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599.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 破军的故事
    “很好,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庄重点点头,开始问问题。

    “是谁派你来的,你们这次的目的又是什么?”

    破军似乎真的害怕死亡一般,强忍着疼痛,急促的回答着。

    “我是一个杀手,代号破军。这次的任务是通过中间人接手的,所以到底谁是幕后主使,我也不知道。这次任务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绑架乔可可,然后将乔可可交到雇主指定的地点。”

    “绑架乔可可?果然。那么指定地点是哪里?”

    “江明高速公路三号收费站的莲花村,那个村里有个废弃的厂房。雇主说只要我们将人带到那里,自然就会有人接收。”

    “莲花村?”庄重眉头一皱,这个村名却是没有听过,而且江明高速公路是连通明珠跟江浙的一条高速,三号收费站就位于高速公路的中段,并没有离开明珠太远。

    看来背后的人应该在明珠,八成是冲着乔家去的,应该是乔正声商业上的对手。

    “有没有接头暗号?”庄重又问。

    “没有。雇主只是说会主动联络我们,并没有其他话留下。”破军摇摇头。

    这背后的人倒也小心,看来是要确定了情况之后才会联络破军,只肯躲在暗处,不肯主动跟破军联络。

    “最后一个问题,我要知道中间人是谁,还有他的住址。”

    “这个……恕我不能奉告,行规,你懂的。”破军微微犹豫,却是没有说。

    “行规?好,那我就不问了。”庄重竟然大度的拍拍手,表示理解。

    破军不由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小子也不是那么心狠手辣嘛。

    只是在庄重说完理解之后,庄重忽然一个耳光,狠狠抽在了破军脸上。

    “去尼玛的,你现在是老子的手下败将,跟老子谈条件?还他娘的行规,你连命都保不住了,还想保住行规?”庄重破口大骂。

    破军却是呆住了。

    这人怎么这样?前一刻还一副理解万岁的模样,后一刻就变了一张脸。人生大起大落的也太快了吧?有这样欺负人的吗?要不是打不过他,我早就抽他了!

    破军在心底委屈的想着。

    “重新给你一个机会,说还是不说?别再跟老子说什么行规,老子不懂也不想听。现在让我捏爆你的蛋蛋还是以后让中间人捏爆你的蛋蛋,二选一,自己选!”庄重大手一挥,直接给出了破军一个选择题。

    破军之所以不肯吐露中间人,就是因为杀手这一行的中间人很有势力,不会只做一个杀手的生意,还同时兼顾着无数杀手的生意。

    要是破军出卖了中间人,即使破军能活下来,以后的生活也是九死一生,只能亡命天涯。

    但是,要是破军不说,破军现在就可能十死无生。比较起九死一生来,似乎现在更加的危险。

    “呵呵,其实你们杀手这一行,哪有那么多职业道德可讲?只要有利益,谁都可以出卖嘛。不就是钱嘛,来,我给你十块钱,你把消息告诉我吧。”庄重说着,从口袋里摸出十块钱,递给破军。

    破军则看着庄重递来的十块钱,差点吐血。尼玛侮辱人呢?十块钱,连要饭的都不屑要!

    “怎么?嫌少?不要拉倒。哥拿着十块钱买一卷卫生纸,一晚上能杀十几亿人,比你这种一年才杀两三个的小瘪三威风多了!”庄重冷哼一声,将十块钱小心翼翼的揣回兜里。

    面对无耻又猥琐的贱人庄重,破军真的是无话可说了,只能沉默。

    “看这样,是不准备说了?”庄重遗憾的叹口气,忽然道。“你原先应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吧?有父母,还有一个姐姐。我说的对不对?”

    破军猛然抬起头,一脸惊诧。显然庄重的话十分正确,让他难以置信了。

    “你调查过我?”破军目光闪动一下,问道。

    庄重却是一笑,说:“我要是调查过你,还会跟你来这地方拼命?直接喊乔家保镖把你干掉不就完了?有些东西,不是只能通过电脑查看的,它还能从你的脸上反映出来。”

    “差点忘了,你还是一个相术大师。”破军咧开嘴巴笑起来,但是笑容中充满了揶揄。

    庄重却不理会破军,而是继续道:“父亲慈祥,母亲善良,就连姐姐也是一个小美女。本来是多么美好的家庭,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就在那一天,这一切都被撕碎。再也没有父亲的细语呵斥,再也没有母亲的温柔抚慰,姐姐的戏耍与关心也再也见不到。剩下的只是一处残桓断壁的房子,以及三具焦黑的尸体。哦,差点忘了,还剩下一个不到十岁的男孩子,从此孤苦伶仃,心中再没有阳光,只有满满的仇恨。”

    “可怜的男孩子,就这样沦为一个血腥杀手,没有亲情,没有爱情,甚至没有友情……而他,却始终不知道,他唯一还肯守护的人,却是他日思夜想的仇人!”

    庄重轻声细语诉说着,仿佛在讲一个遥远的故事。悲催的故事在庄重平静的语调下,充满了忧伤。

    “啊!!!”沉默的破军忽然仰天长啸一声,双目通红,眼神中按捺不住的是滚滚仇恨。

    “你怎么知道的?你怎么知道的?说,快说!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破军变得疯狂起来,用完好的左手猛然抓住庄重衣领,厉声质问。

    而庄重任由破军抓着,却是不言不语。

    片刻后,破军终于从疯狂中冷静下来,颓然垂下头,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竟然轻声啜泣起来。

    庄重则一副同情的目光看着破军。

    半晌后,破军才抬起头,眼睛看着崖间升腾起的山风雾霭,轻轻呢喃道:“你说的很对。我曾经有一个完美的家庭。爸爸,妈妈,姐姐,还有我。他们都很爱我,八岁的我生活的无忧无虑,从来不知道忧伤跟仇恨是何物。”

    “直到那天,我放学回家,迎接我的不是爸爸妈妈,也不是姐姐,而是冒着滚滚浓烟的房子,还有躺在地上的三具尸体。那一瞬间,我感觉我的整个世界都塌了。我想死,想要陪着爸爸妈妈姐姐一起走。但是一个中年人阻拦了我。他问我难道不想帮爸妈报仇吗?”

    “八岁的我迷茫了一下,随即点头。对,报仇,我要为爸妈姐姐报仇!”

    说到这里,破军的情绪已然极度不稳定,呼吸变得粗重,丝丝血气也随着呼气喷出,渲染了整条弯道。

    轻轻稳定一下情绪,破军随即继续说:“后来,那中年人将我带走,开始教授我各种功夫以及枪械使用方法,培养我杀人。而我心中一直充斥着为父母报仇的念头,所以学习的格外刻苦。很快,我在十八岁那年迎来了第一个暗杀目标。那次任务简单的很,我轻轻松松就将匕首捅进了目标的心窝。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已经属于这个行业了,永远离不开了。而那人也成为我杀手职业的中间人,负责帮我接受各种暗杀任务。”

    “再后来,我杀了无数的人,也不断的查找父母当年失事的消息,可都没有结果,似乎有一股力量,将当年的案情全都抹掉了,让我找不到一丝头绪。”

    “直到有一次我偶然发现,收养我的中年人,并不是偶然路过我家乡,他是有目的而去!”说到这,破军忽然左手抓住自己头发,使劲揪了一下,再也说不下去了。

    庄重叹息一声,道:“其实事情的真相你早已心中有数了,是不是?正是这个中间人一手策划了你的灭门惨案,然后将你收养,把充满仇恨的你培养成一个杀手。只不过你不愿意面对而已,你害怕失去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还可以信赖的人。唉,你也是个可怜人。”

    庄重拍拍破军,以示安慰。

    等破军情绪稍微稳定之后,庄重忽然道:“你想不想报仇?把那人的地址告诉我,我帮你杀了他!”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