一阵强烈的愤怒与不甘,那种头上悬刀迟迟不落的恐惧感,更让人倍觉生死煎熬,这几日以来,这感觉几乎快要将他折磨到崩溃。

    现在,就在他去过永和宫之后,眼下终于就到了摊牌的时候了,他不怕死也知必死,但是死之前,他需要一个答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