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89833.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苏观的真实意
    而这一巴掌庄重拿捏的角度正好,巴掌从右往左打过去,中间经过赵国栋,却就是没有打到赵国栋,而是结结实实打在了小警察跟中年警察的脸上。

    打脸!这是真正的打脸!表面上打的是小警察、中年警察的脸蛋,暗地里打的却是赵国栋的面子!

    赵国栋登时一张脸变得通红,愤怒的盯着陈剑,心中也对庄重记恨上了。

    陈剑则长舒一口气,欣赏的看一眼庄重。暗道这小子做事果断,却是一个人才!而且陈剑今天也算是欠了庄重一个人情,毕竟得罪一个公安局长,不是谁都肯的。

    胆大、心黑、有尺度,这就是陈剑对庄重的第一感觉。像是这类人却是天生的政治家,如果庄重去官场发展,一定会混的风生水起。

    “怎么办,我真的打警察了……没事吧?对不起啊,我不是诚心的,我是情不自禁……”庄重打完小警察两人,表情惊恐的说道,似乎真的很无辜一般。

    很快,陈剑又给庄重加上了一个特质无耻。

    “没关系的,没人看到。”陈剑拍拍庄重的肩膀。而陈剑的这句话也让庄重意识到,他远远不如陈剑无耻。

    这么多人在场,几十双眼睛看着,陈剑竟然说没人看到,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

    庄重看着陈剑泰然若素的脸色,以及围观警察畏缩的眼神,若有所思。

    看来这无耻要建立在强大的实力上,没有实力学人家无耻就要挨揍,而实力够了无耻就转变为了策略。庄重决定下一次无耻之前先把对方揍个半死再说。

    “陈司令!你过分了!”赵国栋气冲冲的说道。

    陈剑则斜睨着眼看看赵国栋,说:“是吗?我怎么觉得还不够呢?小兄弟,你觉得呢?”

    陈剑说着问向庄重。

    而庄重微微沉吟,却是觉得今天的事情差不多可以了。从头至尾,这些警察就没有占到一点便宜,即便后来赵国栋前来,也是接连被打脸。事不可过,赵国栋毕竟也是一局之长,总要留下日后见面的三分余地。

    所以庄重抬起头,对陈剑悄声道:“我看差不多可以了。”

    而陈剑还没应声,却听审讯室里忽然一个声音响起:“陈司令,这两人试图谋害一位上将,我们要将其带走,你没有意见吧?”

    却是眼镜军官说的。

    眼镜军官面对警备区司令陈剑,都没有表现出多少奴颜卑膝的口气来,不由让庄重怀疑这小子到底是哪家的子弟。

    而眼镜军官一句话出口,却是让在场所有人尽皆一愣。

    上将?!

    所有人都被这两个字镇住了。苏观竟然是一个上将?!

    赵国栋脸色刷的就白了,有些痴傻的盯着审讯室,似乎在想什么。半晌后忽然身体一哆嗦,结结巴巴的道:“他……他是南边的苏……苏老爷子?!”

    陈剑看着赵国栋惨白的脸色,心中大为得意,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点点头,道:“正是。”

    而得到确认的赵国栋立即再无之前的强硬,满满的懊恼写在脸上。只恨自己方才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南边那位老爷子的雅号就是一个“观”字,自己却是先入为主,没有认出苏观来。以为眼镜军官只是一个尉官,大可借此整治一下部队上的邪气,扬一扬地方上的威风。却没想到捅到了一个大马蜂窝,南边的这位老爷子地位超然,虽然根基在南边,但是想要插手一下明珠事务,还是很简单能做到的。

    赵国栋跟其对抗,简直就是小孩胳膊要拧过大人大腿一样,可笑又不实际。

    “自然没问题了,对于这种藏在我们队伍里的坏分子,我们是绝不会包庇的!”陈剑转过头,跟眼镜军官道。

    接着陈剑又问赵国栋:“是不是啊,赵局长?我说的没错吧?”

    赵国栋一脸的悔恨,却又不能说什么,只能无力的点点头。说:“没错,没错……”

    而一边的小警察自然明白这对话的意思,如果他被部队上的人带走,肯定要经受想不到的折磨。不用刑罚,只要让小警察进行个负重越野,就能让小警察扒层皮。

    想到即将到来的悲催,小警察顿时全身无力,瘫倒在地,而他不是蠢货,早从之前的对话中得知,他舅舅已经保不住他了。

    “来人,把他们两个带走。”眼镜军官说道,接着就有两个士兵走上,将小警察跟中年警察带了出去。

    而接着苏观走出审讯室,轻轻扫一眼赵国栋,一句话没有说,径自出了警局。

    陈剑紧跟其后,庄重自然也不会留在这里,也跟着往外走去。

    而庄重一边走,一边回头看褚嫣然,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让褚嫣然对庄重恨得牙痒痒的。

    这场除了两人外再没人知道的风水师交锋,最终以庄重的胜利告终。而庄重也用自身行动,给褚嫣然好好上了一课。

    “混蛋,以后别让我遇见你!”看着庄重得意的眼神,褚嫣然暗暗发誓。

    庄重却是潇洒的将短发一甩,昂首出门。只是那一甩,却是差点将脖子扭了。

    来到警局门口,眼镜军官带着士兵上了一辆军用卡车,临别时候眼镜却是主动跟庄重握了一下手。他跟庄重不熟,而且两人身份不一样,没必要刻意拉拢。但是眼镜主动握手算是对庄重的示好,表示眼镜对庄重有结交之心。

    而庄重对眼镜也没什么恶感。眼镜的眉毛粗重,就像是两条眉毛直接挂在眼睛上面一样,这在面相里叫做大刀眉,这种人重义气。只要能够跟这种人深交得心,他绝对会为你两肋插刀。

    跟眼镜客气几句,送走眼镜。就只剩下了陈剑跟苏观两人。而陈剑此刻正殷勤的邀请苏观去他那坐坐。

    苏观恨铁不成钢的看一眼陈剑,不禁骂道:“真不知道你小子怎么混的!老子当初把你调到明珠来容易啊?你他娘的来了一年了,干出了点什么事?一个小小的分局局长都敢顶撞你!真是丢老子的人!”

    骂了一会,苏观又道:“这次的事情别那么简单完结,怎么做你心中有数。老子也就是凑巧,能帮你这一回,以后你要是还打不开局面,就给老子回去当警卫员算了!”

    陈剑则低着头,一个劲的说“是,是”,可怜一个警备区司令,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被训斥的无地自容。

    庄重在旁边默默听着两人对话,却是心中一惊,恍然大悟。原来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苏观故意诱导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