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715.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73章凶信

第273章凶信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在这个相当不好的郁闷天气里听到这个好消息,压在心里那点无由郁闷不翼而飞,冲着沈惟敬灿然一笑,“先坐罢,仔细说个清楚。”

    他这一笑就开春乍破的春水,原本脸上僵硬的表瞬间变得生动起来。沈惟敬有些受宠若惊,收摄心神坐了下来之后,没有急着说话,整理了一下思路方才开口:“承蒙太子看得起,自从和莫大爷还有魏公公到了濠境之后,罗迪亚已将下银两和船只尽皆交付干净,眼下魏公公已在濠境会同福建巡抚开始着手召集人夫,准备造船事宜。”

    “造船之事旷日持久,慢工出细活,急是急不得的。万事开头难,既然开始了那就很好。”不知为什么,低着头的沈惟敬有种莫名感觉,这位殿下嘴上虽然说着不急,有心人还是可以听得出对方口气中流露出的那一丝淡淡的遗憾,正在心里琢磨的时候,就听太子嘉奖道:“这次的差事,你们做的不错。”

    回过神的沈惟敬谦逊道:“不敢当殿下夸奖,全是魏公公机智权谋,草民只是从旁辅助。”听到他自称草民,朱常洛微笑着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深深浅浅的大有深意。

    这时进来送茶的王安,在听到魏朝两个字的时候,脸已经变得有些说不出来的古怪。其实他刚刚在殿外已经迫不及待打开了沈惟敬送来的那个布包,然后他就明白送他东西的这个人是谁了……说起那东西也算稀罕,是一面小小的镜子,照人如水般清析无比。

    做为大明万历朝司礼监秉笔大太监黄锦公公的唯一在传小弟子,论眼光见识来讲王安已是少有人及,当然识得这是来自海外佛朗机人的手笔,在大明有个很上道的的名字叫西洋镜。在时下明人眼中,这西洋镜一直是极为稀罕的东西,传说中得一面可值千金,还是有钱没处买的那种。西洋镜在大明皇宫同样的不遑多见,以王安多年当差的经验,仅知的也就在储秀宫郑贵妃那里有这么一面。

    虽然自已手上这面就比小孩的手掌心大不了多少,但是胜在小巧玲珑可爱,拿到手就让人舍不得放下,王安从心里往外喜欢的。,可是随后在看到镜子背面的时候,好心情瞬间直落千丈……镜子背后刻着一个人象,只是寥寥几笔却勾勒得生动传神,上边一个活生生魏朝正得意洋洋的冲着他笑!

    笑,笑你妹啊!瞬间心情极度不好的王安有种想砸了他的冲动。

    “这次去濠境,我要你办的那件事,可曾办好?”低头啜了口茶,朱常洛再次开了口。王安站在一旁伺候,一心在盘算着找个机会出宫一趟,去琉璃厂找个高手匠人把这个讨厌的头象磨了去才好。

    “回殿下,基本都已经办妥,不过……”说到这里,沈惟敬却住了口,似乎有些犹豫。朱常洛会意,对王安道:“你先下去罢,没我的话,不准人随便进来打扰。”转头对他笑道:“可以了,有话尽管说。”

    沈惟敬不敢怠慢:“草民这次回来,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回来的。濠境交接清楚之后罗迪亚乘船返国前,我私下里找他将殿下的意思,给他复述了一遍。”

    朱常洛不动的声色的听着,拿着茶杯的手纹丝不动,只是微抬起的眼底带着几分兴奋的探究:“哦,他怎么说?”

    沈惟敬摇摇头道:“他倒也没有说什么,看着有些兴致缺缺,只说是等他回国后再给消息。”

    朱常洛唔了一声,如蝶翅般眼睫扑闪几下,抬眸笑道:“兹事体大,他虽然是西班牙皇族中人,却不是亲王,只是一个伯爵。这事他是做不了主,必须要等他回去问过腓力二世大帝才会有定断,也是情理之中。”他虽然不在现场,却能猜个**不离十,娓娓道来宛如亲见。

    沈惟敬惊讶之余肃然起敬,不知不觉间又多添了几分恭敬:“殿下说的是,一切确实都如您所料。”

    朱常洛似笑非笑的眼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你这次回来,是他已经有了回信么?”

    沈惟敬呵呵一笑,伸手从身旁拿过一个长长的盒子,打开盖子取出一物双手呈了上去:“殿下请看。”

    这是一面长长的椭圆形镜子,通体用黄金装饰,镶有各色宝石,做缠枝花纹,镜面清光煜煜,如寒月临凡,将朱常洛一张脸照得纤毫可见。沈惟敬很努力很努力的想从太子殿下的脸上找出一丝欢喜惊叹的表情,事实证明,他错的离谱,后者没有半点惊讶,好象放在他眼前的只一个常见的普通之极的物事,完没有半点稀罕的意思。

    “这还真是西洋镜。”看了一眼这个东西,朱常洛心里呵呵笑了一声。

    其实玻璃这个东西早在大明朝几百年之前早就有了,只不过那时的玻璃是铅钡玻璃,因为材料和工艺的问题导致玻璃杂质较多,烧出来都是半透明的东西,只能用来做琉璃瓦使用。而做镜子需要用透明无暇的纯度极高的玻璃,则是由欧洲人也就是明人统称的佛朗机人最先制作出来的。

    朱常洛不稀罕那是因为他是二世为人,这种东西在他眼里自然没什么稀奇。但是这个不妨碍他明白一点,在这个时代,想要拥有这样一面光亮透彻的玻璃镜子是何等的珍贵!别说飘洋过海重洋万里的来到大明朝,即便是在欧洲上层贵族拥有这样一面的镜子,也是当仁不让可以拿来炫富卖贵的不二资本。

    不过朱常洛还是挺高兴,当然不是因为这个镜子,而是送他镜子的这个人。

    能够拿出这样礼物,已经不是罗迪亚能够做的到,朱常洛眯起了眼睛:“罗迪亚是拿不出这种金贵的东西的,看来这是腓力二世送来的礼物了。”

    “殿下明见万里,据罗迪亚说,此物确实是腓力二世的送给殿下的礼物。”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腓力二世有什么话要对我讲?”朱常洛澄如秋水的眼神如电光一闪,落到了已经完全跟不上他节奏的沈惟敬脸上:“他对我的提出的问题是如何答复的?”

    没等沈惟敬回答,朱常洛忽然笑了:“腓力二世野心勃勃,想必是对我的提议动了心。”

    沈惟敬吸了口气,他走南闯北见过多少人,就没见过象太子这样多智近乎妖的人物!已经心服口服的他不敢有半分怠慢,放低声音:“回殿下,罗迪亚伯爵带来腓力二世的话,他们对于殿下提议进攻日本很感兴趣,只是对于条件想要修改一下。”

    “哦?”朱常洛颇为意外的抬起头来,脸色颇为意外:“我只是用下他们在濠境的船队,别的一概不用,不动他们自身一兵一卒,就可以平分日本的石见银山,这么大的利润,这样的条件还不满足,这胃口难免开得太大!”

    看着朱常洛沉下的脸,沈惟敬莫名有些惶急,连忙摆手道:“殿下稍安勿燥,还有下情要说。罗迪亚的意思是如果可以,他们另外有一种想要交换的东西。如果殿下可以用它来交换的话,他们不要一分一毫石见银山,就算殿下要求他们发兵相助也是可以。”

    看着沈惟敬因为激动变得正在发光的眼神,朱常洛长出一口气,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他已经明白那位西班牙腓力二世如此迫切的想要什么了!看来自已那在慈庆宫召见罗迪亚刻意的那番卖弄,已经通他的回国转述深深的震撼到了那位雄才大略的一代君主,宁可不分一半的银山,甚至甘愿出动军队,这近乎讨好的举动,就是为了得到燧火枪而已。

    良久无人作声,沈惟敬有些诧异的抬起头一看,发现朱常洛低垂着头,正在怅然出神。与上次花园中初见相比,这一次近距离看下来,发现这位在大明朝人人称颂的太子殿下,褪去了头上那道炫目的光环,精致的脸上有些脆弱,有些稚气,让人只想去疼惜去呵护,却不忍加诸一丝一毫的伤害。

    “你即刻动身去濠境,告诉罗迪亚,这个交易我做了!让他们准备好所有舰船以示诚意罢”

    居然这么痛快?沈惟敬再度惊讶的瞪大眼。虽然不知道这个燧火枪是什么东西,但通过观察罗迪亚和自已郑重其事说起这件事时,那一脸的严肃和渴望之极的表情,以沈惟敬的聪明机智,当即断定此物必定是非同小同。

    万没想到太子居然在片刻之间就已做出了决定,这让他在短时间内有些不能适从。但事已至此,沈惟敬除了敬服自然没有别的说法,连连点头应了。转身要走的时候,就听朱常洛低声嘱咐道:“此事绝密之至,切不可走漏风声。今天这些庆出得我口入得你耳,再不能让第三人知道。至于罗迪亚那边,也要如此交待,你和他说这是我的意思,若是有个风吹草动,那么先前所有交易就此作废。”

    对于太子如此重而视之的殷殷嘱咐,沈惟敬深感肩上责任重大,伸手抹去额头上渗出的汗,什么话也没有说,拜别行礼转身便走。看他离开时步伐如风,甚是干脆利落。

    “王安!”听到殿下召唤,一直守在门外照镜子的王安连忙跑进来。见太子弯腰在窗下书案上写了一道谕旨,随手递给他:“送去内阁,着吏部即日发官诰,擢升沈惟敬为吏部考功司从五品员外郎罢。”看着王安掩饰不住的惊诧眼神,朱常洛表现淡然平常,这个决定是他早就定好的,沈惟敬今天的表现让他坚定了自已的决定是正确的。当然他也看到了这个任命就连王安都如此惊讶,可想而知这个消息传开后,明日朝中百官将是何等的反应了,但朱常洛完全不在意,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自已选的这些人放出的光采,足以让那些说三道四的人统统闭嘴。

    做完这一切,朱常洛长出了一口气,推窗远眺,眼见落叶飘飘一地金黄,耳听秋风飒飒恍如风涛,心神却早就飞到千里之外的濠境,不得不说那个腓力二世果然是个有眼光的,一半石见银山虽然可以让任何人动容眼红,但和一个可以改变历史的燧火枪相比起来,确实称得上微不足道。

    至于自已答应将燧火枪交换的事,朱常洛没有丝毫压力。在他看来,任何事情都有利弊两面,若是在某些人看来,自已将燧火枪秘密外泄,就是一个授柄于人的下下之策,可是朱常洛完全不在意这个,如果一个燧火枪,可以根除那个压在他心头的大患,这个利就远远的大过于弊,何乐而不为?

    更何况燧火枪传到欧洲,必定会改变欧洲眼下格局,西班牙已经一枝独秀,而英格兰刚刚崛起,强大的奥斯曼虎视眈眈,几乎可以预见的是,从此欧洲再也不会消停。想到这里,朱常洛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朗阳光。

    可惜他的笑容没有维持多久,随着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殿门大开处,气喘吁吁的王安带着一脸相当难看的颜色闯了进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