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698.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八章 打磨蜜蜡

第一百零八章 打磨蜜蜡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秦楠姐,你醒了?”乔可可听闻秦楠讲话,高兴的说道。

    只见秦楠有些迷茫的撑起半个身子,一双美目打量着四周。

    “我这是在哪?可可?”

    “在我家啊。你中邪了,秦楠姐,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乔可可跟秦楠解释道。

    “中邪?对了,我在车窗上看见一个人脸!好吓人的!”秦楠猛然回想起来中邪之前的情景,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乔可可则抱住秦楠,安慰她道:“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那个东西也被庄重收了,放心吧秦楠姐。”

    “庄重?”秦楠抬起头,却是正好看见了庄重。

    “是你救了我?”秦楠问庄重。

    庄重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应该就是我。”

    “那多谢了,看来你也不只是会打架啊。”秦楠情绪稍微提高了一些,笑道。

    只是庄重却像没有听见一样,一动不动的盯着秦楠,像是被施了定身法。

    “庄重?”秦楠叫了庄重一声。

    但是庄重还是没有反应,秦楠不由奇怪,下意识的顺着庄重目光往自己身上看去。

    接着就听见了秦楠的一声尖叫。

    “啊,我怎么会这样?”

    经过刚才一阵乱斗,秦楠身上的小衣服早已经被折腾的下滑,尤其是被庄重按过的那个半球,几乎已经脱落,露出了一抹春色。

    而庄重的目光,就紧紧盯着秦楠露出的地方,好像被吸引住了一样。

    “庄!重!”一声仿佛来自九幽的冷哼响起,让沉醉的庄重忍不住打个冷战。

    “小的在!”庄重极度没有骨气的应道。

    “你给我去死!”

    啪,一个兔子抱枕以时速200的速度飞了过来,撞上庄重那张帅的没边的脸。

    然后庄重的帅立马就有了具体形象,成为一张大饼。

    “谁,谁偷袭我!”庄重大怒。打人不打脸,不知道哥还要靠这张脸吃饭吗?

    “我偷袭你!”一个声音再次传来。

    是乔可可的声音,而紧随而来的,是另一个抱枕。

    “乔可可,你忘恩负义!”庄重大喊一声,抱着头仓皇逃窜。

    “哼!”见庄重跑了出去,乔可可才停止了空袭。

    “秦楠姐,你穿上衣服吧,我们去楼下等你。”说完,乔可可跟周若茜也出去了。

    秦楠的脸一片通红,刚才庄重的样子可是被她看个正着。秦楠这可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如此暴露,而且连那种部位都被庄重看了去,以后该怎么面对他?

    哎呀,真是羞死人了。秦楠一阵懊恼。

    几分钟后,秦楠穿好衣服下了楼。

    而客厅里,庄重就像是一个乖宝宝一样,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电视里播放着晚间新闻,庄重竟然看的目不转睛,明显是心思没有在电视上。

    “怎么?你看得这么入神,难不成是想活在新闻联播的幸福世界里?”调整一下情绪,秦楠恢复了以往落落大方的神态,对庄重道。

    庄重则有点尴尬的转过头,说:“自然,那是我大天朝子民毕生的梦想。”

    秦楠不由娇笑一声,这一笑更如异花出胎,明艳不可方物。

    “对了,表弟,你能不能给我弄个辟邪的东西?像是以后再遇见这种情况,我也能有个保护。”秦楠却是又称呼庄重表弟了。

    这个称呼登时让庄重心头一跳,表弟?我刚才岂不是凌虐了我表姐,还偷看了表姐的胸?!

    这简直太禽兽了!庄重在心里忏悔,可是又一个声音冒出,同时这也太刺激了!

    秦楠自然不知道庄重的想法,一双勾人的眼睛看着庄重,在等待庄重回答。

    庄重摸摸鼻子,说:“辟邪的东西倒是很多,但是像我这串珠子的就几乎没有了。不过一般情况下,普通人也难以遇见什么厉害东西,像是你这次,应该是被那女鬼蓄意报复了,所以才沾上了脏东西。”

    “啊?那女鬼报复心这么强?那我会不会有事?”乔可可听罢,忍不住问道。

    方才乔可可正在跟周若茜讲抓鬼的经历,听得周若茜半信半疑的。

    “说不准哦,也许今天晚上那女鬼就会突然出现,然后附在我身上潜入你房间,对你进行各种惨无人道的蹂躏,希望你到时候不要怪罪在我身上,我是冤枉的。”庄重记恨刚才乔可可砸他,故意说道。

    “哼,就凭你?不等你做出什么来,老娘就直接一剪刀把你剪掉!”乔可可比划着,做出剪的架势,让庄重没来由xiati一颤。

    这娘们,真狠!

    庄重斗嘴斗不过乔可可,只得无奈的装作没听见,继续跟秦楠说话:“虽然那女鬼报复心强,但是她也不是万能的。通常阳气充足的地方,女鬼也无法胡来。这样吧,等明天我刻一个法阵吊坠给你,这样就可以防范那女鬼上身了。”

    庄重提出了解决办法。他可以模仿四山雷纹镜的手法,在玉佩上雕刻一个辟邪的法阵。

    玉石本来就有辟邪的功效,再加上法阵,其效果自然成倍增加,却是足够保护秦楠不受伤害了。

    “那好,谢谢表弟了。”秦楠巧笑嫣然,对庄重谢道。

    庄重看着秦楠那魅惑的风情,不由一呆,忙说:“表姐你客气了,我们是姐弟嘛,应该的应该的。”

    一边乔可可则眼神不善的看着庄重,心里在盘算待会该怎么收拾他。

    又聊了一会,几个人都有些累了,便相约去睡了。

    乔可可这个别墅里的空房间还多,秦楠挑了一间房,直接回房了。

    周若茜也因为明天还要工作,也回去休息了。

    一时间客厅内只剩下了乔可可跟庄重。

    庄重戒备的看着乔可可,一边退一边说:“那啥,我也累了,我回去睡觉了。”

    乔可可则步步紧逼,忽然一把抓住庄重,低声威胁道:“你许给秦楠姐的吊坠,我也要!而且要比她的大!”

    女人就是喜欢攀比,乔可可也不例外,此刻则直接威胁庄重,要庄重给她刻个更大的吊坠。

    庄重无奈的点点头,扫了一眼乔可可胸部,暗想你的本来就比她的大。

    乔可可自然不知道庄重的花花心思,得到庄重承诺后,心满意足的睡觉去了。

    而庄重也回到了自己房间。

    将房门关好,庄重像是做贼似的,偷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

    正是那块蜜蜡吊牌。

    庄重却是要做些处理,让这个绝世孤品恢复它完美的品相。

    将老蜜蜡吊牌拿在手中,感受着它散发出的那种历史气息,庄重不由一阵眉花眼笑。

    四十块钱捡个大漏,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离谱的吗?

    看了一会,庄重拿出几块砂布。

    这是庄重在路上买的,砂布从粗目到细目,先是600目,然后1000目,接着2000目,3000目,一直到5000目。

    打磨蜜蜡就是这么个步骤,从低到高,逐级打磨,费点人工。

    像是蜜蜡作坊,都是用布轮机打磨抛光,虽然速度快,但是整体质量差,会有许多地方打磨不到位,有的地方则打磨过深。

    而人工打磨则可以有效的控制这种问题。

    庄重先是用600目的砂布粗磨了一遍,将蜜蜡表面的黄褐色清理掉,这时候的蜜蜡表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显得坑坑洼洼。

    但是透过粗糙的表面,还是能看见里面那种诱人的鸡油黄的。

    庄重拿起1000目的砂布,进行中级打磨。

    然后是2000目……

    半小时后,整块蜜蜡吊牌都被打磨到了3000目,一般情况下,这种精度就可以了,蜜蜡表面已经出现闪亮的光泽,可以拿来把玩了。

    但是这块蜜蜡不同,形成于白纪时代的它,表皮比较硬,3000目后还是有些瑕疵。

    这时候,庄重拿起5000目的砂布,然后顺手取过一筒牙膏,涂抹在蜜蜡上。

    用砂布蹭着牙膏,使劲打磨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