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782.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眼睛图腾

第一百五十一章 眼睛图腾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墓室内。

    庄重三人狂奔许久,终于看到了尽头。

    手电光芒打过去,只见前方一个黝黑的石门,石门上刻着古朴的花纹,将后墓室掩蔽了起来。

    而身后,似乎没了动静。那东西看样子并没有追来。

    庄重跟何大、猴子,三人站在原地喘息着。

    刚才的这一阵奔跑,实在耗费了他们不少的体力。

    尤其是在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下,一边狂奔,一边要提防那东西可能的偷袭。这种身心俱疲的运动,却是最为累人。

    猴子体力最差,直接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半晌站不起来。

    “站起来!赶紧进后墓室拿东西走人!”何大踢了猴子一脚,说道。

    猴子狠狠喘口气,挣扎着爬起来。

    只是在他站起的瞬间,忽然惊叫一声:“这地上有东西!”

    “什么?”何大慌忙用手电一照。

    只见地面上刻着许多花纹,花纹怪异,就像一只只眼睛,瞪着这种三人。

    而在眼睛的中心,则是一个个的深孔,深孔是红色的,颜色因为年代的原因,变得斑驳不堪。

    “这是什么东西?”何大皱眉问。

    庄重仔细观察了一下,摇摇头,说:“看样子应该是某种图腾类的图案,不过这些眼睛却是有点奇怪,瞳孔中间的小孔是干什么用的呢?”

    “靠,还掉颜色!”猴子用手电照了下手掌,他刚才在地上的时候摸到了眼睛,却是沾染上了红色痕迹。

    猴子说着,将手电夹在腋下,两只手掌使劲搓着,要将颜色搓掉。

    只是随着猴子的搓动,空气中陡然泛出一股血腥味。

    “那不是颜色,是血迹!”庄重闻到味道,不由大叫道。

    “什么?血迹?”猴子疑惑的将手放在鼻尖一闻,脸色立马大变。“妈的,果然是血!”

    “很明显,这中间的小孔是用来浇灌血液的。应该是用作某种祭祀活动,而这些眼睛就是符纹,在祭祀中代表着特殊的意义。要是猜测不错的话,每个眼睛的底部是相互连通的,血液能够从小孔浇入,然后流通向某个地方。”

    庄重蹲下,一边观察着眼睛,一边推测。

    “至于流向哪里,最大的可能就是,那里!”说着,庄重手一指。

    指向了后墓室。

    “啊?不会吧?那我们进去岂不是很危险?”猴子畏畏缩缩的看了一眼后墓室,不由道。

    “危险不危险,进去了才知道!我们现在还有的选吗?陪葬品就在那里面,后面又有白毛猴子,除了进墓室根本没别的选择!”何大忽然插话,厉声道。

    听了何大的话,庄重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按照庄重的想法,是趁机返回,赶紧离开这里。即便那白毛猴子真的发起攻击,庄重三人也未必就是死路一条。

    但是眼前的后墓室,却让庄重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牵扯到祭祀的地方,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东西。而且这里还是用的血祭。

    虽然不知道是牲畜血,还是人血。

    不过庄重猜测,多半就是活人的鲜血。古代这类事情实在不少见。行军打仗,杀人祭旗,简直屡见不鲜。

    一个是未知的危险,一个是明知的危险。庄重宁愿去面对那个明知的。

    可是何大已经被宝贝蒙昏了头脑,坚持要进后墓室。

    也不知道当初那些个盗墓的前辈,是怎么闯入的后墓室,然后将宝贝遗留在了那里。

    “咦?这门怎么推不动?”

    庄重还在沉思间,何大已然付诸行动,开始推门了。

    只是他几经用力,后墓室的石门却是纹丝不动,就像是焊住了一样。

    “猴子,来加把劲!”何大招呼猴子。

    猴子应声上前,两人弓腰发力,脸憋得通红,石门却是连个缝隙都没开,真正是稳如磐石。

    “妈的,奇怪了,这门怎么不动?”何大低声骂着,却是有点束手无策了。“庄兄弟,你来瞧瞧。”

    这一路上遇见的难题多半是庄重解决的,这番出问题了,何大自然想起庄重了。

    庄重上前推了推石门,确然,石门十分沉重,根本就推不动。

    别看庄重只是在石门上轻轻一推,其实已经用上了暗劲,这一下的力气,足足有六七百斤,却是仍然没能让石门动一点。

    可以想象这石门究竟有多重了。

    除非庄重动用左手的真正实力,否则是不可能打开这门的。

    “门很重,应该是断垄石之类的东西,至少也有一千多斤,凭我们三个是不可能推开的。”庄重下了判断。

    一听石门有千斤重,何大顿时傻眼了。

    要是石门打不开,那里面的东西就得不到,这趟可是要空手而归了。

    何大筹划了许久,怎么甘心就这样回去?

    眼珠子转了几转,何大忽然道:“既然推不开,我们就炸开它!”

    说完,何大就要摸炸药。

    庄重不由满头黑线。

    不愧是暴力盗墓流,遇见过不去的坎,就是一个字,炸!

    再nb的机关也得毁在这一个炸字上,可以说新时代的火药完胜旧时代的机关奇术。

    只是,庄重可不敢让何大胡来,一把拉住何大,说:“何大哥,冷静点。这石门怎么着也得有几十公分厚,而且还是坚硬的青石,你这门没炸开,墓道就得先被炸塌了。那咱岂不是自寻死路?”

    何大瞅瞅墓道,再瞅瞅门,叹口气,将炸药塞回了背包里面。

    显然庄重说的十分在理,即便何大有多年开山炸石的经验,也不敢轻易涉险。毕竟这个墓道已经近千年,谁知道能承受多大的震动?

    “那你说怎么办?”何大转头问庄重。

    庄重却是没有说话,而是打着手电仔细观察起周围的情景来。

    何大跟猴子知道庄重在寻找线索,都没有打扰。

    猴子谨慎的盯着后方,生怕那东西追来。

    “我觉得,这石门肯定有机关。古代修建墓道,一般用这种千斤巨石的,都是断垄石,就是为了杜绝盗墓贼进入。但是何大哥说之前那拨盗墓前辈们曾经进去过,就证明这门不是断垄石那种死门,是活的。所以八成是有机关。”

    庄重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石门上抚摸着。

    石门上刻着繁复的花纹,一眼看去,很难辨认哪个花纹是机关按钮,庄重只能用手一点点的触摸。

    凭借手上的触感来分辨机关位置。

    谁知道,摸了半天,却是一点发现都没有,感情机关根本就不在石门上。

    “怎么着,没找到机关吗?”何大问道。

    庄重无奈的点点头,暗暗琢磨机关应该被设计在什么地方。

    隋唐时期的墓室设计自成一体,许多机关工艺的制造,甚至比现在都要厉害。而且现在的防盗机关基本都是用电子设备支撑的,相互间也不具备可比性。

    用现在的思路去揣测古人的想法,那就太难了。

    庄重站在石门前又揣摩了半天,把石门包括周围的墙壁都摸了一个遍,仍旧一无所获。

    “不好了,老大,我们的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断掉了!”这关口,猴子忽然大叫起来。

    然后庄重一摸系在腰上的绳子,果然,只剩下了半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断掉了。

    这一发现,顿时让三人一阵紧张。

    绳子可是他们跟外界联系的唯一方式,要是绳子断掉,那就没法通知外面的蛮牛救援了。

    “蛮牛应该会察觉吧?也许他发现后就带着装备下来找我们了。”猴子自我安慰着。

    何大却是难得清醒一次,说:“那样最好,就怕蛮牛也出事了,自顾不暇,哪有空支援我们?”

    “蛮牛出事?不……不会吧?”猴子大吃一惊。

    “你觉得呢?从咱打的盗洞到这里,能有多远?蛮牛即使找不到这,他不会喊两声?现在却是连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你说蛮牛能安全了?”

    “那我们岂不是完蛋了?”

    “哼,完蛋?这世界上能让老子完蛋的还没有!甭管他是人是鬼!找机关!今天一定要拿到宝贝!”何大一发狠,脸色狰狞的道。

    看他这气势,怕是面前出现一个鬼,他也敢上去斗一斗。

    有的时候,人就得有这种破釜沉舟的劲气。

    何大却是天生干这行的材料,关键时刻,遇见邪门事情能不慌不乱,敢拼死一搏。

    三个人分散开,在周围找着一切看上去像机关的东西。

    砖石,花纹,小坑,凸起……

    一切有可能的地方,都被翻遍了,石门还是原样。

    “庄兄弟,你不是猜错了吧?兴许这石门就是一块断垄石呢?那几个盗墓的前辈进去后触发了机关,然后断垄石放下,他们也就被困死在了里面。没有进后墓室的几个人,逃出去之后留下了只言片语,说里面落下了宝贝。”猴子靠在墙壁上,有些气虚的猜测道。

    庄重眉头一皱,道:“这也不是不可能。要是真那样的话,我们恐怕就得无功而返了,或者干脆出去定位,从顶上打个盗洞,直通后墓室,然后再进去拿东西。”

    庄重认可了猴子的猜测,不过随即也提出了解决方法。

    只要记住这个位置,出去后再上面打盗洞,照样可以避过断垄石。

    “再找找,实在找不到就出去!”何大点头,看来也是有点放弃了。

    “嗯?这地上是什么?”庄重不经意间照到地面,却是猛然发现一处地面颜色不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