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663.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2章野心

第252章野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冲虚真人皓首白眉,身形伟岸,依旧是一身杏黄道装。有心人或许会发现,冲虚真人好象特别偏爱这种颜色,喜欢到几十年都未曾更改。

    眼下的他盘膝而坐,气度恬淡,举止若仙,仿佛他坐的地方不是所有日本人心目击者中视为圣地的将军府,而是龙虎山上自已的问心精舍;坐在他对面的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日本关白丰臣秀吉,而是他诸多弟子中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学生。

    坐在离他一百步外,眼神如鹰隼般锐利的丰臣秀吉,正在狐疑的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的明人。做为日本国内众人眼中公认二百年来第一枭雄的他敏感发现,这个看似再普通不过的道人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气势,在自已刻意营造的杀威逼压下,居然可以做到从容淡定,丝毫不落下风。

    沉吟片刻,忽然拍了下手,声音清脆。木门无声的拉开,一个身穿和服的少女轻手轻脚的送上两杯茶,半跪在地上将其中一杯奉在丰臣秀吉面前,那一杯却没有动。丰臣秀吉微阖着眼,半晌后伸手一抬:“来者是客,请用茶。”

    少女一言不发,依旧悄无声息的起身,将这杯茶送在冲虚真人面前,然后如风般后退,在门口角落处半跪坐好。

    丰臣秀吉垂下眼皮,端起眼前的茶盅,轻轻抿了一口,与心内翻江倒海相比,脸上表现甚是平淡,不动声色四个字是他多少年从刀口舔血生涯中悟出的不二保命手段。但微微下拉的嘴角还是泄露了他的一丝心事,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一刻也许是风平浪平,也许下一秒便是暴起杀人。

    还不错,居然还有自已的一杯茶……对这个开局冲虚真人满意极了。

    淡淡茶香浮袅而起,伸手轻轻拿起茶杯,淡碧色的水映出自已一头如雪长发,冲虚真人心中概然长叹……果然时间如流水,真的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自已都这么老了么?

    “阁下自东远来,请问有何指教?”

    “将军可知大明福建一带流传一句话?”

    丰臣秀吉目光闪定不定,对方话里带话他听得出来,“请阁下指点。”

    冲虚真人嘴角浮起了一丝笑,这丝笑容当然没有逃出一直在观察他的丰臣秀吉的眼,不知为什么让他心突突跳了几下,对方这个笑在他的心里忽然多了层莫名意味,就好象是那种野兽即将发动袭击吡起的牙,也是杀戮者面对被杀戮者时独有的那种残忍的笑。

    这个发现让丰臣秀吉瞬间嗅到了同类的味道,原来认为对方正在哗众取宠导致心里的轻视,暧间莫名其妙消失了一大半。手一挥,那位守在门边身着和服的少女,迈着轻盈无声般的步伐,将冲虚真人面前小几往前挪了五十步,然后半跪在地,双手斜引。

    冲虚真人也不推辞,起来上前昂然坐下。都说五十步笑百步,但是刚才那个百步外需要自已仰望的人,此时面对面连彼此的呼吸都可听得清清楚楚。

    回归门口守候的少女正用惊讶的眼神打量着这个人,让她难以置信的是在这个黄袍白发的老道人身上,隐隐然发出一种山停岳峙,指点江山的气势,和她心中敬如天神俯瞰众生,主掌权术祸福的一方霸主的义父相比,居然丝毫不弱。

    “老道是来告诉将军,明人畏日有如大水崩沙,若将军出兵攻明,必定利刀破竹,无坚不摧。”

    对于丰臣秀吉来说,这句话他并不是第一次听过。初听这句话是从明大肆劫掠归国的一个人嘴里听到,据那个人说他带着三百多人在明朝福建一地劫掠一年,却没有碰到任何敌手,最后满载而归无一伤亡。那个人还洋洋得意说了他所了解的情况,比如眼下的明朝内政废驰,隐患四伏,灾难不断等等,在他历历描述下,那个曾经不可战胜的大明,完全就是一只嗷嗷待宰的大肥羊。

    脑袋绝定一切,所以那个人只能当一辈子倭寇,而丰臣秀吉却能统一日本,成为关白。与那位在大明抢了一年还安然无恙的同胞想的完全不同,丰臣秀吉从来没有也不敢将大明当成一只垂首待宰的肥羊。

    在他眼中大明就是一头威猛巨大的雄狮,尽管此时的狮子昔日让人心惊胆丧的锋利爪牙都成了过去,但是多年为狼的丰富斗争经验告诉它: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不能一击成功,那就决不能随意出手。

    事实证明丰臣秀吉是有眼光有见识的人,时间没有过得太久,大明出现了一个人中止了他的野心……那个人名叫戚继光。一经出现,就如天上的太阳一般光茫四射,他先打蒙古人,再打日本人,练兵东南,横扫倭奴,驱逐胡虏,无人可挡。面对这位三十年间,先后南北、水陆、大小百余战,未尝一败的当世战神,既便是野心勃勃的丰臣秀吉在他的威风之下,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彻底凉了气,当然这个局面一至持续到万历十五年。

    如今这句话从对面这个老道人的嘴里重温一遍,丰臣秀吉心里说不得意是假的。这句看似普通的话明明白白的说明了一个事实:以前那个似乎不可战胜的明朝似乎正式进了垂暮之年,这也就是说,从万历十三年开始准备的那个梦,即将快要变成现实?这个念头一经浮起,丰臣秀吉已经能够听到身上的血在血管中急速奔流的声音了。

    近距离相对的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对方些微寸许的神情变化越发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冲虚真人忽然笑了:“将军若再犹豫,良机一闪即逝。此时出兵,五年之内定可拿下明朝,若不出兵,老道可以断言,将军心愿只怕只待来生。”

    日本文化完全复制于中华,就连忌讳也是一样,一句来生顿时便丰臣秀吉变了脸色!

    这一句说出,旁边伺候的侍女赫然大怒,一反先前似猫般的柔顺,用生硬的汉语斥道:“无知汉狗,再敢无礼,必将你拖出切腹。”声音不谓不厉,神色不谓不狠,但这番做作在冲虚真人的眼底,如同风拂山岗,雨落江心,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目光如电般直视丰臣秀吉,直接看穿了他的心事:“好教将军得知,大明戚少保已经于万历十五年病逝家中。”

    被冲虚真人无视了的少女瞪着大大的眼,许是脸涂得太白,看不出喜怒哀乐,但是瞪大的眼和剧烈起伏的胸脯,无一不在表示她的愤怒已经到达了极点。

    “惠子,不得对客人无礼。将这位先生的座位挪到我的对面来。”这是丰臣秀吉到现在说的第三句话。语气虽然平淡,却带着任何人无法违拗的坚定。

    那位名叫惠子的少女尽管心有不愤,但将军的命令终究不敢违拗,于是带着气将冲虚真人面前小几再次拿起,放到了丰臣秀吉的面前。

    由百到五十再到十,这不止是距离的分别,而是对方果然动心了。

    见冲虚真人安若无事的坐定,没有一丝的自鸣得意,依旧如刚才一样平淡如水的模样,丰臣秀吉第一次露出惊讶的表情望着这个人。

    日本人一向祟强者,戚继光之威之能,既便是远隔重洋,其名其势足以让丰臣秀吉不敢半点小视,就连他的声音都带着一丝敬意,“戚继光的死本将军已经得到消息,只是他人虽死,军尚在,何况你们大明还另有强将。”

    都说日本人奸诈如狐,狡狠如狼,冲虚真人是有备而来,闻言淡然一笑,平静无波的语调透着成竹在胸的肯定:“将军以一人之身结束长达二百年的战国之乱,果然不是幸致,谨慎小心确实让老道佩服。你说的很对,戚家军虽然依然还在,但失了军魂坐镇,已是昔日黄花,不堪一击。”

    这个消息对于丰臣秀吉来说,确实有些惊人,就连凑到唇边的茶水都忘了喝,声音变得肃然:“先生有说请直说。”不知不觉称呼由阁下变成先生,变化之快足以说明问题,冲虚真人笑了笑,却没有再说话,只是用眼轻轻斜了那个侍立一边的脸色不善的少女一眼。

    丰臣秀吉恍然大悟,伸手一拍光光的脑门:“先生不必介意,她是的我的养女,池边惠子,一向在我身边近身伺候。”原来以为是侍姬身份,没想到居然是个养女。冲虚真人横了她一眼,遂笑道:“将军对于明朝早有觑觎,老道斗胆问一句,如果您要进攻明朝,是海战还是陆战?”

    军情大如天,这句无礼放肆的话使丰臣秀吉瞬间变了脸,手中茶杯重重的顿到小几上,发出咚的一声大响。旁边静静坐着的池边惠子突然抬起头来,一只玉手已经按在了胸间,眼中两道杀气恍如实质般的射了过来。

    对方那股万人之上沛然莫御的强大气场并未将冲虚真人吓倒,反而放声大笑:“将军能够成为终结日本二百年战国历史第一人,当必知道当断不断,必受其害的话吧?你的犹豫不决,疑神疑鬼,断送的只会是你的梦想!老道可以断言,如果失去这次机会,你的子子孙孙将从此蜗居在这个弹丸岛国,再没有机会踏出此岛一步!”

    暴怒之极的丰臣秀吉腾的一下站起,眼睛已经变红,脸上横肉不停的抽搐,身上浓郁的杀气散发出来,化成浓浓的压迫充斥到每个角落,偌大室中瞬间似乎变成了冰窖,在他身边的池边惠子那些杀气在丰臣秀吉面前,简直比渣都不如。

    仰起头看着丰臣秀吉那张狰狞可怖的脸,冲虚真人脸上的笑意不减反增,没错,就是这种感觉!就象狼看了猎物,国为兴奋而吡起的牙闪着冷酷的光……这一刻,冲虚真人的心忽然砰砰跳了起来,极度兴奋的感觉不但抓住了他的人还有他的心,这种感觉危险得要命,也刺激得要命。他绝对相信自已很有可能在丰臣秀吉的怒火下,被他的狼牙利爪撕得粉碎,可是那有什么关系,比起心中那个执念,这个赌他必须参加!

    “我要是将军,要想攻下明朝,必先攻下朝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