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760.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流沙夹层

第一百四十五章 流沙夹层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探土,是盗墓时候常用到的手段。

    用洛阳铲探入土层里面,然后带出来里面的土壤,有经验的土夫子就可以根据土壤的颜色、质地判断出下面是什么。

    何大三人虽然是暴力流,可也不是完全小白。至少懂得探土。

    将螺纹钢管旋入洛阳铲内,蛮牛搓搓手,嘿一下,使劲将洛阳铲送入了土层里面。

    蛮牛别看平时莽撞,用起洛阳铲来倒是熟练的紧,一铲一旋,缓缓的将洛阳铲送进土层深处。

    “停!拔出来。”猴子在一旁监督着,看洛阳铲已经深入了土层,吩咐蛮牛把铲子提出来。

    洛阳铲的构造是一个圆筒的形状,它的底端可以带出泥土,以方便人查看土层。

    蛮牛小心的将铲子提出,在铲子上一层土被带了出来。

    猴子打开强光手电,看了看土,又闻了闻味道,疑惑的说:“是死土,好像不是墓穴位置。”

    土分生土,熟土,死土跟活土,每一种都代表了不同的土层反应。

    基本上活土就是人类动过的土,死土就是纯天然未被挖掘过的土。

    像是墓穴,无论是开挖还是填墓,都会产生大量熟土。所以熟土也是判断是否有墓地的标志。

    像是现在,蛮牛带出来的是一铲子死土,猴子就断定这不是墓穴所在的位置了。

    “换个地方,继续挖。”何大看了一眼铲头的土壤,说道。

    “等等。”就在蛮牛刚想换地的时候,庄重忽然拉住了蛮牛。

    “这里的地貌发生过改变,而且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很有可能墓室就被变动的土层覆盖住了,长年累月之后,这表层的土就成了一片死土。我觉得再挖下挖几米看看比较好。”

    “庄兄弟说的也有道理,蛮牛,继续挖。”何大想了想,点点头。

    确实,这里的地貌发生了改变,也就不能以常理判断了。

    “哎,有点软了,应该是熟土!”十几分钟后,蛮牛忽然大叫一声。

    何大眼里闪过一丝喜悦的光芒,慌忙招呼蛮牛:“赶紧提上来看看。”

    蛮牛将铲子提上来,猴子依旧用手电照着,看了一会,断然道:“没错,老大,是熟土!”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蛮牛,继续挖!”何大哈哈笑着,吩咐蛮牛继续往下挖。

    此刻挖到熟土,至少已经证明了庄重的推断正确,这里就是墓穴所在的位置。

    至于是直通主墓室,还是耳室,又或者墓道,那就不知道了。得继续挖下去才能分辨出来。

    叮!

    挖着挖着,忽然洛阳铲上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却是洛阳铲上的探针碰到了不知什么东西。

    何大一愣,随即一喜。

    因为发出这种声音的情况,只有一种,那就是碰到了砖石的墓壁!

    而砖石结构的墓壁,基本上始于两晋时期,在隋唐时期比较盛行。

    当然后来的元明清,也是采用这种结构。不过那是夹杂着一些土木结构,却是不太相同。

    蛮牛听到响声,就不再用力,将铲子拿出。

    只见铲子上一层砖灰土,却正是碰到了砖石墓壁的表现。

    “看来咱们找对了地方,这里八成是墓室顶壁!”何大兴奋的搓搓手,说。

    庄重倒是没何大那么乐观,而是仔细看了下铲子带出来的土。

    只见灰白的土层里夹杂着一些砂砾,似乎正是墓顶砖石结构的表现。

    “东西八成就落在墓室里面,蛮牛,再挖开点,老办法,爆破这个顶层!”何大指挥着蛮牛说道。

    听了何大的话,庄重不由心里一阵吐槽。

    真尼玛不愧是暴力拆解流,别人打洞都是为了进入墓室,何大打洞却是为了方便安放炸药。

    炸药直接轰掉墓室的顶壁,却是方便至极,到时候直接进去就能拿东西了。

    不过对墓室产生的影响可是致命的,整个大墓就随着这次的暴力挖掘损毁了。

    而且,庄重还听出来一点。

    何大根本就不知道墓室里遗落物品的位置。

    之前何大说是他的祖先曾经盗过这个墓,因为发生意外落下了几样东西在墓里。现在看来,何大根本就是在骗庄重。

    何大顶多也就是不知从哪得来这个信息,知道这个墓穴里还有点余留品。至于祖父什么的,就全是何大在扯淡了。

    “庄兄弟,这次多亏了你啊!没说的,你这兄弟,我何大交定了!”何大眼冒精光,看着蛮牛跟猴子交替挖掘,说道。

    庄重羞涩的笑笑,说:“我就是为了我娘的病,要是我不尽力,那我娘的病就治不好了。于情于理,我都得尽力而为。”

    “好!重孝道,是个好男人!”何大随口跟庄重扯着。

    不一会,蛮牛跟猴子就将探洞扩大了一倍。

    何大摸出强光手电,对着探洞照了照。

    只见光束笔直的沿着探洞射下,一直到达洞底。洞底却是看不甚清,隐约能见到点点的反光。像是沙子中的石英岩反射的光芒。

    “猴子,拿雷管来。”何大收了手电,说着。

    然后接过猴子递来的几根雷管,取出一根白蜡杆,固定在杆子上,又装了一根长长的导火索,缓缓的送入洞里。

    看得出,何大对于雷管的用量还是控制得当的,知道怎样才能合适的爆破开墓壁,又不至于使得墓壁坍塌,掩埋了墓室。

    咚一声,白蜡杆杵着了墓壁的砖石,到底了。

    将白蜡杆固定好,何大摸出打火机,准备点燃导火索。

    导火索极长,却是有足够的跑开时间,所以何大慢悠悠的点着火。

    嗤!

    导火索被引燃,一点火星缓缓的蔓延着,往洞底而去。

    “退出十米远!”何大站起身,往后退去。

    他对于雷管的爆破威力十分熟悉,十米远,却正好是安全范围。

    庄重等人依言退后。

    退到十米开外,四人静静站立,倾听着导火索燃烧的声音。

    何大则用丰富的经验读着秒。

    “十五,十四,十三……”

    庄重一边听着何大读秒,一边在想这到底是个什么墓室,竟然只被前人挖掘过一次。

    不对……前人?

    庄重心中闪过一道灵光,整个人猛然一个激灵。

    “跑!快跑!快跑!”

    庄重大喊着,抢先往外跑去。

    而何大三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兀自站在原地不动。

    何大嘴里还读着秒。

    ”十,九,八……“

    “那不是墓壁!是流沙夹层!”眼见三人没有反应,庄重忙解释道。

    “流沙夹层?”

    一听这四个字,何大三人顿时懵了。

    然后三人同时大喊一声,拔腿就跑。

    就在三人跑开的刹那,只听后面轰隆一声闷响,却是雷管爆炸了。

    闷在洞里的雷管并没有对地面上的人产生威胁,就连声音都是沉闷无比。

    但是诡异的是,整个地面忽然就开始下沉,就像是雷管将地层都炸塌了一样。

    瞬间,庄重等人之前站立的地方就出现一个深坑。

    而无数的沙土从两侧倾斜而下,如同洪水,滚滚流入坑中。

    要是庄重几人方才跑慢一步,铁定已经掉入了坑里,被沙土活埋。

    何大心有余悸的看着深坑,懊恼不已。

    “妈的,设计这墓的人真他妈歹毒!这是想要把我们往死里整啊!”蛮牛气愤的骂了一句。

    庄重不由好笑。

    你们这是在盗人家的墓,人家还对你客气,那怎么可能?

    流沙夹层,就是古代设计墓室的时候,用来防范盗墓贼的手段。

    一般情况下,盗墓贼会打穿墓室,然后从打开的洞里深入墓室偷盗东西。

    而为了防止盗墓贼进入墓室,设计者则将墓壁掏空,采用夹层。

    大多是一种比较易碎的夹层,比如琉璃瓦之类的东西。而在夹层中,则是满满的流沙,只要夹层破碎,整个墓壁的流沙就会汹涌倾泻,瞬间将试图进入墓室的人湮没。

    这是一种很简单实用的防范手段,若是不知情,铁定会被湮没在流沙里,成为一具枯骨。

    而庄重之所以能在关键时刻发现异状,却是想到了盗墓前辈们有感而发。

    按理说,这个墓葬已经被人光顾过一次,连地图都绘制了出来,那肯定会存有老盗洞。

    但是蛮牛在挖洞的时候,却是先挖出来一层的死土,证明这片区域,根本就没有人打过盗洞。

    而不在此打盗洞的原因,要么这不是墓室,要么就是有陷阱。

    所以庄重才骤然出声示警,果然,这是一个流沙夹层。

    “得了,庄兄弟,我今天算是服了。你就是一员福将啊,今天两次死里逃生,都是庄兄弟你提醒啊。不过,庄兄弟你是怎么发现情况不对的?”何大擦擦额头的冷汗,问道。

    庄重看着塌陷的流沙夹层,摇摇头说:“真凭实据我说不上来,但是之前我看到探洞在手电照射下反光,心里又有一种危险的预感。便断定情况不对,这才出声喊了下,没想到还真蒙准了。”

    “要不怎么说你是福将?蒙都能蒙准,看来今天我们不会空走一趟了!有庄兄弟在,一定马到成功!”何大使劲拍了下庄重肩膀,高声道。

    庄重挤出一丝笑容,冲何大笑笑,随即却盯着塌陷的深坑,疑惑的道:“看情形,这个流沙夹层应该是个伪墓室,那真正的墓室又在哪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