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89816.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牢狱之灾
    而苏晴晴爷爷跟那人不知说了什么,然后那男人四下看了看,见没人注意,就快步走到街角,拖过一个大的旅行箱。旅行箱十分破旧,而且一看就是劣质货,但是胜在足够大。

    那男人轻轻拉开旅行箱一角拉链,立马从箱子里冒出几根稻草,应该被当做防护垫用的。拉开一角后,那男人就不肯继续打开箱子了。而是示意苏晴晴爷爷透过一角往里看。

    苏晴晴爷爷弯腰,往箱子里瞄去。庄重也顺着往里看去,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是吓了一大跳。

    箱子一角露出的赫然是铜锈色!而顺着铜锈看下去,能看到一个约莫半米长的青铜腿!青铜腿的上面是圆鼓鼓的铜肚。

    庄重眼睛一跳,差点一个哆嗦。这尼玛是一个足有一米高的青铜鼎啊!

    虽然只是看见了一角,但是庄重潜意识里却有种感觉,那鼎是真的!当庄重聚集精神,眯起眼睛想要看清时候,却陡然觉得眼睛一阵酸痛,竟然情不自禁的留下两行泪水。双眼如同被剜掉了一般疼痛,瞬间看不清任何东西,只剩下满目黑色。

    足足半晌,庄重才恢复过来,视野里逐渐出现一点光亮,然后恢复正常。

    “这是怎么了?”庄重心中一惊。他眼睛的问题到现在还没弄清楚呢,却是屡屡出现毛病。而这次更像是看法器镜子时候留下的后遗症,导致眼睛自我保护性的流泪。

    就在庄重想问题的时候,那男人已经将旅行箱关闭了起来,此刻在跟苏晴晴爷爷交谈着。像是在讨价还价。

    “鼎是国之重器,国家严禁买卖与流通,更是严禁私人持有,你这是犯法的,知道吗?”庄重稍微走近一点,就听到了苏晴晴的话。

    苏晴晴这丫头实在是耿直,在古玩市场跟人律。严格意义上来说,国家规定所有文物都不能买卖,只有古玩才可以买卖。但是什么是古玩,什么才是文物,这定义就不容易弄清楚了。总之,能买卖的就是古玩,不能卖的就是文物。私人收藏鼎的也大有人在,不过不对外宣称就是了。而且关键一点,私人收藏往往都十分小心爱惜,对于文物的保护也比较到位,反之交给国家,往往因为疏忽而导致损坏的不计其数。

    两者孰是孰非,确实不好说。

    “小姑娘,不想买就走,别说这些话唬人。爷们不是吓大的。”那男人满不在乎的说道。的确,像是他们这种走鬼货的人,最不怕的就是吓唬。他们下地的时候,什么事情没见过?一般人还真吓不着他们。

    而苏晴晴爷爷则摆摆手,制止了苏晴晴,说:“这位兄弟,你这东西太大,我一时看不准,能不能给露个全貌?”

    男人眉头一皱,说:“这么多人呢,肯定没法露给你看。这样吧,找个安静地方看下。”

    说着,男人就拉着旅行箱,要找地方。

    而在男人转身的刹那,庄重却猛然在那男人额头上发现一缕黑气。再看那人的面相,眼睛圆大,神光外露,游移不定,头发杂乱又比较粗,这种面相却是极易作奸犯科。加上额头那缕黑气,让庄重几乎瞬间断定,这男人马上要倒霉。

    “苏爷爷。”庄重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拉苏晴晴他们一把。于是喊话叫住了苏晴晴爷俩。

    “啊,小兄弟啊,什么事?”苏晴晴爷爷转过头,看见是庄重,问道。

    苏晴晴爷爷这一转头,庄重则看到他奸门之处有一点黑气。奸门就是眼角鱼尾纹位置,这地方有黑痣的人容易有牢狱之灾。而且多是被连累。

    “爷爷,你看你这么大了,吃饭也不注意,这眼角沾上了粒芝麻。”苏晴晴却是忽然说话,然后伸出手将苏晴晴爷爷奸门的黑点抹去。原来那是一粒芝麻。

    这粒芝麻沾的位置十分不巧,配合上那走鬼货男人的面相,庄重心中已经了然。今天必然要出事,而且八成就是要应在这个青铜鼎上。

    “苏爷爷,有些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庄重犹豫下,毕竟跟苏晴晴爷爷还不熟,要是庄重直接说,我看你印堂发黑必有灾难,恐怕会被当成神经病。

    “小兄弟但说无妨。”苏晴晴爷爷停下脚步,说道。

    “其实,我觉得苏姑娘讲的不错,鼎乃国之重器,不适合私人持有。而且……我也学过一点相人之术,老爷子今天却是有点犯煞啊。”庄重想了想,还是一五一十的说了。

    苏晴晴爷爷听罢,却是微微沉吟,随后看向庄重,眼中多了一丝不信任。

    在他看来,庄重就是一个捡漏的高手,如今忽然莫名其妙的说,让他不要碰这个青铜鼎,是不是想着自己捡漏呢?难道那个青铜鼎是真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庄重的心思也未免太阴险了些。

    想着,苏晴晴爷爷双眼一眯,全身骤然迸发出道道威压,原本一团和气的老人,刹那间化身为执掌一方水土的开疆大员,那种凛冽的官威,让庄重忍不住眉心一痛。

    以前庄重只是听人说,做官做久了就会生出官威,之前他还不信,以为都是胡扯。现在庄重算是相信了。一个人长期处于上位,发号施令惯了,自然而然就会生成睥睨万人的气势。那种气势一旦释放出来,一般人确实难以抵挡。

    苏晴晴爷爷的气势十分盛,看来以前不是做过大官就是在社会上有所成就。

    “小伙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苏晴晴爷爷缓缓开口说道。庄重在他嘴里也成了小伙子,而不再是小兄弟。由此可见他对庄重已然不再信任。

    庄重心底苦笑一声,这年头真的是忠言逆耳啊。不过他该做的也做了,既然别人不听,他也没办法,总不能强行将人绑架走吧?

    “那算我多嘴了。再见。”庄重说着,转身就走。

    而还没走出两步,就听见苏晴晴爷爷在感叹:“现在的年轻人啊!”

    庄重算是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做好心当成驴肝肺。

    “就是他!上!”

    “站住!别动!”

    ……

    忽然一阵噪杂声响起,接着就看见两个便衣警察从人群中钻出,掏出枪就对准了那个走鬼货的男人。

    而那男人身子一抖,眼中凶光乍然外露,突然一把拉过苏晴晴,伸手扼在了苏晴晴脖子上,同时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匕首,抵在苏晴晴腰眼上。

    “别过来!你们敢过来,我就杀了她!”男人情绪激动的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