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665.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3章信任

第253章信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要是将军,要想攻下明朝,必先攻下朝鲜!”

    原本空旷的大殿中忽然寂静的可怕,造成这种近乎窒息的感觉正是冲虚真人脱口而出一句话,原本几成实质的杀气瞬间化成乌有,但是浓重的压力依旧存在。而在场的三人表情各异,冲虚真人一贯的自然恬淡,丰臣秀吉脸色阴沉铁青,只有池边惠子的额头上已见了汗,却不敢伸手去擦上一擦。

    对于丰臣秀吉来说,这句话就象一点火星飞进了干得冒烟的柴堆,于是星落火现,火势瞬间蹿起,转眼就劈哩啦的熊熊烧了个通透。

    心事被看穿,图穷匕已现,嘴角紧崩露出颊边两道刀刻一样的长长法令纹,使此时丰臣秀吉的脸看起来颇为狰狞可怖,眼中一阵凶光闪烁:“先生说笑了,本国与贵朝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军国大事,劝先生还是不要妄言。”

    冲虚真人眸中星光点点,诡异莫测:“老道和将军剖心相见,将军又何必诸多忌讳推搪?也罢,老道只问将军一事,将军斥偌多人夫于年前在北九州肥前国荒野之上修筑城池,其意为何?将军想瞒过天下人,却只怕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丰臣秀吉沉默了良久,一直持续高涨的杀气忽然消失,好似方才剑拔弩张的氛围全然不曾存在过:“先生方才所说,是明人之见,还是你个人之见?”

    这个问题是他真正顾忌所在,如果说是前者,丰臣秀吉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已的计划,如果是后者,那么这个人实在是个可怕的对手。

    仿佛看透了他的想法,冲虚真人脸上隐现讥诮之意:“将军放心,修建城池一事虽有地方已经发现上报朝廷,但是并未引起朝中诸臣重视,不会妨碍将军宏图大计。以上所说,只是老道个人愚见而已。”

    吃下定心丸的丰臣秀吉再次深深审视着眼前这个人,从开始到现在他的种种表现,不但在丰臣秀吉的心中掀起一阵狂风巨浪,也让他对这个人充满了深深的忌惮,以至于丰臣秀吉不得不强行压制住自已一种想要灭掉他的冲动。不能否认的是,这个人的话确实说中了他的心坎,不但将他这么些年来苦心谋划统统曝光于人前,也让他本来就不能遏制的欲念瞬间放大了百倍千倍,如果不尽情一战的话,或许自已的会遗憾终生。

    “说吧,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有付出自然就得有回报,对于这一点,丰臣秀吉比谁来得清楚。

    看着发问的丰臣秀吉,冲虚真人表现的平静无波,但在他的眼底深处却已有火在烧……来拿吧,能拿多少就拿走多少!如画青山,水墨江河,自古以来就是群雄逐鹿,强者膏腴。

    自已这辈子的心愿,就是要堂堂正正的站在太和殿上,从此睥睨天下;就是要找到那个人问上一问,给他看上一看,让他知道到底是谁赢了,是谁笑到最后。

    既然自已不能顺利的入主,那只能借助外力搅乱这一切!而到了那时候,便是自已出手收拾乱局时候。

    为了这一天,他费了无尽的心机,伏下了无数的暗索,到现在已到了收网的最后时刻。他不但要让他看到,也要让天下人看到,胜利终究会属于自已,尽管这场胜利来得实在曲折,并且睽违已久。

    “我什么条件也没有……”说这句话时的冲虚真人,神情冷厉如刀,眼眸深黑如墨:“你尽管拿下朝鲜,放马中原就是,别的事你不必管。”

    冲虚真人清楚的很,无论对方做出什么样的承诺,都不足以采信。因为自古以来,这个国家就没有丝毫信义可言,他们的承诺连个屁都算不上。丰臣秀臣不止是日本人中的佼佼者,更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和狼谈条件更甚于与虎谋皮。

    冲虚真人的声音傲然冷肃,带着不尽的傲意更带着几许让人难以反抗的命令,让一旁默不作声的池边惠子再度惊讶的瞪大了眼,她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敢在丰臣秀吉面前如此放肆,因为任何一个敢这样做的人,全都无一例外的死在他的手中。

    丰臣秀吉心中一沉,半眯着目光再次打量眼前这个人……忽然发觉从一见面开始,自已就已经被他牢牢的掌握住了节奏,一切似乎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切都在按他所说的一切进行着,而自已好象除了乖乖的听话之外,没有别的路可走。

    这个发现让他感到惊讶,更让他愤怒,也引起了他的重视,同时心里也定了一个主意:此人留不得。

    他眼底的杀机逃不过冲虚真人的眼底,脸上讥诮之意化成一笑:“将军与老道,合则两利,伤则两害。将军忌我防我可以,却不能杀我,否则你的终生大业必定不能成功。言尽如此,孰轻孰重,相信将军自有判定。”

    这句话若是听到那个在明劫掠一年的人的耳中,想必会想都不想的勃然大怒,然后拔出腰间倭刀,割下他的大好头颅喝酒,所以再次说一下,他只能当倭寇,而不能当关白。能够成就今天的地位,丰臣秀吉除了狠之外,还很能忍。

    等冲虚真人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他的杀念已经一瞬既逝,脸上阴郁一散即收,忽然哈哈大笑道:“先生果然是狠角色!明人中有你这样的人投敌卖国,反戈内斗,焉能不败?”说完疯狂大笑,一代枭雄的狂妄与阴戾在这一刻尽显无疑。

    听到对方语气中不加掩饰的浓浓嘲讽,既便是冲虚真人修养多年,眼底羞恼之色一闪即逝,瞬间反唇相讥:“若不狠,如何做帝王?成霸业?老道虽然不才,曾听说将军为成大事,也曾几改姓氏,如此看来将军真可为成大业不顾声名的典范,老道深以为佩,不敢比肩,甘拜下风。”

    这一句话扒皮见骨的着实厉害,本来笑得一派开心的丰臣秀吉脸瞬间变得铁青,冷恻恻的望着冲虚真人:“先生好一张利口!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不管日后如何,且顾眼前就是。”

    冲虚真人亦大笑:“以将军之才,国力之盛辅以战力之强,这一去必定顺风遂意!老道在明朝,拭目待君来。”

    风云际会,龙虎争斗,紫禁城内又是一番别样风云。

    自从太子朱常洛连下两道谕旨,一是重建京师三大营,二是重建大明水师,这两道看似平淡无奇的旨意,却在朝野上下,市井酒肆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位自从二月开始,正式进入天下人眼帘中的太子,用这个高调无比的方式,正式结束了他韬光隐晦的日子,如日正天中,绽放出耀眼之极不可逼视的光茫。

    在太子授意下,内阁在这几天连发三道谕旨:调山西总兵麻贵即刻入京;调浙江游击将军吴惟忠即刻入京;调辽东李成梁帐下参将熊廷弼即时回京待命。

    前两道调命还算好说,麻贵是堂堂总兵,声名赫赫;吴惟忠声名在京师虽然不显,做为戚家军的仅余不多的代表人物,在南方沿海一带那可是响当当的名声。和这两位人物比起来,那么第三道谕旨就全然的让人瞠目结舌……熊廷弼是什么人?

    不是李成梁,不是李如松,而是李成梁帐下一名区区六品的武将?这个调令引起了几乎是所有人的注意。让人奇怪的是这样一个人,居然和上边两位声名嘹亮的一军统帅一块奉调入京,这个效应就大了好多。

    一时间议论纷纷,熊廷弼还没有进京,风头就已盖过总兵名将,声名鹊起,成为炙手可热的新一代风云人物。

    朝堂上最不乏的就是眼明心亮,心思灵活之人,联想到此时在刑部干得热火朝天的萧如熏,他也是刚不久由宁夏总兵高调入京,从而担任六部中刑部尚书一职,那么这三位入京来,太子殿下又将会委任何职呢?

    调令本身没有什么奇怪,但是调进京来做什么?这才是人人关心的问题,也是众臣关心的焦点。

    上次金殿之上,太子疾言厉色斥退那几个请命建军的文臣的话言犹在耳……难道殿下真的敢冒天下大不韪,要为武官翻身,改变大明朝传袭百年之久的以文驱武的惯例?这些疑问先是一星半点,到后来喧嚣尘上,俨然一场未来风暴正在渐渐成形。

    这些异动瞒不过久历宦海的申时行的眼,作为********经验无比丰富的三朝老臣,从本心来讲,他对于这种情势并不乐观,同时也对太子现下诸般做法也有些疑议,感觉好象一夜之间,一个温文尔雅的如玉少年,瞬间变成了手持利刃的英气青年,角色转变的太快,实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太子的锐意进取,心是好的,但就怕犯了轻功冒进这个治国大忌。在申时行看来,治大国如烹小鲜,更何况是一个眼下这个疲弱衰退已久的大国。

    自从谕旨发出以后,在一片置疑声中,由无到有再到越来越多的奏疏,如同雪片一样飞入了内阁,无一例外的全都是置询太子此举何意。这种情况下申时行确实有些头痛,所谓众怒难犯,不过如是。说真心话他也不知道太子此举何意,但是他没有去问,因为他相信太子。

    信任这个东西有些时候就是这么玄妙,说不清道不明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