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832.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一百六十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你是为了这墓里的东西而来?”何大一愣。“你怎么会知道这墓里有东西?”

    “哼,瞅你这样,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探险家,一身土腥子味,不是盗墓的就奇怪了。我不说,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这具骸骨是我的祖父!”楚老汉说着,指了指树冠上那具骸骨。

    “当年他跟人盗墓,说好是最后一次,没想到就再没出来。连我祖母都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我爸爸找了四十年,到我,又找了四十年,最终靠着一点模糊的指示,找到了这里,但是墓室的具体位置还是不知道,本来我都放弃了,天可怜见,你却出现了。说起来还真是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还真想不到,这个大墓竟然藏在这里……”

    楚老汉平静的叙说着,忽然声音一变。

    “不过,能有这么多宝贝,也算值了!这些东西全都是我祖父留给我的!你们,谁都别想带走!谁都别想!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庄重算是明白了整个过程。

    楚老汉的祖辈就是民国盗墓高手,来盗朱燮墓,却死在了这里。楚老汉一家为此寻找了多年,都没能找到朱燮墓的准确地址,只知道是在苏北这一片。

    然后何大的出现,让楚老汉重新燃起了希望。楚老汉尾随何大最终找到了墓穴,一路上假扮成白毛猴子,驱狼吞虎,利用庄重三人打开了后墓室,找到了朱燮棺椁。

    之后将庄重三人赶入绝境,楚老汉渔翁得利,独得墓室宝贝。这却是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

    一直擅长做黄雀的庄重,此刻却成了那只螳螂。

    这个楚老汉却是已经有点偏执。多年来的积怨爆发出来,让他认为,这墓室里一切理所当然是属于他的。

    因为他用了四十年光阴来寻找,他的父亲也用了四十年,此刻被他找到,全都是天意。是老天对他诚意的肯定,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染指。

    “本来我还不想赶尽杀绝,但是你们既然认出我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只能怪你们知道的太多了!”

    楚老汉狰狞的说着,猛然从怀里摸出一把自制土枪喷子。

    这是旧时农村常见的一种土枪,没有膛线,前膛装弹,利用火药炸裂,霰弹发射钢珠,打击精度不高,但是胜在面积广,威力大。

    此刻庄重三人都被困在池子里,楚老汉一枪轰下去,根本就不需要瞄准,四散的铁砂跟霰弹就能打中三人。

    三人面色同时一变,没有料到楚老汉竟然要下杀手。

    庄重此刻后悔啊,当他听见楚老汉那句“你们知道的太多”后,庄重就后悔了。

    后悔没有第一时间喊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壹加壹等于二”。

    也许楚老汉听了,会放庄重一马也未可知呢。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楚老汉狞笑着,猛然扣动了扳机。

    庄重、何大、猴子,几乎是心有灵犀,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池子底。

    砰!

    枪响,一片铁砂轰在水面,溅起大片的涟漪。

    “唔!”水底的猴子一声闷哼。

    即便是潜入水底,铁砂可是穿透了水面,迸射进了猴子背部。

    一片鲜血晕开在水面,血腥味散发出去,被禹狨幼婴闻到,却是平添几分凶性,愈发的往池子靠近了。

    这样下去,即使楚老汉不开枪杀他们,也会被禹狨幼婴们围歼。

    “你们以为躲在水底就没事了?你们能躲一时,躲得了一世吗?我不信你们不出来换气!”楚老汉冷冽的声音传来。

    却是抓住了庄重三人的命脉。他们在水底潜着,必然要露头换气的,而一露头就会遭受到楚老汉的攻击。不露头,怕是会憋死在水底。

    生还是死,真他妈是个艰难的选择啊……

    三十秒过去了,一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

    水底憋气十分钟,已经算是不错了,世界纪录才是二十分钟。

    猴子水底下的脸已经通红,显然快憋不住了。何况他背部还受了伤。

    不出意外的话,猴子将是第一个露出水面的。

    呼!

    果然,猴子很快就憋不住了,猛然浮上,将头露出在水面,同时也暴露在了楚老汉的枪口下。

    “嘿嘿。”楚老汉一声奸笑,对准猴子脑袋就要扣下扳机。

    然而,楚老汉还没扣下,却见身前猛然出现了一个白影。

    “谁?你是谁?”

    白影不说话,如鬼魅般的眸子悠悠看着楚老汉。

    “妈的,管你是谁,给老子去死吧!”楚老汉忽然将枪口对准了白影,扣动扳机。

    砰!

    一声枪响,比之前那次还要猛烈,呼啸的铁砂几乎扯出了空气爆鸣。

    白影要是被打中,绝无幸理。

    但是,白影却动都懒得动,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

    扣下扳机的楚老汉,却忽然痛吼一声,缓缓仰倒在地。

    一双隐藏在猴皮下面的眼珠,不甘的看着胸前一个血洞,呜咽几声,却是断气了。

    庄重在水底也听到了这声有些诡异的枪响,不似撞针产生的声音,倒像是另一种情况。

    炸膛。

    土枪制作粗糙,炸膛是常有的事情,难道楚老汉运气不好,土枪炸膛了?

    不过他之前喊的那句“谁”,又是说的谁呢?

    庄重决定冒险露头看下。

    当庄重悄悄浮出水面后,就看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树冠上一个白衣女人静静站立,白衣女人的身前,是胸口被炸开的楚老汉。

    楚老汉握枪的手血肉模糊,明显是土枪炸膛了。

    不过,炸膛的这么巧合,是天意还是白衣女人所作?庄重不知道。

    庄重只知道,他见过这个女人!

    就在那天,在清平寺,这个女人看了庄重一眼后,庄重就陷入昏迷,然后莫名其妙的开启了异能。

    可以说,庄重的风水眼,有一半是拜这个女人所赐!

    “是你?你到底是谁?”庄重骤然问道。

    白衣女人缓缓转身,冷漠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那双幽深的眸子闪烁几下,随即游离开去,不再理会庄重。

    庄重疯了,尼玛,这是**裸的无视吗?哥那么帅,你还要无视!太打击人了。

    白衣女人没有回答庄重,而是轻轻走到了树冠上的骸骨旁边。

    轻轻扫一眼骸骨,脚尖在骸骨堆里一挑,一个乌黑的吊坠飞起,落入白衣女人手中。

    是那个蝙蝠吊坠。

    庄重有点不明白了。白衣女人要这个吊坠做什么?明明只是一件很普通的民国物品啊,值不了几个钱。

    可是……冥冥中,庄重却又觉得,这东西连他内心深处都渴望得到。

    似乎看穿了庄重想法,白衣女人转过身,讥诮的看了一眼庄重,然后示威似的,将蝙蝠吊坠收进手心。

    刹那,庄重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丢失了心爱的玩具,觉得天都要塌了。

    庄重不明白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

    “你到底是谁?!”庄重郁闷至极,烦躁不安的冲白衣女人怒吼道。

    白衣女人这次干脆连看都不看庄重了,一踮脚,轻飘飘从树冠飘落,然后徐徐往外走去。

    整个过程,却是对摆在一旁的碧玺棺椁看都没看一眼,似乎那只是一堆粪土,还比不上她手里那个不起眼的蝙蝠吊坠。

    庄重真的要气吐血了,不带这么无视人的啊!好吧,人家的确是不帅,但是人家也是有尊严的啊!

    似乎听见了庄重的心声,已然走出后墓室的白衣女人忽然转身,对着庄重发出一种奇异的啸声。

    咦?这女人良心发现了?竟然对自己吹流氓哨?只是吹得不太好啊,等有机会哥教给你!

    庄重自我安慰的想着,可是没等他想完,就陡然发现,在白衣女人啸声的刺激下,所有的禹狨幼婴就像是发狂了一般。

    不再畏惧池水,哇呜哇呜的叫着,就爬向池子中的三人身边。

    “卧槽!这女人临走还暗算我一次!”庄重破口大骂。

    很明显,禹狨幼婴被白衣女人鼓动了,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白衣女人实在太神秘,神秘到庄重连一丝一毫都看不透。

    本来庄重还觉得自己是螳螂,楚老汉是在后的黄雀,现在才发现,他连螳螂都算不上,他根本就是那只倒霉的蝉!不仅被楚老汉这个螳螂算计,还被白衣女人这个黄雀耍了一把。

    噗,这时候,何大终于最后一个浮出水面。他足足憋气了十几分钟,看来是个中高手。

    “妈的,憋死老子了!”何大露头后第一件事,就是大口呼吸。

    “嗯?楚老头死了?土枪炸膛了?报应啊报应啊,哈哈哈……嗯?这些东西疯了吗?!怎么不怕池水了?!草,要命了!”

    何大真是瞬间经历大喜大悲,随口一句话,就完美的诠释了什么是喜忧参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