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778.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异变
    从棺椁中传出强烈的腐臭气息,令人忍不住反胃。

    即使隔着防毒面具,也是抵挡不住。

    庄重干呕几声,没有呕出什么来,面色却是一阵发白。

    “这也太臭了!”庄重抱怨道。

    何大看来是早有心理准备,嘿嘿笑着,说:“庄兄弟你第一次下地,不习惯这个味道,很正常。更臭的我都见过呢!这个棺椁被人打开过,密封的不好,尸体自然就腐烂了。”

    何大一边说着,一边将棺盖缝隙推的更大一些。

    直至推到一半,何大停下动作,摸出手电往石棺里一照。

    庄重又是差点吐出来。

    只见在石椁中,一汪腐烂的尸水荡漾着,就像是地沟油一般,偏偏还比地沟油清澈,能够看见尸水底部的骨骼跟腐烂衣物。

    “烂成这样了!”何大嘟囔一句,却是毫不在意尸水,打着手电,低头在尸水中找寻起东西来。

    庄重是万万不敢去沾这个东西的,关键是太恶心了。

    何大跟猴子一人一头,带上胶皮手套,在尸水中搅和着。

    好像是俩池塘工人在淤泥里逮泥鳅一样,一会摸出一片腐烂的丝织物,顺手往外就扔。

    庄重看看那些丝织物,应该是包裹尸体的锦被,即便被岁月腐蚀了原貌,可是依稀能看见精美的丝线构造。

    普通人家是绝对用不起这种上等锦被的,这个墓室主人是大人物无疑。

    “哟,石椁内壁有字!”何大摸索一番,却是摸到了石椁内壁上的文字。

    “高居、方春、存、终……都是神马玩意!”

    何大摸索着,靠着手上的触感,认出了石椁内壁的文字。

    这些都是一些常见的陪葬溢美之词,没什么实际意义。

    却是对于发掘墓室主人身份没有帮助。

    “嗯?这有个令牌!”何大顺势摸下去,却是在石椁中摸出了一个令牌。

    庄重慌忙用手电一照。

    只见何大摸出的是一个青铜的令牌,表面已经生满了铜锈,品相却是不怎么样了。

    也难怪这个令牌没有被上一波盗墓贼拿走,这品相的拿出去也值不了多少钱。

    令牌是一只麒麟造型,麒麟的身上、腹部刻满文字,都是繁体的楷书。

    隋唐时期是近代文字使用期,隶书、草书、行书都被广泛使用起来,不过楷书才是官方使用的字体。

    根据这个令牌看,墓室是隋唐时期无疑。

    “这是麟符,也就是电视剧里常说的虎符。这东西只有将军跟皇帝才有,一人一半,只有两半对起来,才能调动军队。这个棺椁内竟然有麟符,难不成这个墓葬是一个大将军的?”庄重看着令牌,对何大解释道。

    “不应该是将军的,24杆列戟的制式,什么将军也不敢用啊。肯定跟皇室有关。”猴子却是反驳道。

    “哎,这是不是令牌主人的名字?”忽然,何大指着麟符的底部,说道。

    庄重凑上去一看,只见在麒麟兵符的肚子底下,刻着“朱燮”俩字。

    “朱燮?这是谁?”猴子晃晃脑袋,却是想不出历史上有这么个人物。

    庄重沉思半晌,忽然道:“我想起来了!说朱燮你也许不知道,但是刘元进你一定知道吧?”

    “隋末起义军的领袖刘元进?”猴子回道。

    “对,就是他!这个朱燮不是别人,正是刘元进旗下的大将,他跟管崇拥兵七万,推举了刘元进为天子,两人共列仆射,一起反隋。算是隋末起义军里比较厉害的人物。只可惜,后来朱燮战死,刘元进失去一员大将之后,也是孤木难支,不久就被王世充斩杀。”

    “哦,这样说来,这个墓就是朱燮的了?难怪他会用到半天子制式,应该是刘元进为了表彰他的功绩,特意为他修建的。算起来,他也算是半个皇帝了。”猴子恍然大悟。

    “恩,应该就是这样。当初朱燮跟五千将士被杀于黄山,咱遇见的那拨阴兵,很有可能就是五千将士的怨念形成。而藏鹿局被人拨砂过,也能解释了。很明显刘元进给朱燮找了这个藏鹿局的吉穴,但是又不想朱燮的后人太过富贵,影响到自己江山,就找高人拨了砂,改变了藏鹿局吉穴的位置。这样一来,富贵虽有,但是仅限于将军之位,不可能成为真命天子了。”

    庄重一拍脑袋,顿时想明白了其中关窍。

    “嗨,管那些做什么,有好东西就行!快,再摸摸这里面还有东西没,这破令牌一看就不值钱!”何大咣当一声,将麟符扔在了地上。

    庄重不由苦笑。

    这麟符虽然是青铜打造,品相也被腐蚀了,卖不了多少钱。但是其历史价值不可估量,代表着一段隐秘的历史。要是被那些考古学家知道,一定会疯了一样抢着要。

    何大却是当破铜烂铁一般随手扔掉,简直是暴殄天物。

    庄重弯腰将麟符捡起来,摇摇头,说:“何大哥,这东西虽然品相不好,但是有一定研究价值呢,也能卖个万把块钱。”

    “研究价值?又不能当饭吃。既然庄兄弟喜欢这东西,那你拿走好了。不过,咱之前在上面的约定,可就算是兑现了啊。”何大眼珠一转,说道。

    听了何大的话,庄重不由暗骂何大奸诈。

    之前何大答应庄重摸到的第一件东西属于庄重,眼下见庄重拿起这麟符,却是借坡下驴,直接把这值不了多少钱的东西塞给庄重了。

    “得,那我就要这东西算了。要是真摸到好东西,我也不好意思一人独吞。这小东西倒是正合适,不伤咱们之间的感情。”庄重将麟符上的尸水擦干净,收了起来。

    “靠,这都是些什么,全都是烂掉的笏板!什么起义军领袖,扯淡!人家天子墓里的笏板都是玉制的,怎么都烂不了,他弄些木头的,简直丢人!”何大吐槽着。

    丝毫不顾忌死人的感受。

    你丫把人家的墓给掏了也就算了,还吐槽人家陪葬品不好,有没有职业道德啊?

    “老大,我摸到一个东西!”猴子忽然叫道。

    接着就见猴子从尸水中鼓捣一阵,忽然抬起手,将手掌张开。

    庄重搭眼一看,只见猴子手心一枚玉质铜钱,玉肉里面隐隐含着一丝血色,算是血沁的玉钱了。

    品相相当不错,算是比较值钱的玩意。

    “这是垫背钱!”庄重却是一眼看出了东西来历。

    见两人不解,庄重继续解释:“垫背钱是下葬中比较常见的一种风水手段。一共七枚,摆成北斗七星的形状。勺子头在人的头部,要是棺椁主人是男的,勺子头就朝左,反之女的则朝右。垫背钱一是为了让死人在阴间有钱花,另一方面是引导人魂魄飞升。北斗七星就像是一条飞龙的形状,象征着人死后成龙。再转世自然就大富大贵了。”

    “一共七枚?这才一枚,也就是说里面还有六枚?”何大说着,伸手进去一阵摸索。

    果然,不一会就捞出了余下的垫背钱。

    不过,不是六枚,而是十三枚!

    “十三枚?怎么会是十三枚?难道这棺椁里面是两个人?”庄重疑惑的道。

    “要是真是两个人的话,应该是夫妻合葬。可是据史料记载,这个朱燮一直没有娶妻啊。难不成……”

    说着,庄重忽然脸色一变。

    “难不成什么?”何大见庄重忽然不说了,不由问道。

    “难不成这是冥婚?!”

    “什么?!”听了庄重的话,何大跟猴子同时一呆。

    墓室本来就是容易出事的地方,而配了冥婚的墓室,更加的诡异。因为旧时许多权贵的冥婚,都是直接用的活人下葬!

    被直接闷死的人,那怨念该有多大?能不出事?

    庄重三人都是赶紧脊背有点发凉。

    与此同时,何大点燃在东南角的蜡烛,也适时的一颤,火光顿时变得黯淡,整个墓室瞬间变得阴森可怖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