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779.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章 如影随形

第一百五十章 如影随形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庄兄弟,你别吓唬我啊,我胆小……”猴子被先前阴兵的事情吓得够呛,不断朝四周张望着。

    庄重苦笑一声,说:“我也不想吓唬你。但是八成这棺椁里葬了两个人。何大哥,你摸摸看,能不能找到第二具骸骨。”

    何大闻言,点点头。

    径自弯下身,用戴着手套的手在尸水里一搅和,来来回回摸了有三四遍,何大奇怪的说道:“不对啊,我就摸到了一个头骨,而且这骨量也不像是两个人的。庄兄弟你猜错了吧?嗯?这是什么?”

    何大说着,忽然叫道。

    接着就见他手抬起,在两指间多了一根明晃晃的发簪。

    这是一根残损的琉璃发簪,发簪的末尾是朵朵盛开的桃花,桃花瓣栩栩如生,恍若真正开在枝头。

    簪子尾部则已经断裂,露出琉璃质地。发簪表面附着了不少脏污,掩盖掉了发簪的花纹。

    庄重扫了一眼发簪,眼神一紧,说:“这是隋唐的琉璃簪,看这个簪子造型,应该是用在盘桓髻上的。很明显,这个棺椁里面还有一个女人!”

    盘桓髻是隋朝时期的代表性发型,妇人将头发卷起,交叠在头顶上,跟隋唐时期的衣裙配合,落落大方,婀娜多姿,是极为普遍的一种发髻。

    棺椁里面出现盘桓髻,正好跟朱燮的年代一致。

    “妈的,真的是冥婚?!”何大打个哆嗦,赶紧将手中的簪子扔回棺椁。

    即便是胆大如何大,也对冥婚颇为忌讳。

    因为这个东西实在是太邪门了,古老传说中,但凡关于冥婚的故事,就没有好结局。

    这种东西自然少沾染为妙。

    只是,棺椁里面只有一个人的骨量,那么被活葬的女人骸骨,又去了哪里?

    庄重心神不定的想着,眉头微皱。

    “想着这棺椁里还能剩点东西,谁知道竟是些邪门玩意!走!拿了那些东西直接离开!”何大将垫背钱收进口袋,打断了庄重的思绪。

    这十几个垫背钱也能值些银子。

    “对,赶紧走!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那个冥婚女人好像在什么地方看着我们……”猴子紧跟在何大身后,缓缓往门外退去。

    本来诡异的气氛,被猴子这句话说得更加恐怖。

    就连庄重都忍不住心中一寒,不放心的朝四周看了又看,确定没有什么东西后,才微微放下心。

    何大在前面带路,三人走出了主墓室。

    本来何大进入主墓室的目的,就是要查看下棺椁里面还有没有遗留物品。但是遗物没有找到,却意外发现了诡异的冥婚,让何大懊恼不已。

    加上之前看到的白毛猴子,几件事情加起来,何大却是不敢在古墓里逗留了。

    带着庄重两人,径自往笔记中提到的后墓室而去。

    据何大说,那些被上一批土夫子落下的物品,就在后墓室里面。当然,详细情况何大却是没有明说,显然对庄重还有防备。

    三人谨慎的走向侧门,那里有一条甬道,是连通后墓室的。

    庄重一边跟在后面,一边悄悄将怀里的假沉香串准备好。

    到时候找个机会将沉香放入墓室,然后佯装发现,这次下地的任务就完成了。

    “慢着点,这甬道有点暗。”何大打开强光手电,光线却是无法发散到整个甬道,只能照见笔直的前方,看不清两侧。

    “老大,等等我。”猴子走在第二位,亦步亦趋的跟在何大身后。

    庄重殿后。

    在进入甬道的刹那,庄重忽然心生警觉。

    不知为什么,总觉背后有事情发生,不由自主的回头一看。

    这一看之下,却是差点让庄重一颗心从嗓子眼跳出!

    之前看到的神龛里面,空无一物!

    那个手执战旗的猴子神像,却是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不可能。难道有人进来把它拿走了?”庄重想着,停下脚步看向神龛。

    同时将手电照向神龛附近的地面,看看是否有人类走过的痕迹。

    墓室里面积尘较多,若是有人拿走了神像,肯定会留下足迹的。

    但是,手电照射之下,却是毫无发现。

    神龛附近的地面没有一点痕迹,一层灰尘平铺在地面,看不出任何东西来过的迹象。

    如果不是被人拿走的,难道神像是自己复活然后消失了?

    “庄兄弟,你干嘛呢?磨蹭什么!”何大察觉庄重停住,不由转头说道。

    庄重深吸一口气,努力压抑了下惊惧的心情,道:“你们看那个神龛。”

    “神龛怎么了?一惊一乍的……”何大不满的嘟囔着,看向神龛。

    “这……这是什么情况?!那个猴子神像呢?怎么不见了?!”

    瞬间,何大就大叫起来。

    处于这个诡异的古墓之中,第一时间能想到的解释就是,神像活了!

    “我也不知道神像去哪了。周围地面没有任何踩踏的痕迹,显然没人来过。在这种情况下神像还能消失,我想不出什么解释。”庄重摇摇头,说。

    “会不会是神像连通主墓室机关,我们一进入主墓室,神像就触发机关自动沉了下去?”猴子却是给出了一个科学的假设。

    “有可能。不过,也不能完全断定。”庄重应和着,将手电光芒打向神龛上方。

    神龛上方是一处雕刻着古怪花纹的墙壁,墙壁往上则是天井。

    隋唐墓室以天井数量判定主人的身份,天井越多越尊贵。

    朱燮的墓室有八个天井,只比九五之尊之数少了一个,确实是很隆重的葬礼了。

    神龛上方就正好连通着一个天井。

    “滴答”“滴答”……

    就在三人仔细观察天井的时候,忽然一阵细微的滴水声传出。

    “嗯?哪里漏水了?”何大问道。

    循着声音找去,却是在神龛那边传来的。

    “好像是从神龛上面的墙壁流下的。”何大将手电光芒调的更亮一些。

    这下墙壁上的情景变得清晰可见。

    只见一道约莫巴掌宽的水痕,顺着墙壁流下,滴在神龛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水滴似乎有粘性,在空中拉出极长的一道水线,半晌才断开。

    “天井漏水了?这墓室修建的也不咋样嘛。”何大吐槽着墓室的质量问题,却是没有注意到,一边庄重的脸色已经变得越来越难看。

    “快走!那不是水!那是粘液!”庄重猛然大喊一声,掉头就往甬道深处跑去。

    “粘液?”何大却是还没明白过来,刚想问个清楚,却猛然眼角余光瞥见,在墓室顶壁,似乎有个白色的影子,正看着他们!

    是那个白毛猴子!而水迹正是从白影的位置流下的!

    何大只觉一股凉气从脚到头,二话不说,发足就往甬道深处跑去。

    “妈的,那猴子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阴魂不散的跟着我们?”一边跑,何大一边问。

    庄重沉默不语,他也没有想清楚其中的关节。

    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那猴子应该是神像复活而成,只是,之前那猴子又怎么会出现在他们身前?难不成它早就知道庄重四人要来墓室?

    还有,庄重记得很清楚,当初看神龛的时候,明明就是一个神像,虽然惟妙惟肖,不过实实在在的是个陶俑,怎么就突然活了?

    诡异,这里却是处处透着诡异。

    白毛猴子就像是跗骨之蛆一样,总是会出现在他们眼前。

    从之前鬼梳头的拦道,到后面阴兵借道时候的扛旗,再到现在诡异的复活。

    这白毛猴子简直就是如影随形,认准了他们几个人。

    咚咚咚咚,寂静的墓室里不断回响着他们奔跑的脚步声。

    而这条甬道也不知道多长,庄重估摸着跑了有段路了,却是还没跑到尽头。

    不过,尽管前途未卜,他们还是不敢停下,因为谁也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有没有追来……

    此时,在墓室外面,蛮牛正百无聊赖的拉着绳子。

    “大哥他们也太慢了,这都进去半小时了,怎么还没动静?真不知道在搞什么飞机……”蛮牛抱怨着。“算了,我拉下绳子,问问大哥情况咋样。”

    他们之前约定好了暗号,若是有情况,就会扯动绳子示警。

    蛮牛轻轻往回扯着绳子,嗤嗤嗤……

    绳子一点点的被蛮牛拉回,但是绳子末端传来的力道却是越来越轻,丝毫没有绷紧的感觉。

    “卧槽,怎么会这样?”蛮牛大惊,加快了拉绳子的速度。

    刷!

    忽然整段绳子被蛮牛拉了出来,而在绳子末端,一个切口光滑平整,就像是用刀切断的一样。

    只是在绳子上还残留着一些粘液,散发出难闻的气味,让蛮牛差点吐出来。

    “坏了,老大出事了!”蛮牛再蠢,也猜到何大他们出事了。

    嘴里说着,将装工具的背包背起,摸出一个防毒面具,就要跳下盗洞进去查看。

    只是蛮牛没有察觉,就在他的身后,一道白影轻飘飘而至,冷漠的眸子散发着妖异的光芒,半张脸遮掩在长发之下,看不清真实面容。

    “老实呆在上面吧。”

    白影发出一声轻叹,接着就见一只手拂过蛮牛后脑,蛮牛顿觉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月光如水,倾泻在白影身上。

    白影又轻声叹了一口气,声音娇柔,却是一个女人。

    随后她看了一眼月亮,一双眸子诡异的旋转几下,森然道:“吴大师,你算天算地,可曾算到过今日?”

    说完,忽然一动,轻飘飘跳入了墓室。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