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722.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76章脱狱

第276章脱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声望这个东西就是这样奇怪,需要一点一滴的积攒;可长年累月的积攒,却会因为一件事、一个决定、甚至于一点点风吹草动,瞬间化成流沙飞雪融化消逝。

    似乎朱常洛眼下就是这样的处境,这些日子太子包庇奸贼的传言喧嚣直上,不但引起全体朝臣群情激愤,就连下边各府州县都不甘寂寞。虽然还没有人敢胆大包天的弹劾太子,但是要求立即将叶赫处死的喊声已成风雷之势。

    官员们心有忌讳,老百姓可不惯毛病,市井坊间到处都是一片骂声,而目标无一例外的全都指向太子。

    自从接到锦衣卫密报后,万历的脸一直就是铁青色的,沉默半晌后忽然一拍桌案:“传旨!”一旁小心伺候的黄锦的心咯噔一下就掉了底,多年陪王伴驾的经验告诉他,皇上已经决意舍卒保车,用一个叶赫来平息臣民的怒火,保住太子的声名地位,这个生意确实没有亏本的地方,更何况这个事情已经是势在必行。

    万历二十年十月,众臣终于等来了睽违已久的当今太子的谕旨。内容让很多人出乎意料:三日后于午门外,赐死海西女真叶赫部质子那林济罗。

    这个旨意一下,以申时行为首的一众老成持重的大臣们纷纷抚额相庆。因为眼下不论在朝中还是市井坊间,对于鞑子嚣张犯境都表现出极大愤怒,而他们寄予最大希望的太子,却没有象他们想象中那样让他们满意,一直沉默没有任何作为,这一点让很多人从开始不解到后来极其愤怒。这个时候的这道谕旨来得正是时候,一切流言瞬间不攻自破。

    可是没有人知道发布这道谕旨的时候,当今太子朱常洛茫然无知的正在乾清宫东极殿上抄着祖训。

    在左顺门请求觐见皇帝的大臣们,万历皇帝的圣旨也下来了。在大明朝历史上,这个左顺门真是个不怎么吉利的地方。当初嘉靖三年时,就是在这个左顺门,嘉靖皇帝朱厚熜将在这里聚众请命的一百三十四名大臣全部擒拿。

    想当年锦衣卫从四面八方围来,瞬间左顺门前血流成河。血迹清楚地表明了十八岁的朱厚熜的意志,宣示了君权的至高无上,他的旨意是不能被逆转的。左顺门事件中,被逮捕的大臣全都受到了处罚。四品以上夺俸,五品以梃杖,受杖者多达一百八十多人,其中十七人被杖死亡,另八人编伍充军。

    时间或许可以久远记忆,但却磨灭不了发生的历史。众臣心惊肉跳的看着宣完旨后的黄锦,这位大太监今天的心情似乎颇为不妙……圆白胖脸上失去了一贯的圆润笑意,两只眼角斜斜吊了起来,厌恶的瞟着跪在地上正在你看我我看你的几十个大臣,尖着声道:“依咱家看,诸位大人还是散了吧,太子殿下已经下了谕旨,三日后将叶赫质子问斩午门,想必各位心里也舒服了。”说完嘴角拉动,皮笑肉不笑叹了口气:“左顺门真不是个吉利的地方,咱家说句掏心窝子话,这地呆久了可不大妙了。”

    黄锦这一番话,让在场诸多大臣从金秋十月瞬间置身寒冬腊月,本该凉爽的秋风吹在身上瞬间变得冰寒刺骨。等看到黄锦身后一字雁翅排开,身穿飞鱼服腰挂绣春刀的锦衣卫后,刚才还誓不罢休的大臣们瞬间做鸟兽散。

    三天时间过得很快,明日就是叶赫处斩示众的日子。这三天中群臣表现出近日来少有的平静,没有象以前那样天天闹个底朝天。但是谁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慈庆宫。

    这三日太子并没有临朝,乾清宫也没有动静,一切都安静的近乎诡异。

    今天文渊阁内五大辅臣全都在场,申时行扫了一圈之后,最后落在于慎行的脸上,深深的看了他几眼,什么也没说出口。李廷机看了一眼都不怎么好看的脸色,硬着头皮小心翼翼道:“申阁老,大理寺少卿王之寀来请旨,明日处决的公文咱们是要送到慈庆宫还是乾清宫哪?”

    看了一眼已经变成老阴天的申时行,搭档了一辈子,这是王锡爵认识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老搭档的脸上看到这么难看的颜色,叹了口气:“此事殿下已有谕旨,不必再请示,公文改由内阁发,你去通知刑部,一切按例实行便是。”

    许是阴气太重,入夜之后的大理寺重狱越发寒气浸骨,阴气森森。

    叶赫武功之高人知共知,为了防止他脱狱,所带刑具用的都是特等三十斤的大枷。铁枷边缘极是粗糙,手脚处早就变得红肿不堪。

    今天的晚饭特别的丰盛,有鸡有鸭还有一碗松蘑八珍汤。

    看着小心翼翼伺候的狱卒,以及他们眼底流露出那一抹同情,叶赫忽然明白了什么,沉默半晌之后随即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光,倒让边上看守那十几个锦衣卫目瞪口呆,因为那三十斤重的刑具如同无物,丝毫不妨碍他的行动,几个人面面相觑,嘴上不说心里都佩服的无以复加。

    深夜,裹着大被睡觉的叶赫忽然睁开了眼,一对星眼寒光闪烁,有如天幕明星:“……你怎么来了?”

    朱常洛晃了晃手中一把钥匙,冲着他一笑:“有我在,你死不了。”

    叶赫忽然笑了起来,在灯火昏暗的大狱中,朱常洛第一次发现比叶赫眼睛更亮的居然是他的牙齿。

    “用这个打开镣铐,凭你的功夫,出这个地方没有丝毫难度。”

    “你放了我,你怎么办?”叶赫笑得淡然。

    “我是当今大明太子,放走一个你,有什么关系?”

    “我不走。”叶赫几不可闻的叹息一声:“我父兄做下这种事,由我来负责也是天经地义,我是质子,出了事用血来祭那些亡灵也是应该。”说完后转过身躺下,将被子紧紧的覆在头上,不再理会他。

    王安从外头小跑步跑进来,低声急道:“殿下,咱们得出去了,王之寀大人快顶不住了。”看着一头大汗的王安,朱常洛知道再留下去已是不可能,转身冲到牢门前沉声道:“我要是你,就不会傻乎乎在这等死,有这个功夫不如回你叶赫那拉河去问问你的父兄,为什么要这么做?”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看着听着自已的话明显震动了一下,但依旧裹着大被无动于衷的那个家伙,朱常洛恨得咬牙:“你要死,随便你,别指望我会领情,我不管啦。”

    若不是隔着一道牢门,他真想冲进去踹这个家伙两脚。自从被万历叫在乾清宫背了三天祖训,名是学习实同软禁,若不是王安苦求了黄锦,自已这才知道事情已经到了如此紧急的地步,从乾清宫溜出来之后便直接来到大理寺。

    外头急促脚步声传来,王安真的急眼了,明白这是锦衣卫要来了,恨不能拉起太子飞跑。朱常洛也不敢再拖延,能放自已进来王之寀已经冒了极大风险,事情败露自已当然没有什么大事,可是王之寀和今天值守的一众大理寺官吏个个跑不了,全得受池鱼之殃。

    “记着你对我的承诺,你若是死了,谁给我找解药?我救你不是为你,是为了我自已,你如果想我死,那你就死去吧。”说完将手中钥匙重重放在牢门口,在寂静的狱中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一咬牙朱常洛抽身就走,随着奔到门口时,急得团团转的王之寀一头一脸全是汗,见到他出来顿时大喜若狂,声音都变调道:“殿下快跟我来,锦衣卫的人已经来了,快跟着下官走这边罢。”

    朱常洛点了点头,跨出狱门的那最后一刻回眸一看,板着的脸忽然就松了开来,本来沉重的脚步瞬间变得轻快如风,因为刚才的惊鸿一瞥,他已经看到放在牢门口的钥匙已经不见踪影。

    出了大理寺门口,惊魂不定的王安一脸的侥幸,朱常洛怅然望着黑沉沉的天,只见一阵风起,卷起几片落叶随之起舞,说不出的寂寥清冷。

    王安轻轻的凑了上来,小声宽慰道:“殿下,咱们快回吧,王大人这里也就算了,再晚了我那师父那里怕是顶不住啦,您看在他老胳膊老腿的份上,可挨不了几梃杖了……”长进不少的王安也会动心眼了,知道太子这人重情心软,用这招百试百灵,果然朱常洛叹了口气,转身麻利上了车辇:“走罢,回宫去。”

    王安大喜过望,麻利跳上车辕,驾车虎贲卫不用吩咐,一抖缰绳,马车如飞一样的奔了出去。

    牢房中忽然闯进很多人,各自举着火把,乍然而来的强烈光线,使叶赫下意识的眯起了眼,但捏着钥匙的手却紧几分,等眼睛适应光线后,一群纷乱的脚步过后,一众锦衣卫忽然两行分开,一个人大踏步来到牢前,低头凝视着他,沉声道:“你就是那林济罗?”

    今天是人犯那林孛罗处决的日子,也是很多人为之关心的日子。

    慈宁宫中,朱常洛终于结束了三天背祖训的课程,正面无表情的伸着手,任由涂碧和流朱给他准备衣冠,准备一会上朝事宜。

    门外王安急步跑了进来,脸上有惊也有喜:“殿下,大理寺王大人急报,昨夜大理寺被劫狱,叶赫少主失踪。”这个消息让朱常洛的脸上情不自禁飞过一片喜色,可是也就一瞬间,喜悦表情瞬间变凝重,转过头看着王安,有些惊讶:“脱狱?逃了?”

    王安点了点头:“是。”

    就在太和殿上为叶赫是怎么逃出去闹起一片轩然大波的时候,乾清宫万历皇宫勃然大怒,下令彻察。就在这个时候,慈宁宫李太后的凤辇进了乾清宫,半天之后,乾清宫终于安静了下来。

    抚顺城上三杆大纛正在迎着狂风怒卷摆动,不断的发出如怪兽咆哮般的怒吼声。城下边一匹黑色骏马上,叶赫呆呆望着旗上边绣着的那个正在随风摆动,忽隐忽现的狼头也不知出了多久的神,仿佛感受到主人情绪有些不对劲,座下战马不安的轻嘶了几声,不耐烦的抬起前蹄不停的原地踏动。

    叶赫忽然笑了起来,拍了拍不安躁动的战马,口中喃喃安抚道:“不要急,马上就可以问个清楚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