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787.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冲气和音曲
    “何大哥,厉害啊。”庄重一愣,却是没想到何大竟然有这么丰厚的枪械知识。

    庄重自己对于枪械也颇为爱好,但都是限于当代枪械。

    近代的一些枪械就知之甚少了。

    没成想何大却是全都晓得。

    “嘿嘿,我平时就喜欢摆弄些枪械炸药的,用句时髦话就是,专业对口!”何大嘿嘿一笑,说。

    专业对口……庄重不禁无语。

    一个开山炸石的工人,精通火药枪械,还叫专业对口?要是让某部门知道你这么对口,肯定早把你请进局子里了。分明是意图破坏社会和谐安定嘛。

    “这样的话,恐怕就有点不妙了。”庄重忽然话锋一转,担忧的说道。

    “怎么?”

    “你想啊,那些人手里拿着家伙进来的,还送命于此。我们空手进来,岂不是更加难以应付?我看咱们还是先出去,带点工具再进来为好。”

    “庄兄弟你怎么也怕了?你看这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怎么可能会出问题嘛,再说了,就是真的有危险,我们也不用怕啊。这一包袱的雷管可不是白带的!”何大满不在乎的拍了拍背包。

    庄重这才想起,在何大包里可是装着几十根的雷管。

    这种何大特制的雷管,威力强大,要是一起引燃,整个墓室说不定也会被炸塌,确实比毛瑟枪什么的给力多了。

    想到有雷管,庄重心情稍定,说:“好吧,接下来小心点,不要轻易碰触任何东西,免得发生意外。”

    “这才对嘛,男人,就该打生打死,永远活在死亡的路上!”何大使劲拍了拍庄重的肩膀,高声道。

    这个明明没有上过几天学的粗人,却是忽然拽出了几句意气风发的哲理。

    此情此景,蓦然让人胆气一壮。

    永远活在死亡的路上……的确是让人热血沸腾的理想啊!

    “来,猴子,唱个歌壮壮胆!”何大招呼猴子道。

    猴子脸一耷拉,说:“老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唱歌比哭还难听。我怕一唱歌,不用等死人出来,你们就先吓跑了……”

    “德行!庄兄弟,你来个!”

    庄重轻笑一声,刚想推辞,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说:“我也唱的不好听,不过这种时候也就不推辞了。就当给大家壮胆了!”

    说完,庄重轻咳一声,忽然面色变得郑重,几句歌词也从嘴里飘了出来。

    “葡萄美酒夜光杯李白月张良椎

    司马相如上林雁霍去病血染回

    秣陵春灞陵雨西陵空城拍潮水

    东坡笑陈抟睡昆明池底照劫灰”

    “周文汉武俱尘土洛阳花章台路

    一片分合魏蜀吴战国策换种树书

    广陵散武陵渔兰陵破阵万骨枯

    刘伶醉王戎老竹林酒肆阮籍哭”

    歌声沧桑,有一种天地悠悠,怆然涕下的感觉。那种千古兴亡,百世转瞬的意境,瞬间就让人忘却了自身的生死,融进历史的滚滚长河中。

    跟星汉灿烂的历史相比,个人就变得异常渺小了,生死更是不值一提。

    何大跟猴子全都听的痴了,两人脸上竟然有了丝丝的看破红尘的意味。

    而随着庄重歌声响起,整个墓室都悄然一静,就连轰隆隆的水声都舒缓了许多,似乎专门在为庄重合着节拍。

    风,水,俱寂。

    这就是庄重在歌唱中用到的一种法门的功劳了。

    叫做“冲气和音曲”。

    语出《老子》。“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里面讲的就是风水交he的境界。

    古人从老子这句话里引申出奥义,创作了这种发声方法,用来牵引风水,达到山泽通气,风雷相薄的境界。

    不过对于环境的要求也很高,风跟水都要灵动,才能被歌声所牵引。

    像是当代这种环境,污染严重,却是基本不能用此法调定风水。

    眼下在墓穴里,庄重也是斗胆一试,却没想到起了作用。

    虽然没达到传说中风水归位的那种nb境界,但是也算稍微缓和了墓中的诡异气氛。

    即便真的有什么阴灵煞气,也被庄重的歌声暂时抚慰住了,短时间不会有异动。

    “东坡笑,陈抟睡,昆明池底照劫灰。好歌词啊!”听完庄重唱歌,猴子缓缓从沉醉中清醒,一脸肃然的赞叹道。

    “娘的!听得老子一阵热血上涌!昆明池底照劫灰,咱们现在不就正在墓底吗?走,咱也渡劫去!”何大兴奋的脸红脖子粗,大步朝着祭台走了过去。

    祭台位于正西,半人高,汉白玉制成。在台面上刻着云龙雷纹,跟古代祭天的祭台有些类似。

    汉白玉是华夏珍贵的一种石料,古代一直是皇宫用品。故宫的华表石柱就是汉白玉制成,可见其地位。

    而且关键汉白玉具有不俗的能量,传说能够通灵。古代皇帝祭天都是想要沟通上苍,能够让上苍降下祥瑞。汉白玉便是起到了沟通的作用。

    当然,是否真的能通灵,那就不知道了。可是因为这个原因,汉白玉也就披上了一层神秘尊贵的气息,价格也大涨。

    这个祭台全都是用汉白玉制成,很明显就是用来祭祀的了。应该是想用它来沟通这颗古树。

    祭台上摆着三个青铜香炉,香炉表面锈迹斑斑,里面则铺着一层香灰,可见这个祭台曾经使用过。不过用的次数不多。

    “哟,这俩东西是好玩意啊。”何大一看见香炉,就两眼放光。

    之前看了那么多好东西,却没有一个能带走的,不是太大就是太邪门。现在却是终于看见了个能拿的物件了。

    “老大,这是博山炉啊,好东西!好东西!”猴子看清楚香炉模样后,也是两眼一亮,不住口的称赞起来。

    博山炉又叫博山香炉、博山香薰、博山薰炉等名,是中国汉、晋时期常见的焚香所用的器具。常见的为青铜器和陶瓷器。炉体呈青铜器中的豆形,上有盖,盖高而尖,镂空,呈山形,山形重叠,其间雕有飞禽走兽,象征传说中的海上仙山——博山而得名。

    隋唐时期博山炉也比较常见,但是因为年代保存的原因,流传下来的青铜博山炉并不多见。

    这个博山炉造型奇特,底部有一只白虎蹲伏,托着炉身,盖上镂空,炉身刻画着飞仙、天兵,祥和与肃杀并存。意境非常难得。

    尽管香炉表面布满了铜锈,但这都不是问题,拿出去后稍加处理,就能恢复它当年的美丽容颜。

    “现在一个汉代的博山炉,最普通的也起价十万,这个可是隋唐时期的,那个年代多是瓷炉,青铜的反而少了。看这镂空技术,比汉代的高明了不止一个档次。绝对能值大钱啊!”猴子点评着。

    庄重听着猴子的点评,心里也是颇为意动。

    的确,这三个博山炉都是唐朝精工制作,代表了一个朝代的铸造技巧。不光具有收藏价值,还有极大的研究价值。

    要是能把这仨炉子带出去,就凭这奇特的白虎造型,少说能卖个一二百万。

    “那还犹豫什么?装起来!”何大一声令下,猴子赶忙打开背包,手忙脚乱的将博山炉内的香灰倒掉,然后轻轻将三个炉子装在背包的隔层里。

    “哈哈,这趟算是来着了。不过,就凭这仨玩意,似乎不值当的民国那拨人惦记啊,再看看,是不是还有什么宝贝。”何大贪心不足,继续寻觅着宝贝。

    眼看炉子被猴子拿走,庄重不由一阵肉痛。心里暗骂暴殄天物的同时,却在观察整个祭台的构造。

    除了博山炉,祭台上就再没一物。而在祭台的正中央,刻着一只巨大的白虎,短翅,血目,獠牙凶狠,似乎要择人而噬。

    这是四象中的西方白虎,主杀伐刀兵之事。军队中经常拿来做旗帜,可以镇煞辟邪。

    不过古代祭天很少单独祭祀白虎,这点就有点奇怪了。

    庄重眉头一皱,看看祭台的方位,再看看祭台上的白虎。

    忽然一惊,道:“我知道了!这是一个白虎凶位!祭祀的是一个凶物!”

    “啊?”听见庄重说话,何大一愣。“庄兄弟说的什么意思啊?”

    “你看,博山炉是白虎蹲伏的造型,祭台上刻着白虎图案。而且祭台的位置,又在正西方,正是白虎位。这种种迹象加起来,说明这个祭台是祭祀凶物所用。否则不会搬出主杀伐的白虎来镇煞。要知道白虎可是很凶狠的神兽,祭祀的人肯定是害怕凶物反噬,才用白虎镇着。”

    “凶物?难道是那棵古树?”

    “有可能。”庄重摇摇头,又点点头。“那个死掉的民国高手是前车之鉴,我看接下来我们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万一黑暗里着了道,那就得不偿失了。”

    何大跟猴子齐声应道,三人又四处看了看。

    却是没有再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这也让何大有点扫兴。

    “妈的,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竟然只有三个香炉?太假了吧?”

    “老大,那边不是还有个台阶吗?要不咱去看看?”猴子提议。

    “对啊,说不定那台阶就是通向什么某个藏宝室的呢!走,看看去!”

    商量定,三人迅速往祭台一旁的台阶走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