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734.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81章酒楼

第281章酒楼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你说什么?”半躺在软榻之上万历惊讶瞪着来请安的朱常洛,一脸的错愕瞬间变成无奈:“你是在无视朕的话么?辽东大敌压境,就连李成梁都抵敌不住,你去能顶什么用!”

    刚过了十月,入了晚间已经颇见凉意。注意到万历身上盖着的是了入冬才会用的锦被,一种未老先衰的垂幕之气,使朱常洛忽然有些心酸。没有说话,只是快走几步,默声不响的在榻前跪下,伸出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

    万历看着他一举一动,却一动也没有动。

    “父皇圣明,不是儿臣逞能,若是情况可以,儿臣也不会力主请兵辽东。”

    万历抽回手:“就算李如松率兵去了朝鲜,咱们大明就没有将军了么?再调兵去就是了。”

    朱常洛笑了笑:“父皇说的是,就怕来不及。”

    万历瞪起了眼,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黯,喝道:“什么来不及,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尽管此刻的万历已是形销骨立,但这一眼一喝,皇者威仪咄咄逼人。

    既然开了头,朱常洛就没打算再遮掩下去:“父皇,我已得到确切情报,海西女真叶赫部,已经派人联合了蒙古插汉、泰宁还有朵颜三大部,还有其余墙头之草的散众小部落,眼下蒙古大小部族中除了黄金家族外,几乎是倾巢出兵,决意全力攻明。”

    这个消息委实惊人,原本寂静的寝殿中变得越发安静得近乎于死寂。朱常洛垂着头,看不到此刻万历的表情,但是无声的沉默已经很好的将万历的心中震愕表达的淋漓尽致。

    所谓九边,是指大明疆土最东面的辽东镇至最西面的甘肃镇,共有九个军事重镇,史称“九边”。当初设立九边,布置重兵,主要防范的就是蒙古。若真是如朱常洛所说,蒙军全力犯境,九边告急,以眼下明朝疲弱局势,是绝对没有余力开设多个战场的。因为兵力一旦分散,必定会顾此失彼,兼顾不暇,最后可以预料的结局必定是全线溃败。

    寝殿内没有一丝声响,无声的压力恍如暴风雨将至,沉闷的气氛压在心上,使人几乎喘不上气来。

    “这个消息,是那个蒙古乌雅格格带给你的么?”

    没有意料中的暴跳如雷,只有出乎人意料的平静。

    知道乌雅的名字不稀罕,让朱常洛吃惊的是万历的反应之快,就从万历一句话,可以看出他已经想明白了其中关键,朱常洛不敢再隐瞒:“……她的父亲是蒙古固莫伦族的别哲汗,手下势力颇为不弱,乌雅这次进京来,就是他父亲让她前来示警。”

    万历从鼻中冷哼一声:“别哲?他倒是聪明。”别有趣味的眼神在朱常洛身上转了一圈,似笑非似笑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女儿的终身大事,这个别哲倒也算用尽了心机。”这一句话大有深意,明白万历意思的朱常洛莫名的有些窘。

    “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后宫法度森严,若无特例异族子女决无可能入宫。”瞟了一眼低着头的朱常洛,万历哼一声接着说:“你也不用担心,看在别哲用心良苦的份上,这次平蒙若有大功,遂了他的心愿也没什么了不起。”

    朱常洛低头不语。

    他的异常落在万历的眼却变了一番意味,倒有些好笑:“罢了,我道你为什么拒了苏映雪,原来是心中早就有了人了。”说罢脸上露出笑容,想了一想转头对黄锦道:“回头去趟坤宁宫,和皇后说是朕的意思,将她留在宫里陪着皇后罢。若是可以,日后可赐她一个嫔位。”

    后宫位份都有定制,身为外夷女子进入皇宫已是难上加难,就算有特许,位分一般不会太高,妃位是不用想了,能够封嫔,已是万历可以开出的最大的恩典。

    一旁的黄锦早就笑眯了眼,连忙上去添口彩:“恭喜太子,贺喜太子。”

    回过神来的朱常洛有点尴尬,自已明明没有想这回事,亲爹就给自已搞了个老婆,还连位份都定好了。不过他不想再解释,大大方方上前谢了恩。

    见朱常洛开心,万历脸上少有的露出高兴神色。自从他知道朱常洛的身世后,他一直在想尽了办法对这个儿子加以补偿,可是奇怪的是,无论赏赐什么,甚至让他当上了太子许以大位,在他看来朱常洛并没有一次真正欢喜过,这让拚了命想讨儿子欢心的万历很是头痛。

    “蒙古都反了,那么俺答一脉的顺义王可有什么异动?那个忠顺夫人怎么说?”

    听万历嘴里嘣出三娘子的封号,朱常洛心虚的有些发慌,几次想告诉万历,三娘子就是他日思夜想的低眉这个想法已经不止一次,有好几次他都差点忍不住要说出口,可奇怪的是,每到关键时刻,朱常洛都没有说出来。

    万历的性子脾气偏执暴戾,爱就爱到底,恨也恨到底,这种性子的人若是平民百姓也就罢了,平民因一已好恶闹翻天也不过小事,可是帝王雷霆一怒,必定是伏尸千里,天翻地覆,这一点朱常洛能预想的到,三娘子也预想的到,否则这次来信,也不会特地郑重嘱咐。

    “忠顺夫人一心求和,自然不会随波逐流。她有来信明示,这次会全力以赴阻止蒙古诸部侵明,确实是个深明大义的巾帼英雄。”

    对于朱常洛的这个评语,万历只颔首不语。尽管心中颇不以为然,但也没出言反驳。

    朱常洛不敢迟疑:“父皇,请您慎重考虑儿臣刚才那个请求。”

    见万历此时心情不错,他没有忘记今天来乾清宫的目的,决定趁热打铁:“父皇三思,若是九边重镇齐起烽火,必定人心大乱,到时流民四散,流祸无穷。眼下蒙古有忠顺夫人全力牵制,咱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个功夫,以雷霆迅猛之势,快速将祸首断绝!若是海西女真败退,那些蒙古宵小就会贼心潜息不敢轻动。”

    “眼下之计,只有以战求和,以战止战,才能天下太平。若再拖缓,必贻后患,请父皇三思!”

    朱常洛说的是有道理,万历认可了他的想法:“你的意思是要动用新建的三大营么?”

    “父皇圣明,虽然三大营成立时间虽然短,但确是儿臣这些日子心血所致。至于效果如何,也到了该实践一下的时候。”

    万历嗯了一声,一时没有说话:“出兵一事,朕允了,不过有麻贵在,你就不必去辽东了,若是担心麻贵不成,萧如熏也是可以的。他们二人都是久历战仗的大将,不管怎么说,都比你亲身前去合适的多。”

    朱常洛眼前一亮,万历的关怀如同在他的心头滚过一片沸水,说不出的**辣暖洋洋的舒服。不过感动归感动,对于他的好意朱常洛还是摇头拒绝:“父皇好意儿臣领情了,这次若不是海西女真作乱,儿臣会毫不犹豫的听父皇的旨意,可是这一次辽东之行……非我不可。”

    他说的斩钉截铁,倒让万历有些吃惊,看了一眼那个一脸坚定的少年,忽然想起一事,瞬间惊奇换成了怒意:“因为叶赫?不要以为朕不知道,你冒险放走了他,已经足够还清他当年救你的情份。这次海西女真无故领兵犯境,屠我子民掠我城池,已是罪不可恕。”

    “父皇放心,血债血偿,天经地义。儿臣此去辽东,不只是为了叶赫,只是想着能够见机度势。一是良机转瞬即逝,容不得有半点轻忽浪费;二是三大营新军出征,有儿臣在,可以就近指挥,战场形势瞬间万变,若是往来奔袭请示,徒然错失战机。”

    “麻贵和萧如熏自然很好,可是他们都不如儿臣曾在辽东呆过一阵时间,我去辽东,正应天时地利人和,父皇不必担心我,当年我赤手空拳还和海西女真联手打败过建州女真,如今有十万雄师保驾,这一战必定端回一个大大的战功给父皇贺寿。”

    他这里说的头头是道,振振有辞,却不知真正打动万历的正是他最后那一句贺寿的话。万历沉吟半晌,眼神不可捉摸:“若朕不同意,你必定会不肯死心了。”

    “是!”朱常洛笑得有些赖皮:“父皇,您就从了我吧。”

    万历有些心动,眼底却是掩饰不住的担心。朱常洛看透他的心思,笑道:“父皇您放心,三大营我留下五万人镇守京师,我带十万人去辽东,再加上李成梁在辽东的兵力,就算打不过,保着我跑路总究没问题。”

    凝视着他的眼神,瞬间竟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当年的一腔热血的自已,再阻拦也没有意思,徒然伤了父子间好不容易回暧的感情,万历叹了口气,黯然道:“准了,就依你,不过朕会派锦衣卫在你身边贴身护卫,你不许推辞。”

    大喜过望的朱常洛不住口应承:“父皇放心,您尽管派,有多少派多少,儿臣没有半点意见。”

    万历笑瞪了他一眼,看着他笑得阳光灿烂的脸,心里不知为什么,一阵酸酸软软的很是难受,看着他转身告辞出宫,万历有那么一瞬间后悔,不知道自已答应他去辽东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心里头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即将发生大事的感觉,沉甸甸的压在心上如山般沉重,以至于让这位九五至尊有种莫名的发慌和不安,心里一阵莫名烦燥,使得他推开被子起身在殿中不停的踱步思索。

    进入冬月的草原,已经接连几次下了雪。

    在宁夏固原镇上的一处酒楼上,一年消瘦挺拔的年青人正在临窗而坐,塞外罡风如刀,旁人早就换上了厚皮重裘尚且冷得受不了,可是他依旧是玄衣黑袍,凛冽侵骨的寒意在他身上完全没有任作用,因为他这个人本身就比寒冰更冷。

    如果在前平常时候,这下雪天刚好是酒楼生意最好的时候,放眼都是红红火火的一片热闹,如今楼上楼下加起来大猫小猫两三只,生意惨淡得让躲在柜台后的胖老板苦着一张脸,百无聊赖的的打着算盘,噼哩叭啦的声音似乎正在狠狠发泄着怨气。

    眼前的生意惨淡是有原因的,固原是蒙古插汉部的大本营,自从前些天汗王突下征兵令,这个讯息让久经战乱的人们叫苦不迭,几十年来的征战不息,使得人心早已思定,现在的人们只想好好的过日子,不想打仗。万幸的是,虽然下了征战令,但是坊间也有传闻,自家汗王自从接见了归化忠顺夫人派来的信使后,对于出不出兵这件事似乎正陷入了犹豫中。

    胖老板停下手里算盘,长长叹了口气,眼神一个睃巡,就落到了窗边那个年青人身上。在他看来,这个人由里到外透着股莫名其妙的古怪,就和天天来这里一个人一样的古怪。看了看天色,胖老板脸上堆起了笑容,到了这个点那个人也该来了……一边想,一边用眼往楼下看。

    从辽东奔袭千里,自从他踏上这个地方后,冥冥中叶赫就有一种笃定的预感,在这里他肯定会见到他想见的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