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796.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隐藏的东西
    但凡大棺,就一定有丰厚的陪葬品,金银珠宝之类的,数不胜数。

    何大的高兴却不是没有理由的。

    “来,猴子,戴上手套,准备干活了!”何大招呼一声,拿出胶皮手套带上。

    两个人将碍事的枝叶都折断,露出了整个青铜棺椁。

    “看这棺椁的厚度,得有八寸!没有好东西就邪门了!”何大摸了摸棺椁,说道。

    八寸,那就是天子的制式,能够用得起这种规格的,除了朱燮也就没有别人了。

    但是……接踵而来的问题就是,庄重三人明明已经在主墓室找到了朱燮的棺椁,为何这里还有一个?

    “何大哥,你等下,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个棺椁?”庄重慌忙拉住何大,说。

    “这有什么奇怪的,这是墓地,没有棺材那才奇怪呢!”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个棺椁的规格制式明显是朱燮那级别的,但是咱们之前已经发现了朱燮的石棺,那么这个棺椁又是谁的?你不觉得有问题嘛?”

    “哎哟,我光顾着高兴了,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娘的,难道这墓里还葬着朱燮他老子?”何大一拍脑袋,说。

    庄重哭笑不得。以何大这智商,看见棺材就开,能活到现在也算奇迹了。

    至于朱燮老子什么的,那更是何大胡言乱语了。就算是父子合葬,也不可能一个在树上,一个在主墓室。这明显有违常理。

    “庄兄弟,你觉得,会不会主墓室的是假棺,而这个才是真的朱燮棺椁呢?”这时,猴子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嗯,有可能。毕竟我们在主墓室的石棺里,也没摸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要是真的是假棺的话,随便放些陪葬品,再放个用来证明朱燮身份的麟符,就足以骗过盗墓者了。”庄重点点头,认可了猴子的推测。

    “对,就是这么个事!朱燮那老小子怕人盗他棺材,于是做了一个假棺放在主墓室,盗墓的人一看没啥好东西,自然就走了。这就叫……叫什么来,金……金蝉……”

    “金蝉脱壳,何大哥。”庄重实在受不了何大的目不识丁了,出声提醒。

    “就是这个词!我说那石棺里没有什么好东西呢!八成民国那些人也没捞到东西,结果在墓室里寻找,才找到了真正棺椁的安放位置。”

    “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似乎我们还遗漏了什么。”庄重眉头一皱,说道。

    虽然真假棺椁之说,能圆上,听起来也有道理。但是庄重却总觉得有个地方被他们遗漏了,一时半会却又想不起来。

    “嗨,想那么多干嘛?咱是来盗墓的,不是来考古的!咱的任务是开棺拿钱,然后走人。至于朱燮为什么要这么弄,关咱们鸟事!”何大不在乎的挥挥手,示意庄重站远点,就要继续开棺。

    庄重一阵无语。却还是退了开去。

    何大跟猴子两人站在青铜棺一侧,蹲腰发力,两人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青铜棺椁却是纹丝不动。

    “卧槽,还挺沉?”何大一愣,接着喊庄重。“庄兄弟,你也来帮下忙。”

    庄重摇摇头,走上前,说:“这类的棺椁应该都是密封的,大多有榫卯锁死的结构。这样推肯定推不开。何大哥,把撬棍给我。”

    何大闻言摸出撬棍递给庄重。

    庄重将撬棍尖端插入青铜棺的缝隙里,然后轻轻用力上翘,翘出一丝缝隙后,再往里送撬棍。不一会,撬棍的头部就完全送进了青铜棺里面。

    “来,一起用力,把榫卯崩断就可以了。”庄重招招手,对何大道。

    “一,二,三!”

    嘎吱一声,只听青铜棺椁里面传来一声崩断声,棺材盖却是随着声音露出了一道约莫一公分的缝隙。

    “成了!现在可以推开了!”庄重拔下撬棍,说道。

    何大乐呵呵的冲庄重竖了竖大拇指,然后跟猴子重新推起棺盖来。

    吱呀,吱呀

    青铜棺盖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而随着棺材盖的逐渐打开,青铜棺也逐渐露出了真面目。

    庄重紧紧盯着移动的棺盖,生怕错过一点东西。

    此刻三人的心神都被青铜棺吸引,却是没有人注意到,就在三人开棺的时候,古树树干上的眼睛,蓦然眨了一下!

    而古树就像是痛苦似的,从眼睛树瘤中流下了行行的红色汁液!

    轰,沉重的青铜棺盖,终于被完全推开。棺盖砸在树冠上,只是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整棵古树连晃动都没有。

    棺椁其实是很重的,最重的棺椁上万斤,眼前这个青铜棺虽然小一号,但是也得有个几千斤,这么重的重量放在树冠上,树冠却是安然无恙。

    不得不让人赞叹这树的承重能力了,简直是小型的塔吊嘛。

    庄重他们刚才去除的是外面的大棺,在棺椁里面,还有三重小棺,需要依次打开。

    “是木棺。”

    没了盖子,第三重的棺椁也就显露了出来。

    是一个彩绘的木制棺椁,看木头的纹理,应该是金丝楠。

    金丝楠在古代多用于打造棺材板,这种木头质地坚硬,不会因为时间的流失而腐烂。

    因为这种耐腐防虫的特质,也被帝皇官宦喜欢,许多木质棺材都是采用的金丝楠制成。

    出现在庄重眼前的这个金丝楠木棺,呈现黄绿色,表面花纹绚丽至极,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幅山水画。

    道道金丝浸在木头纹理中,灯光一打,闪闪发光。

    金丝楠的名称也就因此而来。

    “是千年的阴沉木,好东西!”庄重扫了一眼,说道。

    金丝楠阴沉木,是乌木里的一种。它是指楠木科里的桢楠木在历史上经过上千年而形成的。有的是因为埋在土里形成,而有的则是因为沉在水里。

    俗话有“财宝一箱,不如乌木半方”的说法,可见这种阴沉木的珍贵。

    像是眼前这重棺椁,历经千年的沉淀,已然成为名副其实的阴沉木。

    金丝跟阴沉后的墨绿色搭配,极为漂亮。木影错落有致,像极泼墨山水画。

    目前市场上这种极品阴沉木的手串,一串大约两千块钱。

    而这一副棺椁,至少也能出上百串,那可就是20万块钱。

    这还是最不值钱的一种做法,放在懂行的人手里,肯定将整个木料雕成家具或者摆件,价值更是翻数倍以上。

    “再好的东西也是木头,里面的东西肯定更好!”何大却是有点看不上这个木棺。

    伸手进去,将木棺的盖子启开,随手就扔在了一边。

    木棺打开的瞬间,一阵光芒闪耀,却是让庄重三人闪花了眼睛。

    “卧槽,金棺!是金棺!”何大先是一愣,随即像疯了一样大吼大叫起来。

    这一套金棺,那可值大钱了,弄出去一转手,何大这一辈子都不用再下地了。

    “发了,发了!”就连猴子都两眼放光,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金棺表面。

    庄重倒是没有太兴奋,可是这个发现也是震撼到了庄重。

    按理说,最里面的一重才是最好的,现在都开出了金棺,那里面是什么?

    玉棺?

    极有可能!

    要是一整套的玉棺,那可了不得。这种东西一向只存在于传说中啊,说是价值连城都不为过。

    “老大,赶紧开下一重,最后一重肯定是玉棺!”猴子叫着,跟庄重的想法倒是不谋而合。

    “急个屁,老子还不知道开?这里又没有别人,谁会跟我们抢?”何大训斥了猴子一句,看着金棺又嘿嘿笑了一声,才恋恋不舍的伸出手,准备开启最后一重。

    “谁会抢?”庄重听了何大的话,猛然心中一个激灵。

    却是想起了之前一直担忧的事情是什么!

    这么贵重的大墓,为何连个防御机关都没有?

    除了流沙夹层以外,就再也没出现什么防御机关。

    难道墓室的设计者以为凭借一个流沙夹层就能阻挡盗墓者?

    不会,肯定不会。

    大墓的设计者们都是有经验的建筑师,即使他们忘记了设计防御机关,旁人也会提醒的。

    既然如此,没有机关的理由,那就只有一个了。

    那就是,这个墓室完全不需要设防!

    不需要一个机关,所有进来的盗墓贼都会自投罗网。

    庄重心中猛的生出阵阵惊恐,有这种魄力的墓室建造者,必然存在着压箱底的手段。

    不是机关,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墓室中有东西!那东西足以保证让所有盗墓贼葬身于此!

    只是,那隐藏的东西又是什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