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736.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82章脊梁

第282章脊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夜色深沉,朔风正劲。城北三大营中校场上所有军兵插天标枪似的站得笔直,千万道眼神一齐凝视在校场高台上那个清瘦的身影,孙承宗、麻贵、熊廷弼在他的身后一字列开,脸上都是一水的严肃。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过了今夜,明日就是新征程。

    朱常洛裹着一身狐裘,台上一溜熊熊火把呼呼烧得正猛,一张脸在忽暗忽明的光线中棱角分明,只听他朗声道:“还是这个地方,诸位可还记得前几个月来,我和你们说过的话?”校场上山风呼啸尖锐,所有军兵全都屏气宁息,眼神热切望着当今太子,就听那琅如金玉的声音再度响起:“今天我就再问你们一句,你们是为了什么当兵?”

    这个奇怪的问题难不住训练有素的军兵,静了一瞬之后,整齐划一喊道:“保国卫家,靖边绥民!”口号喊得整齐划一,声如雷动。朱常洛忽然笑了,看不见底的眼眸底有火苗跳动:“保国卫家,靖边绥民这是你们入营时宣誓的话,这个不新鲜,今天我给你们说点新鲜的罢。”

    “当兵,其实说白了就是一种使命感!今天你们可能不理解我说的这句话,可是等明天你们上了战场,就会知道我说的这个使命感是什么意思。”全场雅雀无声,静静听着朱常洛讲话,使命感什么的很多人都不太懂,但这丝毫不妨碍他们认真听讲。因为他们知道,这位太子殿下今天说的话将和在场每一个人的命运息息相关。

    “使命感是什么?当看着被你们救下来的大明子民感激表情的时候,当你们把那些亮着屠刀犯我边境,奸杀掳掠的畜生们一个个斩杀的时候,你们就会明白那种感觉!保国卫家,靖边绥民就是使命感!是你们身为一个真正军人的使命感!”

    这夜星辰遍布月明清冷,战旗被山风吹得猎猎作响,寒风虽冷却压不住心头热血渐渐沸腾。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上了战场,刀枪不长眼,难免有伤亡。我给了你们最狠最凶的训练,给了你们最好最利的武器,这些或许可以让你们百战百胜,但却不会让你们不伤不死,我想问你们一句,怕不怕?”

    热血在寒风已被点燃,所有军兵一齐大吼道:“不怕!”

    “怕……”

    众兵一齐哗然,在这种时候,居然有人喊怕,在这个神圣庄严的一刻有种莫名的喜感,已经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站在众兵前头的刘挺大怒,狠狠瞪大了眼:“丢人!怕给老子滚回家,刚是谁说怕的?”

    一个梗着脖子瞪着眼的大汉很快被人推到前面,认得的这个人是五军营中的名叫刘三炮。一见是自已营中人,刘挺不由得怒火上头,上去就是一脚,骂道:“平时吃的时候谁他妈都没有你吃得多,没想到居然是个怂货!”

    “住手!”见太子朱常洛喝止,刘挺这一脚就没踢得下去:“殿下,这种怂货交给我来处理就成。”

    “大可不必,他只是说了实话而已。”朱常洛笑着摇了摇头:“人之本性趋吉避凶,面对生死关头,怕是正常,不怕倒是不正常了。”

    从高台上缓步下来的朱常洛,与军兵们面对面而视,“可是什么叫兵?兵者,国之重器!当了兵,从拿起手中武器那一刻,你们就不再是普通老百性,你们是咱们大明朝最能玩命,最能不怕凶险的人!朝廷每年拨饷百万,那都是百姓们的血汗银钱,用来养你们这些兵,那么在百姓与国家的危急关头,你们就要用血来报!”

    低头看了一眼那个跪在地上呼呼喘气的刘三炮,又扫了一眼全体军兵:“实话和大家伙讲,这次咱们是真的要去打仗了,也是你们真正的试练就此开始,能不能成为咱们三大营虎狼之师中真正合格一员,全在此一战!”

    “今天把话说透说亮,愿意去打仗的原地不动,怕死不去的,就此退出。我以太子之名下谕:留下的欢迎,我领着你们杀敌去!不去的欢送,放下你们手中的兵器,回家好好种地去。只是有一样,过了今晚,再有敢言贪生怕死者,一律军法处置!”

    朱常洛话音刚落,所有军兵早已热血沸腾,忍不住纷纷出声大叫:“咱们誓死追随殿下,浴血杀敌!”

    “都是长鸟的大老爷们,怕什么流血怕什么死!妈的,没卵蛋的太监才怕死哪!”

    “殿下,咱们跟着你,你说打那咱们就打那!”

    望着一片热血沸腾的好男儿,朱常洛眼底闪着晶晶的光,几步奔上高台:“好,废话不多说,这次出兵作战,残了大明养你一世,死了大明养你一家。你们记住,从这一刻起,你们就是咱们大明脊梁,虽死不折!”

    气氛在这一刻终于达到了最高点,所有军兵一齐举起手来,也不知是谁带得头,齐声呼喊:“大明脊梁,虽死不折!大明脊梁,虽死不折!”

    呼声如雷中跪在地上的李三炮一个高从地上爬起,掉头就往队列中跑。刘挺手疾,一把抓住,喝骂道:“怕死的家伙,滚回家去吧。”

    却不料李三炮一回头,破口大骂:“谁……他娘……的怕死来着,老子什么……什么时候说过怕……死的!”

    看着他瞪着一双血红的大牛眼,被他气势所逼,刘挺一时间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只听李三炮接着磕巴道:“老子他娘的一激动就结巴……刚刚我要说的是,怕……怕……怕个鸟哩!”

    ———

    没有辜负店老板冀望,依旧是那个点,依旧是那个时间,冲虚真人准确的踏上这间酒楼。不知从什么时候,冲虚真人养成了一个一切都按计划行事的习惯,没有人会知道,他这个习惯是从嘉靖四十五年那一天之后养起来的。从那时起,他就给自已设定很多的计划,这些年来一直在一步步的实行中。戒急用忍,这四个字他一直铭刻在心头,不敢有一分松槲。

    固原是他这一路西行的最后一站,在这之前,他已成功策反了泰宁和朵颜部,没想到在固原这里很是卡了几天。做为昔日蒙古诸部中实力最强的插汉部,如今虽然式微,但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尽管风光不再,但眼下实力比起蒙古其余残部来还是高出不少,仅次于俺答一脉的黄金家族。

    自从李成梁任辽东总兵以来,插汉部饱受李家军的凌虐,几十场大战打下来,现任汗王贴木罕的胆子已经被打寒了,所以对他的攻明大计,显得有些疑虑重重,举棋不定,这让冲虚真人相当不快。

    在他的眼里,象贴木罕这些草原土蛮看似凶狠,其实就是一群鼠目寸光的不成器废物,所以在冲虚真人的计划里,这些家伙连棋子都算不上,真正的棋子在辽东。

    冲虚真人心里清楚,贴木罕就是一只被李成梁打丧了胆的豺狗,他这些日子的踌躇不定,只是在伸长了狗鼻子四处嗅风声去了,豺狗胆小又贪婪成性,一旦闻到了肉的味道,分分钟就会忍不住。

    尽管有些焦急,但是冲虚告诉自已要有信心,只要再忍耐几天,一定会有意料之中的好消息出现。

    在他步上酒楼之时,苦着脸打着算盘的店老顿时笑得老脸开花,这位客人一连十几天每天都在这个点固定来酒楼用饭休息,这个不是关键,在这个人越来越少的时候,这位出手阔绰大方,已经成了店老板放在心尖尖上的贵客。

    随着带着笑哈着腰的店老板指引,冲虚真人坐到特地为自已留出来的那个桌上,这个位置可以轻易的将店外风光尽览眼底,随手赏了店老板一锭银子,老板的笑脸几乎快跨到了地上:“老神仙,还是按老规矩来么?”

    冲虚真人恬淡一笑,伸手抚须,颔首道:“不错,四个菜一壶酒,菜要清淡酒要热,劳驾了。”

    不用店小二插手,店老板亲自麻利的收拾着桌子,一边倒茶一边笑道:“今天特地给您准备了玉壶莼,这是咱们固原难得一见的野味。这东西在咱们这只有第一场雪后才有,不是我夸口,今年要不是汗王忽然召兵集马,咱这店里人里比往常少了七八成,要不这东西早就没了。别看你老神仙云游四海济世救人,这玩意别的地方你真的是吃不到的。”忽然叹了口气,“嗐,这刚太平了不几年,看这光景又得打仗了。”

    听到店老板在那碎碎的罗嗦,冲虚好脾气的等他说完,在听到打仗两个字的时候,眼神有些闪闪烁烁的变幻不定,这才开口道:“江山如画,皇图霸业,若是你家大汗得了天下,你这个酒楼也不必开这个地方,去中原开个大酒楼也是不错。”

    听他说的风趣,店老板却没有半点高兴的意思,苦着脸笑道:“承您老吉言啦,咱可不敢这么想。明军可不好惹,这么多年打了多回了,那一回胜过了?”随即低声抱怨道:“越打越穷,越穷越打,去中原开大酒楼不敢想,只求老天爷长眼,在这里能端上饭碗就算有福了。”

    果然什么大汗什么子民,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成器,冲虚真人微微一哂,喝茶不语。

    店老板许是寂寞的久了,话匣子打开了就住不了头,神神秘秘的附耳过来:“老神仙,这几日您可小心着点,我听说这次咱们汗王不知听了那个天杀的挑拨,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出兵攻明呢,听说这次阵势挺大哪……”

    冲虚真人没有再听下去的兴趣了,淡淡道:“时候不久了,快下去准备吧。”

    店老板一腔卖好的心顿时被灭了七七八八,这个时候如果再没眼色,那这店估计也就开到头了,压住心里怨念,灰溜溜的滚下楼催菜去了。

    其时窗外朔风忽起,转眼就是雪花飘飘。

    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浅啜慢饮,不知不觉茶杯已干,冲虚真人正要拿起茶壶,忽然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镇定自若的脸瞬间变色。

    “……师尊,您真的让我好找。”自身后传来的声音好象来自地狱,带着无尽的森寒之气透骨生寒。

    冲虚真人缓缓收回手,也不回头:“不愧是我龙虎山最得意的弟子,你能找到这里来,很不错。”

    叶赫沉默不语,来到冲虚面前,怔了一晌后忽然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冲虚真人脸上带着笑,可是眸底早已变冷,淡淡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什么时候和师尊这么生份了?”

    叶赫不答话,站起身来,脸色神古怪:“师尊,我有几个事情要问。”

    窗外的雪已经开始变大,风好象也紧了许多,一直望着窗外的冲虚真人没有再看叶赫,良久没有答话,叶赫也不催问,直起的身子如剑如松,眼底全是宁折不弯的坚定和全然无惧的冷漠,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阻止他想要的答案。

    当店老板兴冲冲端着菜上来的时候,忽然惊讶的哎了一声……酒楼上空空如也,已经没有任何人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