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604.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四章 囚禁
    是夜。

    位于江明高速中段的莲花村一片安宁。

    这是一个将近存在了百年的小村,从清末第一户人家迁来这里,不断的繁衍生息,到现在村里已经有近三千人口。

    因为地处明珠跟江浙的交界处,所以村子还是相对富裕的。不过有一点很让人头疼,那就是明珠跟江浙的污染型企业,几乎都外迁到了这里,搞得原本山清水秀的莲花村,已然成了乌烟瘴气之地。

    村中的多数人已经搬离本村,只剩下了一些孤寡老人还在坚守。

    无风的夜晚有点闷热,明珠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下雨了,进入五月份以后,天气逐渐热起来,却是有点让人适应不了。

    轰隆隆,一声闷雷滚起,从天际一直传递,直到莲花村西一片废旧厂房处才销声匿迹。

    这是要下雨的迹象,天气预报里也说今天有雨。

    有了第一声闷雷,接下来便是连珠般的响动,像是激发了雷公的脾气一般,一个个的雷声由远及近,响彻在天空。

    甚至还蓦然升起一道紫色的炸雷,在空中迤逦而下,像是一条巨龙,看不惯人间不平事,怒吼着发泄出心中的愤怒。

    “嗯?!”莲花村西郊的废弃厂房内,一个人忽然被炸雷惊醒,发出一声激灵。

    “这是哪?”惊醒的人疑惑的说着,然后转头看向四周。

    黑暗,只有无边的黑暗,看不见任何东西。

    这时惊醒之人才意识到自己被束缚了双眼。

    “乔可可!周若茜!乔可可!周若茜!”惊醒之人忽然大声喊道。

    这人,自然就是庄重了。

    只是喊了半天,除了空荡荡的厂房内的回音外,没有一个人回应。

    “糟糕,莫非她俩已经遭遇不测?不对,破军说他们的目的是要绑架乔可可,在没有达成钱财目的之前,应该不会贸然杀人。难道乔可可跟周若茜被分开关押了?”庄重想着。

    刚想到这里,庄重却听见身边传来一声痛楚的呻吟。

    听声音,似乎是周若茜。

    “啊,头好晕啊。我这是在哪?”果然是周若茜,她竟然跟庄重关押在一块。

    “我们被绑架了。”庄重沉声说道。

    “啊?绑架?”周若茜本来昏沉的头脑瞬间惊醒。“那人不是被炸死了吗?怎么我们还会被绑架?”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中计了,破军不过是一个被利用的棋子,若是破军完成任务,背后的人就不会出手,若是破军完不成,背后的人则会收拾残局。我们就是被那人设计了。爆炸的炸弹中含有致晕性气体,所以我们吸入后昏迷了。”庄重在心里将情节过滤一遍,给出了答案。

    “好阴险。”周若茜呆了一会,说道。“可可呢?”

    “不知道,这么久还没出声,看来是没有跟我们关押在一起。绑匪的主要目标是她,她应该被绑匪带走,跟乔正声谈条件去了吧。”

    “那可可会不会有危险?”

    “至少比我们安全。她起码有个有钱的老爹,我们俩可是什么都没有,不排除绑匪将我们撕票的可能性。尤其是发生那种绑匪跟乔家谈不拢条件的情况,我们有极大可能被撕票,杀鸡儆猴。”

    “啊?”周若茜听了庄重的话,发出一声惊呼。蕙质兰心的她显然也明白,庄重说的话很有道理。他们的确处在这种危险之中。

    “那我们该怎么办?坐以待毙吗?”

    庄重没有出声,回应周若茜的只有沉重的呼吸声。

    半晌后,庄重才长出一口气,道:“不行,绑住我们的是特制手铐,很结实,我挣不开。而且关键问题是我现在全身无力,那种毒气显然有副作用。”

    周若茜听罢,沉默了。连庄重都没有办法的话,那就是真的无解了,难道真的只能等死?

    “吵什么?闭嘴!”这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呵斥。看来是看守两人的绑匪。

    庄重耳朵不断动着,似乎在分辨声音的源头。

    绑匪呵斥了一句之后,就拖沓着脚步走了。

    “大约十米的距离,有门隔着。看来我们被封闭在一个密闭空间里。按照破军说的,应该是莲花村某个厂房的仓库里面。”庄重等绑匪走远,忽然低声说道。

    “庄重,如果,我是说如果,一会发生其他意外情况,你能不能帮我一下?”周若茜忽然怪异的问道。

    庄重一愣,随即明白了,周若茜说的是,倘若绑匪见色起意,想要侮辱周若茜的话,她想让庄重将她杀死,免得被玷污。

    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情,庄重心中一阵没来由的暴躁。

    “不会的,我绝对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我们还有办法。”庄重安慰着周若茜。

    不过周若茜惨然一笑,对庄重的话不怎么放在心上。

    “对了,你现在脚能动吗?”庄重忽然问。

    两人都被铐在库房的铁架子上,脚倒是没有被束缚。

    “能。”周若茜动了一下脚,回应道。

    “那就好。”庄重长出一口气。“下面你听我的。把鞋子脱掉。”

    “啊?”周若茜一愣,不知道庄重为什么忽然让她脱鞋。

    “快点,没时间废话。”

    听庄重声音严厉而且焦急,周若茜知道现在不是问为什么的时候,听话的将鞋子脱了下来。

    “接下来,你试着跳起来,把右腿架在我的肩膀上,我会尽量下蹲,让你架住。”

    周若茜不知道庄重想要做什么,但是还是依言而行。用尽力气跳起,努力的想要将脚搭在庄重肩膀上。

    但是由于毒气副作用,周若茜现在力气大减,连续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

    “快点,时间不多!”庄重催促道。

    咬咬牙,周若茜猛的一跃,忍受着皓腕被手铐勒出一道血痕的痛楚,右腿一下抬起,噗一声,搭在了庄重的左肩头。

    “成功了!”周若茜忍不住一阵惊喜。

    “小声点。”庄重提醒周若茜。“接下来你把脚挪到我的耳旁。”

    “啊?”周若茜一愣。没有想到庄重竟然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用周若茜的脚丫去触碰庄重的脸颊,这让保守的周若茜无法接受。而且关键是,都这种时候了,庄重他到底在想什么?难道要死前风流一把?满足他某些特殊癖好?

    周若茜想不明白,所以她没有动。

    庄重正等待着周若茜下一步动作呢,却察觉肩膀上的脚不动了,微一沉思,就明白了周若茜的想法。

    “你别多想,我是让你用脚趾帮我把眼罩摘掉。这样我才能分辨一下周围的情况,好想办法逃脱。”庄重轻声解释道。

    “啊?原来是这样?”周若茜顿时释然。同时心里有些羞愧,自己都在想些什么。

    “快点吧。”庄重将头偏向周若茜脚丫处,让周若茜尽量方便些。

    而庄重头才偏过去,就接触到了周若茜柔若无骨的脚丫。浮现在鼻端的不是异味,而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处子体香。

    这不禁让庄重心神一荡。

    “我开始了啊。”周若茜脚丫碰触着庄重脸颊,心中也是有些异样的感觉。那种从脚趾传来的酥痒感,让她心脏突突直跳。

    “嗯,尽量一次成功。”

    庄重眼睛上带的是一个眼罩,并不十分紧,倒是弄起来不难。

    周若茜脚趾在庄重耳旁、脸颊连续蹭了几次,在弄的庄重心猿意马之后,终于准确勾到了眼罩,然后周若茜用力将脚往上抬,嗤一下,将庄重的眼罩勾掉了。

    “很好。”庄重眼睛恢复光明,说了句。

    而周若茜则红着脸,将脚从庄重肩头拿下。从小到大,还没人这么接触过周若茜的脚,这样亲密的举动让周若茜很是尴尬。

    “唔,果然是一个废弃库房。门外有岗哨,看来这伙绑匪挺专业的。”庄重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说道。

    “不过,再专业的绑匪又能怎样?在哥眼里,都是渣!”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