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857.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演戏
    庄重装出第一次来的样子,左看看右看看,十分新奇。

    何大倒是轻车熟路,并没有急着将东西出手,而是沿着东台路兜了一圈,才慢悠悠的兜回去。

    其实这是一种变相的提醒。

    像是他这种人,一出现在东台路,眼尖的老板早就看见了,知道他们有东西要出手。

    想要吃下东西的,自然会前来询问。

    货比三家才是正理,范志琦那个店,是何大最后的选择。

    “哟,老何,来新东西了?”一个似乎跟何大熟识的老板,首先跳出来问价了。

    “对,刚从乡下收来的,怎么,有兴趣?”何大斜着眼问。

    一般市场上最受店家喜爱的是外来的“古货”,古货又分两种,一种是乡下收上来的古董,一种就是墓地里出的鬼货了。

    但是这年头盗墓可是犯法的,所以没人会说自己手里是鬼货,都说是从乡下收来的。

    “啧啧。”那老板明显不相信何大的话,啧啧两声,也没揭破。

    “咋地,你还不信?看见这年轻人没?我三姥爷家的侄儿,东西就是他的!我这次只是介绍路子,收个中介费!到底能不能卖,还得看他同不同意呢!”何大一把拉过庄重,顺口扯谎道。

    庄重立即配合着演戏,点点头,说:“是俺的,咋了,你想买?”

    那老板看看庄重,一笑,问:“鲁东来的?还是苏北?”

    从一句话上,却判断出了庄重家乡。

    好在清平寺就在鲁东那块,跟苏北的方言有些类似,正好跟朱燮墓葬地方相同。

    “苏北。你买不买?不买别磨叽。”庄重没好气的说道。

    何大听了庄重这话,不由暗中给了庄重一个大拇指。

    “我就是想买,也得知道是什么类型的物件吧?”

    “青铜香炉,有兴趣没?”何大接过话茬说。

    老板一听是青铜器,有点怵,想了想,拉过何大的手,说:“先摸个价吧,能接受我就买,接受不了,你还是去聚宝斋吧。”

    聚宝斋就是范志琦的店面。

    于是何大跟老板握着手,不断伸着手指交流着,一分钟后,老板摇摇头:“算了,你要的价格也太贵了,我吃不下。你们还是去聚宝斋吧。”

    何大遗憾的松开手,跟老板告别,走了。

    方才老板跟何大拉手,就是古玩市场的一种问价方式。

    这是从旧时候传下来的,由于那时候市场是露天的,交易双方不想让旁边的人知道他们交易的价格,于是就会用布盖上,然后通过摸对方手指的数量判断对方的价格。

    在早先国人还传宽袍大袖的衣服的时候,人们拉手的时候就直接由袖子挡着,用不着布。发展到现在,再用布盖上,就太奇怪了,于是成了直接握手。

    双方手指在掌心敲击,以此来说明价格。

    刚才何大却是没能跟那老板谈拢。

    “妈的,老狐狸!就想坑老子!这些个古玩店老板,没一个好东西!”何大愤愤道。

    这话却是说对了,古玩讲究的就是一个低买高卖,肯定要黑着心压价了。

    “庄兄弟,这么着,一会再有人问价,我就说东西是你的,你是我侄儿。你就一口咬死少了不卖,到时候看我眼色行事,可以卖的时候,我会踢你一下给你提醒。”何大转过头,对庄重说。

    庄重点点头,这就更方便庄重控制场面了,保管让范志琦老老实实吃下这个沉香手串。

    东台路不大,不一会,那些有点本钱的老板都知道何大入了一件青铜器,不过价格着实贵,他们猜测着到底是什么香炉的同时,却是没人上来问价。

    何大在东台路也卖过两次东西了,他是什么路子,东台路的老板都知道。青铜器鬼货,价钱又贵的离谱,没点后台可真吃不下来。

    所以一时间,竟然没了人问价。

    此时,东台路中段,一家装潢的古朴华美的古玩店里,一个五十多岁的掌柜优哉游哉的坐在屋中。

    “赵叔,听说来了一个土耗子,好像弄来一件很厉害的鬼货。咱们要不要去探探啊。”一个伙计问掌柜道。

    姓赵的中年人就是聚宝斋的掌柜,也是明珠古玩市场有名的老玩家,被范志琦高价请来看店的。

    赵掌柜摆摆手,说:“不急。你以为鬼货是随便谁都能吃下的?何况还是价格不低的青铜器,等着吧,不出半小时,他们一准找上门来!”

    赵掌柜却是早就从电话里知道了何大几人的事情。

    “赵叔,有没有这么神啊?”小伙计不信的问。

    “神不神,你等着看不就是了?”赵掌柜自信满满。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当小伙计以为赵掌柜输了的时候,聚宝斋门口忽然就出现了庄重四人的身影。

    小伙计眼睛瞪得溜圆,嘴里连呼:“哎哟,哎哟,赵叔,你真是神了!”

    赵掌柜慢悠悠点燃烟斗,吸了一口,说:“小册老,还不去迎客!”

    小伙计嘿嘿笑着,出门迎客去了。

    “几位,是想买点什么吗?”小伙计明知庄重四人的来意,还是问道。

    何大轻蔑的扫了一眼小伙计,说:“喊你们掌柜的来!跟你说不上。”

    “妈的,神气什么,等会看你怎么被赵叔坑!”小伙计心里腹诽几句,喊赵掌柜去了。

    赵掌柜又吸了几口烟,才磕磕烟斗,施施然走出来:“诸位,不知喊赵某所为何事呢?”

    古玩行当里,大多数人的做派都十分老旧,带有明显的民国年间习气。

    这个赵掌柜便是此类,说话也有点拿腔调。

    “嘿嘿,赵掌柜,我从乡下收来一个老物件,想找你掌掌眼。”何大也不说卖,而是说找人掌眼。

    “哟,承蒙瞧得起,不知是书画、瓷器还是古钱、玉石呢?”

    “都不是。是青铜器,还有一个沉香手串。”何大说着,将蛮牛手里的包提起来,轻轻放在柜台上。

    听到何大说有沉香手串,赵掌柜眼里明显闪过一抹激动之色。

    庄重将赵掌柜的表情收入眼帘,知道鱼儿开始咬饵了,只要慢慢收线,不愁鱼儿不上钩。

    “青铜器,那可不好说啊,麻烦这位小哥拿出来先看看吧。要是赵某眼拙看走眼,各位别责怪。”赵掌柜示意何大拿出青铜器。

    何大一笑,说:“掌柜的,你这有点太随便了吧?哪有在这里看东西的?”

    赵掌柜一拍脑门,说:“对,对,是我孟浪了。来,里面请。小李啊,上茶。”

    鬼货看货,却是不方便在店里直接看,免得人多眼杂,泄露风声。

    进入店铺内里,是一间二十平方的会客室,布置的古色古香。

    不一会,小伙计端来四杯茶。

    喝了几口茶后,何大才神秘兮兮的将背包打开,取出一个博山炉,递给赵掌柜。

    赵掌柜戴上手套,接过博山炉,手里拿着一个放大镜,仔细辨别起来。

    何大可不担心这是赝品,从朱燮墓里历经生死取出的,怎么会是赝品?

    半晌,赵掌柜才放下手中的放大镜,说:“东西就一个吗?”

    看赵掌柜的表情,应该是看真了。

    何大笑笑,又将余下的两个取出,递给赵掌柜。

    赵掌柜一接过,顿时眼里闪烁起兴奋的光芒,显然这三个香炉是好东西,连见多识广的赵掌柜都动心了。

    又是半晌,赵掌柜终于恋恋不舍的放下了香炉,喝了一口茶,说:“东西看真,隋末的博山炉,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精品。说吧,这东西你想要多少钱?”

    何大看看庄重,冲庄重使个眼色,说:“掌柜的,不瞒你,我只是一个介绍人。东西的主人是这位小哥,您还是问他吧。”

    赵掌柜冲庄重拱拱手,问:“小哥这东西是祖上传下来的,还是偶然得到的?”

    这话纯粹就是没话找话了,其实赵掌柜心里明镜似的,这仨东西根本就是鬼货。

    庄重有点放不开的说:“是俺太爷爷的太爷爷传下来的,要不是俺娘生病,俺才不拿出来卖呢。”

    “那敢问小哥想要卖多少呢?”

    “五百万!”庄重狮子大开口,直接价格翻倍。

    这一下,不禁吓坏了赵掌柜,连何大也被庄重吓住了。

    一开口就五百万,你当是冥币啊!

    “呵呵,小哥果然……果然……”赵掌柜本想找个词形容下庄重的,想了半天却是没想出来。

    总不能说庄重是愣头青,是二子,是脑子缺根筋吧?五百万?你怎么不说一千万?

    “行了,你别跟俺套近乎,你就说买不买吧?”庄重一挥手,丝毫不给赵掌柜脸面。

    赵掌柜一口茶差点呛着,我跟你套近乎?我值当的吗?还有没有点自知之明了?

    可是为了香炉,赵掌柜只能忍气吞声,说:“小哥,这里没外人,我也就交个实底,这仨东西,你出了小店的门,我保证没有第二家店能收得下!所以,扯谎什么的道道,咱也就别来了,一口价,八十万!”

    一口气压下来八折,赵掌柜这要价是真狠。

    而且赵掌柜这话,还带着点威胁性质。

    聚宝斋在东台路可算是一霸,仗着范家背景,没少截胡了其他店的宝贝。可是其他店也只能忍了,不敢说什么,毕竟范家在明珠是大家族,轻易招惹不起。

    只要赵掌柜放出话去,还真就没人敢收这三个香炉。

    一听赵掌柜这话,何大登时急了。何大自然清楚聚宝斋的能量。

    刚想示意庄重服点软,说点好话,谁知,庄重忽然一瞪眼,指着赵掌柜的鼻子就骂上了:“死老头,你蒙谁呢?还真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了?其实就是一只井里的癞蛤蟆!有本事你给其他家打招呼去,大不了老子不卖了!我砸烂了卖废铜也不卖给你!”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