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783.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开门
    本来刻满了眼睛图腾的地面,全都是暗红色跟青灰色夹杂,但是在靠近石门的一边,却是有一个明显的黑色印记。

    印记约莫有两指长,像是洒下的水线,斜斜的直通向门内。

    “谁知道是什么,也许是那白毛畜生的尿吧。”何大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不断敲击着周围的地面。

    “不像,我总觉得这痕迹有点问题。说不定就是某种线索。”庄重摇摇头。

    蹲下身,庄重用手轻轻搓了一下那道痕迹,然后放在鼻尖一闻。

    “好像是煤油,有淡淡的煤油味道。”

    猴子见状,也用手指搓了下,一闻,随即肯定的道:“没错,就是煤油。”

    何大凑上来看了一眼,说:“煤油就煤油呗,这有什么稀奇的,我们还是赶紧找机关吧。”

    “煤油没什么稀奇的,但是在这个古墓里出现煤油,那就稀奇了。煤油可是西方产物,光绪年间才进入咱这边。一个隋末的墓里竟然有煤油,难道不奇怪吗?”庄重发问道。

    “隋朝人肯定不知道用煤油,但是在我们之前有人进来过了啊,说不定就是他们留下的。”猴子回答。

    “没错,那批人是民国期间,正是用煤油的年代。但是,他们又为什么要在这留下煤油呢?”

    “兴许,是洒的呢?”

    “不可能。”庄重否定了猴子的猜测。“煤油要是洒出,肯定不是这种形状,应该是溅射状,不是这种长条状。能形成这种长条状,只有是故意洒出,或者是煤油灯漏油。”

    说着,庄重将手电照向远端的地面。

    “你看,其他地方根本就没有痕迹,只有这个地方有。如果煤油是漏油的话,应该是一路上都有。很明显,民国那拨前辈不知道拿来做什么用了。”

    庄重说完,站起身,来回踱着步,嘴里不断嘟囔着:“在这种地方,利用煤油能做什么呢?燃烧?烧什么呢?”

    庄重眉头紧皱,不断的进行着假设,却总觉得似是而非,不是真正的答案。

    “嗨,庄兄弟,我看你也别想了。大不了咱就按照你之前说的,出去之后竖着打个盗洞嘛。这活可简单多了!”何大满不在乎的说着。

    确实,打盗洞可比找到这石门的机关简单许多。

    “话虽如此,可是这后墓室是什么样的设计,我们也不知道。万一再有流沙夹层,或者更厉害的防盗手段呢?毕竟咱之前也吃了一次亏不是?眼下最好的办法还是找到机关,打盗洞只是下计,实在没办法了再那么干。”

    “草,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这帮古人一个比一个心黑,不就是盗你个墓嘛,至于这般提防吗?得了,找机关吧。”何大没有节操的吐槽着,却也是想到了之前流沙夹层的厉害,不再提打盗洞的事情了。

    毕竟古人在这方面的设计还是很厉害的,传说不只有流沙夹层,还有一种顶壁,只要一触动,就能发出毒烟利箭,厉害无比。

    要是真遇见这种顶壁,一铲子掏下去,估计当场就得玩完。

    现在想来,找到石门的机关放倒成了一种安全的办法。

    只是,这机关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煤油,煤油……”庄重嘀咕着,望着地上那一抹黑色痕迹异常郁闷。“这玩意到底是起什么作用的呢?难不成还真是放火烧的?不对,我应该从古人设计机关的初衷考虑,古人设计机关肯定不会让人每次进门都放火烧开……”

    “这里有眼睛图腾,还有莫名其妙的小孔,还有血迹。看来进门前,古人会先进行一种祭祀活动,祭祀则需要用到鲜血……这鲜血跟煤油有什么共通点呢?”

    “两者都是液体,两者都具有流动性,嗯,还有,都比较粘稠,不像是水流速很快。要是这样的话,似乎……”

    庄重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猛的一拍巴掌。

    “卧槽,我想到了!”

    何大跟猴子顿时围上来。

    “庄兄弟,你想到开门的方法了?”

    “怎么弄?快点说,别卖关子啊。”

    庄重晃晃酸痛的脖子,捋捋思路说:“你们看,这里是血液,这里是煤油,两者都是粘稠而且流动的。而这眼睛的中心呢,正好有个小孔。你们觉得这小孔是用来干嘛的?”

    “难道是注油孔?就像是发动机上的油孔一样?”何大试着说道。

    庄重笑着点点头,说:“何大哥果然聪明啊,一猜就中。没错,这小孔八成就是一个注油孔。不同的是,它灌注的不是油,而是鲜血!古人在开门之前,先进行某种仪式,杀几个人,让鲜血流在这些眼睛的小孔里,小孔下面应该有暗道,血液则顺着暗道流进门内机关。然后触动机关,打开石门。”

    “那为什么民国的那几个前辈用煤油代替呢?”

    “这就是那几个前辈的厉害之处了。他们发现了这个机关的本质。”

    “本质?”

    “对,你想想,煤油跟鲜血一样,都是比较粘稠的,而且流动缓慢,甚至会淤积在某一处。当鲜血或者煤油流进机关后,由于某种设计上的原因,会阻塞在机关位置,然后不断淤积的血液产生重量,也就触动了机关,从而打开石门。”庄重眼睛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兴奋的说着。

    庄重现在是真正打心眼里佩服那几位前辈了。那几人的盗墓技术简直就是专家级别的。对于机关的破解更是高屋建瓴,从本质上抓住了核心,一举破解。

    就好比玩九曲连环,不会的人摆弄半天也解不开一个。但是会的人只是轻轻一下,就能把九个环全都解开。

    要不是庄重偶然发现了他们留下的煤油痕迹,恐怕到现在还在蒙头乱撞呢。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这么回事。不过仅凭血液的重量就能触发机关,然后撬动这千斤石门?也太玄乎了点吧?”何大纳闷的说。

    庄重则笑着摇摇头:“何大哥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古人的机关术可是厉害的很,四两拨千斤不过是一种小手段。就像阿基米德说的,给他一个支点,他就能撬动地球。只要设计的合理,别说是血液累加形成的重量了,就是一片羽毛放上,都能撬动石门。”

    “啥鸡卖的?我咋没听过有这种鸡?”没有文化的何大再次刷新了庄重的认知。

    恐怕在何大心里,天底下只有两种鸡,一种是吃的,一种是玩的。至于什么阿基米德,不能吃又不能玩,那就没兴趣知道了。

    “咳咳,一个外国人,没听过就算了。咱们当下要做的,就是赶紧找到类似的东西,灌注进这个小孔打开石门。”庄重轻咳一声,揭过了这个话题。

    “对啊,咱们可没有煤油,难不成咱要用血?”何大大吃一惊,说。

    要是用血,那可是不小的工程量。即使三个人轮流献血,也得每人出个五六百cc才能搞定。

    五六百cc虽然不至于死人,但也离死不远了。哪还有力气进墓室拿宝贝?

    “自然不用,我们不是有水嘛。”庄重笑道,从包里摸出水壶。

    “水行吗?会不会密度不够,或者流速过快错过触发机关?”猴子提出了质疑。

    “纯粹的水当然不行。不过加点东西不就完了?”庄重说完,走到甬道角落。

    千年岁月里,墓室中累积了大量的尘土。

    庄重则将这些尘土抓起,全都塞入了水壶中。

    抓了两把土之后,庄重摇了摇水壶,瞬间一壶清水成了泥水。

    庄重看了看泥水的粘稠程度,点点头:“刚好!别人有煤油,咱有泥汤,何大哥,猴哥,你俩站开点,我要给机关注油了。”

    何大跟猴子依言站开。

    庄重来到眼睛图腾旁边,将壶中的泥水轻轻灌进小孔中。

    哗哗哗……

    几个小孔同时灌注,速度快了很多。

    甚至能听见泥水在暗道里流淌的声音。

    随着泥水增多,流淌的速度逐渐变慢,逐渐没了声息。

    当庄重手里的一壶泥水快要浇完的时候,只听石门处忽然传出一阵咯吱声。

    就像是一架老旧的机器突然启动,零件之间连接还十分生涩,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轰轰……轰轰……

    声音足足持续了有四五分钟,这时便听一声极为凄厉的刺耳声音,想来是某个承重的机关启动了。

    本来紧闭的千斤石门,竟然缓缓的上升了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