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89798.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章 真正的手段

第十章 真正的手段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庄重目光一冷,没有说话。一边的中年愤青吴叔,却是按捺不住了:“小鬼子,你说什么?敢侮辱我华夏国的玄学文化?信不信我把你揍得满地找牙?”

    高桥野则满不在乎的扫了吴叔一眼,吴叔年老体衰,真的打起来,肯定不是高桥野的对手。

    “庄先生,请你自重一些。我们华夏国的脸就是被你们这种人丢尽的!请你赶快离开!”周若茜板着一张脸说道。尽管周若茜请了高桥野作风水堪舆,但是她内心其实还是很希望华夏国能够在这方面雄起的,好一扬华夏国威。不过在她眼里,庄重显然不是那个能扬威的人。庄重却是在丢华夏国的人。所以她要庄重赶紧离开。

    “呵呵,我这种人丢尽的?我怎么觉得是你这种人?既然某些人不识自己国家文化,只会崇洋媚外,那我就让她见识一下真正的手段好了。”庄重呵呵笑着说道。

    周若茜却是脸色一变,说:“你说谁崇洋媚外?!不敢正视自己短处的永远是懦夫!师夷长技以制夷,华夏才有希望!我起码在脚踏实地的做!而你呢,只会叫嚣罢了!你说让我见识下真正的手段,那你拿出来啊,希望不要再给华夏国丢人了!”

    吴叔也拍拍庄重的肩膀,道:“小子,拿出点真本事,教训下那嚣张的小日本!省的他看扁了我们华夏国!”

    就连之前站在高桥野一边的乔可可,也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嗲声道:“庄重哥哥,一定要为国争光哟。”

    让庄重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高桥野则挑衅的看着庄重,道:“放马过来吧,我倒是想看看你有什么真本事!”

    庄重冷哼一声,不屑的道:“对付你还用出手两次?你以为我庄重的手段是那么容易被识破的?着!”

    说着,庄重一指高桥野。

    就在众人不明所以,以为庄重又在故弄玄虚的时候,却见高桥野的表情猛然一滞,随即一种奇怪的表情浮现在脸上。这种表情,却是在高桥野偷窥乔可可胸部的时候,曾经出现过。不过那时候被高桥野很快隐藏了起来,现在却是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就像是释放了高桥野的本性一般。

    高桥野脸露淫笑,猥琐至极,对着一株虎刺梅走了过去。

    这株虎刺梅约莫有一人高,是难得的百年老树,花开的正旺,枝干上的刺也是硬而尖锐。

    高桥野一边走,一边嘴里兴奋的嘟囔着:“美女别跑……别跑……嘿嘿……雅蠛蝶……”

    配合着话语,脸上表情也是变得异常猥琐淫荡,甚至还流下几滴口涎。

    而当高桥野走到虎刺梅旁边的时候,忽然搓着手道:“小美女,这下跑不了了吧?让大爷抱个!”

    说着,一把就将那株虎刺梅抱住,甚至还歪着头对准一丛老刺亲了下去。手法之熟练,让人一看之下,就知道这小子平常没少做了这种事。此刻完全就是日常行为的条件反射。

    “高桥!你在做什么?!”周若茜大惊,叫道。

    而高桥野就像是没有听到周若茜话一样,在虎刺梅上狠狠的拱起来,一张嘴被坚硬的老刺刺的满口是血。衣服也被刮出无数破洞,甚至许多刺被蹭掉,深深扎进了高桥野的肉里。高桥野却兀自不知觉,对着虎刺梅拥吻的异常忘情。

    “哇,想不到他还好这一口,哎呀,羞死人了。”乔可可大呼道,但是眼睛却瞪的大大的,没有一点害羞的模样。

    “小子,干得好!不愧是方寸大师的弟子!这下小鬼子知道我们华夏风水术的厉害了吧?”吴叔夸赞庄重道。

    周若茜看着满身是伤的高桥野,连喊几声,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高桥野就像是失去了神智一般,只剩下了惯性行为。

    “你对他做了什么?!赶紧放了他!”周若茜气愤的对庄重吼道。

    “哼,你不是说日本在这方面更加厉害吗?让他自己解除啊。”庄重斜睨一眼周若茜,暗自感叹可惜了这么一个美女,竟然崇洋媚外,看不起自己国家。

    “你……”周若茜气愤的指了指庄重,却是没有话说了。之前她确实屡次提起日本风水术更科学,但是现在更科学的高桥野,却被庄重莫名做了手脚无法自救,无异于打了她的脸,再求助庄重,更是自抽耳光。

    终于,十分钟后,高桥野停下了拥吻的动作,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接着高桥野缓缓醒来,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地上,慌忙爬起来,奇怪的道:“我怎么会跌倒了?真是奇怪……庄先生,现在你可以出手让我见识下你的真手段了。希望你们华夏国还能存留那么一点真正东西,免得被我大日本耻笑。”

    高桥野这话一出口,顿时惹来吴叔跟乔可可的哄然大笑。

    弄半天,高桥野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庄重捉弄了,以为庄重还没出手呢。高桥野衣衫褴褛的模样,配合上那番装b气质,真的是绝妙的讽刺。

    “哈哈,小姐,你看,小日本实在是太有意思了……笑死人了。”

    “是啊……爹地教育我不准取笑人家的,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啊,哈哈哈哈哈……”乔可可捧腹大笑,高耸的胸部随着大笑颤巍巍的跳动,让庄重看的心惊肉跳。

    这小妮子却是墙头草,一会站在高桥野那边,一会又站在了庄重这边,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

    此时高桥野才发觉自己身上异状,一阵阵的疼痛感也随即袭来。周若茜则低声给高桥野说了一下事情经过。

    高桥野明白是庄重所为之后,顿时怒火中烧,一双小眼睛里射出怨恨的光芒,可是他又不能当众斥责庄重什么,毕竟是他提出来要领教庄重手段的,如今出了丑再骂别人,更加会被人耻笑。

    “八格牙路!等着瞧!”高桥野扔下一句话,跳上车走了。

    周若茜看看高桥野远去的车子,再看看庄重,却是深深叹了一口气。

    其实她作为一个建筑师,认同的只是高桥野的见解,并不是种族。风水术肯定可以通过科学理论来解释,并且运用到现代建筑之中,起到积极向上的作用。

    所以她才会不遗余力的维护高桥野。对于日本与华夏之争,倒是真的没有想太多,也不是庄重嘴中的崇洋媚外。她的出发点却是建筑设计本身。

    如果提出科学论的是庄重,她也会拼命维护的。其实她倒是更希望提出科学论的是庄重这个华夏人,而并非高桥野。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