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804.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07章真相

第307章真相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寝殿内静悄悄的一无人声,朱常洛躺在床上,尽管身体或是精神已经困极,心里一直在琢磨冲虚最后说出的那个心愿,那里还有半点睡意,睁着的两只眼如同浸在油中的两只珠子。

    耳边传来殿门轻轻开启的声音,就听王安低低的声音悄悄问涂朱:“殿下可曾醒了?”

    不等涂朱回答,朱常洛已经翻身坐起:“什么事,进来说吧。”

    不理会一脸埋怨的涂朱,王安一脸愧色的小步上前:“陛下,门外宋神医要求见。”

    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朱常洛已经明白了几分,叹了口气,“请他进来。”

    经历过一夜折腾,似乎很多人过得都不怎么平静,此刻出现在朱常洛面前的宋一指似乎憔悴苍老了好多,见着朱常洛没说话先就叹了一口气。

    倒是朱常洛苦笑一下:“宋大哥,阿蛮可曾安置下了?”

    宋一指瞪了他一眼,咬着牙发狠:“小东西自从回去便是又哭又闹个不停,一直吵着要我来和你求个情。刚刚才睡下了,我这才有空来找你说说话。”说罢端详了他的脸色一眼,有些歉疚的讷讷道:“我知道你肯定也会睡不好,不过我还是厚着脸皮来了。”

    朱常洛摇头道:“和我一样睡不好的人很多,也不差我一个。”说完眼神在宋一指脸上转了一圈,已经知道他下边难以启齿的话要说什么,叹了口气悠然开口:“宋大哥,抛去个人情谊不论,这次的事,我确实无能为力……他做下的事太多,已是罪无可恕。”

    “我知道。”宋一指抬头望天,静了半晌后忽然道:“这一趟出来的太久了,我这几天就准备回龙虎山了。”

    这个消息来得突兀,大大出乎朱常洛意料之外,怔了片刻想起自已好象应该说点挽留的话,奈何嘴里忽然泛起淡淡苦涩,出口的话却变成:“眼不见心不烦,倒也不错。”

    “我不会给他求情……”宋一指垂下了头,神情落寞,一派难过:“每次想到他杀死苗师弟的事,连我也都是痛恨不已!只是……阿蛮着实难过的厉害,请你念在咱们旧日情份上,能不能让他们相处一刻也好,我也算尽了与他的师徒情份,不知你能不能答应?”

    这个要求大出朱常洛的意料,抬起的脸上一派惊讶:“我以为你要求我放过他……”

    宋一指摇头苦笑,“我这人不通世事,与你比起来连你一个小指都不如。但是论起医道,你这辈子再聪明也不是我的对手,其实那天在人群中我老远看了他一眼,他……活不太久了。”

    想起冲虚真人说自已寿数已尽的话,朱常洛默然无语。

    从本心来说,朱常洛是绝对不愿阿蛮再去沾染冲虚。前者就象一张雪白的纸,而后者则是一块陈年老墨,这一沾染,写下的一个仇字可是再也无法洗得干净。

    宋一指看了眼他的脸色:“我知道这事有些难为你,可是阿蛮从小心思灵慧通透,这个心结不解,只怕就此会留下病根。”

    朱常洛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好,等他醒来,我派人送他去寿康宫。”

    寿康宫是冲虚真人临时收押之所,身为大明皇族硕果仅存的最高辈份的皇族中人,再怎么样也不可能送进诏狱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的。寿康宫久无人居住,名字也很吉利,用来收押冲虚真人再合适不过。

    没有想到朱常洛会这么快答应下来,宋一指大喜过望转身就走,朱常洛含笑相送。走到门口时宋一指忽然转过身来,一脸的全是歉疚之色:“过几天我就要走啦,你的毒我却一直没有治的好,我……真对不起你。”

    朱常洛笑如春风:“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宋大哥是神医又不是神仙!这世上有人生下来不及一日便就夭折,也有人寿至百年方才归西,这都不是人力所能注定改变……我活了这么久,比起活的长自然有些亏,可是比起那些落地早夭的人来说,我已经是赚足了便宜啦。”

    宋一指眼眶一热,仿佛有物即将流出,慌忙扭过头看天:“嗯,你能这么想自然最好不过。”说完这句,再想说发现声音已经哽咽,一眼都不敢再看他,掉头仓皇离去。

    宝华殿里,阿蛮肿着一双眼拉着宋一指的手不住抽泣:“宋师兄,等下看过师尊,你带我离开这里吧,我想回龙虎山了。”

    宋一指沉默不语:“龙虎山我一人回去就好了,你的身份贵重,我不可能带你回去。”

    阿蛮固执的跺了下脚:“我讨厌这里,我要回去。”

    宋一指耐着性子道:“这里就是你的家,师尊……他也就是这样了。你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就是你的朱大哥,他一向疼惜你,有他守着你,不是更好。”说到这里不由得叹了口气:“可惜我无能,解不了他身上的毒。”

    一提起朱常洛,阿蛮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哭都顾不得了:“哎呀,我还有件事要和朱大哥说!”说着爬起身来就要走,宋一指慌忙拉住了他,急道:“急火火的做什么,马上就要去见师尊,等见过他再说也不迟。”

    门外王安一步进来,见着二人行了一礼:“阿蛮……少爷,奴才奉皇上旨意,带您去见寿康宫。”对于阿蛮的身份,王安是心知肚明的,以前直呼阿蛮的名字,如今话到嘴边硬生生加上了少爷两个字,出口后便在心里得意,对于自已这份急智点了三十二个赞。

    一听要去见爷爷,再大的事也得放一放,阿蛮自然没有别的说,老实跟着王安去了。

    慈庆宫里,无数光线自窗棂中射了下来,将整个宫内沾染得光气氤氲。

    王安回来复命时,一眼便看到坐在椅上的朱常洛的身影如同笼烟罩雪,光怪陆离的几有不真实之感。

    见他回来,朱常洛回过神来,怅然嘱咐道:“看着时辰,不要误了他去昭陵的事。”

    拜谒昭陵是冲虚在书房说的最后心愿。朱常洛一直想不透,这位景王爷死到临头,不去拜谒皇父世宗皇帝的永陵,为何非要去拜谒他痛恨了一辈子皇兄穆宗皇帝的昭陵?事到如今,朱常洛也不怕他出什么妖蛾子,毕意阿蛮的出现,已将冲虚真人致命软胁已经大白于自已眼前,如今刀在已手,他为鱼肉,对于这一点,彼此心里都有数。

    时间过得不长,看了不到两本奏疏的光景,忽然眼前一黑,天似乎暗了一暗……端着奏疏的手忽然有些发抖,眼皮抬也不抬,声音微微颤抖:“……你回来啦。”语气似悲似喜,神情有些绝望,又似点燃了不敢置信的希望。

    那片阴影终于动容,眼睛天幕寒星似的熠熠闪烁,插枪指天的挺拔身姿好象亘古不变,一身气势如利剑出鞘般的锐利锋茫,神情复杂的看着眼前这个苍白脸色中透出些潮红的朱常洛,叶赫张了张嘴,到最后却变成一声叹气:“带我去见他。”

    朱常洛明显愣了一下:“见他做什么?”

    叶赫明显犹豫了下,鼻中轻轻哼了一声:“送他一程,尽尽心。”

    朱常洛想了一刻,忽然笑道:“跟我来罢。”

    寿康宫四周被锦衣卫加禁军守得如铁桶一般,众人等见到朱常洛身后那个人时,不由得响起一阵轻声咝气的,这位挺拔如玉树,烈烈如骄阳的人物,不正是年前脱逃在案的海西女真质子叶赫?

    只是他怎么在这里,又怎么会跟着皇上一块来的?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朱常洛已经带着他率先进了寿康宫。

    寿康宫并不干净,四下廊檐上遍是灰尘蛛网。冲虚真人只用一个莆团席地而坐,经过一夜休息,脸色已不象昨天晚上那么灰败难看,只是眼底似有一层淡淡灰色,不复当年湛朗如星。

    眼见朱常洛进来,冲虚真人笑道:“时辰过得好快,这么快就到了去昭陵的时候啦。”

    朱常洛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倒是阿蛮扑到朱常洛怀里,抬起的一张小脸上全是眼泪,低声软求:“朱大哥,我求求你,饶了爷爷好不好?”

    朱常洛心痛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他做了很多的错事,手上沾了很多人的血,远的不说,最疼你的苗师兄你忘记了么?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说着抬起眼,正好与冲虚的眼光碰在一起,朱常洛痛快一笑,声音柔和如水:“没人要对他怎么样,是他自已要怎么样,是不是?”

    最后这句话带着点挑衅的意味,却是对着冲虚说的。后者阳春白雪般呵呵一笑,此刻的他不是那个机关算尽反误性命的景王爷,似乎又变成了龙虎山初见时那个仙神道骨的世外高人。可是不知为什么,朱常洛总觉得他的笑容里有种说不出的意味深长。

    阿蛮听不太懂他说的话,但不妨碍他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不能让爷爷走!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就是今天只要从这个门踏出去,这一辈子只怕再也见不到了。

    “朱大哥,我有一件事要对你说……”阿蛮的眼神变得帜热,一张小脸神光灿烂……这个时候,只有这件事能够挽救化解这一切!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逾冰雪一样的声音在殿内响了起来:“师尊,别来无恙。”

    挂在冲虚脸上的笑倏然消失,门口外一人大踏步走进来,望着冲虚,迟疑了一下,行了一礼。

    阿蛮放开了朱常洛,惊讶的瞪着叶赫,不敢置信的望着:“叶师兄?”

    叶赫眼神自始至终都落在冲虚身上久久不移,冲虚真人镇定如恒,道:“没想到老道最后一刻,居然还能再见你一面。”概叹一声,忽然笑道:“你来见我,是来杀我报仇的么?”

    “因为你的野心与****,你算计了我的父兄,葬送了海西女真全族,就算杀你千次万次也不足以偿其过。”这一句话语气平常,可是其中的刻骨恨意白的不止是冲虚和朱常洛的脸,就连惊喜去拉他的手的阿蛮,都惊得呆在半空,本来已停的眼泪又有奔流的意思。在他小小的心中第一次觉得自已这个爷爷,似乎错的实在太离谱。

    看着这位昔日敬如天神的师尊,叶赫神色复杂:“咱们之间的恩仇,早在固伦草原上一剑尽了。师尊有今日自是罪有应得,弟子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您。”说完恭恭敬敬的叩了个头,其意甚诚,执礼极恭,一如当年龙虎山学艺之时,嘴里却低声道:“师尊一路走好,黄泉路上刀山火海油锅,自有我的父兄和全族人在等着您一块上路,就怕您自顾不暇,招呼不来。”说完后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拔步就走。

    朱常洛心神激荡,忍不住脱口而出:“叶赫,你要走?”

    已经到了殿门口的叶赫忽然停了下来,似乎有些犹豫不决,这时身后传来冲虚真人冷冷的声音:“站住!”

    声音冰冷无情,恍同地狱中发出。叶赫惊讶的回转身,眼眸在这一刻闪亮如星。朱常洛和阿蛮也都一齐回转头望着冲虚,后者有些混浊的眼神在叶赫和朱常洛的脸上转了一圈,二人不由自主心底一寒,一种熟悉的毛骨悚然的感觉由脚底心直冲天灵盖,手心中瞬间被汗浸湿。

    “你来送我一程,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说出这句话的冲虚好象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眼底有光不住闪动:“清佳怒不是你的亲生父亲。”说这句话的时候,冲虚的眸光如生铁一般森冷,却又烧红了的火一般疯狂。

    “你一直怀疑清佳怒是死在我的手里……”冲虚傲然抬头,神情欢快,兴奋之极道:“想他一个病骨支离奄奄一息将死之鬼,我又何必出手!其实他只不过听我说出你不是他的亲生之子的真相,这才又惊又怒心脉崩裂而死的。”

    这一句话对于叶赫来说,不啻天雷勾动地火!头顶处瞬间连响了几十个惊雷,耳边又似有无数地狱冤魂厉鬼哭嚎,叶赫只觉得脑中轰然一声,眼前全然一片染血的猩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