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89804.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赌斗
    庄重看了一眼刘东,这人面带横肉青筋暴露,眉毛短,而眉骨凸出。却是一个标准的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主。想想也是,能开得起这种酒吧的人,怎么会是善与之辈。

    “你好。”庄重也是装b的点点头,一副世外高人的风范。

    只可惜,刘东却是不领情。刘东眯起一对三角眼,轻蔑的扫了一眼庄重,道:“你就是那个要跟高桥大师赌斗的小子?呵呵,看上去也不怎么样嘛,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而已。”

    庄重心底微怒,这人上来就对庄重没有善意,看来是站在高桥野一边的了。

    不过,庄重也不准备因为一句话就动手,那样也太幼稚了,跟小学生没什么两样……怎么着,也得因为两句话吧?

    “呵呵,今天两位既然选择在刘某的小店内赌斗,那刘某也斗胆参与一把。”刘东又开口道,说着拿出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八十万,就当做刘某的押注了,我赌高桥先生赢。至于庄先生嘛,虽然大家都是华夏人,但是对于小p孩,我还是不看好的……”

    这刘东却是要拿这事开一场赌局。而且他口口声声说庄重是小p孩,话里脸上全是看不起庄重的意思,不由让庄重大为生气。

    可是还没等庄重说话,有一个人却抢先给庄重出头了。

    “八十万而已,装什么b?!老娘出一百六十万,赌庄重赢!”

    却是乔可可。

    说着,乔可可啪一声甩出一张金卡,刘东嘴角一哆嗦。乔可可甩出的金卡可是华夏国某大行的vip金卡,无限透支。别说一百六十万,就是一千六百万也能透支出来啊。这女人是谁,怎么会有这种vip金卡?刘东却是不认识乔可可。

    刘东出八十万纯粹是为了讨好一下高桥野,没成想,竟然碰上了乔可可这个钉子。

    “你跟不跟?不跟就不要在老娘面前装b!”乔可可霸气十足的喊道。

    刘东看看高桥野,忽然一咬牙,又甩出一张卡,道:“我跟了!”说完之后,眼睛里是满满的肉痛。一百六十万就这样扔出去了。不论输赢,这个钱却是都到不了他手里。输了被乔可可拿走,赢了又得奉给高桥野。怎么着都是赔。

    一场简单的赌斗,立马就有了三百二十万的赌注。看的庄重是心跳加速,三百二十万啊,他得做多少场风水法事!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大色狼,给老娘争口气!老娘可是为你花了大钱的!”乔可可大姐头似的拍拍庄重脸蛋,说道。

    一刹那间,庄重还错以为自己是她包养的小白脸。

    高桥野看见乔可可为庄重下注,眼睛里闪过一抹嫉恨,却很快被掩藏了起来。

    “看见大家对这场赌斗这么有兴趣,高桥是十分惶恐啊。在这里,我就说明一下赌斗的规矩。三天前,刘东先生曾找我,要我帮忙看一下星皇酒吧的风水。说近来他的酒吧频发打架斗殴事故,怀疑有人做手脚。于是我应邀而来,采用磁场勘定之后,却没发现这地方风水有问题。只是,打架斗殴的事情确实以更加频繁的速度发生着,昨天还差点出了人命。这不禁让我大为奇怪,经过几番勘察论定,然后在电脑里推演之后,我终于发现了这里的问题……”高桥野说。

    稍微一顿之后,高桥野继续道:“我今天与庄重先生的赌斗,就是围绕星皇酒吧的风水来比拼。高桥不才,这星皇酒吧风水症结隐藏的十分隐蔽,高桥前后在酒吧观察加回家推理,足足用了十个小时。如果庄重先生确实比我强的话,应该能在六小时之内看出这里的问题吧?现在是十一点三十分,明早六点之前,只要庄重先生能够发现这里的风水局,我高桥就认输,从此不踏入华夏半步。但是庄先生要是输了的话……”

    “就得跪在地上给我磕头认错!还要学三声狗叫!”高桥野目光有些疯狂的说道。

    “这不公平!你这是在侮辱人!”乔可可对于高桥野的话十分不满。

    “公平不公平还得庄重先生说了算,高桥就问一句,庄先生到底敢不敢赌,不敢的话,只要承认自己是江湖骗子,就可以离开了!”

    “庄重别答应他,根本就是在故意侮辱你!”乔可可拉拉庄重胳膊,劝道。

    然而庄重却面色如水,没有说话。半晌后,才轻轻笑了一下,道:“赌!为什么不赌?我有能力打你脸一次,就有能力打第二次!”

    “好!庄先生果然是男人!那赌约即时生效,庄先生现在可以开始堪舆了。”高桥野压抑着心底仇恨,宣布赌斗正式开始。

    庄重嗯一声,却是径自出了包厢。

    风水大局,坐在包厢里是无法看出的。只有去外面观察整个酒吧才能发现问题。

    乔可可跟周若茜,却是留在了包厢内。这一场赌斗要到早上才会结束,她们只能在包厢里休息。

    走出酒吧,庄重静静看起星皇酒吧的风水布局来。

    酒吧处于主干道侧边的小巷之内,小巷曲折,周围也并无过高建筑,正应了风水中的“喜回旋忌直冲”,而且酒吧藏于建筑中间,不直接受到风吹,是藏风聚气的发财局。

    酒吧正西方则摆着一盆黄金葛,生机勃勃。此时正是下元八运年间,发财位处于正西方,这黄金葛的位置摆放极为正确。

    酒吧的房屋构造是前圆后方,前圆,意味着财源广进。后方,则能守住财气。

    整个酒吧的风水局显然是经过高人指点过的,走的是发财局。从整体布局上看,并无任何不妥。

    外面没有问题,难道问题出在里面某个地方?

    庄重想了想,重新回到酒吧里面。

    此时,酒吧包厢内,刘东、高桥野则频频对着乔可可跟周若茜劝酒。

    “这位小姐,刘某认为那个姓庄的小子输定了。高桥先生是什么人,享誉东南亚的风水大师,岂是一个乡野小子能比的?要是高桥先生赢了,我只要小姐您一半赌资就好了。”刘东说道。

    “哼,谁赢谁输不一定呢。庄重可是很厉害的,高桥不就栽在他手里一次?”乔可可说话丝毫不给人留情面,当众揭高桥野伤疤。让高桥野心中又升起一股戾气,恨不得就地将乔可可强x,以泄心头之愤。

    “那是高桥先生被暗算。真正的风水比斗,可是来不得暗算的。你说呢,这位美女?”刘东在乔可可这里没讨到便宜,转而问周若茜道。

    “不知道。”周若茜冷冰冰说了三个字,却是直接让刘东吃了一个闭门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