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600.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章 承诺
    破军听了庄重的话,先是一愣,随即怪异的笑了起来。

    “你以为用这种方法就能套出我的话来?那你也太小瞧我了。”

    破军却是认为庄重在故意套话,用替他报仇的谎话来骗取中间人的信息。

    “呵呵,我这人虽然无耻了一点,但是还算靠谱,从不轻易答应别人东西,但是答应了就会做到。你看我这张脸,帅成这样,会骗人吗?”庄重指着自己的脸,大言不惭的说道。

    破军懒洋洋的瞥了庄重一眼,挪动着身子,换了个姿势靠在岩壁上。

    刚才庄重的一式谭腿已经重伤了破军脏腑,即使后期能得到医治,恐怕破军也难以恢复以前的功夫了。而且刚才一番话说完,已然耽搁了不少时间,破军眼睛已经开始涣散,所以整个人呈现一种懒洋洋的状态。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骗人,我现在已经谁也不相信了。”破军看着远方的山岚雾霭,眼神深沉而忧伤。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现在的破军已经不是那个残暴的杀手,而是一个沉浸在往事中的残烛少年。

    “你的功夫不错,很厉害的谭腿。”破军悠然蹦出一句,完全不像是生死之际,而是在跟故友闲聊。

    庄重轻轻笑一下,然后也倚着山壁坐下,随手捡起一颗小石子扔下悬崖。

    两个人和谐无比,如同一对多年未见的好友,在回忆往事。

    庄重刚才总共就用了两招,一式膝撞,一式风摆荷叶,都是谭腿中的招式。

    “跟你一样,也是别人教的。不过我比你幸福,那人对我虽然严厉,但是对我很好,也从没有说要我回报他什么。我们有师徒情分,但是却无师徒称呼。我见了他只会称呼方丈,呵呵,很古板的叫法。”庄重想到那个经常板着脸的人,不由会心一笑。

    “方丈?你是出家人?”破军一愣,问道。他实在想不通,像是庄重这种无耻又不要脸的人,怎么会是出家人。

    “出家人,算是吧,不过我从没遵守过清规戒律而已。坑蒙拐骗全都做过,也是凭手艺吃饭嘛。”庄重之前在清平寺靠着算命骗人为生,当然遇到真正有大劫的人还是会指点一下的。

    “凭手艺吃饭?”破军不由笑了。能把坑蒙拐骗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的,庄重是第一个。在他嘴里,坑蒙拐骗似乎成了一种民间艺术,而不是人人喊打的恶行。

    “我也是凭手艺吃饭,我们都是凭手艺吃饭。”破军像是找到了知己,大笑道。

    “不过有一点我比你强,我学了手艺是卖给自己,你学了手艺是卖给别人。”庄重眼睛一眨,说道。

    话里藏阄,庄重却是在说破军替人卖命,变相提醒破军,杀父仇人还活的好好的呢,难道你不想报仇?想报仇就赶紧告诉哥地址,哥给你报仇啊。

    庄重话中意思破军自然明白,但是破军无动于衷,像是仍然在顾忌什么。

    “你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你还继续聊下去,那就是把自己往死路上推。”庄重善意的提醒破军道。

    破军却毫不在意,沧桑的眼神中射出一缕迷茫,长叹一声道:“死亡也未免不是一种解脱。起码我能见到父母亲还有姐姐了。”

    “但是他们的仇你还没有报,你凭什么去见他们?你有什么脸面去见他们?”庄重有些气急败坏的骂道。

    这人怎么这样愚钝?都有人愿意替他报仇了,丫还遮遮掩掩,不是男人!要是换成哥……当然,哥是绝对不会被人揍成这样的。

    “你会的功夫应该不少?”破军忽然问。

    庄重一愣,这关头怎么又问起这个来了,今天不是以武会友,而是生死之争啊,净扯些没用的。

    不过庄重还是一五一十回答道:“开门八极,形意,八卦,新老架太极,谭腿都有涉猎。”

    “呵呵,练得太杂容易不精啊。你的谭腿应该是最好的吧?”

    “应该是吧。毕竟他是从龙潭寺出来的。”

    “龙潭寺?”破军听了庄重的话猛然一怔。“怪不得,怪不得……”

    龙潭寺位于临清,是谭腿创始人昆仑大师隐居之所。而谭腿之名也是因此而来。

    相传昆仑大师本来是后周的王爷柴贵,因为手中握有兵权而被赵匡胤任命为先锋前往燕云地区。当时尚未出家的昆仑大师带兵抵达临清附近时,接到了赵匡胤陈桥兵变的消息。

    了解赵匡胤的昆仑大师觉得,此刻如果回兵,以自己手下的区区千名部队,根本无法抗衡军力强悍的赵匡胤,于是他选择了遁入空门,终生不再过问是非。

    而昆仑大师出家的居所便是龙潭寺,后来昆仑大师将自己一生所学传授给弟子,弟子们仗此行走江湖,谭腿的名号就这样打了出来。

    这么多年龙潭寺渐渐衰落,真正会谭腿的人已经没有几个。而庄重学到的竟然是龙潭寺的正宗谭腿,这怎么能不让破军惊讶。

    “既然是龙潭寺的谭腿,那我输的也不冤了。咳咳……”破军点点头,却是随之咳出一口血来。

    庄重轻轻叹口气。

    看来破军真的是不准备活下去了,他一再跟庄重谈话耽误时间,已然失血过多,大罗金仙来了也是回天乏术了。

    “不招不架,就是一下。嘿嘿,谭腿,厉害!”破军伸出左手抹了一把嘴上的血,诡异的笑道。

    不招不架,就是一下。这是讲技击的要领。真正的高手,打架就靠一下。不招不架,被他逮到机会,一下出手,立马结束战斗。这就是这句话的由来。

    而谭腿、形意、八极等刚猛的功夫,走的也都是这个路子。平常大家看电影,觉得里面打的花里胡哨煞是好看,但是真正的格斗,全凭一下。简短利落,心狠手辣。出手净挑人的要害去,打上非死即伤。

    只杀人,不演练。国术技击的精髓尽在于此。

    庄重之前踢破军的一脚就是这样,瞅准机会,一式风摆荷叶,利用模糊的落点迷惑敌人,然后动用腰腹的力量,传递到腿上,一下将敌人击倒,再无还手之力。

    当然,庄重在踢向破军的时候,还是留了一丝力量的,不然破军早就成了一具尸体,而不是坐在这里跟庄重谈话。

    “我能不能看看你真正实力?”破军侧头看看庄重,忽然道。

    庄重看着破军的眼睛,凝定而又固执。破军星入命的人,主观意识很强,刚愎自用。他们下定了决心的事情,即便死也不会改变。

    看来今天不展示一下真正功夫,是不可能从破军嘴里套出东西来了。

    庄重站起身。

    深吸一口气,吸入的气体鼓成一个圆球,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从庄重喉结滚到丹田,然后消失。

    这是内家功法里的丹田滚珠,跟武侠小说中的内力类似,算是一种加强肉身力量的气功。

    吸气完毕,庄重眼神一凛,猛然跳起。

    迎风,摆腿!

    庄重右腿高高扬起,笔直坚挺,像是一柄巨大的铁锤,狠狠的对着山壁踢去。

    谭腿中的“勾劈扭单鞭”。

    啪一声,就像真的铁鞭抽在了山岩上一样,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让藏在车内的乔可可跟周若茜同时一惊。

    紧接着,庄重右腿踢到的地方,轰然爆裂。

    没错,就是爆裂。类似那种西瓜被碾爆的感觉,坚硬的岩壁在庄重腿下,似乎比西瓜还要脆,炸成一团粉末。

    踢石成粉,外功的究极境界。利用**的爆发力,将力量瞬间打击到目标物体上,然后将这个力量分散到物体各处,使得物体爆裂,造成最大程度的伤害。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