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731.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80章表白

第280章表白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朱常洛犹记当时初见乌雅,在自已心底突现而出的那句话:人的一生或许遇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现在立在自已眼前如风一样的女子,在归化城一场短暂的邂逅后时隔两年再见,在她满腔爱慕且丝毫不加造作的澄亮目光下,他清楚明白的听到了自已怦然心跳的声音。

    立在太子身后,王安悄悄打量着这个自蒙古草原而来的这位格格。平心而论,要论美女多,天底下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超得过皇宫内院,以王安挑剔的眼光来看,这位乌雅格格五官生的并不好看,眉头太高,鼻子很直,额头也嫌太宽,但是她有一对带着褐色光影的眼睛,粼粼波光就象是空幽的山谷,深遂的大海,一眼看过或是平常,可是只要看上第二眼,就会让人不由自主深陷进去并且无法自拔。

    忍不住拿最近围在太子身边的几个女子比较一番,正牌订亲的李大千金美虽美,可就象六天暑天的太阳,**辣的让人喘不上气来。而皇后宫中那个苏映雪姑娘正恰恰相反,一副清清冷冷的性子好象八月中秋的圆月,婉栾晶莹,只是清清冷冷,美得没有半丝人气。只有眼前这位女子,笑得自然又舒服,就象一串在风中飘荡不休的风铃……王安叹了口气,无比敬佩的眼光看向朱常洛,太子就是太子,能者就是无所不能,就连挑女人的眼光都是这么独道。

    “你还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么?”

    两年的时光足经改变好多东西,可是这个声音却似从未改变,就连语气都象那天离别时一样,有些赌气有些任性的率真,但眼底波光潋滟,尽是风情。

    “我知道,你是乌雅。”朱常洛吸了口气,静静回答。

    垂下的眼里已经有了笑意,却没有抬起头:“你记的是我的名字,你忘了我的人没有?”

    口气已经尽量在装做很不在意,可是尾音中那一丝颤抖,不免将她心里的惶恐不安表露无疑。

    朱常洛叹了口气,长长的眼睫垂了下来,淡淡光影在他的脸上投出两个好看的弧影,却没有说话。长久的沉默不止让乌雅,就连王安不由自主都有些紧张。

    “没有忘,我心里一直记着你。”

    终于给出了答案后,朱常洛的头已经抬了起来,这一刻,他决定跟着自已的心忠实的表达出自已的心意。无论以后会是怎么样,这一刻他不想再隐瞒心事,仰起的脸上全是开朗的笑容,“我答应过你,不会忘了你,大丈言而有信。”

    抑制不住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乌雅快乐的笑着道:“忘了我也没有用,我会去找你的!”

    这句话是当初离开归化时,乌雅留给自已的最后一句话,如今在这个场合重温一遍,除了亲切之外朱常洛居然别有一番感概。

    蒙古草原乌雅格格的进宫的消息,长了翅膀一样瞬间传遍了整个皇宫。自从郑贵妃倒台,对于沉寂已久的皇宫来讲,她的出现不啻引发一个炸弹的效果。要问眼下皇宫最炙手可热的人是谁?不是皇上也不是皇后,更不是太后,而是当今太子。太子的后宫问题,自然会引起很多人的重视。

    乌雅的出现,最受震动就是三大宫。当消息传到坤宁宫后,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苏映雪,王皇后除了叹气也只有叹气了,自从朱常洛拒绝了她的心意,苏映雪就真正的变成了一堆冰雪,冷冰冰的没有一丝人气。对此王皇后除了心痛也无计可施,只是见她状态实在不好,只得将她出宫的计划暂缓。

    同样得到消息的慈宁宫,李太后手下的木鱼就再没有响得起来,平静的脸上已经有了些扭曲的愤怒,有些嘲讽的笑道:“还真是一脉渊源……又是蒙古女子!从今天开始,闭了慈宁宫,无论任何人来哀家一概不见。”

    看了眼脸色灰白眉头拧团的太后,知道就里的竹息小心翼翼的应了一声是。

    乾清宫的万历出乎意料的平静,在接到下边呈上来的密奏的时候,万历倒是笑了笑,思忖一番后怅然叹了口气:“随他去罢,只要他喜欢就好,后宫这么大,多个人来也没什么了不起。”

    与三宫或无奈或痛恨或随意的怪异气氛相比,慈庆宫上下一片喜气洋洋。

    太子对这位乌雅格格的态度,惯会察颜观色的下人自然看得出来,而乌雅待人真诚有礼,只片刻的功夫,慈庆宫上上下下已经没有人不喜欢她了。乌雅的心意,朱常洛已经明白,但他更在意是她的来意,直觉告诉他乌雅这次突兀而来,一定还有别的的事情,耐心等她安置洗漱之后,果然涂碧来报,乌雅要见自已。

    收拾的焕然一新的乌雅很快就来了,眉用黛画过,唇用脂点红,发上玉钗飞,耳边饰明珠,换上明朝女子装束的乌雅美不胜收,却丝毫没有宫中女子矫揉造作,依旧象大草原上吹来的清风,清爽沁心又亲切随和,无论人任何人和她相处,都会舒服的很。

    “乌雅,你这次来,不会是就为了想我才来的吧?”

    乌雅性子纯真,如同一汪清水没有丝毫滓渣,眼眸不加掩饰的爱慕,没有半点否认,承认得如同天经地义:“你猜得很对,但除了想你了,还有我带来了一封夫人的信。”

    幸亏这里没有人,若是有人在此,必定会惊讶太子说话从来没有象这样信马由缰,想说什么就是什么。当然乌雅回答的更是大胆惊人,一个女子就算对一个男子再倾心爱慕,也不能这样直承其事,不加丝毫避讳。但这些都是旁人的想法,朱常洛喜欢这样的说话方式,和乌雅在一起,他说什么都不必拐弯抹角,而乌雅也是如此,爱就是爱,坦坦荡荡,理直气壮。

    对于乌雅的回答正中朱常洛的所料,通过礼部送上来的乌雅随从名单,除了几个贴身侍女和侍卫,并没有一个象样的人员陪同,这一点发现让朱常洛瞬间有一种直觉:乌雅这一次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接过乌雅递过来的信,朱常洛压着心中激动,打开看了起来。触目见信上笔迹娟秀,见字如见人,朱常洛的眼瞬间有些发红,三娘子的信写得很长,开头全是嘱咐他要吃好睡好,不要太劳心费神,注意保养身体等些家常话,难免写得有些罗嗦,可殷殷母爱尽付字里行间。

    想当然信里也提到了万历,并再次叮嘱他,不要将自已的境况和万历说。原因很简单,当年的钟金哈屯在离开大明宫的那一瞬间已经死了,死了的人又何必要活转来。对于这个结果,正在朱常洛意料之中,相见不如怀念,彼此爱过一场,这样的结局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回忆也许是最美的,但现实却是残酷的,他和三娘子想得都一样,他们都不敢想象,如果让万历知道他的一生最爱,竟然就是蒙古草原霸主黄金家族的三嫁之身,而且是他亲封的蒙古忠顺夫人时,以他暴虐阴戾的性格,那下场将会是何等的疯狂和不敢想象。

    三娘子了解万历,所以风雨几十年,她从没来没有起过半点念头要见万历的念头;朱常洛也了解万历,所以几次话到嘴边,到底还是没能说出口,不是不敢,而是不忍心,梦如琉璃华美溢幻,可一旦打破,便全是割心见血的锋锐。

    等看到最后一页信纸时,朱常洛的脸色忽然变得严肃,眼神变得犀利锋锐,将最后一页信纸,翻来复去的看了一遍,再也沉不住气,将信拍在案上,腾得一下站了起来。一直缄默中的乌雅抬起亮如明星一样的大眼,伸手拿过信纸,放到烛火上,看着火药味舌天吐几下落了一地的纸灰,朱常洛的声音有些发苦:“……都是真的么?”

    乌雅点了点头:“夫人得到消息,这些天草原上来了一个人到各部游说,让蒙古各部一齐出兵,会同海西女真,来个东西呼应,同下中原。”朱常洛恍然大悟,原来盘旋心中的那些悬念全都迎刃而难,怪道那林孛罗迟迟没有动手,原来他是在等援军到来呢。

    不得不说,乌雅带来的这个消息太及时太重要了,如果真如三娘子所说,蒙古诸部一齐联手攻明的话,这次事情是真的有些棘手了……那林孛罗率领的海西女真强兵陈境,首战告捷士气高涨无比,这对一直蠢蠢欲动的蒙士诸多殘部来说,确实是一个不能忍受的****。

    这些天来,朱常洛第一次觉得心里有些沉重。若这些蒙古残部一齐点兵犯境的话,依大明眼下的实力,打退其中一拨或许不难,可要是四面着火,大明朝是真的要岌岌可危了。想到这里,朱常洛已经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在地上转开了圈,苦苦在心里寻思对策。

    乌雅笑了一笑,声如银铃清脆,“你不必太过担心,夫人还有话让我带给你。”

    朱常洛眼前一亮:“啊,你快说。”

    乌雅撅起了嘴,红艳艳的说不出的可爱:“蒙古插汉、泰民、朵颜几部都已式微,不复当年全盛,他们识趣不动刀兵就好,若是敢妄动,夫人必定会集结人马,为你顶上几阵。”说到这里又是一笑:“你别担心,我的父汗别哲也会帮你的呢。”

    听她这么讲,朱常洛心中不轻反重,好虎架不住群狼,三娘子和她率领的黄金家族在眼下蒙古诸部中确实势力最大,可是面对诸部联军,胜面真的不大。朱常洛知道别看三娘子说的轻松,实际上情势凶险已极,只是为了不让他分心,尽力死抗而已。

    一旦边境战火四处烧起,必定民心大乱,到时候再想收拾可就晚了。想到这里朱常洛已经拿定了主意,情势已经到了刻不容缓,只争朝夕的地步,只要抢先除掉那只狼,这些躲在背后蠢蠢欲动的狗自然就会老实。

    想到这里,心中已经定了主意,眼神明净如浸雪水,开口道:“事不宜迟,我要去乾清宫一趟。”一旁的王安见太子神情肃穆,知道肯定有大事,二话不说,脚下生风般出去准备。朱常洛回头冲乌雅一笑,有些歉意:“你没事就呆在这宫里玩罢,我让涂碧和流朱陪你,不过这宫里不同于草原,难免会气闷。”

    一双眼凝视着朱常洛,乌雅忽然笑了起来:“你去见皇上,是要求他出兵么?”

    朱常洛一呆,有些惊讶:“啊?”

    乌雅低了头,又抬起头,脸已经红了,但还是鼓起勇气:“我们草原上的人,说话不会拐弯抹脚,今天,我……我就和你直说了罢!”

    心里莫名一阵怦怦乱跳,朱常洛被她一段话惊得有些发懵,下意识的回问道:“啊,你想说什么?”

    紧张如同潮水袭来,声音变得结结巴巴,这一刻居然有点天旋地转的感觉,浑身上下似被火烧,乌雅大大的黑眸如同一潭深不见底水,带着不断氤氲蒸腾的雾气,闪着光的眼神坚定无疑的道:“实话和你讲,我这次来就没打算回去……所以你去那,我就去那!”

    狠狠咬住了嘴唇,有些害羞也有无庸置疑的霸道:“这一生,你都别想丢下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