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793.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青铜棺椁
    台阶隐藏在祭台的后方,要是不仔细看,还真难以找到。

    这个盘旋的台阶全是木制,底下没有任何的依托物,只有用来承重的木头跟绳子。螺旋着一路往上,直通古树的树冠。

    “这台阶很有特点啊,有点空中楼阁的意思。”庄重赞叹一句。

    以前新闻报道,考古学家曾发现过古代的空中楼阁,是建筑在山壁上的房子。只用几根柱子支撑,就撑起一栋房子,耸出在山腰。

    这种高超的建筑手法,让现代好多建筑学家都汗颜。

    而现在的台阶,跟那种空中楼阁有点相似,不同的是,空中楼阁用的是木柱支撑,而台阶用的是绳子的张力。

    “就是不知道结实不结实啊,万一踩上去直接断裂,那不就惨了?”猴子说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笨!”何大说着,伸出脚,在第二层台阶上使劲踩了一下。

    只听整个台阶发出一阵吱呀之声,却是没有任何异样,更别说断裂了。

    “咦,还挺结实的?猴子,来,扶着我点,我双脚都上去试试。”何大说着,扶着猴子的胳膊,两只脚全都踏了上去。

    令人意外的是,这次台阶干脆连吱呀声都没响,竟然完全可以承担何大的重量。

    “牛笔啊!一千多年还能这么结实,我现在都他妈有点羡慕古人了。生活在一个没有山寨货的年代,该多幸福!”何大又发挥里吐槽的功力,犀利吐槽着。

    庄重没理会何大的吐槽,而是仔细看了看台阶的材料,半晌才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原来如此!这些都是藤甲浸泡了桐油制成的,极为坚固,防水又防虫,而且刀砍不断。自然能保存千年不腐了。”

    “藤甲?是不是诸葛亮火烧藤甲兵里的那种藤甲?”猴子一听,顿时想起了典故。

    “嗯。”庄重点点头。“三国演义里面曾写,诸葛亮在盘蛇谷放火烧死了三万藤甲兵,几乎灭了一族。里面说的那种藤甲,应该就是此物。唯一的缺点就是怕火。”

    “小说里面的东西也能信?”

    “小说也是来源于生活嘛。据报纸报道,在安顺地区一个布依族的寨子里,就真的生活着藤甲兵的后裔。并且那个寨子里还有老人会编制藤甲,记者实验了一下,确实是极为坚固。可见三国里面讲的是有事实依据的。况且,咱们眼前的就是证据,还有什么不可信的?”庄重道。

    何大听了一阵嘀咕:“那可得小心了,这玩意怕火,要是不小心雷管炸了,我们不得全被烧死在这里?”

    说完,何大将存放雷管的背包小心背好,才舒了口气。

    也不怪何大谨慎,三国里面描写的藤甲兵死相极惨,就是庄重想到也是一阵头皮发麻,由不得他不小心。

    作为玄学一脉的杰出代表人物诸葛亮,便因为烧死藤甲兵损了好几年阳寿,导致后来镶星失败。

    末学后辈庄重自然也要吸取前辈的教训,生怕栽在这藤甲之上。

    当然,诸葛之死不仅主要还是三把火,火烧博望坡,火烧赤壁,火烧藤甲兵,从而埋下隐患,导致自己早亡。

    庄重提防藤甲却是跟诸葛之死不大挨边了,纯粹就是一朝被蛇咬的心理作用。

    吱呀,吱呀……

    一阵台阶受力的声音传来,却是何大跟猴子同时站上了台阶。

    “哎哟,这尼玛神了!我跟猴子俩人怎么也得小三百斤了吧?竟然完全没事!这可是一千多年了的东西!”何大咧嘴一笑,说道。

    猴子明显没有何大这么乐观,脸色发白,显然有点紧张。他两只脚一上一下站在两层台阶上,不敢稍动。

    “啧啧……”何大不断看着脚下的藤甲台阶,发出赞叹声。

    要不是因为体积太大,何大真想把这些台阶都给拆了,拿到外面去卖。

    “庄兄弟,上来啊!”何大招呼着庄重。

    庄重答应一声,直接踏了上去。

    三个人,四五百斤的重量,除了晃悠几下以外,毫无崩断的迹象。

    这藤甲的结实程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这也让何大更加的垂涎三尺了,嘴里嘟囔着:“妈的,等走的时候,一定要拆一段带出去。”

    庄重不由失笑,说:“何大哥,你就甭想了。这东西刀枪不入,你用什么切断它?”

    何大一滞,却也醒悟了过来。这玩意根本就是带不走的嘛,也就不再念想。

    三个人踏着台阶,缓缓往古树树冠而去。

    看似不长的台阶,却因为盘旋渐进的缘故,让庄重三人走了很长一段时间。

    尤其是走到一半的时候,正好到达水池的正中央,台阶又是悬空,往下一看,竟然有点眩目的感觉。

    黑色的水面泛着凛凛光波,手电一照,却是一点光也透不进去。光影错乱间,构筑成诡异的画面,好似水底掩藏着什么东西一样,让人心生恐惧。

    “那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样,好吓人啊。”猴子颤巍巍走在台阶上,有点畏惧的说道。

    “就你话多!害怕就别看!”何大一巴掌甩在猴子头上,骂道。

    被何大打了一下,猴子也就不敢言语了,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

    三人越爬越高,中途庄重还饶有兴趣的观察了一下眼睛树瘤。

    近距离观察下,越觉这些树瘤逼真。

    尤其是中间的瞳孔部分,就像是真人的眼睛生在了树上一样,让人有种错觉,给它点生命力,它就能眨眼。

    “呸,邪性!”何大也看了看树瘤,却没有庄重欣赏的心情,而是骂了一句。

    “老大,快到顶了哎。”猴子抬头看看,此时距离树冠已经不远,约莫还有十几层台阶的距离。

    “哦,加把劲,我估摸着这树冠上能有好东西。”何大说着,蹭蹭蹭使劲迈了几个台阶。

    转一圈,来到了古树的背面,用手电一照,只见树冠上方有一个小的开口,约莫能容纳一人前行。

    似乎是一道门,专门等人进入树冠一样。

    “看!我就说这树上有东西!还他娘的藏了一个门!”何大瞅见树冠的开口,不由兴奋起来。

    庄重抬头看看,也是心里有了一丝期待。

    在华夏古代的传说中,华夏曾经有这样一个人,叫做有巢氏。

    传说他出生在九嶷山以南的苍梧,曾经游过仙山,得仙人指点而有了超人的智慧。也算是一位上古贤者了。

    他受鸟类在树上筑巢的启发,最先发明了“巢居”。他指导人们用树枝和藤条在高大的树干上建造房屋,房屋的四壁和屋顶都用树枝遮挡得严严实实,即挡风避雨,又可防止禽兽的攻击,人们从此不再过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

    而后来有巢氏成为该族的族长,带领族人迁徙到了北方圣地石楼山。有巢氏曾经居住的那颗大树,也就成了神树,叫做皇巢。

    传言树上有仙人传给有巢氏的天书,以及各种上古珍宝。只可惜,都是传说,无法证实。

    看到这颗古树,庄重却是蓦然涌起一个想法,这颗古树不会跟有巢氏的传说有关联吧?

    难不成朱燮是有巢氏的后人,喜欢巢居于树上?所以死后干脆也整了一棵树陪伴左右。

    古人对于神灵的崇拜难以想象,作为起义军,朱燮会神化一下自己的身份,也是极有可能的。

    像是陈胜吴广,在起义前还得学狐狸叫、塞白卷于鱼腹,这都是为了营造一种受命于天的假象。好让手下士兵觉得他们是秉承天命而生,跟着他们自然有肉吃。

    朱燮八成也是搞得这么一出。

    “庄兄弟,想什么呢?快上来啊。”何大忽然招呼庄重。

    庄重抬头一看,只见何大已经站在了树冠的开口处。

    “来了来了。”庄重应着,三步并作两步,迈上了树冠。

    用手电一照,庄重轻咦一声,这个树冠却是比想象中要宽阔一些,足足有五十个平方。

    繁盛的枝叶从树干生长出来,然后相互缠绕,构成一个类似房顶的树冠。

    却是真的很像是鸟巢。

    “看树冠中间!有东西!”何大从一进入,就开始两眼放光,搜索宝贝。

    树冠的中间是主干,所有的枝叶都是从中间扎出来的,所以中间不可避免的有很多枝干,就像是这座巢穴的承重墙。

    而在苍翠掩映之中,一角闪耀着金属光泽的东西映入众人眼帘。

    “好像是金属制品?”猴子看了一眼,迟疑道。

    “扒开看看!”何大二话不说,直接走上去,用手将树枝扒拉开。

    少了枝叶的遮蔽,瞬间那个金属制品就显现出了全貌。

    而看清全貌之后,庄重三个人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互看一眼,眼神中有惊喜,也有骇然。

    这是一个青铜棺椁。

    棺椁表面没有任何花纹,只是原始的青铜色在灯光下流转着颜色。

    这应该是一个青铜大棺,按照史料记载,里面还有几重小的棺材。

    不过到底有几重,却是有点不好说。

    因为古代对于棺椁的规定比较严格,从天子到士大夫,身份不同,规格也就不同。

    天子棺椁一般是四重,亲身的棺称椑,其外蒙以兕及水牛皮;第二重称地,以椴木制成;第三重称属,第四重称大棺,也就是庄重三人看到的这个青铜外棺。

    从天子往下,上公、侯伯子男、大夫,则以等差分别为三重(有兕牛皮)、二重、一重。士不重,但用大棺。

    这是从周代传下的墓葬礼仪,后世多仿效,从这些年出土的棺椁来看,确实都是按照这个制式下葬的。

    “我有直觉,这一定是个大棺!”何大咧着嘴,高兴的直搓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