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89778.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必带凶兆
    五月天,正是清平寺的旅游旺季,此刻景区内游人如梭,诸多游客或驻足观赏,或礼佛膜拜,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

    整个寺院都是对游客开放的,甚至连主持的禅房,游客们都可以进去观赏。

    只是在寺院的西南角,却有一处小院落被挂上了“游客止步”的牌子。

    透过低矮的围墙,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座丈高门楼。门楼斑驳破损,上面嵌着一方牌匾,写着“清平观”三个字。

    “清平观?道观?寺庙里怎么会有道观?”有游客奇怪的问道。

    称作“观”的,一般都是道家居所,这寺庙里竟然有一个道观,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快来看!这里面有个大丹炉!”这时候,一个游客硬是将紧闭的小门推开一丝缝隙,看见了小院里面情形。“还有神龛!供的是三清道尊,真的是个道观!”

    “我看看!是太极丹炉哎,好大!”

    “让开,我瞧一眼。”

    一时间游客们纷纷争先观看,本来颇为安静的小院瞬间喧闹起来。

    “吵什么吵!看不见门口的牌子吗?!”这时小院内忽然响起一声呵斥。

    听声音年纪不大,只是呵斥中充满威严,霎时让所有游客下意识的噤声不语。

    接着院门吱呀一声打开,走出一个道童。

    道童约莫十六七岁,穿着一袭灰布道袍,头发束成髻,用一根竹筷别住,面容静雅,隐然有出尘之意。

    道童缓缓走出院落,环视一周,将诸多游客扫视的垂头不语之后,才收起目光,轻轻指了指“游客止步”四个字,说:“难道你们看不见这四个字吗?我观乃清净之地,不受外来香火,以免被铜臭玷污了道心。诸位请回吧。”

    道童这话一出,顿时惹来众游客不满,一个个嚷嚷着要道童道歉。

    道童话语却是不止影射清平寺为了利益迎合游客,还暗指游客们的香火钱是脏的。自然让众人不愿意了。

    “喂,小道士你胡说什么?小心俺揍你!俺告诉你佛祖很灵的!去年俺娘生病,俺就来清平寺烧了一炷香,俺娘的病就好了。你说这不是佛祖显灵,是什么?”一个壮如蛮牛的小伙子排开众人,走上前对道童说道。

    道童看看那人,叹息着摇了摇头,却是不语。

    “你摇头做什么?看不起俺?俺真揍你,信不信?”说着,壮汉提起拳头,作势要打。

    道童则夷然不惧,看着壮汉轻轻问道:“你家门朝西,家门口有一个水塘是不是?”

    “你问这个干什么?你认识俺?”壮汉一愣,不解的问。

    “水塘污秽,多生蚊蝇,是不是?”

    “咦,你连这个也知道?”壮汉又是一愣。

    “你母亲的病就是秽气入体导致。至于你说的好了,也只是暂时的。冬季水塘干涸,秽气减少,你母亲病情自然缓解。等到夏天来临,水塘涨水,蚊蝇滋生。秽气还会冲入你家,致人生病。”道童继续说。“这几天,你母亲的病是不是又有些复发?”

    “小道士,你神了啊!我今天来清平寺,就是因为俺妈病复发,想给俺妈再烧一柱香的。”壮汉搔搔头,说道。

    “指望这些铜臭蒙蔽了机心的伪佛,烧一百炷香都没用!”道童冷冷说道。

    “小道士,你是真有本事,俺服你!俺不烧香了,你能不能给俺说说,俺妈这个病怎么才能根除啊?”壮汉说着,从怀里摸出五百块钱,往道童手里塞去。

    “你以为我指点你是为求财?小道我这身本事若真想求财,何必在这指点你这等普通人?”道童冷笑一声,说完,就要回小院之内。

    而壮汉还没得到破解之法,自然不肯放弃,死皮赖脸的跟着道童往小院内走去。他身高马大,在道童即将关门的刹那,竟然靠着蛮力硬是挤了进去。

    “你这莽人作什么!不知道游客止步吗?出去!”道童说着就要撵人。

    壮汉却是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小神仙啊,求求你,救救俺娘吧!”

    道童眉头一皱,看了看壮汉,无可奈何的叹口气,说:“也罢,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就指点你一下。你回家在门前砌一面墙,墙上贴瓷砖,砖面取杨柳晓风图,柳枝要垂,晓风要动,方可将秽气化解。如此你母亲的病半年内必愈。好了,收起你的钱走吧。”

    道童说完,就要进道观内。

    哪知道眨眼间小门里倏忽又挤进来一个人,一把拉住了道童:“小神仙,我破产了,我不想活了!求求你救救我吧!救救我一家老小吧!”

    那人衣冠楚楚,此刻跪在地上抹着眼泪,看起来颇为可怜。

    道童凝神看了那人一眼,接着叹息道:“也是一个可怜之人,就指点你几句吧。你做的行业是五金耗材吧,今年的确流年不利,但是西北方向有一线生机,你可以去那边看看。”

    “小神仙,哎哟,您真是神了!一眼就能看出我的行业来,没错,我就是做五金的!西北方向有生机,难道是三年前的一个大合同有希望?小神仙,什么也不说了。这是一千块钱,钱不多,等我转运回来,定然十倍报答!”

    那人说着掏出一叠钱恭恭敬敬放在了一块青砖上,然后扭头就走,不理会后面道童让他把钱收回的喊声。

    壮汉自然也有样学样,将五百块钱放在了青砖上。

    后面游客见道童接连算准了两人事迹,不由心动,一个个抢着扑上前,将自己说的多么可怜,求道童给算一下。

    道童似乎突然不再嫌吵闹,而是几番装模作样拒绝之后,开始给每个人掐算。自然,每个得到道童指点后的游客,都会在青砖上放下一些钱。

    不一会,小小一方青砖上已然摞了厚厚一沓钞票。道童本来风轻云淡的脸色,也渐渐变得喜笑颜开。

    而道童却不知,就在游客当中,一个上身穿着粉色t恤,下身热裤的少女在冷冷注视着他。

    少女极其漂亮,头发束在脑后,素面朝天,瓜子脸上是一对秋水明眸,亮而有神。身材更是好到不得了,胸前高耸,呈现出一幕绝对不符合年龄的壮观景象。下身热裤极短,露出两条又白又嫩的长腿。让人只看一眼,就会被她吸引。

    不知不觉间一个小时过去,而那个少女也看了道童一个小时。

    渐渐的游客散去,只剩下了少女一人。而道童则看着青砖上的厚厚一摞钞票,眉花眼笑,全然没了之前的出尘气质。

    “哇,这次赚大了!得有几万吧?”道童捡起青砖上的钞票,一张张数起来。

    “不用数了,两万五,我早替你数好了。”这时,一直盯着道童的少女忽然走上前,冷冷对道童说道。

    道童抬头看看少女,脸上表情立马变得不食烟火,轻咳一声,道:“这位姑娘,不知你想算点什么呢?”

    少女眼见道童装模作样,也不戳破,而是配合道:“那你就算算我姓名吧。”

    道童诧异的看一眼少女,很快就被女子胸前波涛汹涌的景象吸引,足足看了一分钟,才发觉失礼,慌忙收起目光,单手一揖,嘴里念念有词道:“无量天尊,阿弥陀佛,女人都是妖精啊,不肖弟子庄重,今日又破色戒了,罪过罪过。”

    庄重祷告完,才板起脸,一本正经道:“姑娘有所不知,姓名对于气运影响甚微,不算也罢。不过,我倒可以算出姑娘一些事迹来。”

    “哦?说来听听。”少女听庄重前半句故意推脱,不由冷笑一声。后半句却听庄重说能算出她的事迹,不禁起了一丝兴趣。

    “我观姑娘,”庄重脸色凝重,仿佛真的在推算一般。“此生坎坷,必带凶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