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800.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碧玺棺椁

第一百五十七章 碧玺棺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庄重只觉全身发冷。

    越想越恐惧,刚才路过那具骸骨的时候,应该好好看看死于何因的,这样也能有点心理准备。

    是困死的?还是中毒?或者是死于那白毛猴子之口?

    “妈的,把你手拿开点,磕坏了这金棺你陪老子啊!”何大大声斥责着猴子。

    庄重从沉思中惊醒,一看,却是猴子见金棺不好开,直接上家伙了。

    “豁!”何大骤然发出一声响,大力推动之下,金棺被启开。

    庄重慌忙将手电照向金棺里面。

    第一眼,绿!

    再一眼,红!

    等看仔细了,才发现手电光芒已经被渲染成了红绿相间的光华,如同一卷匹练,横陈在棺椁中,盈盈似一汪湖水,荡漾不已。

    “哇!”

    何大跟猴子难以置信的惊叫一声,表情呆滞。

    “发了,发了,真的发了,啊哈哈哈哈……”

    何大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一把抱住猴子,吼叫起来。

    猴子也是乐的直笑,眼睛却始终不离开棺椁内部。

    “这是……碧玺?!”庄重同样被最后一重棺椁震撼到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个棺椁的最后一重,竟然是全碧玺制作!

    而且还不是单颜色的碧玺,是西瓜碧玺!

    碧玺又称为电气石,英文名称tourmaline,是从古僧伽罗锡兰语turmali一词衍生而来的,意思为“混合宝石”。

    这玩意最早出现在华夏,是在清朝年间。史料记载,慈禧太后十分喜欢这东西,收藏了很多的颜色碧玺,每一个都珍贵无比。

    在她的殉葬品中,有一朵用碧玺雕琢而成的莲花,重量为36两8钱,以及一个西瓜碧玺做成的枕头,当时就值75万两白银。

    拿到现在,那就是天价。

    而所谓的西瓜碧玺,就是指外表碧绿,内里通红的碧玺。因为其类似西瓜皮绿瓤红的样子,所以叫做西瓜碧玺。

    北京故宫珍宝馆中就有一枚硕大的桃红色碧玺带扣,是清代碧玺中的极品。

    带扣为银累丝托上嵌粉红色碧玺制成,此碧玺透明且体积硕大局部有棉绺纹。银托累丝双钱纹环环相套,背后银托上刻有小珠文“万寿无疆”“寿命永昌”,旁有“鸿兴”“足纹”戳记,中间为细累丝绳纹双“寿”与双“福”。

    此碧玺长55cm、最宽52cm,碧玺中当属透明且桃红为珍品,在清朝时期更显珍贵。

    可以说,有关碧玺的记载,基本只能追溯到清代,再往前就很少了。

    毕竟这东西不是国内的产物。在隋唐,更多的宝石还是玉,不是翡翠那种碧玉,而是白玉。

    那时候的人们更信奉的是“白玉无瑕”这个词语。

    但是现在,在一个隋末的大墓中,竟然出现了一个全碧玺制作的棺椁!不是摆件,不是手钏,而是一个棺椁!

    疯了,庄重也疯了。

    这个碧玺棺椁一出现,前面的神马博山炉,神马金丝楠,神马金棺,全都弱爆了!

    连这个碧玺棺椁的边角都比不上!

    慈禧太后一个西瓜碧玺的枕头,都能值75万两白银。按照两个时期的物价进行换算,大约当时一两银子相当于现在400块钱,如此一来,慈禧那个碧玺枕头可就是足足3亿人民币!

    三个亿啊,光想想就让人激动,庄重直接脑子中没有具体的概念了,只知道那是很多钱。

    朱燮这个碧玺棺椁可是比枕头大多了,虽然棺椁比较薄,枕头要厚。可是耐不住棺椁大啊。能装下人的棺椁,那得能抵得上多少枕头。

    “3亿,3亿,3亿……”庄重用目光测量着碧玺棺椁,结果最后发现,这个棺椁能值好多个3亿,多到他已经数不清的地步。

    要是庄重把这个棺椁扛出去,即便比不上乔振声的身家,但是上个福布斯富豪榜是没问题的。

    “发了,发了,发了……对了,庄兄弟,这是个什么材料的?”何大哈哈大笑着,冷不丁问道。

    这一个问题,差点让庄重口吐鲜血。

    感情你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啊!连材质都不知道,竟然就开始高兴,也算一个神人了。

    似乎看出庄重的腹诽了,何大解释道:“虽然我不知道是啥材料,但是你看这颜色,不用想就知道价值连城。”

    庄重点点头,平静一下心情,说:“这东西叫做西瓜碧玺,是一种混合宝石。类似于翡翠玉器吧,具体的价格无法估量,只能说,很值钱,很值钱。”

    庄重特意重复了一次很值钱三个字,用来发泄心中的激动之情。

    “看来是真的发了,妈的!”何大狠狠拍了猴子肩膀一下,将猴子拍的一声哎哟,差点跌倒在地。

    “不过,这东西太大,怎么弄出去是个问题。而且它是玉器类的东西,稍有不慎就会破碎,那样就要掉价了。运送是最大的难题。”

    “管它呢,咱先抬出去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何大倒是乐观,根本不去考虑以后的事情。

    说着,何大就要动手,将碧玺棺椁从青铜棺里面弄出来。

    “何大哥,你这是干嘛呢?停停停……”庄重一看,顿时哭笑不得,喊停何大。

    何大纳闷的看向庄重,不明白庄重为什么要喊停。

    “何大哥,这里面可是还躺着一个死人呢!你不会是想连带着死人一块弄出去吧?”庄重一指棺椁。

    只见在红绿交映间,一个模糊的人影躺在棺椁内部。

    “哟,瞧我这脑子!”何大懊恼的一拍脑袋,松开了手。

    “咱先把这棺椁启开,把里面的尸体取出来再说。按理说,这棺椁内还有陪葬品呢。”庄重说道。

    这话让何大跟猴子的眼神又是一热。

    是啊,再好的棺椁也只是一个棺椁,陪葬品才是最主要的。

    不过,这个棺椁实在太贵重,却是掩盖了陪葬品的光芒,让何大都想不起陪葬品这回事来了。

    “把这些封蜡清除就可以开棺了。”庄重指了指碧玺棺椁上的一遭蜡,说。

    这是一种专门用来密封的蜡质,能有效隔绝空气,起到防腐的作用。

    很快,三人一起动手,将棺椁外围的蜂蜡清理干净。

    庄重手搭在棺椁上层,左看看,右看看,忽然找到一个接缝点,用力一推,只听噶哒一声,棺椁的盖子一下弹开。

    这是一个类似现在弹簧的机括装置,只有找准了,才能打开。

    棺盖一打开,顿时传出一阵奇异的香味。

    是郁金香的味道。

    古人为了尸体防腐,在入殓的时候,会先用郁金香跟黑黍熬得香汤洗浴尸体,然后再用鬯酒擦洗一遍,起到美化遗体跟防腐的作用。

    庄重眼前的这具尸体,明显就是经过了类似的处理。

    在手电光芒下,很明显能看到棺椁内还有一汪银白色液体。

    而一具约莫170公分的尸体就泡在液体之中,没有一点的腐烂,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虽然没有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栩栩如生,但是看上去也是有血有肉,好似一尊蜡像。

    “这就是朱燮吗?泡在水银里了,难怪千年都没有腐烂。”猴子拿手电照了照朱燮面具,咂咂嘴说道。

    水银也能起到防腐的作用,朱燮尸体泡在水银里,自然就能保存的相对完好了。

    “妈的,好像也没什么陪葬品啊。”何大却是第一时间开始寻找陪葬品。

    让他失望的是,除了朱燮身上穿着一件铠甲,再无其他的陪葬品。

    朱燮穿的是一件明光铠,典型的隋末风格。在胸前的护心镜上,刻着一个“朱”字,昭示着主人的身份。

    想来,这才是朱燮真正的棺椁。

    之前主墓室里的那个,要么是一个假的,要么就是那个陪葬的冥婚女子。

    “这铠甲似乎也能值点钱啊。”何大眼见没有陪葬品,不由打起了朱燮铠甲的主意。

    庄重摇摇头,说:“何大哥,凡事别做绝。咱这次弄到一个碧玺棺椁,已经赚大了。我看就把朱燮的尸体弄出来,入殓在金棺里面算了。”

    何大想了想,的确也是这么一个理。一个碧玺棺椁就足够三人潇洒一辈子了,没必要赶尽杀绝,把东西都摸走。留着以后需要钱的时候再来拿也不错。

    “好,那就听庄兄弟的。来,把这老小子抬出来,咱给他重新入殓。”何大说着,绕到棺椁的另一头,抓住了朱燮的头部。

    “你俩抬脚,先把他放在地上,等咱取出碧玺再放回去。”

    庄重依言抓住朱燮的一只脚,猴子抓着另一只,三人用力,将朱燮的尸体抬了出来。

    “放这,放这。”何大指挥着,示意庄重跟猴子把尸体放下。

    朱燮尸体上全是水银,这一捞出,顿时打湿了地面,弄得地上十分湿滑。

    猴子在放下朱燮尸体的时候,一个趔趄,差点就栽倒,趴在朱燮尸体上。

    吓得猴子脸都白了,用力稳住身形,才重新站直了身子。

    “哈哈,猴子你要是跟这哥们亲个嘴,保管你一辈子忘不了!”何大哈哈笑着,调侃猴子。

    “去,谁要跟他亲嘴!恶心死了!呸呸!”猴子将防毒面具掀起,不断朝朱燮呸着唾沫。

    “别吐了,小心他一会活过来找你算账!”何大吓唬猴子一句,示意猴子抓点紧,把尸体挪开。

    猴子冷哼一声:“他敢?看我不让他再做一回鬼才怪!”

    说完,重新戴上防毒面具,弯下腰抬起朱燮的脚。

    只是,猴子这一弯腰,就再没直起来。全身就像是虾米一样颤抖着,觳觫不停,牙齿都发出阵阵得得声。

    “猴哥,怎么了?”庄重奇怪的问道。

    一低头,却也是愣在了当地,面色立马变得惨白。

    因为,庄重清晰的看见,地上的朱燮尸体,竟然睁开了眼睛!正死死盯着猴子跟庄重两人。

    何大的一句玩笑话,却是成了真!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