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795.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03章疯子

第303章疯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万历二十一年正月二十六,对于整个大明朝百姓来说,今天绝对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在万历皇帝驾崩第二十一天的时候,出征关外的皇太子朱常洛终于回到京城。而这一次回来的意义与之前大不相同,他的回京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和一个时代的开始,百姓们无不拍手庆幸。

    这一天天气晴好,正合钦天监择选的良辰吉日。朝中文武百官在内阁大臣申时行的率领下,步行出京三十里远行迎接。太子朱常洛乘坐玉辂华盖,左右羽扇幡旗相护,前后幢幡纛旌罩顶;马前有鸿胪寺奏礼,左右有执事官导引,马后有虎贲卫盔甲鲜明随护。风光热闹不必说,大路两旁堵得人山人海,大冷的天挡不住百姓们看热闹的心情,人人心里了象揣了一团火,这个冬天果然不太冷。

    对于朱常洛不说,这种场面已经不是第一次。当初自已从宁夏平叛回京时,万历皇帝也是命人用这种仪仗将自已迎接进宫,当日情景犹在眼前,而今却已是物是人非。

    一切行礼如仪,繁琐处不多说。进了紫禁城之后朱常洛直入乾清宫吊祭,而后入太和殿,以嗣皇身份与众臣商议大事。礼部送上奏本,朱常洛看过之后准奏,定了万历皇帝庙号为神宗,又定谥号为:范天合道哲肃敦简光文章武安仁止孝显皇帝。之后一切事情礼议,都按礼部所奏实行不误。

    翌日,太和殿上众臣以申时行为首,以国不可一日无君为由,奏请嗣皇朱常洛登基为帝。

    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朱常洛并没有同意,众臣也没意外,这是历朝以来惯演戏码,毕竟再心急再觊觎那个位子,态度总得做足了,毕竟老皇上还躺在棺材里呢。于是全国上下奏请皇太子登基的声音不绝于耳,以至于什么麒麟啊、凤凰啊、嘉禾啊,瑞雪等等祥瑞之兆更是此起彼伏,不绝于是。

    这日打早上起天色就有些阴沉,到了晚间已经飘飘扬扬下起了大雪。

    慈庆宫外一副小轿来到了宫门,王安从宫里跑出来,会同几个小太监小心的将轿中人搀了下来。殿外伺候的一干人等这才认出来人正是先皇身边大太监黄锦黄公公,自从皇帝驾崩之后,这位黄公公好象一日之间老了几十岁,当年走路如踩风火轮的人如今腰身佝偻,已经连几步路都走不得。

    等再出来的时候,雪已下得沸沸扬扬铺天盖地,朱常洛亲自送出门来,命王安将黄锦背着送回居处。

    第三日,太和殿上众臣依旧老生长谈,继续上演请求登基的戏码,万万没想到,这次太子居然痛快之极的答应了!阖殿大臣惊诧之余相顾大喜。当然也有诸多大臣暗赞太子行事越发老练得滴水不漏,选择这个时候晋位,确实是水到渠成,火候已足。只有申时行面有忧色,黄锦昨日谒宫,今日太子继位,不知为什么,申时行总觉得有些不安。

    万历二十一年二月六日,朱常洛坦然登帝位,定年号为泰昌。但由于此时还是万历年间,按照前朝惯例,必须要等这一年过完,才能延用新皇年号。

    新皇朱常洛少年睿智,仁厚政通,早已久得人心,如今即将登位的消息一经传出,举国上下一片欢腾,礼部更是忙成一团乱麻。

    慈庆宫上下更是一片喜气洋洋,王安已顺利的成了新任司礼监秉笔小太监。这几天连走路都带着风的王安正在挥指一众太监宫女收拾宫内物品,为三日后移进乾清宫做准备。

    朱常洛显得兴致缺缺,对于众人忙乱视如不见,起身去书房坐下,伸手打开一卷书,却一眼没看,眼神不由自主的盯着窗外飘飘飞雪怔怔出神。

    过了个年的乌雅身量又长了好些,已经习惯了明朝服饰的她虽然少了几分草原女儿的大气爽朗,却多几分汉家女子的如水柔情。端着一热茶轻轻推门而进,一眼看到朱常洛脸色苍白,不由得担心道:“是不是那里不太舒服?”

    从出神中惊醒过来,朱常洛抬起头愕然笑了一笑:“你来啦,我没事。”

    乌雅不放心,上前执起他的一只手,触手一片冰寒。乌雅惊得手一抖,不再说话,但眼神中全是担忧之色。

    不忍使她担心,朱常洛打起精神,正准备打叠几句话好好劝劝她,忽然门外一片骚乱声传来。二人对视一眼,不由得大为惊奇,耳边骚乱声越来越大,到后来居然隐隐传来抓刺客的喊声。

    王安气急败坏的跑进来:“陛下受惊了,听说永和宫张公公疯了,居然持杖打上慈庆宫。”

    永和宫的张公公,那不是张成么?想起那个眉目间颇有些奸诈的老太监,朱常洛忽然心中一动,喝道:“王安,你亲看去看看,问问他为什么,如果不对,速带来见我。”

    虽然不明白皇上为什么对一个疯了老太监这么热心,但圣命大如天,王安不敢违拗,一溜烟麻利的去了。

    转头对上乌雅的关心的眼神,朱常洛拍了拍她的手,笑道:“你先回去休息,等我处理完了事再去找你。”声调虽然柔和,可在他身上无形中四散而出的统御四海气势,却令任何人不敢心生违拗。

    尽管对朱常洛的状态极度不放心,乌雅已经决定去趟宝华殿,找下宋一指让他来给朱常洛瞧瞧。自从归京时发生那次刺杀,从那天后朱常洛的表现一直很不对劲,可是真让她说出那里反常,她又完全的说不出来。只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就象一片阴影,在她的心头盘旋恒在,驱之不去。

    乌雅的心思瞒不过朱常洛,但他能做的只有苦笑而已,有些话不知为何,每每要宣之于口之际只觉艰难涩滞,再一对上乌雅担忧的眼神,他更是一个字都不愿意吐露。有些事自已一个人承受就足够了,何必拉上一个人陪着担心,于事无补又是何必。

    话虽然如此说,但想起那夜点在自已颈上凌厉之极的剑气和那双浮沉堪比深海的眸子,朱常洛黯然神伤。

    此时外头传来人声吵攘,推门进来的王安一脸的气急败坏。

    “陛下,门外持杖打进来的不是张成,是个糟老头子。”

    没等朱常洛说话,旁边伺候的涂朱掩口笑道:“你越发不进益了,糟老头子如何闯入得皇宫?”

    王安急红了脸,梗着脖子嘟囔道:“这事得彻察!不知道他从那搞到了张成的腰牌,居然就这么让他混了进来。”

    眼底深处忽然亮起了一团火,一种隐隐的期盼和紧张使朱常洛的喉咙有些发干,手心有汗浸湿,眼神不知不觉间变得热切:“带他进来,我看一看。”不知为什么,对于这个突兀而来的消息使朱常洛有种莫名其妙的诡异,只觉心底有什么东西正在渐渐炸开,即将要发什么事的预感让他莫名兴奋。

    事实证明朱常洛的感觉是对的……当他看到王安嘴里的那个糟老头子第一眼时候,朱常洛已经倏然立起了身子!本来就没有几丝的血色的脸在这一刻变得煞白,堪比天上飘在地上的雪。

    宝华殿中,阿蛮出落的越发清秀伶俐。他是来宝华殿求药的,自从皇帝驾崩,李太后便一病不起,昏昏沉沉一直不太安稳。宫中诸多太医束手无策,把个阿蛮急得要死要活,万幸宋一指回宫来的及时,于是这宝华殿的门槛,这几天被他的小脚硬生生踩低了三分。

    “宋师兄,太后婆婆的病怎么还没有好转呢?”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的那个太后婆婆用心太过,若是少点心事,只怕早就好了。”斜了眼小小年纪却带了满脸愁色的小脸,宋一指忽然心中一动,伸手从药匣中取出一份药放在他的手上,叹了口气:“阿蛮,咱们来这里时间也不短了。等现过几天,咱们就该回龙虎山了。”

    没有想象中的欢呼雀跃,宋一指诧异的瞪大了眼:“你不愿意?”

    这个问题对于阿蛮来说似乎有些猝不及防,以于明月珠晖一样的小脸瞬间黯然无光,他的表现没有逃得过宋一指的眼,道:“不舍得走?”

    阿蛮点了点头,此刻小小的脸上有着与他年纪殊不相称的成熟,拍了拍手中药包,叹了口气:“不是不舍得,只是太后婆婆对我很好,我就算要走也要等她病好了才行,否则她会伤心死的,我也走的不安心。”

    宋一指哑然失笑道:“你觉得太后对你很好?”李太后宠爱阿蛮,阖宫尽知,可在宋一指只当是宫中贵人们惯玩的怀柔之策。当初因为要留下自已给万历皇帝治毒,太后将阿蛮带到慈宁宫恩养,明面上是喜欢阿蛮,暗地却是以他为质要胁自已的意思。

    不料阿蛮一本正经的重重点了点头,回答的大声响亮。

    “宋师兄,在山上众位师兄都宠着我。可是我知道,他们中好多人都是因为顾忌师尊才那样的。可在宫里,除了你和朱大哥,太后婆婆是第三个真心喜欢我对我好的人。尽管很不喜欢她天天找师傅逼着我读什么论语大学中庸,还有什么贞观纪要的,真是烦死人啦!”说到这里小手一挥,板着的小脸说不出的神圣庄重:“但是她确实是从心里疼我爱我,这个我能分辩的出来。”

    阿蛮的聪明人尽皆知,对于他的斩钉截铁般总结性发言,宋一指除了瞠目结舌以对,没有别的话好说。

    虽然不怀疑阿蛮的感觉,但是对于李太后对阿蛮的态度宋一指还是觉得不妥。但他医道精湛却于权谋一道素来没有什么天份,脑子只转了几转,刚想得深了一点,就已经觉得头晕目眩的生痛。于是打定主意一会去趟慈庆宫,一个是瞧瞧朱常洛的病,二个也问下他的意见,看看李太后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想什么就来什么,一大一小两师兄弟正在谈话。乌雅推开门进来,对于乌雅,阿蛮很是熟悉也非常喜欢,瞪着大眼拍手笑道:“乌雅姐姐,你怎么来啦?”

    冲着阿蛮乌雅强笑一下,没张嘴说话眼圈却已经红了。宋一指心里不安,沉声道:“怎么了,可是他有什么不对?”

    不问还好,这一问乌雅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珠子洒了一地,“先生快点过去瞧瞧吧,从今天早上我看他的气色便不太好,好象……上次快要复发时一模一样。”

    宋一指脸色变黑:“他这个病本来就得少思少虑,可他倒好,一味的用智逞强!除非现在有解药,否则他这病若是再次复发,就是神仙下凡也救不得了。”几句话说的凶恶已极,唬得乌雅花容失色,泣不成声。

    宋一指急燥喝道:“丫头,这个时候哭有什么用?六阳汤可是天天喝着?”

    乌雅收了泪,惊叫道:“哎呀,今天这一剂还没有喝……刚刚有个闯宫的疯子,他正在亲自审问呢。”

    宋一指勃然大怒:“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审疯子!”说着一反映提起药箱,“走,咱们去一趟慈庆宫,他若是不听我的话,是死是活都由得他,我也不在这宫里呆了,直接打包回龙虎山是正经。”

    阿蛮有些发惊:“宋大哥,你回去了我怎么办?”

    宋一指恨恨的道:“不回去,在这看着他送死么?”转头见乌雅眼泪又有要开闸的趋势,不由得烦燥道:“先别哭了,他若是不改,有你哭的时候!先跟我去慈庆宫,有这闲心审个疯子,却没闲心要命。”

    阿蛮忽然想起一件事,小脸上顿时焕发十分光彩:“宋大哥,我和你一块去!”

    宋一指那有心思理他,挥手道:“去去,回去照顾你的太后婆婆是正经。”

    阿蛮也不生气,笑嘻嘻的心情极好:“不,我一定要去找朱大哥,有一件事压在我心上好久了,这次我一定要告诉他。”

    心烦意乱中的宋一指没有将他说的话放在心上,当然也没注意阿蛮圆圆的眼睛里全是满溢而出的期待与希翼。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