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774.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96章谈判

第296章谈判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众人一齐拜见朱常洛,反应各别不一。激动兴奋的魏朝不止红了脸,一双眼早就红了;熊廷弼局促不安,站在后边不敢说话;只有罗迪亚笑得开心爽朗,几步上前屈膝行了一礼,抬起脸笑道:“太子殿下,再次见到您太高兴啦。”

    朱常洛笑如春风,一双眼黑钻般温润生光,上前将他扶起:“伯爵大人安好,多时不见居然连少块骨头的膝盖都变得正常了,可喜可贺啊。”罗迪亚顿时大窘,魏朝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这么一闹,众人相见气氛中那一点小尴尬瞬间消失不见,目光扫过每一个熟悉的脸,朱常洛忽然想到在场这些人,在今后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这些人中有的会成为传奇,有的会湮灭无闻,唯有自已风雨飘摇朝不保夕,但能和这些人一起共事一起并肩作战,有这样的经历,想想也没有什么可遗憾了。

    进了主船,在舱中坐下后,罗迪亚毫不拖泥带水,立起笑道:“殿下,这次我受了腓力二世国王陛下的命令,濠境内所有船队合计二百六十艘舰船全都在此。”说到这里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朱常洛,发现对方脸色平静的不起半分涟漪,心里一阵发虚,赶紧接着献宝道:“不但如此,我们伟大的腓力二世国王陛下,为了表示对殿下的祟敬仰慕之意,又命我率领二百艘舰艇全力相助。”

    看着眼前一脸笑容金发碧眼的罗迪亚,和当初在慈庆宫中初见他时倨傲嚣张的样子相比,现在的罗迪亚就象一只拚命狂摇尾巴讨好的大狗,朱常洛忍不住嘴角上翘,看向他的眼神促狭中带着慧黠,如此卖力讨好必有所求,他想要什么朱常洛心里很清楚,转过头向魏朝道:“去找乌雅格格,将我放在她那里的一个盒子拿来。”

    魏朝应了一声,脚底生风的去了。罗迪亚瞪着眼看着朱常洛,眼底无尽佩服。他认识的明人中,第一畏惧的人就是朱常洛,第二个就是魏朝。也许进慈庆宫那一天魏朝要给他贴加官的心理阴影太重,以至于每回罗迪亚见到他出现的时候,一个头都有两个大。

    魏朝去的快回的也快,手中捧着一个红木盒子就过来了,放在朱常洛面前的桌子上,然后麻利站到朱常洛身后,动作熟练,神情自然,一切规矩都如同在宫中,就好象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朱常洛身边。

    眼睛瞟了眼那只盒子,朱常洛若所思的伸手在上边轻轻敲了几下,纤长手指如玉石刻成和红色盒子交相辉映,将场中所有人的注意全都吸引于此,众人中尤其是罗迪亚的眼睛在那只盒子出现的时候已经无限瞪大,视线如同飞虫沾上了蛛网再也挣不开……杀了他也不会认错,这只盒子正是当日慈庆宫中他亲眼见到那只装枪的盒子,省悟下边将要发生什么的罗迪亚心头怦怦剧跳,看来这位太子已经猜出了自已的心思。

    这边朱常洛已经打开盒子,没有让眼珠子差点瞪爆的罗迪亚失望,盒子里边黄绫垫底,一只燧火枪静静躺在那里,在枪的旁边还有一卷图纸。看着这两样东西,罗迪亚的眼神瞬间变得热切火辣。

    他从濠境急匆匆回西班牙之后,连气都没有喘,就直接到皇宫请求觐见。如愿以偿的得到腓力二世的召见之后,罗迪亚将从朱常洛那里听到的话一字不拉的复述了一遍。腓力二世本来毫不在意的听着,可在听到朱常洛说到奥斯陆帝国时,腓力二世的脸已经变得严肃,在听到英格兰伊丽莎白一世女王后,腓力二世勉强装着的脸终于变色了。

    做为一代欧州英明君主,腓力二世执政时期是西班牙历史上最强盛的时代。在他的治下西班牙的国力达到巅峰,哈布斯堡王朝称霸欧洲。腓力二世雄心勃勃,他的终生大愿就是要统治整个欧州,让所有欧州诸国在他的治下****,让西班牙成为欧洲唯一天主教大帝国。但是这个梦想实现的并不顺利,第一个强劲的对手就是奥斯陆帝国。二国这些年来摩擦不断,无论是那一方心里都有数,总有一天两个大国之间的一战在所难免。

    至于英格兰的女王伊丽莎白一世,腓力二世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恼怒。他曾经向她求婚却遭到了婉拒,而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伊丽莎白对新教明显的偏爱,二者结合足够让腓力二世已经在心里打算出兵英格兰,他决心用自已的坚船利炮,将这个敢和自已别劲的娘们狠狠的压倒****。

    腓力二世深深知道,想做到这一切唯一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绝对武力!绝对武力包括最精锐的武器和最先进的舰船,才会力压群雄称雄欧州。所以在听到罗迪亚说到燧火枪的时候,腓力二世一言不发做了决定:做为一代英名君主,他已经预见了自已的军队装备这个东西后,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

    在看到罗迪亚带回的五行土后,腓力二世更加坚定了自已的想法,同时他对远隔重洋万里这个从没见过面的东方少年生出深重的忌惮之心……这个少年太子一定是神子下凡!万幸自已虽然占了他们的濠境,但也只是为了敛财,并无意要侵占殖民,否则得罪这样一个可怕的人,结局不堪设想。

    收回思绪的罗迪亚目光落到朱常洛脸上,不知为什么,在他的眼底对方如珠晖一样的脸上突然多了一层圣洁的光,罗迪亚的眼底剩下的全是祟拜与尊敬,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不算什么,直到现在罗迪亚还记得他心中最伟大的国王腓力二世陛下那双喷射绿光的眼,还有自已上船归明前他给自已留下的一句话:“不计任何代价,一定要将燧火枪带回来。”

    完全不知道在遥远的大洋彼岸的很多人心中已经被神化,注意到罗迪亚奇怪的眼神,朱常洛伸手将盒子往罗迪亚眼前一推,罗迪亚大喜过望,居然很没出息的吞了下口水,正准备伸手接过的时候,对方金玉互撞般的清朗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第一,你们的船队从现在开始不得在濠境停留,一天也不行。”

    这是让已方让出濠境,对于朱常洛提的这个条件,罗迪亚表示完全在意料之中。这一点腓力二世和他都很清楚,明朝有这样的太子在世,就算不以燧火枪交换,濠境早晚也得老实的交出来。如今送水人情做的正好合适。对于这个条件,罗迪亚眼都不眨的一口答应了。

    孙承宗、麻贵、熊廷弼等人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太子殿下只用了淡淡几句话,就将佛朗机人占了不还的濠境轻轻松松要了回来,诸人不由得相对骇然,对于朱常洛之能越发佩服的死心踏地。

    濠境的事情就这么过了,心情不错的朱常洛伸手将盒子再度往前推了推,离罗迪亚大毛手只有一掌距离的时候,忽然又停了下来……罗迪亚只觉得浑身鲜血瞬间一齐拥入脑子,呼吸都有点粗,抬起眼眼巴巴的望着朱常洛,如果有尾巴的话,此刻肯定是摇个不停。

    “你们这次一共来了四百多艘舰船,走的时候给我留二百艘吧……”开出这个条件后,眼前在座的所有人一齐咝了一声,只有朱常洛垂着眼皮,丝毫不动声色,就象他说的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就当是你们佛朗机人,占了我们濠境这么多年的赔偿吧。”

    这个条件一开出,罗迪亚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加难看,二百条舰船是什么概念,在场的人心里都有一秆称。从心里讲,朱常洛这个条件开的有些大,近乎于狮子大开口,就算罗迪亚有腓力二世不计一切代价的授权,这个事太大,也不是他能在片刻中做出决定的。

    见到罗迪亚沉吟不定,朱常洛表现依旧云淡风轻,拿起魏朝端过来的茶,轻轻啜了几口:“……风物长宜放眼量,相信腓力二世一定不会象你这样鼠目寸光。”这一话中饱含的不屑之意实在太过明显,罗迪亚一张大白脸瞬间红的象猴子露出来的腚。

    伸手拭了拭汗,罗迪亚喉咙好象着了火,见他为难朱常洛低低笑了一声:“回去和你们腓力二世讲,就说我允许你们的船队每年来濠境往来贸易。”

    一天乌云顿时云开雾散,罗迪亚瞬间大喜,有这个条件,这二百条船给的决不算亏!其实西班牙不差钱,这多年来通过奴隶贸易和对殖民地的血腥掠夺,西班牙得到了足以颠覆人类历史的无比财富。二百条舰船对于西班牙来说,虽然有些肉痛,但决对不至于伤筋动骨。

    他高兴,朱常洛也高兴,在他的眼里腓力二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土豪,打土豪斗地主的游戏没有人不喜欢玩,他敢保证今后在与西班牙的往来贸易中,将会是明朝一项巨大的收入来源。

    眼睁睁看着终于推到自已眼皮底下的盒子,罗迪亚美美的松了口气,这件交易到这个时候终于已经十成**,可是他也看到了压在盒子那只纤白如玉的手并没有挪开,红白相映间有种直击人心的诡异……罗迪亚都快哭了,抬着头冲着朱常洛道:“太子殿下,算我求您,有话咱一并说出来好不?”他这一句话,将这场这些人全都逗笑了。

    朱常洛笑如春风,收回压在盒子上的手:“没有啦,只要你用这些船将我们送到日本,咱们这笔交易就算成了!”

    居然这么简单,想起前两个条件艰苛不易,这最后一个也太轻易了些……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罗迪亚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看着朱常洛一脸的不敢置信,一直到朱常洛打开盒子,将那卷图纸和枪放在他的手上,罗迪亚这才知道这一切是真实的。

    和他同样震惊的还有很多人,唯一不惊的是熊廷弼和魏朝。直到此刻麻贵恍然大悟,原来朱常洛派熊廷弼率军出去肯定为攻日这件事做准备,而同样处在震惊中的孙承宗想得更远,对于太子攻日的想法孙承宗不是不知道,在率军入朝前那一天朱常洛已经给自已交过底,可任由他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到居然是用的这种法子去攻击日本。

    孙承宗越想越是心惊,太子心机之深居然到了恐怖如斯的地步,就凭这份料敌于机先,弥患于末萌的先见之明,足以让他心头一阵恍惚,一个人能够计算到如此地步,真是匪夷所思,孙承宗此真的很怀疑,眼前朱常洛他的真的是人而不是神?

    不说在场各人各有心思,朱常洛从魏朝手中接过一份海形图,笑道:“熊大哥这一功立得不小,会同李舜臣重挫日本海军,此刻日狗海上战力十去**,已经元气大伤,就些还有小小余孽,已经不是李舜臣的对手。朝鲜境内的倭狗们暂时就交给李如松,咱们要做的事就从这永兴湾出发,一路顺流南下,穿行对马海峡,从北九州登陆,咱们去拆了他的名护屋,去他京都把这个强盗窝子来个了账断根罢!”

    说这句话的朱常洛眉目轻扬,这一刻的他虽没有冕旒黄袍,却独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尽帝王气势凌宵直上,以孙承宗为首厅内诸人已经跪了一地,眼神热烈,神情激动,一齐恭声应和:“臣等誓死跟随太子,成就大业!”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