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779.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98章变天

第298章变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对于孙承宗的追问,朱常洛表现的有些云淡风轻:“放心,我会跟着你们一块去,亲眼看着你们建功立业。”虽然如愿得到了朱常洛的承诺,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孙承宗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太踏实。

    刚回到船舱寝室,魏朝急促的声音忽然在外头响起:“殿下,宋大人求见。”

    “宋大人,那个宋大人?”已经很疲倦的朱常洛愣了足足几分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是宋应昌宋大人!”对于这个答案,朱常洛表示全然的意外,同时心里生出一阵极其不妙的感觉。自已这次提兵来到永兴湾,走时只和李如松一人打过招呼,而且关于具体来做什么对李如松只字末提,而眼下就在明军即将启航的时候,宋应昌的蓦然出现就显得特别的诡谲离奇了。

    一瞬间心里转过千百个念头,李如松和宋应昌之间军政不和的事他早有耳闻,宋应昌能够撬开李如松的嘴,顶风冒雪追来,想必他带来的消息必定足够惊人。想到这里,朱常洛的神情变得严肃,道:“请他进来。”

    踏进船舱的宋应昌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形容自已的心情了,尤其是当他看到永兴湾那遮天弊日一片舰船后,使他整个人如同灌下了二坛老酒,整个人都是晕晕的。进来后见过礼后,从怀中取出一卷黄绫签封的圣旨,高举过头顶,“皇上有旨,请皇太子朱常洛见旨后即刻回京,不得有片刻担搁。”

    宋应昌发现太子在接这道旨意时候,明显的慢了有一刻钟之多,直到他高举过头的双手发酸颤抖的时候,听到太子不着半分喜怒的声音响起:“有劳宋大人了,除了旨意圣上可还有别的吩咐?”

    擦了把头上的虚汗,宋应昌恭敬的回答:“自朝中而来的天使正在平壤守候,因为事关重大,是下官求了李大人才找到这里来,下官知道殿下行事必定有机密所在,并不敢让旁人知晓,所以只带了几名亲信,连夜快马加鞭来了。”

    对于宋应昌的识趣和刻意讨好,朱常洛没有心思理会,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伸手展开圣旨,黄绫面上墨色油亮香气扑鼻,上边一手馆阁体写温润如水,秀雅端正,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正是他熟悉的黄锦亲笔。

    可当他的眼光不经意扫过自已名字中那个洛字时,朱常洛眼睛赫然一亮……

    晾在一旁的宋应昌敏感的发现,此刻太子的眼光在圣旨上徘徊很久很久,却沉默着不发一言。

    对于整装待发的孙承宗与熊廷弼、麻贵诸人来说,在大军出征的前一刻,太子受了圣上旨意必须返京的消息,对于几人不啻晴空霹雳。熊廷弼一脸忧郁,悄悄对麻贵嘀咕道:“早不来晚不来,明日就要发兵时,这个当口偏生来了圣旨,这可怎生是好。”

    麻贵不说话,但是心里不安却不比熊廷弼少多少,在三大营全体军兵心中,太子朱常洛早就超乎了人这个界限进入神的范筹,对于众多军兵来说,太子更象一种高不可攀的信仰,只要看到那个瘦弱的身影,就如同吃了定心丸,这种感觉不止军兵有,就连他自已都有,如果朱常洛在这个时候奉旨离开,对于士气打击不可谓不沉重。

    孙承宗想起的却是昨天朱常洛找自已交待的那些事情,不由得扔摇头苦笑,事情就是这么邪,还真的是一语成谶。眼看熊廷弼和麻贵沉在郁闷中走不出来,孙承宗叹了口气,抬起头望着朱常洛,发现对方也正在看着他,二人眼光一碰,孙承宗忍不住开口道:“殿下,咱们该怎么办?”

    这一句一说,舱中几道眼神瞬间一齐聚向朱常洛,后者轻轻叹了口气,眼神空洞幽远:“日本一战,关乎重大,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一句话就定了调,三人对视一眼,熊廷弼和麻贵一齐松了口气,只有孙承宗面有忧色:“那么圣旨?”

    看了一眼静静躺在桌上那道黄绫,想到那个古怪的洛字,朱常洛的眼神变得热切,往常黄锦写到自已的洛字的时候,三点水一贯写成两点水,缺了当头一点以为尊者讳,可是这次却是三点俱全……再三确认了笔迹确是黄锦亲笔的时候,这个事情就显得诡异难言了。

    京城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让黄锦居然在圣旨上用字给自已示警……看来自已是时候回去一趟了。

    想到这里,朱常洛已经定了主意,淡淡道:“攻日之行不可变,就算没有这道圣旨,我本来就打算将此役的指挥权交给你们,如此按此前定计划不变,以孙承宗为主,你们二人为辅,这一战能不能毕全功,全看你们三人通力合作了。”

    不去看熊廷弼和麻贵的惊讶的神情,转头向孙承宗道:“留下一万人令魏朝掌管,让他去和李舜臣会合;沈惟敬通熟日语地势,让他跟着你们去日本。”

    到了这个时候孙承宗知道不可能留下朱常洛,君命大如天不可违,自已能做的就是好好将朱常洛交待的事情完成,稍一沉思了就明白他这样安排的意思,不由得点头赞道:“殿下神机妙算,微臣等除了凛遵,没有别的话好讲。请殿下放心,臣等就算肝脑涂地,决不负殿下所托。”

    熊廷弼对于留下魏朝和一万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麻贵看得清楚,低声道:“你真糊涂,咱们大军攻日,在朝鲜的日狗怎能不慌?李如松不是吃素的,一见时机正好必定会步步紧逼,日狗们没了后路,必定会从海上仓皇出逃,这个时候不就是李舜臣的机会?”说到这里,麻贵叹了口气:“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殿下为什么不肯兵合一处在朝围剿日狗的原因,这一招攻其必救,确实是高明的很。”

    一言惊醒梦中人,熊廷弼瞬间眼睛闪亮,眉花眼笑道:“不止是攻其必救,殿下这招绝户计也是妙的很哪。”

    麻贵叹了口气,敬畏的看了一眼正在和孙承宗交待事情的太子,发自衷心道:“殿下心如渊海,我白领了一辈子兵,和殿下比起来却是提鞋子也不配。”对于麻贵由心而发的感叹,熊廷弼深以为然。

    一切都安排定了,朱常洛没有惊动任何人,带着乌雅和宋一指还有当初跟着自已来的几十个锦衣暗卫,趁夜离船上岸乘车离去。得知消息后魏朝恋恋不舍,被朱常洛呵斥了几句,这才红着眼留了下来。孙承宗从神机营拨出精兵五千人,命他们护着太子殿下离去。

    船上一众军兵并不知道太子已经离船,第二天由孙承宗主持歃血出征大典,扬帆出海,直奔日本而去。

    京城之中依旧是熙熙攘攘车水马龙,自从太子亲征之后,边境之上捷报频传,不但干将利落的收复了辽东失地,更以雷霆手段将犯境的海西女真全军歼没,宁夏甘肃一带蠢蠢欲动的蒙古残部一见不好,一个个偃旗息鼓,如同老虎变猫般老实无比。

    朝廷中更是一派清明盛治之景,在申时行和王锡爵主持下朝中混乱已久的吏治为之一清。万历皇帝依旧不肯上朝,不过众臣也不再象以前一样天天上本催着了,人人心里都有一本帐,既然已有圣明太子在位,何必抓着一个糊涂皇上不痛快?于是君臣们各过各的日子,自上位以来,万历数最近这段日子过得最舒心无比。

    乾清宫内,风雨欲来的沉闷气息充塞到任何一个角落,万历皇帝阴沉着脸看着跪在地上那个人,而侍立一旁黄锦的圆白胖脸全是吓出的冷汗。

    “你……说的都是真的么?”声音阴戾暴躁,如同从地狱中发出一般森冷冰寒,黄锦汗越发不要命的流了一身。

    跪在地上那个人仰起头,年青的脸俊朗白皙,双眼明亮如星,眼底却带着微不可察的一丝邪气,直视万历的脸坦然道:“不敢欺瞒陛下,属下受命在他身边潜了十年,这事也是最近才知道。据他说这事只有太后身边的竹息姑姑最清楚,陛下若是不信,可以找竹息姑姑一问便知。”

    “够了!”一声断喝之后,万历皇帝的脸已变得赤红如火,黄锦唬得不轻,可不敢在躲在一旁装死,硬着头皮几步上前劝道:“陛下息怒,宋神医走的时候,千叮万嘱老奴,说你的身子最忌暴怒动气,依老奴看眼下一切都是虚定,并不是事实,陛下还是先察清再做圣断稳妥……”

    他的话没说完,万历已经抓起面前的茶盅狠狠的向他掷了过去,一声巨响,碎瓷四溅,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皇上如此爆怒,黄锦一时间吓得魂飞魄散,瘫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动弹。

    万历脸色阴沉沉的,因为愤怒烧红的眼睛几欲喷火,伸手指着那个人,喝道:“朕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去慈宁宫将竹息的嘴撬开,记得,朕要听实话。”

    那个人低头拱手领命,犹豫了一下开口:“竹息姑姑是太后身边不离须臾的人,锦衣卫指挥使刘大人听命于太后,属下做事瞒得过别人却是瞒不过他,若是他出手干涉,属下却是没有办法。”

    “你既然回宫来,就用不着他了。”伏在地上的黄锦大惊失色,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来,锦衣卫指挥使是何等的重要,皇上居然说换就换,足以证明他已经是动了真怒,想到竹息即将的下场,黄锦的脸一片煞白。

    万历站起身来在殿中不停踱步,隔了片刻,似有不忍,却终是做了决断:“尽量做的干净些,不要让太后知道。”那个人低着头应了一声,虽然看不清表情,但应答的声音中藏着一丝不可抑制的快意,行礼后转身刚要走的时候,忽然听万历沉声道:“……他现在在那里?”

    一个‘他’字似乎重有万钧,那个人一脸轻松神情明显一滞,“自从他入了蒙古草原之后,便失了踪迹。属下遍访蒙古各部,却不见他的踪影,是属下失职。”

    万历目光一凝,苍老的脸上陡现戾色:“确实是你失职,不过与他的去向比起来,朕更对你现在要察的这件事感兴趣,且先去办好这个差事!如果做不好,你该知道朕的手段。”

    那个人也不慌张,磕了几个头后沉声道:“属下对皇上的忠心,惟有天日可表。”

    万历听了大笑出声,半晌停住,神情一派厌恶萧索,声音嘶哑,道:“忠心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滚出去罢。”

    在那个人离开后,暴怒的万历脸色苍白的吓人,忽然狠狠拍着桌子道:“可恨,朕堂堂一国之君,居然被这些人玩弄于股掌之上,朕决不会轻饶了你们!”喉间急促的喘息如同拉风箱一样呼呼直响,低沉嘶哑着声音对黄锦道:“去将朕的秘诏拿来,现在看来朕的决定做的还是早了!”

    看着皇上双眉倒竖,铁青着脸咬牙切齿,黄锦伏地瑟瑟而抖,大着胆子道:“陛下三思,不可听信片面之辞,太子殿下对您一片孺慕至诚,您都是一一看在眼里,再说太子有大功于社稷,若是轻动,只怕朝中必起风云,一切等查明真相,到时再做定夺也不迟。”

    对于黄锦的话,万历嗤笑一声:“你跟在朕身边几十年,做了这么多年司礼监秉笔太监,应该知道镇抚司时常有冤假错案,可你什么时候见过经历司出过什么错?”

    一句话说的黄锦哑口无言,锦衣卫起于洪武十五年,分设两司,专掌缉捕、刑狱和侍卫之事。其中经历司掌文移出入,镇抚司掌本卫刑名,兼理军匠,即“诏狱”。镇抚司一般由锦衣卫指挥使亲自兼任,为皇上耳目,替皇上监察百官。而经历司却极为神秘,少有人知,就算位高权重的黄锦也只是知道经历司一旦出手,不是事关皇室秘宗大案不得用。

    看到黄锦哑巴了一样说不出话来,万历心里说不出一阵痛快,随后愤怒就象暴起的潮水将他整个人吞噬,忽然仰起头冷冷的笑了出来。

    笑声在阴沉寂静的大殿中不断回响,黄锦毛骨悚然的抬起头来,却发现万历用冷冷的眼神盯着他,伸手指着他道:“从现在开始,朕不会听信任何人的话,朕只会相信自已的眼睛和耳朵。”

    此时的黄锦感觉从天灵盖飞了二魂脚底走了六魄,除了伏在地上没命的发抖外连站都不敢站起。万历站了起来,几步来到黄锦面前,抬起一只脚狠狠的踩在黄锦的脑袋上,声音冷酷阴郁暗沉,却带着些疲倦灰心:“太子那边你若敢走露一丝风声,朕不介意踩碎你的脑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