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802.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06章心愿

第306章心愿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闭嘴,我才不稀罕你的施舍!”已经完全控制不住的冲虚真人对着李太后咆哮如雷,眼中疯狂恣意的怒火几同实质:“当年你们把我当成一条垂死一样的狗放走,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对你们感恩戴德,从此甘于平凡了么?”

    李太后面如死灰,低头叹气:“其实哀家从早就知道,你早晚都会回来的。这都几十年了,你这点执念到底还是没有放下……”缓缓摇头,眼底的光变得如将灭之烛般黯淡绝望,口气却是从来没有过的轻快:“好在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冲虚真人转过头瞪着她,纵声大笑,眉目间尽是狂放嚣张:“你一心一意保着我那个皇兄坐上了皇位,可是他不过就坐了六年……”爆发出一阵不可抑制的欢笑后,冲虚喘着气道:“他死得这么早,不知是不是我天天在道祖面前祈灵做法灵验的缘故。”

    李太后身子一震,手中的佛珠再也承受不住她手上传来的力量,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朱常洛静静望着他:“我承认你很有能力,这些年你也做了很多事,可是现在看看你得到了什么?和你心中要完成的宏图大愿比起来,眼前这些结果真的是你想要的么?”

    冲虚真人笑声戛然而止,转头怔怔的盯着他,灯光下那少年抬着一张俊秀已极的脸静静的看着他,气质温润如玉,双眼璀璨如星,忽然无限感概道:“原来一直都很顺利的,但自从你出现在龙虎山之后,一切都改变了。”突然恨恨的道:“有时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是人是妖?”

    在对方堪比噬人野兽般的眼光里,朱常洛傲然立身,不闪不避的与他对视,一言不发。

    他的冷静加速了冲虚真人的崩溃:“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所做的一切都在你算计中,我的计划被你一一破解,建州女真是因为你,宁夏哱拜也是因为你,就连我最后的倚仗海西女真也是因为你而失败!”冲虚眼里迸出强烈的光茫,带着无比刻骨恨意:“最近我常常想,当年在龙虎山初见你时候,如果当时我亲自出手结果了你,今天这一切的就都不会发生。”忽然对天长叹,声音中不尽悔意发人深省:“一步行差做错,如今真是噬脐莫悔。”

    “人生最有意思的事,就是没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冲虚的话没有让朱常洛有多少得意,反而嘴角笑容变得苦涩:“你也不是一败涂地,你做的一些事不是也成功了么?”

    他的话仿佛给冲虚真人提了醒,目光在他的苍白如雪的脸上打了转,冲虚瞬间恍然大悟,哈哈笑道:“说的不错,我那个倒霉皇兄死得早,你代祖父受过也说不上什么委屈。”忽然止了笑声,咬牙切齿的嘶声道:“老天爷做弄了我一生,我这辈子就败在了一个皇长子的身份上。”

    “当年事败之后,我就对天发誓:在我身上发生事,一定要在他的后世子孙身上重新演一遍!不得不说,我那个皇侄万历帮了我不少忙,他的性子行事和我的父皇如出一辙。不止如此,在挑女人的眼光他和我的皇兄居然也都是一样!”说完又是一阵狂笑,“老天爷好象终于对我开了回眼,他听到我的说的话啦。”

    他的疯狂肆意的笑声在室内不断的盘旋放大,李太后已经完全的撑不住,瘫在软榻上喘成一团。

    冲虚却没有打算放过她,转头向她冷笑道:“贱人,几十年前是我挑选你进了王府,我能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赐。二十年前我再施妙手,又挑了郑氏送给你的宝贝儿子,你可喜欢我送来的这份礼么?”

    如同被人刺了一刀,伏在软榻上的李太后猛得直起身子,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嘶声道:“原来郑氏是你安排进来的?”

    “不错。”冲虚真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她没有你聪明,比你要蠢得多。”

    朱常洛叹了口气,幽幽道:“你苦心扶植势力,先是安排郑氏入宫受宠,其后又将顾宪成安排进朝廷入仕,等郑氏很争气的生下了皇子,你便要顾宪成暗中扶保他来争皇位。你真的是又能狠又能忍,下了一盘好大的棋……就冲这么多年的甘于寂寞,这么多年的等待煎熬,这么多年的隐忍策划,我是真的很佩服你。”

    冲虚真人脸上全是欢快恣意的笑容,眼底全是赞赏的意味:“真是没想到,这么多年居然只有你才算得是我的知已。”

    没有理会他的夸赞,朱常洛的声调渐渐变高:“刚刚你说后悔没有在龙虎山结果了我,其实不是你不想杀我,而是想要享受虐杀的快乐,我是皇长子,在你的眼里是皇长子的人若是一刀杀死,如何能解得你那遮天连地的恨?”

    “看着仇人的子孙在你的手段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才会觉得痛快,对不对?”

    随着朱常洛的一步步逼近,一股莫名气势在他的身上悄然散发,冲虚情不自禁的一步步的后退,朱常洛恍如不知的往前逼近,口中喃喃自语道:“你所图太大,计算精深,一行一动都有深意。可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你做了这么多,说白了不过是为了坐上乾清宫中那个念兹盼兹的皇位,但是我相信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就算一切如你所愿,乾清宫里的那个位子也与你今生无缘。”

    “就算除了我,让你如愿如偿的扶起朱常洵……别指望我会相信,你会真的扶保做梦都会恨醒的皇兄的子孙坐龙廷。”说到这里,已经将冲虚逼到墙角的朱常洛蓦然停下脚步,吸口气,抬起头,与他静静对视:“所以,你能告诉我原因么?”

    “没有原因!”冲虚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脸色一片沉凝铁青,眼底甚至还有一些惊恐:“……善谋者胜,远谋者兴,我的意图你已尽数猜尽,你果然很厉害。”

    朱常洛眯起了眼,静静的盯着他,而冲虚真人似乎在躲避着什么,挪了开头避开了他的眼光拒绝与他对视,但在转头那一刻,朱常洛在他的眼底分明看到一丝恐慌。

    “放我进去,我要进去找师尊……”门外一声清脆如同惊雷乍现,震醒了室内三个人。

    心头好象被一道灵光贯穿,朱常洛隐隐约约中似有所觉,盯着冲虚的眼光越来越亮越来越野,以至于冲虚这一刻几有无处遁形之感,心里忽然生出一种转身想逃的强烈感觉。

    书房外阿蛮一脸惶急,对拦着他的几个内监又踢又咬。他一路尾随太后往这里而来,却在书房门口被拦了下来,他是慈宁宫和慈庆宫捧在心尖上子的人,外头围着的一众锦衣卫和内监们都不敢怎么拦他,只求他不进殿门就好。

    本来以为会有什么好玩,一时好奇心起,在门口侧耳细听,却不料冲虚真人和朱常洛一番剧烈争执,终于让阿蛮清楚的明白自已久没见面的师尊居然在里边,守在门外的王安吓得要死,正要命人将这位小祖宗远远的抱开的时候,书房的门忽然开了,朱常洛脸色颇不平静的出现在门口。

    众人见新皇出现,都是又惊又喜一齐躬身问安。隔了老远的申时行等提着一颗心的众臣都松了口气,扫了一眼还在挣扎的阿蛮,眼底阴阴沉沉的不见深浅,朱常洛终于开口道:“放开他。”

    得了自由的阿蛮几步跑到朱常洛面前,抓起他的一只手,对刚刚抓着他不放那几个内监示威一样的瞪眼发狠,却被对方手心冰冷的温度吓了一跳,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不安,阿蛮息了要告状的心,有些忐忑道:“……朱大哥,里边是不是师尊?”

    朱常洛叹了口气,低下头望着玉雪可爱的阿蛮,柔声道:“阿蛮,你真的要去见他?”

    得到意料之中的坚定之极的点头,朱常洛沉默一刻,终于做了决定:“好,希望咱们都不后悔就好。”

    阿蛮瞪大了眼,里边承着的却是全然不解。

    带着阿蛮进了书房之后,看着他欢呼雀跃着奔向冲虚真人,后者脸色大变,神情又是心痛又是痛心,最后化成一声叹息:“傻孩子,你不该来。”然后再也没有了下文。

    此时无声似有声,朱常洛忽然觉得手脚全无力气,转过头看着李太后,见后者也是一脸复杂的盯着与冲虚抱在一起的阿蛮,朱常洛垂下眼眸,遮住了其中莫名情绪,苦苦一笑:“皇祖母,您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明人不说暗话,在对方了然眼光下,李太后知道已经没必要再隐瞒什么,颓然低下了头,声音低沉苦涩,甚至还有点羞愧:“是……阿蛮进宫第一眼,哀家就异常的眼熟,后来几次试探,也就猜出来了七八分。”

    朱常洛面露玩味之色,忍不住笑出声来:“真是人生如戏,有意思极了。”他的笑声着实古怪,不论是与阿蛮相拥在一起的冲虚,还是低头不语的李太后,几个人全部眼光全聚集在朱常洛的身上。面对众人注视的异样目光,朱常洛恍若不觉。此时此刻,刚才那道闪现在脑海的灵光乍现,因为阿蛮的出现,困在自已心底的那个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警觉得望着移步来到他面前的朱常洛,冲虚觉得心跳得发慌,口干舌燥,连声音变得外强中干:“你要干什么?”

    朱常洛俯下头盯着他:“我记得你刚才说过,你有后嗣?”

    这一句话将冲虚心中最后防线彻底击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张着嘴怔怔盯着朱常洛,刚才眼里的强横傲意全都消失不见,就象一只张牙舞爪的老虎被人用刀****了柔软的肚皮,除了乞怜求饶之外没有任何想法。

    对方惊恐万状的表情没有逃得过朱常洛的眼,心中最后一点疑问如同日出雪融水落石出:“我明白啦,景王爷真是神机妙算……乾清宫那个位子,估计是您准备给阿蛮坐的吧?在你的计划中,一心保着继位的朱常洵果然就是个儿皇帝,就是傀儡。”

    书房的气氛在他说完这句话突然变得无比压抑,所有空气在这一刻随着他这句话全被抽干,以至于冲虚真人气息瞬间变得粗重之极。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朱常洛,阿蛮瞪大了眼睛,以他的聪明本能的察觉出有什么不对,瘪了嘴忍着泪却不敢哭:“朱大哥,你在说什么,我都听不懂。”

    朱常洛看了他一眼,苦笑道:“不懂最好,朱大哥巴不得你不懂。”说完之后霍然起身,来到李太后身边,不知为什么,李太后居然将头扭到一边,不敢看他。

    “皇祖母,因为母亲的缘故你一直不喜欢我,这个我很早就知道。”此刻朱常洛的笑容和语气一样变得古怪:“你明明早就认出阿蛮是他的后人,却故意将他养在宫中,视如珍宝,难道您也打着和他一样的主意么?”

    “哀家虽然不喜欢你,但是也没薄待你,你爱记恨也只由得你。”脸如死灰的李太后抿紧了嘴唇,声音虽冷静,脸色已苍白:“哀家承认是早就认出阿蛮的来历,可绝没有让他取你而代之的意思,信不信在你。”

    朱常洛微笑摇头,沉思半晌不语,以目环视众人……书房内原先几大主角的戏份都已近落幕,现在只等他这个最后主角登场压轴了。这出戏的演到现在,可谓精彩纷呈,**迭起,论过程之曲折起伏,剧情之突兀精彩,结局之峰回路转,都不得不让人喟叹。当然这只是看戏之人的感受,做为身在局中之人,朱常洛除了哭笑不得之外再无别的感受可言。

    似乎终于有了决定,朱常洛几步来到冲虚面前,眼眸闪动,在他脸上一寸一分的逡巡审视:“事到如今,话都说完了,我只想问你一句,你这次有死无生的闯入宫来,别说你是来送死的。”

    冲虚表现的有些出乎意料,带着一脸无动于衷的漠然,淡淡道:“我寿数将尽,在死之前有心愿一定要完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