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737.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作假要全套
    “庄老大,我吸了这东西,不会有事吧?”范志毅这小子真是怕死的紧,慌里慌张的问庄重道。

    庄重白了范志毅一眼,说:“你吃的菜里还有罂粟壳子呢,也没见你死啊?这东西吸多了不好,但是稍微吸一点却没事。”

    现在许多菜馆为了提味,都会用一些罂粟壳子做大料,这样做出来的菜确实味道鲜美。不过不宜多吃,否则真会上瘾的。

    “哦,这样啊。但是……这假沉香要是被范志琦给了老爷子,那我爷爷岂不会?”范志毅忽然一惊,问道。

    庄重知道他担心的什么。

    范家老爷子年老体衰,要是长期吸收这种香气,怕是会直接透支了不多的生命力,导致衰亡。

    看不出,这范志毅虽然混蛋,但是还不算一无是处,至少对他家老爷子还算有点孝敬之心。

    “没事的,我们这是一个滚盘局,最后的收尾就是揭穿这珠子,到时候这假沉香自然就到不了老爷子手里了。”庄重安慰范志毅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范志毅没了疑问,开始专心看起庄重作假来。

    庄重将十二颗貔貅手珠依次放入锅中。

    浓稠的中药汤汁瞬间包裹住了十二颗手珠。

    本来这就是沉香碎屑压缩成的,里面有许多的缝隙。

    这一被药水浸到,立即就像海绵一样,疯狂吸收起中药汤汁来。

    而这汤汁也像是染色剂一般,黏在手珠上,就是一个油黑的痕迹。

    “继续加热,直到把整锅的汤汁熬干净。到时候就关火,捞出来。”庄重盖上锅盖,对范志毅道。

    范志毅应一声,端着锅去了。

    今天他表现的倒是极为老实,而且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对庄重的步骤不停询问,看来是真对这东西感兴趣。

    事情做到这一步,就算基本完成了。

    等到将手珠捞出来,假沉香手珠表面就会被汤汁包裹,形成一道道真实的油线。

    而且最关键的是,汤汁渗入手珠内部,由内而外散发出醉人的香气,不用放在鼻子尖上也能闻到。

    这一点,所有沉香种类中,只有奇楠能够做到。其他的沉香,必须要凑近了闻,或者烧一点才能闻到香气。

    奇楠却是香气浓郁到隔着一段距离就能闻到。

    有了油线、香气、珍稀品相,再加上沉水特性,只要稍微处理一下,做旧出包浆,那这东西就是一个**裸的古物了。

    “行了,这东西一时半会的弄不完,你先睡觉吧。我盯着就好。”

    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有五六个小时了,此时已经十一点了要,范志毅却是有点撑不住了。

    庄重之前倒是已经给乔可可发了短信,说不回去睡了,惹来乔可可一阵骂,怀疑庄重是不是做什么龌龊事去了。

    “好吧,我先去睡一会,等会我接替你。”范志毅点点头,走向卧室,去睡觉了。

    而庄重就在客厅里,一边鼓捣着做旧用的材料,一边盯着锅里的貔貅手珠。

    终于,四个小时后,高压锅里的汤汁基本熬干了,而貔貅手珠经过高压锅这会的干熬,也变得干燥了些,不再是表面一层黏糊糊的汤汁。

    庄重将手珠捞出,搁置在桌子上,等待自然晾干。

    这个过程是漫长的,庄重便在客厅沙发上睡了会。

    直到第二天范志毅叫醒庄重,庄重才发现,已经天亮了。

    他昨晚实在太累,这一觉却是睡到了天亮。

    “珠子干透了没有?”庄重睁开眼,问道。

    “干透了,简直跟真的一样啊,太厉害了!换成我绝对看不出真假来!”范志毅瞅着桌上的珠子,不断赞叹。

    “这才到哪一步,等做上包浆,就更真了。”庄重洗把脸,然后拿出昨晚配置好的油脂。

    这是要给貔貅手珠做上包浆。

    像是这种好东西,肯定是经过许多人不断盘玩的,要是珠子表面没有包浆,那就露陷了。而且,木头文物很难保存,一般保存下来的,都是有包浆的。

    包浆起到了隔绝作用,减缓了时间的腐蚀。既然庄重将这个貔貅手珠定义为古物,那就肯定要有包浆。

    一般木器包浆的做旧手法,是先用酸性液体腐蚀,将木头腐蚀出苍白的历史沧桑感,然后再用高锰酸钾涮一遍,增添白色程度,最后则是扔在潮湿的地方上潮,防止一周后,在表面打蜡,做出假包浆层。

    但是这种方法,用在庄重做出的沉香手珠上,就不合适了。

    庄重昨晚特意调配了一种油脂,这种油脂能跟中药汤汁反应,紧紧包裹住珠子表面,让人很难看出真假。

    庄重拿着小刷子,将油脂一遍遍涂抹在貔貅手珠上,一层又一层,反复涂抹。

    这又忙活了一个小时,才终于作完。

    等到庄重放下小刷子,十二颗貔貅手珠却是大功告成。

    颗颗珠子表面泛着温润的光泽,不像新器具的那种贼光,而是深沉内敛,十足的古感。正是被称为“黑漆古”的老包浆!

    “真!太真了!”范志毅重复着夸赞道。

    “递给我那根弹力绳,穿起来。”庄重指了指范志毅身前的一根棕色弹力绳。

    “啊?就用弹力绳?这可是现代的产物,不会露陷吗?”范志毅质疑道。

    “没事。再好的绳子,经历百年也腐蚀断了。要是连绳子都是做旧的古物,那才真露陷了呢。用新的弹力绳正好,说明我们是真的刚弄到这玩意,才换上的绳子。”庄重解释了一下,然后用绳子将貔貅串了起来。

    十二颗貔貅手珠,依次穿在弹力绳上,而有一颗貔貅珠子上,庄重开了三个孔。

    这在手珠中叫做三通,用来将绳子导出打结的。

    将三通处的绳子拉出,庄重打了一个漂亮的金刚结。

    至此,这串古物貔貅手珠正式完成。

    十二颗手珠经过高人雕刻,貔貅的眼睛乃是沉香纹理天然形成,栩栩如生。拿在手上就有悠悠香气传出,让人闻了精神一震。正是传说中的奇南香的功效。

    “啧啧,这东西要是出现在拍卖会上,恐怕没有个几百万拿不下来。”范志毅感叹着。

    像是这种天然形成鬼眼的奇楠沉香,绝无仅有,可以说世上仅此一份。不拍个几百万都对不起这奇楠的身份。

    当然,这奇楠是假的,不可能拿到拍卖会上去。

    “好了,我让你办的那件事,都弄好了没?”庄重随手将貔貅手串装在一个丝绸袋子里,问道。

    “弄好了,按照你的要求,特地找了一伙没有多少经验的人,他们一伙三个人,正好缺个看墓穴的风水师。我通过渠道联系上了,说好了今天下午见面。”范志毅介绍道。

    “嗯,好。做戏就要做全套,不然很容易露出马脚,事后也容易被范志琦查出来。如此一来,这个珠子的来历却是有了。”庄重点点头。

    之前庄重交待了范志毅一件事情,却是让范志毅找一伙土夫子,最好找那种刚出道没做过几次活的。

    土夫子就是盗墓贼,庄重之所以要找盗墓贼,就是想为这个貔貅手珠弄个出处。

    一般盗墓贼都会找个懂风水的人,以便观察墓穴的入口在哪。风水师就算是盗墓团伙里的斥候,用来寻找进墓穴的方位,其他人则负责进去取东西。

    范志毅找的这个团伙,正好就缺个风水师,而且这个团伙正准备盗苏省的一个墓穴,可以说完全契合庄重的要求。

    到时候,只要庄重偷偷将貔貅手珠放进古墓里,然后佯装成墓穴里发现的东西,这手珠的来历就算板上钉钉,成了切切实实的古物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