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807.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08章绝计

第308章绝计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蛊惑我?”

    看着如同杀神降世一步步逼近的叶赫,冲虚真人笑得云淡风轻,眼神邪气又自信,一副全然的志在必得:“信不信在你!但如果我是你,我一定想知道自已的生身父母是谁。”看着叶赫脚步如同被钉子钉住,冲虚笑得越发开心:“……更何况,他们都已见过你,你也见过他们,只是彼此见面两不识,却是令人嗟叹的很。”

    他的话成功的打动了叶赫,完全停下脚步后的叶赫深深吸了口气,眼底光波流转莫测,“你没骗我?”

    冲虚傲然笑道:“我朱载圳一生,机谋用尽,功败垂成,却从来不说一句诳语!”

    叶赫忽然低下头,再抬起头时,眼底已经多了几分脆弱和哀求:“他们,是谁?”

    冲虚眼底脸上全是如愿以偿的满满笑意,高大伟岸的身子站了起来,足以使殿内所有人清楚之极的感受到来自他身上那股浓重之极的阴沉压力,静立一旁的朱常洛察其颜观其色,只觉一颗心怦怦直跳得发慌,情不自禁踏上一步,喝道:“不要信他说话,他是故意的。”

    冲虚慢慢伸出一根手指,定定的指着朱常洛,眼睛却是看着叶赫,嘴角勾起的笑即邪气又魅惑,带着无比的兴奋,一字一句缓缓道:“杀了他,我就告诉你。”

    阿蛮似乎被吓着了,瞪大了眼一脸的不敢置信,大叫道:“爷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叶赫冰冷的眸光冷冷的向朱常洛扫了过来,一瞥之后便转在冲虚脸上,对方漆黑如墨的眼神有如寒冰罩身,即便经历老辣的冲虚被他盯着,心底也油然生出一丝近乎畏惧的寒意。

    一直没有说话的朱常洛的眼里有火,脸色有些白,冷冷打量了冲虚一眼,然后将眼神专注看向叶赫,发现后者失去镇定,一脸慌乱的不知所措,在他的印象中这样的叶赫,只有那年赫济格城下怒尔哈赤大兵压境,他的父兄岌岌可危的时候有过这样一次的无力无助,朱常洛垂下了头,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叶赫转头朝着朱常洛,忽然叹了口气,眼神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倦意,道:“我真希望这辈子从来没有遇到过你。”

    抬起头朱常洛灿然一笑,一天阴郁如同遇到雪后阳光瞬间消散:“无论结果如何,我却从来没有后悔认识你。”

    凝望着这个笑容,只觉璀璨夺目温暖和熙,叶赫握着剑的手忽然有些发抖,回想二人相识后种种经历,心里如尝五味,一会酸甜交替,一会辣咸纷呈,到了最后全都变成不尽苦意。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再睁开时,眼底已无一丝情绪,侧过头对冲虚静静道:“师尊计高谋远,任何人在您的手下永远都是棋子,只能任你驱来使去,随意摆布。”

    听到对方话中服软之意,冲虚一脸尽是计谋得逞后疯狂的大乐喜意,大笑道,“现下才想明白这个不觉得晚了么?我并没有威胁你什么,若是不想知道你的父母是谁,就当我白说。”

    叶赫垂下了头,脸已变得铁青,只听他的嘶哑得声音如同来自地狱,带着彻骨的寒意:“你这样做真的不后悔?”

    “后悔?”这两个字换来冲虚真人一声不可置信的失笑,眼神尽是戏谑和嘲弄,咬牙切齿恨道:“我沦落到今天这个境地,一切都是拜你们二人所赐,就算你们两人的血我的眼前流干,我也不见得会消恨解气。”

    站在一旁的阿蛮惊得呆了,一脸小脸全是震骇,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眼前这个面目狰狞,说不尽的可怖可憎可恨的人真的是那个自已心中一直以来慈详和蔼的人么?为什么一夜之间,一切都变得天翻地覆,颠倒的如此令人难以置信?

    叶赫终于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手中剑光耀目生缬。一直注视着他的冲虚松了口气,脸上尽是计谋得逞的得意,诡笑道:“看来你已经有了决定?”

    半眯的眼眸中却透着阴冷桀骜,更暗藏着玉石俱焚的决烈,叶赫垂下眼皮,遮住了其中肃杀寒意:“师尊不后悔就好。”

    忽然剑光如匹练,带起一声破空轻啸,向着一旁阿蛮分心刺去。这一剑去的没有任何预兆,如同惊雷乍落,至简至快,没有半分留情,更兼速度极快,力道十足,阿蛮虽然机慧灵变,可在叶赫剑下,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根本没有任何自救能力。

    这一剑下去,阿蛮定然是一剑穿心,生机全无。

    冲虚脸上的笑意尚来不及退去,已经被惊骇全然取待,直着嗓子怒吼道:“孽徒,你敢!”

    剑光临身时阿蛮紧紧的闭上了眼,奇怪的是心里却没有半点害怕与紧张,忽然觉得自已这样死了也不错。

    耳旁传来一声熟悉的惊呼,让阿蛮闭上了眼再次睁了开来,朱常洛的惊呼声让他再一次想到自已一直想要告诉他却一直没说的那件事,心中酸怅无比,自已早该将这件事说出来多好,搞到现在想说也没有机会了,阿蛮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忽然身畔刮过一阵风,紧接着阿蛮身子一震,一股大力将他猛得推了开去。

    耳边传来冲虚真人撕心裂肺一声大吼:“阿蛮……”

    守在门外王安听到了异声,大惊失措之下再顾不得,一脚踹开殿门冲了进来……王安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一声尖叫喊得震耳欲聋:“陛下……”

    自剑身流到自已手上,再由手上滴滴嗒嗒的流到地上,带着对方体温的血在这一刻似乎和滚油一样发烫,以至于叶赫拿不住手上的剑,当的一声跌落在地,眼神中全是惊恐悲伤,身子剧烈的颤抖抽搐,望着那个瘫倒在地一身是血的少年,叶赫怔怔道:“你为什么这么傻?”

    脸色惨白如纸的朱常洛挣扎着想坐起来,努力了几次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阿蛮哇得一声哭了起来,推了一把怔住发呆的王安:“快去找宋师兄,快去找宋师兄!”

    阿蛮的话终给王安提了醒,二话没说,转过身撒退就跑,出门时却被门槛绊倒,跌了一头一脸的血,爬起来不管不顾撒腿如飞。

    叶赫惨白着一脸,出指如风快速点了朱常洛剑伤处几处大穴,幸亏剑锋虽然入肉虽深,但好在躲过了心脏要害,伤口处肉翻血流的虽然恐怖,可是不算是什么致命大伤。但奇怪的是倚在叶赫怀里的朱常洛的脸此时一阵青一阵红,身子如同打摆子一样抖个不停,叶赫只看了一眼,整个人如被雷击中,瞬间僵如木雕。

    冲虚此刻早奔到阿蛮那里,手忙脚乱的替他检查。却被回过神来的阿蛮狠狠推开,胀红小脸哭道:“太后婆婆说的对,你是魔鬼,你是疯子!”

    冲虚又是痛又是怒,眼底荡漾着浓重的血气,眼神凶恶慑人,失去控制一样大吼道:“你懂得什么?我疯也是拜他们所赐,你那里知道我受过的苦,活了几十年,头发都白了,我每一天都在煎熬中活过来的,每一天过的都是生不如死的日子,生不如死啊……”

    阿蛮被吓得傻了,连哭都不敢哭,眼里全是惊恐。

    自门外涌进来的锦衣卫人人叫苦连天,皇帝在他们眼皮底下被人刺得重伤,不管原因是什么,搞不好他们这些人今天没一个能够活命了,一时间个个血贯瞳仁,纷纷掣刀持剑,海潮般涌了上来。

    这个时候,一脸都是血的王安拉着宋一指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朱常洛缓缓睁开眼睛,微弱着声音向一众锦衣卫喝道:“都退下!”又向王安道:“你去殿门外守着,没有我的旨意,任何人不要放进来。”对于他的命令,王安不敢有半分的违拗,含泪带着人下去。

    宋一指一进门,直奔朱常洛这边而来,对于胸口剑伤只看了一眼,拧在一块的眉毛瞬间放松,但在见到朱常洛时青时红的脸色后,宋一指的脸瞬间发黑,不及说话从手边药箱中取出一粒药丸塞到他的嘴里,然后快速翻开他的左眼看了一看,又依法看了右眼,无力的松开了手,忽然仰天叹息:“两败俱伤,这是何苦来。”

    “宋师兄,求你救他!”叶赫突然拉住宋一指的手,眼角眉梢全是毫不掩饰的哀求。从来没有见过叶赫如此惶急无助,感觉握着自已的那只手就象一块冰,宋一指忽然暴怒道:“别说求我,现在就是求老天爷也没有用。你的一剑已经引了他的毒发,时到如今,就只等着办丧事罢。”

    重重的甩开他的手,站起身来对立在一旁,冲着脸上神色变幻的冲虚行了一礼,道:“师尊,您到底还要杀多少人才能放手?这辈子这是弟子最后叫您一声师尊,从此之后,宋一指再也不是龙虎山的弟子。”

    此时朱常洛静静的闭上了眼如同沉睡,叶赫心慌的要死,伸手一只手掌,抵在他的背后,体内两仪真气绵绵泊泊送了进去,片刻后额头脸上全是渗出的汗滴,睁开的眼因为惶恐变得一片血红……因为他发现,输进对方体内真气已经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宋一指从针囊取出一只银针,对着朱常洛软软垂地的那只手,在掌心劳宫、指尖少阳二穴扎了下去,针尖入肉三分,那只手却连抖也没抖。宋一指收针而起,声音寂寥如雪:“……他已经去了。”

    叶赫脑海中全是空白,眼神空洞无物的看向虚空,嘴里喃喃自语:“我杀了他,他死在我的手里了……”

    冲虚真人一脸惊喜移步上前,颤抖着手放在朱常洛的脉上,殿内所有人静静的望着他,没有一个人说话。

    放下朱常洛的手,冲虚真人怔怔的发了一会呆,忽然如同疯颠哈哈狂笑起来,仰首向天狂叫道:“死了,真的死了!哈哈哈……老天爷,你做弄了我一辈子,没想到在我行将就木的时候,居然真的开了一回眼,终于按我心意来了一回。”

    叶赫手指骨节发白,捏得咯咯直响,轻声却清析无比的道:“我真后悔,当日在固伦草原上没能一剑取了你的性命。”

    冲虚指着他哈哈狂笑:“你现在还有心思杀我?马上你就会知道,你现在最想杀最该杀的人是谁了!”

    连一眼都懒得看他,叶赫将手中朱常洛轻轻抱起放到殿中榻上,忽然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嘴角缓缓流出一道血迹,握着朱常洛那只寒凉如冰的手,不死心将体内两仪真气送了过去:“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语气平静的近乎可怕,眼底全是心碎后的绝望。

    “什么意思?现在让我来告诉你他是谁?”冲虚欢快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指停在榻上的朱常洛,“你知道他是你什么人?”一句话就象惊雷突降,震惊了殿内所有人。

    “你们是亲兄弟,知道么?”

    叶赫的呼吸忽然变得粗重之极,阿蛮连眼泪都已吓停,瞪大了眼里全是难以置信,宋一指静静的叹了口气,眼神中似有所悟。

    就听冲虚疯狂的声音叫嚣道:“万历十年时,当时的我元气已复,便准备进宫来好好拜晤一下几个老熟人。哼,我那个皇兄就是个废物,一味懦弱无能,居然连我当初放在宫中的一些旧人都不收拾干净了,他这禁卫森严的皇宫在我看来如同平地。”

    “我进宫之后,第一个去处当然是慈宁宫,没想到让我看到一出好戏!慈宁宫的一个女子对着殿门又哭又求,我只听了几句心中便已狂喜!原来我的那位好皇侄居然帮了我这样一个大忙,这使我原来蓬勃杀意瞬间潜消,瞬间就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说到这里,心情着实高兴,忍不住再次哈哈笑了起来。

    听着他低沉狂喜的笑声,宋一指只觉得背后一阵生寒,忍不住出口嘲讽:“你的一贯做法就是既狠且毒,不留半分余地。”

    冲虚笑道:“咱们师徒知心,你别忙着夸我,精彩的在后边呢。”

    “我悄悄伏在宫中,夜深时去慈宁宫,看到一个孩子的身边有一块玉,就是我那个好皇侄和那个草原女子生出的野种,嗯,那个孩子生得真是好。”他的啧啧称叹,却不知道周围几人都已是毛骨悚然。

    宋一指皱起了眉:“若是我没猜错,你的主意肯定是打到这两个孩子身上了。”

    冲虚真人似笑非笑,眼神空洞:“看着这两个孩子,我决定带走一个!因为看着他们,我已经想出一个绝妙好计!”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