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89812.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古玩市场
    xx与狗不得入内,是华夏过去的一段屈辱史,而且就发生在明珠。如今这话被乔可可拿来制成牌匾,师夷长技以制夷,却是暗合了因果循环的天意,使得这块牌匾充满了凛凛煞气,足以镇住财气不外流。非但不会吓退酒吧客人,甚至还会成为一大卖点,吸引更多人前来。

    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不错,非常不错。星皇酒吧原先的漏财风水被这牌匾弥补上了!”庄重说道。

    “这样也行?”刘东听了庄重的话,疑惑的问道。

    “行不行一个月后见分晓。到时候酒吧要是没有以前客人多,尽管来找我。”庄重笑道。

    听庄重都这么说了,刘东自然深信不疑。看向乔可可的目光也就多了几分崇拜。有些人的气运就是好,随手做点什么都能歪打正着。

    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这结交贵人在玄学家们看来,跟人的自身命格同等重要。能够结交一个贵人,对自身气运跟命格都大有裨益。有些人命不好,但是结交到某个贵人后,却也能小小富贵一把,就是这个道理。

    “好了,走吧,明天还得去古玩市场淘东西。”庄重说着,先进了车里。

    乔可可恋恋不舍的又看了几眼牌匾,才钻进车子里。

    刘东在一旁挥手送别,却是巴不得三个人赶紧走。

    回到乔家别院,这一晚上的折腾让庄重累得不轻,连澡也没洗,就一头扎进房间睡着了。乔可可看着庄重进房的背影,鄙视的说一句“猪”,安置好周若茜,也睡去了。至于周若茜,乔可可却是以为她只是喝多了。

    翌日一早,不到六点庄重就爬了起来。洗漱好,在临近取款机取了两万块钱。直接打了个车,往古玩市场而去。

    在司机师傅的推荐下,庄重来到了明珠东台路古玩市场。这是明珠一个比较老的古玩市场,这个市场里唱主角的是各个年代的陶瓷器、铜器、玉器、竹木书画等工艺品。应该会有庄重想要寻找的铜镜。

    北有琉璃厂,南有东台路。明珠东台路可是曾经与燕京的琉璃厂齐名。只是这些年渐渐没落了而已。

    谢过司机师傅,庄重下了车。

    东台路古玩市场是一条路,长约200米,放眼望去,路两边是各种小古玩店,杂七杂八的东西很多。大多数的摊位都比较散乱,整个市场有些脏乱,许多外国人在这里闲逛淘货,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跟店主砍着价。

    庄重信步往里走去,边走边看,寻找卖古铜镜的店铺。而就在这走动中,庄重就看了不下十例老外被骗的交易。

    最离谱的是一个店家拿着黄酸枝冒充海南黄花梨,越吹越离谱,到了最后都被吹成是盘玩了百年的极品鬼脸木,硬生生讹走了那老外五万块钱。要知道黄酸枝是常见的木头,几十块就买一大堆,店家一转手,却是净赚近千倍!

    庄重摇摇头,有点失望。一路走来所见的大多都是赝品,仿古做旧的东西比比皆是。哪里是能跟燕京琉璃厂齐名的地方了?简直就是一个工艺品市场!

    看了一圈,庄重彻底死心了。看来东台路没落的太快,已经没有老东西真东西了。庄重准备打车去别的地看看。

    当他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却陡然发现前方一间小铺子挂着“鉴真铜镜”的牌子。却是一个专卖铜镜的店铺。

    想了想,庄重还是朝着店铺里走去。看看不花费多少时间,兴许能淘到个好东西呢?

    走进店铺,店内没有一个客人,现代人都对铜镜这种东西不感兴趣,所以客流稀少很正常。

    约莫三十平方的店里,摆满了货架,货架上全是各类铜镜。新的旧的,铮亮的斑驳的,夹杂一起,晃人眼睛。

    而庄重进来这一会,却是连出来招呼的人都没有。在店里一角,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脑,对庄重的到来不以为意。

    庄重摇摇头,看来这店的生意确实差的可以,连店主都懒得招呼客人了。

    庄重在铜镜店内随意看着。这家店内的镜子种类不少,从两汉到明清的各色镜子基本都有,当然许多都是现代的仿制品。

    至于真东西,也有,但是锈色侵蚀严重,品相都不怎么样。最值钱的是一面隋唐放日圆形瑞兽镜,不过因为缺了一小角,价值大打折扣。店主的标价是二十万。

    庄重想要找的是品相好的日光镜。日光镜是西汉时候的铜镜。圆钮,座外有内向八连弧纹一周。外区为铭文带。素宽平缘,铭文为“见日之光,天下大明。”这种镜子却是破煞的最佳选择,天生就带一股大日正气。

    但是庄重目前还没有看到。

    就在庄重寻找的时候,这时候店里又进来一男一女。男人是个老人,约莫六十多岁,看上去和蔼慈祥。而女子应该是老人的孙女,挽着老人的胳膊,脸上有点不情愿。

    “爷爷,人家好不容易放天假,您却喊人家来陪你逛古玩市场,多没意思!”女子不满的撒娇道。

    而老人则笑呵呵的拿起铜镜观看,不理会女子。看来这一路没少被埋怨。

    “老板,这镜子多少钱?”老人举着手中的镜子,问老板道。

    老人看的是一个战国山字镜,品相保存完好,花纹清晰。但是一看就是现代仿品,真正的战国山字镜不会有这么完美的品相的。

    “哦,那个啊,也不瞒您,那不是开门的物件,但也是建国初期仿制名家所作。给三万五,您拿走。”老板抬头扫了一眼说道。

    书画行里有句话叫“宁要假似真,不要真似假”,说的就是从观赏角度来看,宁愿要一些精美的假货,也不要破烂的真货。这镜子开到三万五,主要卖的还是仿制手艺。

    一听老板报价,那女孩子却不愿意了,冲老板道:“老板,你可真够可以的。不是大开门的物件你也敢卖这价。什么仿制名家,说的好听,其实不就是个卖假货的?就这镜子,仿锈都不真,信不信滴两滴水上去,就得滚没?还建国初期的名家……假货而已,顶多也就卖个两千块钱!”

    一般仿制的镜锈不沾水,滴水上去就会像荷叶一样,滚落一旁。这女孩懂得却是不少。

    老板站起身,上下打量一番女孩子,道:“看不出姑娘年纪轻轻,倒是懂点东西。”

    女孩子得意的笑一下,说:“自然,我可是北大文物保护系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