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736.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作假
    这个郑晨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歇斯底里?

    宁好有点不知所措的说道:“那谁,郑晨,你平静点,有什么事你好好跟我说,别这样嘛……”

    “跟你说?跟你说有什么用?我再说一遍,你那个破电影,我不拍了!还有大少的八十万投资,你全都给吐出来!”郑晨发泄了一下之后,都是情绪稍微冷静了下来。

    “什么?”宁好这次终于听明白郑晨说的什么了,声音里明显带着几分颤抖。

    这才几个小时的时间,庄重竟然就说服郑晨退出了?

    或者说,庄重是直接迫使郑晨自愿退出?

    宁好被庄重的手段惊呆了,能够这么短时间内解决问题,那庄重的背景得深厚成什么样子?

    难以想象,难以想象啊。宁好心中喃喃自语。

    “怎么?不愿意?宁好,大少是什么身份你也知道,得罪了大少,你这辈子都别想在影视圈混了!八十万,一分不能少,全都还给大少,我会在宾馆等着你的!”郑晨恢复理智后,立即变成那个骄横跋扈的三流大咖,对宁好冷冷道。

    只是她以为宁好震惊,是因为她的退出。其实她根本没有想到,宁好完全不是因为这个。

    “既然如此,我也很遗憾。郑晨小姐你是一个具有才华的演员,不能继续参演本人的电影,实在可惜。不过,我这人也不喜欢强人所难,既然郑晨小姐不想演出了,那我代表剧组答应你的请求。另外,大少的那八十万投资,我也会一分不少的退还。最迟明天,就会将钱送往宾馆。”宁好说道。

    这家伙竟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了?面对宁好的爽快,郑晨却是有点发愣。

    本来她都做好了跟宁好扯皮的准备,毕竟整部戏投资才一百五十万,撤掉八十万,宁好别想继续拍摄下去了。

    没想到宁好竟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郑晨的要求,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不过,宁好出于什么目的答应,这都跟郑晨无关了。

    现在郑晨要做的就是,赶紧退出这个剧组,拿着八十万飞往燕京,找大少重新给她打造一个电影去。

    “好,我明天一整天都会在宾馆,到时候直接给我打个电话就成。对了,别忘记带一份解约协议来。”郑晨对宁好道。

    宁好一一答应了,挂断电话。

    随即就给庄重打了过去。

    “喂,庄先生,我是宁好。庄先生实在是有本事啊,刚才郑晨已经主动跟我申请,要退出这部戏的拍摄了。”

    “唔,这么快?我才找她谈了话,她就答应了?”庄重装出惊讶的样子回道。

    “还是庄先生面子大啊,不过,郑晨提出了一个要求,要撤掉那公子哥的八十万投资,您也知道,八十万不是小数目,万一撤掉,我这就没米下锅了……”宁好支支吾吾着,却是开口要钱了。

    影视圈里,想要投资就得舍下脸。宁好自然深知其中道理。

    虽然前脚庄重才解决了郑晨的事情,现在要钱不太合适,可是财政危机,宁好也不得不抓住机会开口了。

    “哦,这样吧,那八十万我先出了。稍后你发我个账户,我给你转过去,至于具体合同跟剩下的资金,我们三天后再碰面研究。这些天你可以给小雪讲下戏,让小雪熟悉下剧本,免得到时候抓瞎。”庄重想了想,说。

    他现在身上有八十五万,倒是可以支付那大少的八十万资金。

    “哎,好的。韩雪冰雪聪明,是个演戏的好苗子,我感觉这次一定会火的!”宁好资金有了着落,自然也心情大好,夸赞了韩雪几句。

    “对了,庄先生,还有一个事。那片场的东西,是不是可以收掉了?”宁好忽然想起片场的女鬼,不由道。

    “唔,其实我早已经解决了,现在完全没事了。”庄重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先去研究下剧情改动了,庄先生再见。”听到女鬼已经解决,宁好不禁松了口气。

    “嗯,你去忙就好。”庄重说着,挂了电话。

    片场的煞气阴灵,是庄重凝聚阴气形成的,本身无法支撑太久,三五天就消散了。所以庄重才说已经解决了。

    女主的事情处理完,庄重接下来就得去找剩下的资金了。

    一百多万的缺口,却要落在范志琦身上了。

    此时已经天渐黑,庄重赶着银行下班的点,冲进去转了八十万给宁好。

    然后找了个地方吃饭,熬到天黑,给范志毅发了一个短信,问他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

    范志毅随后就回了过来,说早就准备好了,就等庄重了。

    看过短信,庄重打了一辆车径自往范志毅的居所而去。

    “庄老大,你可来了!”范志毅这一口一个老大的,叫的那叫亲热,似乎完全忘记了之前庄重揍他的事情。

    “东西呢?”庄重也没理会范志毅,开口就道。

    “在这呢,都买来了。沉香木碎屑,木胶,铅液,刻刀,还有中药、小型压缩机等等。你看看全不全?”范志毅指了指桌子,说。

    庄重扫了一眼,清点了一下材料,却是十分齐全,而且好多材料范志毅还是买的双份,显然是上心了。

    这小子倒是不至于无药可救。庄重心里嘀咕一句,将所有的材料都打开。

    “把这些中药放进高压锅里,使劲熬,熬到只剩下汁。”庄重指着中药,对范志毅吩咐道。

    范志毅应一声,提着一包包的中药,往厨房走去。

    而庄重则将装沉香木碎屑的包装袋打开,团起一团碎屑,闻了闻。

    然后将木胶加热,熬成胶水。

    再将沉香木屑团成大约20mm的圆球,蘸着胶水粘结在一起。

    这样就初步形成了一个沉香的手珠。

    沉香作假,有六七种方法。

    一般是用竹子泡油,上色,做成沉香的外形。因为竹子的纤维都比较粗,所以经过泡油后,可以在外表形成比较明显的油线。

    判断沉香真假的一个指标,就是油线。这样做出的假沉香,油线明显,却是足够骗过一些新手了。

    还有的方法,是将菩提子浸油,然后再通过复杂的外部手术,描绘出足够以假乱真的油线。因为菩提子跟沉香很像,所以很难分辨。无论是从大小、重量,还是气味上,都很相像,这算是一种比较高级的作假手法了。

    而庄重采用的,则是最高级的一种手法。

    用真沉香的碎料,压缩成沉香手珠,然后在沉香中间灌铅。

    灌了铅的沉香珠子,可以沉入水中,沉水的沉香都是极品沉香,就可以以假乱真了。

    而且最关键是,庄重让范志毅买来的那些中药,经过熬制后,可以挥发出跟奇楠沉香一样的香气,就连玩了十几年的老手,轻易间也难以分辨出真假。

    这是一种作假的秘法,现在的市面上,根本没有这种作假方法,所以人们遇见这种情况,往往也不会往作假上去想。

    足足忙活了俩小时,庄重才将沉香碎屑团成了十二颗圆形手珠。

    然后庄重拿起一个针筒,抽取了一针管的铅液,依次灌进了十二颗手珠中。

    这下假沉香的重量就跟奇楠比较像了,而且放入水中一准沉水。

    庄重将一颗颗假沉香塞入压缩机,这是专用的模具压缩机,可以将木屑压缩结实,也能顺带着规整下手珠的形状,使之成正圆。

    不一会,十二颗手珠就全都压缩完毕,一旁的范志毅目瞪口呆看着假沉香手珠,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也太像了吧?”

    “像?早呢!真正的功夫还在后面,后面的步骤做不好,全都要返工!你闲的没事去看中药去,别在这影响我工作。”庄重挥挥手,将范志毅撵一边去。

    不过范志毅就像是一块狗皮膏药一样,挥之不去。

    看了一眼中药,就又跑了过来。

    好在他也没有靠近,只是在一边静静看着。

    接下来,庄重要在这十二颗手珠上雕刻图案,这事关沉香手珠的品相,也是最影响价钱的一个因素,能不能让范志琦上钩,就得看这雕刻功夫了。

    庄重拿着刻刀,一板一眼的小心雕刻着。

    而原本毫无特色的沉香表面,在庄重刻刀划过后,立马就展现出来不一样的风采。

    道道花纹形成一个个似梦似幻的眼睛,仿佛鬼眼,幽幽瞪视着人世。

    因为有风水乾坤串的鬼眼参考,庄重雕刻的鬼眼还是相当传神的。

    十二颗手珠的鬼眼雕刻完毕,庄重又挥起刻刀,将十二颗手珠都雕成了貔貅。

    而每一颗手珠上的鬼眼,恰巧是貔貅的两颗眼珠,瞬间假沉香手珠就变成了栩栩如生的貔貅。

    “神了,神了!”范志毅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庄重雕刻,不禁惊呼。

    今天他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行家。

    就庄重的这个作假手法,简直匪夷所思,让人拍案叫绝。

    鬼眼跟貔貅搭配,就像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整个貔貅手串,巧妙利用了木头纹理的鬼眼,雕刻成貔貅眼睛,匠心独运。

    十二颗手珠都雕刻完毕,工作台上已经累积了一堆木屑。

    “中药熬好了没?”庄重伸伸腰,问范志毅道。

    范志毅慌忙去看了看,只见锅内的中药已经变成粘稠的汤汁,于是点头道:“好了。”

    “端过来。”庄重吩咐着。

    等到中药端过来,一揭开高压锅盖,顿时满室生香。

    一股难以言说的香气弥漫,让人情不自禁的陶醉其中。

    范志毅使劲吸了一口气,一副享受的模样。他实在想不出,就这一锅黑漆漆的中药汤汁,能发出这么香的气味。

    “小子,别吸太多,这东西类似于罂粟,吸多了容易上瘾的。”庄重拍了范志毅后脑勺一下,说道。

    范志毅瞬间惊醒,也醒悟过来,怪不得刚才一口香气入肺,竟然有隐隐飘飘然的快感。

    范志毅虽然喝酒打架玩女人,但是毒品还是不敢沾染的。

    听说这中药类似罂粟,不禁站远了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