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759.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90章起誓

第290章起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东京梦华录》:“十一月冬至,京师最重此节,虽至贫者,一年之间,积累假借,至此日更易新衣,备办饮食,享祀先祖。官放关扑,庆祝往来,一如年节。”相对于史记中文绉绉的记载,民间俗语更为简单直白:一句冬至大过年,就已将冬至节在众人心中的重视程度说明的淋漓尽致。

    而今年这个冬至,对于身在赫济格城下的明朝大军倍有不同的意义。不知是不是凑巧,来自朝廷的大批的封赏在这一天不期而至。抚顺城霸道无伦的完美一战震动全国,这一战固然有朱常洛算无遗策,但是三大营的超强战力也不容忽视。近乎完美的表现让一向视财如命的万历皇帝难得的大方了一把,举营上下按功封赏,就连喂马的小兵都有一两银子可拿,美酒羊羔什么的更不必说,更有圣旨温言抚慰,表明等大捷返京之时,还有更大恩旨下来。

    众军兵受了皇恩沐浴,一个个眼底都快放出光了。在三大营当兵的这些人都是孙承宗张榜择选出来的贫寒之家子弟。看着手中黄绫小袋子,好多的众军兵几乎是用虔诚的态度慎而重之的放入怀中,估计拿回去供起来当传家宝的人也是大有人在。

    望着帐中络绎不绝送进来的诸般赏赐,乌雅挺兴奋的看了这件看那件,稀罕的了不得。朱常洛脸上虽然带着笑,可是眼底那一丝无奈之色却是遮也遮不住。这个发现没有逃得过进帐来请他参加庆功大会的孙承宗的眼,不由得脸上喜色敛去了几分,添上了几分忧虑。

    朱常洛看到他来,微笑道:“老师,那位李大人送走了?”

    李春朝是这次奉旨前来封赏的特使,也是新任辽东的巡抚。

    孙承宗笑道:“回殿下,已经派人送走了。他听说殿下身体不适,一再嘱咐我向您问好。”顿了一顿,接着道:“他走时的时候,有一事郑重的拜托我……”其实只有孙承宗自已知道,这位李大人走的时候脸色颇为难看。据说这位李大人近来颇受万历恩宠,顺水帆船混得风生水起,万料不到太子居然连见都不肯见他。

    朱常洛呵呵一笑,他如果没有记错,这位李大人因为叶赫潜逃一事弹劾自已的时候可是非常的不遗余力,如今又是这般嘴脸,对于这种拍马逢迎的人物朱常洛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不必说了,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垂下眼睑的朱常洛笑得有些阴冷,语气全是嘲讽:“事不关已谁焦急?眼下他是辽东巡抚,自然恨不得这些外敌强虏全部死光才好。这是看着我在赫济格城按兵不动,他自然就坐不住了要催上一催了。”

    看来殿下心里都清楚,这也是不见这位辽东巡抚的真正原因所在吧?心如明镜的孙承宗已经看出朱常洛此时心内真正想法,心里悄悄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开口:“攻城事宜都已准备好,就等殿下一声令下。如今受了皇封,军兵士气空前高涨,一心都想立功受奖,此刻确实是一鼓作气拿下赫济格城的好时机,天时人和咱们都占了,再多迁延反而不好。”

    帐内陷入一片难言沉默,很久都没有人说话,到底还是朱常洛打破了沉默:“明日往赫济格城****书,只要那林孛罗可以开城受降,我可以放他们回去。”

    孙承宗猛得抬头,惊讶道:“殿下……”

    仿佛定了主意,朱常洛坚定的一挥手:“按我说的做吧,熊大哥已将叶赫古城洗劫杀戮一空,就算放了他们回去也是元气大伤,能够自保不被其他部落吞掉就已是不错,咱们何必又斩尽杀绝?”

    这位殿下口不对心,到底他是为了谁做出这个决定大家彼此心里有数,孙承宗觉得有些不妥,刚想要再劝几句,看到朱常洛一脸黯然憔悴模样后忽然有些不忍心,不由得叹了口气:“希望那林孛罗不要辜负殿下这番苦心。”

    知道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孙承宗,朱常洛苦笑道:“苦心不苦心就算了,说白了我就是求个良心平安。给他们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至于结果,却不是我能预料和左右了。”

    与帐内沉闷气氛相比,帐外一片欢天喜地。一场庆功宴是要多热闹就有多热闹,酒香肉香搅在一处,猜拳斗酒之声喧嚣不绝。老远就听得刘挺大嗓门吵吵个不停:“兄弟们,跟着咱们太子殿下有肉吃有酒喝,现在就连皇上眼里都咱们这一号人物了。大家伙来日攻城,一定多砍几个女真狗的脑壳,给太子殿下长长脸!”

    伫立夜风中的孙承宗长长了叹了口气,带着几个亲兵准备巡营的时候,就见麻贵一脸酡红的迎头走了过来。论起官职品阶甚至年纪,麻贵都比孙承宗高出不止一截来,可是二人自打一起共事,便觉得合拍无比,二人早就成了莫逆好友。

    看了一眼孙承宗,麻贵已经知道他的意思,大笑道:“不敢劳孙大人动手,我已经巡完营了。一切安好,现在你老实的去陪老哥喝几杯罢。”对于麻贵的盛意拳拳,完全没有心情的孙承宗兴致缺缺,“……不知道熊廷弼现在走到那里了?”

    提起这个事,麻贵已有的几分醉意瞬间消了不少,眼神变得严肃起来:“哎,我一直想不透,咱们殿下命他带了五万人马去那里了?”看了孙承宗一眼,低笑道:“你若是知道,可不许瞒着老哥哥我啊。”

    看着他一脸的挪揄促侠,孙承宗心里一腔郁闷倒消了不少,忍不住伸手在他肩上捶了一下,笑道:“咱们殿下行事,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以前我或许还能猜出几分,可是现在么……”口气变得有些感概,也有些敬畏:“不是我不想猜,只是猜也猜不出来,如之奈何?”

    麻贵心有戚戚的点点头:“也是,咱们也没必要操这样的心,只管唯命是从就没有错。其实这次明面上熊兄弟虽然受了罚,可是瞒不了你我,想来这次让他领兵出去,必定有新任务在身上,真的好生羡慕死人了。”

    这一句话让二人大生知已之感,不约而同的心有灵犀深情对视一眼,于是瞬间各自起了一身诡异的鸡皮疙瘩。

    麻贵哈哈大笑:“是我说错话,走,罚我三杯去。”

    孙承宗摇手道:“罢咧,别喝酒了,咱们还是准备下要怎么攻城的事吧。”

    麻贵眼睛变亮,一颗心怦怦直跳:“殿下终于松口了?咱们大伙可等了好一阵子了!”

    抬头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天,孙承宗叹了口气:“松口是松口了,我倒盼着这一天不要那么快到来,他心里难受着呢。”这句话音调很低,但处在亢奋中的麻贵既没听清更没听得懂,因为此刻在他的心里已经在想着怎么样排兵布阵,要怎么能漂亮干脆的拿下这一阵。

    第二天清晨,明军大营战鼓如雷,随着箭如飞蝗,已同惊弓之鸟的赫济格城头的守兵吓了一跳,以为明军终于要攻城了。随后却发现射上来的箭全是没有头的,上边还绑有书信,连忙取了送往城主府。

    射上来的信不止一封,看到信的人也不止一个,困于城内的海西女真军兵们欢喜的很。信上写得很明白,只要那林孛罗开城门投降,他们只要放下手中兵器就可以回叶赫那拉河与亲人团聚,这对于已经处于风声鹤唳,紧张得快要弦断弓折的海西女真众兵来说,不啻天神赐下纶音,眼下只看大汗怎么决定了。

    这封信无庸置疑的是善意的,当然谁也都知道,拒绝这封信的后果将是什么。

    与欢喜雀跃的众军相比,看到这封信后的那林孛罗的脸瞬间变得铁青,他知道朱常洛在对自已释放最后的善意,当然也知道这一切并不是为了自已,而是因为自已的兄弟。耳边再度响起了叶赫苦劝自已不要出兵的那句话:大明有朱常洛,你不是他的对手……

    那林孛罗长长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发生的事实已经证明了兄弟的话是正确的,自已真的不是那个少年的对手……想到这里,那林孛罗一阵莫名灰心,强行压下心头浓浓的不甘和屈辱,心烦意乱的起身走到窗边,只见院内几个护卫亲兵正在交头私语,侧耳听了几句,不外乎都是回家、想念亲人之类的话,那林孛罗叹了口气,心中升起一种大势已去的无力之感。

    军心已散,再战也是无益,既然如此,接受这个建议是眼下唯一最好的办法。

    尽管心里还有些犹豫,但那林孛罗的手不知不觉已经按在了桌上那封书信上,手背下不断扭曲崩起的青筋说明将他的收事表漏无疑。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一阵轻微骚动,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来,被打断思路的那林孛罗没好气的喝道:“什么事,这么吵?”

    一个亲兵忐忑不安的推门进来:“大汗,咱们部落有信使来了。”

    那林孛罗一听便是一怔,不知为什么心头忽然一阵狂跳,沉声道:“快叫他进来。”

    等人进来以后,那林孛罗的脸色瞬间沉重无比,进来的人一身都是血,已是奄奄一息。那林孛罗认得此人正是自已帐下一员勇将,名叫阿达虎,这次出征他有事没有随行,那林孛罗便留他守护叶赫古城。

    见到那林孛罗,阿达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伏倒在地,抱着那林孛罗的腿放声大哭,可是刚哭了一声就晕了过去。

    那林孛罗心已经快要跳出腔子,眼睛已经狠狠的瞪大,莫名的心悸让他呼吸已经开始变得粗重,狂吼道:“快!拿水来,找军医来,不管用什么法子,让他开口说话,我有话要问他!”不知道自已在怕什么,他只知道自已快要窒息的发疯。

    一阵手忙脚忙后,阿达虎终于醒了过来。在看到那林孛罗近乎狰狞的脸后,阿达虎忽然嚎了起来……真的是嚎,惨痛无比的嚎叫。那林孛罗眼角都已瞪裂,一把提起他的衣领,恶声恶气道:“快说!是不是叶赫古城了什么事了?否则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目光呆滞的阿达虎一行泪一行鼻涕道:“汗王,咱们没有家了,咱们的叶赫古城已经被人全部踏平,部落中男子全被屠杀,牲口粮草全被抢光,只剩老弱妇孺在草原上日夜哭泣,叶赫那拉河的水都变成红色,咱们叶赫部完啦……”

    “什么?”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那林孛罗眼睛瞬间变红,如同一只暴怒的野兽,浑身肌肉崩起,狠狠的吡起了牙,暴吼道:“快说,是谁干的?”

    等从阿达虎嘴里崩出明军两个字的时候,那林孛罗已经心肺俱裂,抓住阿达虎的手无力的放松,表情全是不受控制的狰狞:“确定是他们干的?”在看到倒在地上的阿达虎恨恨点头后,那林孛罗的眼眸已经完全被怒火烧成妖邪的血红。

    “大明绝对不是砧上鱼肉,野心和****只会让你变得狠绝无情嗜血好杀,更何况……”

    “大哥,你真的有信心,可以敌过他么?你有么?”

    “大哥,听我一句劝,现在收手还来及,不到等到事到临头不可收拾时,到时再后悔就已太晚。”

    “若不想将阿玛一生心血付诸流水,那就此退兵吧。我可对天神发誓,只要退兵,无论是谁想对你或是海西女真不利,他都得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喉头一甜,眼前发黑,扶着桌沿高大的身形猛得晃了一晃差点跌倒,勉强站稳后的那林孛罗朝天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悲吼,声音痛楚的难以形容,再转身眼睛已经死死盯在桌上那封信上,那林孛罗慢慢走上前,缓缓的拿起那封信,嘴角带着无比讽刺的笑再一次认真的看了一遍,忽然一张嘴,一口鲜血直喷而出,雪白的信纸上瞬间一片血红的诡异!

    “今天我那林孛罗对萨满天神起誓,对草原上山川神灵起誓,就算战到我族内只剩最后一人,也要与你……不死不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