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89819.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严刑逼供

第二十七章 严刑逼供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然后,小警察猛的一拍桌子,大声吼道:“老子没空跟你玩!说,姓名!”

    这时小警察已经准备教训庄重了,他料定庄重一定会负隅顽抗到底的。

    只是,似乎故事剧情并没有按照他想象的往下发展。

    “我叫庄重。”庄重却是忽然没有骨气的说出了自己名字。

    让憋了一口气的小警察,瞬间没了地方发泄。有一种重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十分难受。

    “性别。”小警察重新坐回审讯桌前,有些烦躁的问道。

    “你猜。”庄重再次不配合起来。

    “我猜你麻痹!”小警察手中笔一扔,对着庄重面门就砸了过去。他当警察以来却是第一次遇见这种犯人。

    庄重轻轻挪了挪脑袋,笔尖擦着庄重耳朵砸在了墙上。

    “还敢躲?!”小警察满腔怒意顿时迸发,一拍桌子噌得站了起来。

    “你打我,我为什么不躲?你脑子没事吧?”庄重不解的问,似乎真的不明白这个问题一样。

    “妈的,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是不会老实了!”小警察说着,脱掉警服,挽起袖子,就要对手。

    而这时审讯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却是那个中年警察走了进来。

    “小李,怎么样了?”中年警察问道。

    小警察则骂道:“妈的,遇见个刺头,正准备给他点个炮呢。”

    点炮是监狱里牢头们常用的整人手段,在被整的人胸口垫上一本书,然后其他人上前一人一拳,这样打出来是没有外伤的。但是很容易震坏心脏,引发死亡。是一种比“躲猫猫”“蒸桑拿”更加危险的手段。

    “哦,注意点,别点炸了。”中年警察看了一眼庄重,却是没有说什么,看来他们经常用这一套,已经见怪不怪了。

    “放心,点炸了也没事,大不了找我舅舅掩盖下来嘛。对了,你那边怎么样?”小警察不在乎的说道。

    “我那边倒是轻松,老头子很配合,主动要打电话让家人来保释,这次应该能讹上一笔了。”中年警察回答。

    小警察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而是取过一本旧书,垫在了庄重胸口处,比量一下,似乎十分满意,对中年警察道:“来,王哥你搭把手。”

    中年警察闻言走上前,双手按住书,将书固定在庄重的胸口上。

    而小警察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把橡胶锤,橡胶锤的底部已经开裂,露出了锤子里面的铁质骨架。看来这把锤子没少用了。

    “小子,我让你嚣张!嚣张个卵啊!给老子去死吧!”小警察呼喊着,猛的扬起手中橡胶锤,对着庄重胸口就砸下。

    “打人了,警察打人了!”庄重吓得浑身发抖,在椅子上手舞足蹈,想要挣脱椅子的束缚,只可惜椅子扶手上的挡板十分结实,将庄重死死挡在椅子内,无法躲避。

    锤子落下的速度很快,可见小警察这一下用上了大力气,这下庄重要是挨上了,至少也得吐血。

    小警察则满面冷漠,眼中闪烁着一抹疯狂与快意。

    只是,在锤子即将落到庄重胸前的时候,小警察却陡然停住了,诡异的立在当地。

    一秒后,小警察才发出一声震天响的哀嚎,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啊!疼!疼死我了!”小警察捂着xiati,在地上不断的打滚,凄惨的叫声让中年警察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哎呀,不好意思踢到你蛋蛋了,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庄重惊恐的看着小警察,十分抱歉的说道。

    而在地上打滚的小警察听了庄重的话,恨不得立马就拔枪干掉庄重。不是故意的?谁他妈信啊?不是故意的还能踢这么准,用这么大力气?!

    人类可以承受的痛楚是45del,当女人生孩子的时候,则要承受57del的痛楚,大概就是碎了20根骨头的样子。但是,如果一个男人被踢到蛋了,那种痛楚是9000del,换算过来就是同时分娩160个孩子或者断了3200根骨头。

    所以说,蛋疼真的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疼,真是谁疼谁知道。

    “如果你肯原谅我,就哼一声吧。”庄重坐在审讯椅上,真诚的对小警察忏悔道,请求小警察的原谅。

    而小警察此刻正值蛋疼,哪里有空理会庄重,剧痛之下忍不住接连哼哼出了好几声。

    “太好了,你竟然连续哼了四声,看来你是真的原谅我了,你真是一个好人。”庄重兴奋的道。

    小警察只觉自己的蛋又疼了几分。

    “小子,看不出来挺会玩的吗?”中年警察一直在旁观,很容易就看出庄重是故意的。“既然这么会玩,那我就陪你玩玩如何?”

    庄重听了中年警察的话,一脸嫌弃的拒绝道:“大叔,我不搞基的。要玩你俩玩去,我这么风流倜傥的帅哥,怎么能做那种龌龊的事情呢?”

    庄重当年在村里网吧欣赏苍老师的时候,也曾见过岛国搞基片,当时看后就义愤填膺,一边愤怒的将男同片子删除,一边将女同片子珍藏进自己邮箱。从此事就可以看出,庄重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呵呵,跟我耍这种花腔是没用的。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痛不欲生!”中年警察说着,缓缓转到了庄重正面。

    “会有他那么痛吗?”庄重看着小警察,一脸的同情。

    小警察要不是痛的说不出话,一定会跳起来指着庄重的鼻子大骂一声“马勒戈壁”,踢人蛋蛋也就算了,还嘲讽起来没完,有没有职业道德?

    中年警察只是面无表情的冷哼一声,没有做声,忽然从腰上解下皮带。

    庄重一看,顿时大惊。卧槽,这大叔竟然真的要玩那调调?光天化日之下解腰带?!

    庄重是真害怕了,庄重还是小处男啊,庄重喜欢的是苍老师啊,庄重真的不想搞基啊……

    “大……大哥……有话好好说,咱冷静一下行吗?”庄重可怜的哀求中年警察道。

    中年警察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手上动作却是没有停止,皮带很快就被解下,提在手中,满脸玩味的看着庄重。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不觉得有些晚了吗?”中年警察说。

    庄重苦着脸看看中年警察,说:“真的没有商量余地了吗?”

    “没有!”

    “那……一会轻点行吗?”

    “看老子心情了。”

    这是一段典型的爱情动作片对话,庄重心里如同揣了七八只小兔,惴惴不安。

    “你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中年警察忽然问庄重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