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639.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41章威慑

第241章威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就在罗迪亚等到百爪挠心、急不可耐的时候,随着一声高宣:“太子殿下到……”不管是怔忡出神中的莫江城,还是瞪得眼睛出血的罗迪亚,不由自主的都是心中一抽,连忙站起身来,立在一旁躬身等候。

    一时间衣袂轻响,脚步声声,也不知进来多少人。罗迪亚心里好奇,便想抬头看一眼,仿佛知道他的想法,他这边头刚动,那边瞬间就有厉声低斥道:“殿下驾前,不得失仪。”

    罗迪安脑门上不知不觉渗一层细密汗珠,心里惴惴之余,隐约生出几许不愤。

    “远来是客,不必太过计较。莫兄,当日一别今日再见,我欢喜的紧。”

    莫江城激动的抬起头来,看到朱常洛一脸笑容,正冲着自已点头致意。多时不见,眼前朱常洛似乎变了个样,一身杏黄太子装束更衬得他整体秀雅辉煌、人如璧玉,强压下心中激动,连忙倒身拜见:“草民莫江城,见过太子。”

    尽管认为大可不必来这一礼,可是朱常洛也知道这是在宫里,礼数还是要得的,连忙抬手道:“莫大哥快请坐。”旁边有王安上来,将莫江城扶起,引他归坐。

    莫江城逊谢,看了一眼侧立一旁的罗迪亚,见他虽低头,可是兀自大喇喇的站在那里,不由得心底恚怒,不过终究是自个带来的人,就要张嘴说话。

    好象知道他的心意,朱常洛含笑扫了他一眼,忽然开声:“你就是佛朗机人罗迪亚?”

    声音有如金声玉振,说不出的清脆好听,但在罗迪亚听来似乎略微有些尖了些,有些纳闷的抬头一看,差一点笑出声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太子?……这就是一小孩子么?嗯,勉强算是个少年吧……

    想到自已提心吊胆了半天,居然要和一个小孩子来讲话,罗迪亚心里惊惧逝去,换上来便有些轻视,将右手放在胸前,傲然躬身行了一礼:“罗迪亚见过太子殿下。”

    魏朝和王安勃然变色,二人的脸不约而同的一齐垮了下来。

    一旁看着的莫江城先是惊慌失措瞬间变成恼怒交迸,进宫来的礼数以及行事禁忌,明明都已说好的了,罗迪亚也是满口答应,可是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局面,情急之下低声提醒:“罗迪亚,见了太子殿下,怎能如此无礼,还不快些跪下请安!”

    对于莫江城的警告罗迪亚丝毫不以为意,正色抗声道:“在下对于太子殿下没有丝毫不敬,所行之礼也是觐见本国国王陛下时的最高礼节。”

    王安再也忍不住,厉声喝道:“放肆,你们蛮夷国王怎么配和我们殿下相提并论,还不快些跪下见礼!”

    罗迪亚的脸倏的一下放了下来,脸上肌肉变得僵硬,环视了下周围所有人的眼色,斜挑眉眼神态倨傲:“对不起,我们西方人和你们东方人不一样,我们膝盖骨是直的,不会跪!”

    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是这个回答,王安差点被他噎了个跟头。看他黄头发蓝眼睛,正如戏文中演的罗刹鬼一般模样,莫不是他真的和天朝人不一样,真的少了一块骨头?于是乎,殿中一众人等所有的眼神都落到罗迪亚那两条又粗又直的大长腿上。

    直你娘的直,鬼话连篇……朱常洛不动声色的望着得意洋洋的罗迪亚,脸上笑容消失得仿佛从未出现过,悠然开声道:“很好,既然说起你的国王,那么你来自葡萄牙还是西班牙?”

    一言既出,一殿俱惊……所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均挪到太子脸上,那葡萄牙还是西班牙什么的,到底是什么?在所有人惊诧的眼神中,以罗迪亚犹甚!他久在明朝往来贸易,知道他们在明人眼中只有统一的一个名称,佛朗机。

    而如今这个少年太子单刀直入,堂而皇之的问自已是葡萄牙还是西班牙,这让朱迪亚大大的吃了一惊。下意识往莫江城那边看了一眼,见对方也是一脸茫然,想起自已虽然和莫江城多年来往,但他也并不知道自已的底细,那这个少年太子是从那知道的呢?

    百思无解忽然想到,若是有心打听,这也不算什么难事。这样一想罗迪亚心中释然,一边自我安慰一边再抬头看向朱常洛时,不知不觉中已经少了几分轻视,咳了一声,声音低了几分:“在下是西班牙人。”

    朱常洛笑着瞟了他几眼,伸手端过魏朝递过来的茶,慢条厮理的喝了几口:“唔,你们西班牙的腓力二世国王可好?”

    这一句话如同一声炸雷在罗迪亚耳边炸响,先前的傲慢与倨傲全都长上翅膀扑啦啦的飞了,脸变白嘴唇也有些哆嗦:“敢问殿下,如何知道我们伟大的腓力二世国王陛下的?”见朱常洛冷笑着没有回答,罗迪亚自顾自揣测道:“难道是殿下已经见过别的西班牙人?”

    不怪乎他心惊,眼前发生的事实在是太过诡异,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从一个明人嘴里听到自已国王的名讳,知道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分别已经够让他吃惊,但相比于后者让他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潭。

    罗迪亚往来贸易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自已这些人在明人眼里是什么地位,要不是仗着自已船坚炮利,只怕早就被赶出濠境多时了。若不是得到这位太子许可,自已别说进入紫禁城,就是想进京城那也是白日做梦。这种情况下,他不敢相信还有谁会抢在自已头里与这位少年太子见过面。

    “你说错了……”一声冷嘲自朱常洛嘴中发出,清澈照人的眼眸全是讥嘲:“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第一个佛朗机人。”

    音调不大却似乎带着魔力,让人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信,一直揣磨不透的罗迪亚蓦然抬起头来:“那你……您是怎么知道的呢?”不知不觉中由你到您,口气变化连他自已都不自觉,眼底眉梢已经带上了一丝莫名的敬畏恐惧。

    朱常洛垂眸笑了笑,突然道:“布斯堡王朝称霸欧洲,腓力二世雄心勃勃,也算得一代英明君主,只是美洲大陆的不列颠已经崛起,西班牙若是不小心提防,早晚必定失去眼下欧州大陆的霸主地位。”

    看着这个少年太子,罗迪亚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据他所知,现在的明朝闭关锁国已久,根本没有开辟海上航线,更不可能得知远在重洋之外的欧洲情势,西班牙与不列颠在海上最近几年时有矛盾冲突,他本身是西班牙王族之人,又是西班牙船队中的一船之长,对于这些军国重事自然是知道的。

    可是这些事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西班人可以探听得到,这也就变相推翻了自已先前推断,这位少年太子见过某个佛朗机人的可能性可以断定为零……但是问题来了,自已本国的情况,这个勉强算得上是个少年的太子是从何得知,而且不但知道,还能够如此言之凿凿,恍如亲见?

    面对罗迪亚的惊疑,朱常洛表现得云淡风清,脸上神情越发玄妙:“这些事没有什么稀奇,我知道的还很多。如果我高兴,还可以告诉你更多。当然,我还知道,你那高贵膝盖骨,也和我们所有人一样。”

    谎言被拆穿,罗迪亚大惊失色,先前傲气尽失,心中充满了沮丧,叹了口气,单膝跪地,右手放在胸前,低头恭声道:“西班牙一等伯爵罗迪亚,见过大明太子殿下。”

    这一礼却是实打实的是他晋见国王时所行大礼,这辈子只对国王一人施过。如今这例子终于被打破,连他自已都不敢置信,受礼的居然是一个明朝人。

    见太子几句话就搞定了这个洋鬼子,王安顿时眉飞色舞,得意的瞄了眼这个黄毛鬼子,心中除了畅意还有点莫名羞愧,自已刚才差一点就让他糊弄过去了。哼,还敢单腿跪,看来还是欠收拾!魏朝在一旁安安静静的不说话,偶尔一个抬眼,眼底射出的光却是既冷且阴。

    朱常洛见他行礼,也不忙叫起,好整以暇的静了一刻,方才开言:“原来是罗迪亚伯爵,失礼了。”

    “你若有心,就将我的话记在心里,回去跟你们国王说,此时若不未雨绸缪早做准备,他日不列颠必会统一欧洲,你们国家也将沦为末流之国,西班牙的国王也必定和你现在一样,象跪在我眼前一样跪到不列颠伊丽莎白女王的裙下,你可以当我信口胡说,只是到头来莫要怪我言之不预。”

    半跪着的罗边亚又是羞又是怒又不敢反驳,一头一脸全是汗,又不敢用手拭,只是一张生着白毛的脸越发雪白,颤声道:“还请殿下指点。”

    “我没什么可指点的,你们把军队都派到我们濠境来了,败了也是活该。”说完这句话后,似乎这才看到罗迪亚还跪着,笑了笑道:“魏朝,你是怎么伺候的,一时忘了也不提点我,还不快将伯爵大人扶起来!”

    魏朝机灵一转身,小跑步上来,将罗迪亚扶起,忽然笑了一笑,露了一口白牙:“是奴才伺候的不周,伯爵大人千万莫怪。”看到他这个笑,罗迪亚顿时觉得头发根都快竖了起来,就好象一张牛皮纸即将糊到自个脸上,连忙一摆手:“不敢不敢。”

    此刻罗迪亚已经完全失去了斗志,都说明人落后,皇帝昏庸,可是现在看来,连这么大的一个太子都懂得这么多,大明朝果然是人材济济,不可小视,联想到刚才说的濠境驻兵,其中大有意味,心中更是惊疑不定。

    他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得过朱常洛的眼底,见他一脸忐忑不安,不由得笑道:“伯爵大人不必多心,今日初次见面,说了些闲话不必放在心上。言归正传,现在我们来谈下五行土的事情吧。”

    此时完全蒙了神的罗迪亚,表示已经完全跟不上这位少年太子的节奏了,直到五行土三个字入了耳后,罗迪亚才从混乱中清醒过来,脸上现出喜色,一迭连声道:“太好了,在下这次来,就是为了和太子谈这个事情来的。”

    朱常洛脸上的笑有些神秘莫测:“嗯,五行土是我明朝不传不秘,其效用你也看到了,无论民生或是军事,其用途之广之大,不可枚举。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此物取材方便,成本极低,可以说是一本万利。”

    一谈起生意,商人本性发作的罗迪亚连身上的血变得滚烫……他亲眼见过那一包包神奇的灰色土灰,经过水的调和之后,在很短的时间,就凝固成为比石头还坚硬的东西。他是商人,也是个有眼光的商人,这个不起眼的一包包五行土,在他的眼里早就变成一包包散放的黄金。他坚信这个东西运回国内,将会给现在的西班牙带来什么样的震动,当然,更让他在意和兴奋的是那源源不断的金币会如同潮水一样不停的飞进了他的腰包。

    一听朱常洛这样说,罗迪亚雪白的脸激动得通红,他是西班牙王族中的一个另类,不喜争权夺势,只喜欢航海经商,忙不迭的点头道:“殿下说的对极了,那真是个神奇的东西。请殿下开个条件出来,有多少我都要,多少钱都可以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