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772.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95章海战

第295章海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以战求和这四个字响当当的掷地有声,将日本信使小西飞惊得脸色如土瑟瑟抖个不停。初见眼前这位少年太子时,只觉得他容颜俊美,气质超群,就算以他们大日本帝国的别具一格的审美观来看也是当仁不让的上品,当然除了穿衣品味稍差了点……嗯,如果带上锅铲帽或是牛角帽,肯定会增色几分。

    但此时的小西飞已经完全没有刚才的好心情,原本以为这位太子殿下是个玉如意却不料是个铁刷子,几句轻飘飘的话连皮带肉的扒得鲜血淋漓的生痛,心里不由得怒气上涌,刚准备抗声说几句,却发现对方安静若素的坐着,一张脸白得近乎剔透,长长的睫毛垂下遮住了眼中的冷狠深沉……心里瞬间一阵乱跳,到了嘴边的话也没了声音,脸上的汗却已经滴了下来。

    见他服软,朱常洛也没有难为他,只是让他带着一车东西回去。嘴上说的很客气,话意却阴损之极:“听说日本出了名的男盗女娼的僻壤之地,日子过的紧巴,既然来了趟就没有空手回去的道理,这点东西请你捎回去,代我向小西行长阁下致意,就说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说完意味深长的一笑,小西飞只觉眼前一亮,似有一片雪光飞过,本来想拒绝的,不知怎么的等出口时就变成了答应。

    看到那一车贴了密密封条的礼品的时候,小西飞心中大为好奇里边是什么东西,总觉得明朝军兵眼神似乎有些奇怪,更有几个似乎在强忍着笑。小西飞心里有些打鼓,看着四处贴得密密的封条,自问没这个狗胆打开,只得带着人驱车回开城。

    目视着小西行一行人远去,孙承宗和李如松等一干将领笑得打跌,只有宋应昌脸色有些不好看,道:“殿下,这样做是不是……残忍了些?”

    一阵寒风飘过,裹在狐裘中的朱常洛畏寒的抖了几下,眼神中的讥诮之意比寒风更冷:“……残忍?”似乎好笑一样的重复了一下这两字,琉璃般清澈的眸光注视着宋应昌:“宋大人好慈悲!这些倭鬼从生下来那一天开始,人性这两个字对于他们来根本就存在,在他们的脑子总觉得别人的东西都是好的,他们会做的只是劫掠!”说着讥诮一笑:“对人或可慈悲,但是对狼慈悲,到头换来的只会噬脐莫及的后悔。”

    这一番教训不等听完,宋应昌已经是满头满脸的汗,一张老脸羞得通红。

    看着眼前这个咬着牙发狠的少年,李如松心里震撼堪比倒海翻江。外头都在传说太子一人千面,可到底那一面才是真正的他?

    “小西行长派人求和,明明就是个缓兵之计!”朱常洛眼神轻忽眺望远方,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若是真的要和他们谈,那可就上了他当了。估计这个时候,他已经在四方调兵准备和咱们决一死战。咱们祖宗传下那一套仁义礼节是对人用的,对付狼就不管用。”

    李如松拍手叫好:“殿下说的是,这些人就给狠狠的给他们颜色看看。”

    朱常洛赞赏的看了他一眼,回答肯定近乎于轻描淡写:“不错,狠狠的杀!千万不要客气!”

    话说到这个份上,这个话题没有再继续的必要。众人又谈了些军情琐事之后纷纷散去。等朱常洛一行人走远,身上裹着绷带的吴惟忠凑上前来,一脸疑惑小声问道:“子茂兄,那车里到底是什么?”

    想到那车里的东西,就好象一阵彻骨寒风自天灵盖灌入自脚后跟蹿出,李如松机灵灵打了个哆嗦,转过头附在吴惟忠耳边悄悄说了两个字。然后吴惟忠瞬间就斯巴达了,在这大西北寒风天里,额头上瞬间就是一层密密麻麻的白毛汗。

    回到开城后的小西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这辆大车送到小西行长的办公处,并将在平壤城内发生的一切详细的做了说明,对于拒和一事小西行长并不意外,所以他也没有动怒。一直不动声色的淡淡听着,一直到小西飞说明朝太子朱常洛有一车好礼相送时,这才颇感兴趣的抬起了眼皮:“是什么?”

    小西飞点头哈腰,陪着笑脸道:“车有封条,明朝太子殿下说这是他个人送您的私礼,小的也不知里边是什么。”想起朱常洛那意味深长的笑,小西飞脸上的笑容变得勉强,额头上一层细密地汗珠。

    小西行长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他只知道明朝太子都要给自已送礼,这从某一方面说,虽然他拒绝了自已和谈的提议,但是对于日本还是很尊重的嘛,看着周围投来的道道羡慕眼光,自觉有了面子的小西行长打从心眼往外透着舒服。然后他就决定当着众将的面打开这个辆车,让众人看看明朝太子也给咱们大日本帝国送礼了,想想都觉得爽,这个对于才刚因为兵败而低迷的日军来说,确实是个振奋士气的好法子,于是小西行长,做了一个极为正确又让他后悔终生的决定。

    在一群将领和军兵羡慕的目光中,小西行长施施然来到车旁,挥手撕开封条,帅气的打开车门,然后……

    一堆日本战俘的人头如潮水一样滚了出来,差点将小西行长淹没……

    “……八嘎!”这是小西行长此时此刻唯一可以表达他心情的一句话。

    ———

    天下广大,但相比于浩瀚广阔的海洋,简直可以用微不足道形容。而通海路与行陆路相比,可以节省下大量的时间。时间的概念对于朱常洛来说,那是最珍贵而不可得的东西。

    打发掉小西飞之后,朱常洛已经在开始盘算下一步该怎么走,让他比较满意的是眼下朝鲜发生的这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走到现在的这个时候,最关键的时刻已经快到了,成功或是失败迫在眉睫,而他现在能做的似乎只是等待。

    朝鲜全罗道的水军节度使李舜臣,史记此人弓马娴熟,精通兵法,尤其水战方面更是不世出的天才。就在平壤城里朱常洛对着孙承宗说出了他的名字,让孙承宗深以为震的是朱常洛给出的评语:“两军相遇之际,即是他名扬天下之时!”说句话时候,朱常洛的眼睛闪着光,他的表情加评语,深深震动了孙承宗,同时也让他对李舜臣这个人有了极大的兴趣。

    李舜臣正在和一个人说话,若是孙承宗在此,定会惊讶的认出这个人正是许久没有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魏朝。

    魏朝比起在宫中黑了好些,但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却是分毫不变,在他身后站着的正是前些天因为屠了海西女真全族而被重责的熊廷弼。照理熊廷弼的官职品阶在魏朝之上,可是这时的熊廷弼已是庶人一个,只是暂领骁骑营指挥使一职,所以魏朝可以坐着,他只能站着。

    看着眼前这两个陌生来访的人,李舜臣的表情明显有些犹豫。等魏朝慢条斯理的把话说完,李舜臣的眼睛已经开始闪光,紧接着熊廷弼从怀中拿出一封信后交到他手上时,看完后的李舜臣整个人彻底兴奋。站了起来争声道:“这上边说的都是真的么?”

    魏朝和熊廷弼相视一笑,魏朝傲然道:“李将军放心,咱们太子殿下算无遗策,他说什么是必准的。”

    李舜臣放声大笑:“好,就让日狗尝尝咱们海战的厉害。”

    论打海战,日本海军的装备也相当不错,虽然造大船的技术不如明朝,但在战船上还是很有几把刷子的,日军战舰高度可达三四丈,除了装备大量火炮外,在船的外部还装有铁壳,即所谓“铁甲船”,有相当强的防护能力,一般火枪和弓箭对其毫无作用。而日本几十年四处劫掠扫荡,积累的海战经验丰富无比。

    在丰臣秀吉倾全国之力发向朝鲜的九路统师中,除了海军统帅九鬼嘉隆外,还有藤堂高虎,加藤嘉明、胁坂安治三员大将,此三人都是海盗出身,可以说的是身经百战,有着丰富的海战领导经验。凭着这样的装备和材,信心满满的丰臣秀吉认为,朝军必一触即溃,数日之间即可荡平。

    侵朝战争刚一开始,丰臣秀吉便命日本海军主力两万余人,七百余艘战船便倾巢而出,向朝鲜发动总攻。他们的打算非常清析,总的来说分两步走:首先由釜山出发,先击破朝鲜主力南海水军。其次在歼灭朝军后,转头西上进入黄海,与陆军会合,一举灭亡朝鲜,为进攻明朝做好准备。

    事实证明了丰臣秀吉的预料是完全正确的,也可以说事情进行的比他想象的还要顺利!当日本海军出现在海平面的时候,朝鲜水军根本未作抵抗,一枪都没放就望风而逃。

    海军总帅九鬼嘉隆得意的要死,他已经信心满满的准备进行太阁丰臣秀吉的下一步计划,率领手下海军进入黄海,等着陆军统帅小西行长灭掉朝鲜之后,与他率领的陆军两相会合,然后兵发明朝,实现丰臣秀吉一生辉煌终极计划。

    从釜山前往黄海的水路,绝不是一条坦途。因为在这两点之间,有个地名叫做全罗道。

    今天日本水师三大统领之一的藤堂高虎正率领一百多条船准备经过这里,可是他没想到是一个名叫李舜臣的人正在这里等着他,他就是朱常洛在整个朝鲜王朝中除了柳成龙之外,唯一看重的人。

    事实证明朱常洛的说的一切是对的,随后战报传来,李舜臣所率船队在玉浦海遭遇藤堂高虎所率船队,玉浦海一役,日军二十六条战舰被击沉,死伤上千人,朝军除一人轻伤外,毫无损失。

    战报传来,朝鲜大地一片沸腾,而朱常洛却知道,这只是刚刚开始。

    玉浦海战后第二天,朝鲜水军到达泗水港,发现敌船十二艘,李舜臣发起攻击,敌军全灭。其后到达唐浦,发现敌船二十一艘,发起攻击,敌军全灭,并将舰队指挥官九州大名龟井真钜被击毙。随后在前往釜山路途中,遭遇日军主将加藤嘉明主力舰队,双方开战,三十三艘日军战舰被击沉,至此加藤军主力覆灭。

    如此辉煌战迹,如同太阳光辉刺目耀眼,李舜臣这个名字一夜之间在朝鲜大地广为流传,名气之大就连远在日本京都的丰臣秀吉都被惊动,一番暴跳如雷后亲自命令集中所有舰队,部署以胁板安治统帅第一队,共七十艘战舰作为先锋;加藤嘉明统帅第二队率三十艘战舰负责接应;九鬼嘉隆统帅第三队,率四十艘战舰负责策应,以上三队以品字型布阵,向全罗道出击,丰臣秀吉放出狠话:一月之内,务必要将李舜臣主力彻底歼灭!

    身为这次总攻计划执行者的九鬼嘉隆很自信,以眼前这样的战力如果再拿不下一个区区李舜臣,他们也没脸活着回去京都见人了,所以自信满满的他们迫切的希望找到李舜臣,他们希望做到的是一举歼灭,一雪前耻。

    一般来说天都不遂人愿的时候多,可是这次奇怪的反常了一次。在前往全罗海的海域上,九鬼嘉隆如愿看到了李舜臣那不起眼的一百来条船,于是九鬼嘉隆兴奋下动命令全力猛攻,两想追逐追到庆尚道闲山岛的时候,日军忽然发现一直奔逃的朝军停下了。

    然后,九鬼嘉隆的眼前现出一幕让他终生难忘的奇观……在闲山岛方圆千里的海域上,一片密密麻麻的舰艇让他傻傻的瞪大了眼。

    这一役在很短的时间内结束,日军共有五十九艘战舰被击沉,九鬼嘉隆、加藤嘉明、胁板安治三员大将带头逃跑,其中两名日军将领由于受不了失败刺激,切腹自杀,上千日军淹死,史称“闲山大捷”。

    就在朝鲜海军捷报频传,接连大胜的消息一一传来的时候,似乎是刺激到了自负极高的李如松,借着收复平壤的高涨士气,李如松率明军一鼓作气接连收复西京、开城、汉城,日军在小西行长的指挥下退据釜山。

    釜山是日军最后守护之地,这里也是日本军队往来补给的重要港口,其重要性可想而知,这是日军最后的底线,若是失了此处,日军这次侵朝也就意味着彻底失败。做为这次进攻的首领大将,小西行长宁死也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

    对于这一点,朱常洛心里很清楚,按现在的行军态势,如果将三大营的兵力和李如松的兵力合起来,赶走日本倭寇绝对不是问题,就算小西行长组织军队再顽抗,败亡也是时间长短而已。但是朱常洛不想这样做,在他的计划中没有将日本驱逐离开朝鲜这一条,他要做到的是歼灭,是彻底、干净、不留后患的歼灭。

    所以就在李如松率军向前高歌猛进的时候,朱常洛带着三大营取道别行,由平壤出发一路向东,辗转来到了江元道的永兴湾,当眼前景象出现在明军眼前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一齐瞪得几乎快要掉出来,他们重温了和九鬼嘉隆一样的震惊的不可置信……宽阔无垠的大海上,一片密密麻麻的舰船停泊在海面。

    在朱常洛的眼帘里不止有船队,还有很多个熟悉之极的身影……熊廷弼、魏朝,还有沈惟敬,当然少不了金发碧眼的罗迪亚。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