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859.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章 理所当然的没钱

第一百七十章 理所当然的没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庄重这下翻脸,事先没有一点征兆,说变脸就变脸了,而且还是指着赵掌柜鼻子骂的,更加过分。

    赵掌柜在东台路混了这么久,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还是被一个外地小子骂,心里那气,就别提了。

    脸色一怒,就要喊人。

    可是庄重接下来一句话,又让赵掌柜立马偃旗息鼓,没了脾气。

    “实话告诉你,老子这东西就是从地里弄出来的!小爷缺钱把老祖宗的墓给盗了,干的是天打五雷轰的事,你还给我压价?!八十万。你他妈打发要饭的呢?小爷祖上好歹也是名门望族,真以为小爷没见过钱啊?瞅见没?”

    庄重说着,忽然从背包里摸出那串假沉香,在赵掌柜眼前一晃。

    “这串沉香手串,极品沉水奇楠!我太爷爷戴的!小爷冒着诈尸的危险从他棺材里摸出来的!就这玩意,整个苏省,没几家能有!”

    “嗯?”赵掌柜看见庄重手上的沉香手串,眼睛一瞪,顿时被吸引住了。

    第一眼看去,赵掌柜就断定,这是个开门的物件!

    而且随着庄重手腕晃动,手串上还带着丝丝香气,更加证明这个沉香手串的极品。

    “大侄子,大侄子,冷静点,赵掌柜也不是一口价就咬死了,买卖买卖,这不都是商量出来的吗?你先听听赵掌柜怎么说。”何大额头冒汗,生怕庄重把事情搞砸了,慌忙出来圆场。

    但是让何大想不到的是,赵掌柜却像是毫不在意一般,摆了摆手,长舒一口气,说:“老何说得对,买卖都是谈出来的,小兄弟不满意,咱们可以商量嘛。”

    语气平和,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

    明明前脚还是怒气冲冲,怎么后脚就没了脾气?这泾渭分明的态度,也差太多了吧?

    何大看不明白了。

    庄重冷哼一声,依旧得理不饶人,不断炫耀着自己家世:“你去苏北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苏北周家?我们家虽然是一个旁支,可上溯两辈,那也是家族中的顶梁柱!我差你这点钱?!”

    庄重气急败坏的说着,然后伸手入口袋,就要习惯性的摸出钱包来砸人。

    啪一声,一个钱包甩在桌子上,庄重牛逼哄哄的扫视一圈,王霸之气凛然,然后刷一下打开钱包。

    钱包打开的瞬间,却是让所有人傻眼了。

    五毛,一块,五块。钱包财产总计六块五。

    在进朱燮墓地之前,庄重把钱包还有手机等东西都交给蛮牛保管,庄重明明记得里面还有张百元大钞的,怎么不见了?

    一定是蛮牛拿走了!庄重算计着怎么找蛮牛算账。

    “扑哧。”一旁站着的小伙计,终于忍不住笑了。“钱包里没钱还装大爷?你这种人还真不多见。”

    一听这话,庄重不乐意了。俩眼一瞪,冲小伙计就嚷嚷上了:“妈蛋,没钱咋了?我问你,鱼香肉丝里有鱼吗?”

    小伙计一愣,不明白庄重为什么这么问,还是条件反射的回答:“没有。”

    “那老婆饼里有老婆吗?”

    “也没有。”

    “那雷峰塔里有雷锋?”

    “呃,也没有,倒是有白娘子。”

    “那不就结了,鱼香肉丝里没有鱼,老婆饼里没老婆,雷峰塔里也没雷锋,我钱包里凭什么要有钱?”庄重大义凛然的反问。

    此话一出,顿时满室皆惊。

    小伙计更是呆愣当场,似乎,是这么个道理啊?不过,怎么有种哪里不对的感觉?

    “呵呵,小兄弟真是幽默。我们还是谈谈价钱吧。”还是赵掌柜老辣,赶紧转移话题,生怕庄重一会又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这小子就是一个典型的纨绔,跟他讲道理,纯粹是秀才遇见兵。

    既然如此,不如聊点正事。

    “价钱?不是说了吗?五百万,少了不卖!”庄重不乐意的回答道。

    “呵呵,五百万真是高了,小兄弟你至少拿出点诚意来嘛。”

    “那反正也不能八十万!”庄重赌气的坐回椅子,不搭理赵掌柜了。

    赵掌柜眼睛一眯,却是瞧出来一些端倪。

    这家伙明显是不懂价格,信口开河。怪不得会说出五百万这种价格。

    如果好生忽悠一下,估摸着能将三个博山炉跟手串一起拿下。

    不过,在这之前,还需要先验证一下手串的真伪才是。

    主意打定,赵掌柜冲庄重道:“小兄弟,你手上那串沉香,可否让我看看?”

    庄重白了赵掌柜一眼,还是不大乐意的递给了赵掌柜。

    “别给我看坏了啊!这东西我也准备卖个五百万呢!”庄重不满的说道。

    这话一出口,差点让赵掌柜手一抖,将沉香手串摔在地上。

    尼玛,这小子就认准了五百万不是?什么东西都是五百万……

    沉香到手后,赵掌柜没有急着看珠子纹理,而是轻轻拿在鼻端嗅了一下。

    只觉一阵香气扑鼻,不浓不淡,香味正好,一嗅之下神清气爽。单单凭这香气,应该是奇楠没错。

    再看珠子表面,纹理天成,油线殷然。尤为难得的是,沉香表面的纹理形成鬼眼,又被高人雕刻成貔貅的眼睛,只是看一眼,就让人醉心其中。

    “好东西啊。”赵掌柜感叹着。

    不过有一点,这串奇楠实在是太极品了,极品到根本不敢让人相信他是真的。

    “会不会是作假?”赵掌柜心里一动,拿着手串放在光亮处看了起来。

    奇楠香的特点是坚如金、润如玉、香如蜜,这三种特点是很难被仿冒的,放在明光下一看,就能看出来。

    看了半晌,赵掌柜却是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似乎,这就是真的沉香手串了。

    “喂,你看完了没?看完就给个痛快话,这东西要还是不要?”庄重不耐烦的催促道。

    “小兄弟别急,这东西太极品,我一时看不准。你稍等啊。”说完,赵掌柜就要拿着手串去卧室。

    庄重眉头一皱,一把拉住赵掌柜:“喂,老头,你懂不懂规矩?拿着东西就走,万一你给小爷换了怎么办?这东西可是值五百万呢!”

    赵掌柜哭笑不得,说:“小店招牌在整个明珠都是响当当的,怎么会做那种苟且之事呢?小兄弟你放心就是,我只是拿去做个层析鉴别。”

    层析鉴别,就是一种科学的鉴别手段,提取沉香一小部分材料,然后取9525乙醇浸提物,按微量升华方法,收得棕黄色挥发油,在紫光灯下检视结果。

    正品沉香会呈现四个斑点,伪品则没有斑点。

    “层析鉴别?那是什么玩意?”庄重装出不明白的样子问。

    “简单讲,就是一种科学的鉴别手段,从手串上提取一点材质鉴别。”猴子站出来,跟庄重解释了一下。

    一听这话,庄重立即发飙了,一把夺过赵掌柜手里的手串:“你个老头,竟然想毁我手串?这么极品的手串,你竞想着抠一块下去!你这是人干的事吗?不卖了,走!”

    “哎,哎……小兄弟,你等等,等等。”赵掌柜被庄重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

    本来这事就干的有点不地道。

    古玩行当里面,靠的是眼力劲,哪有用科学仪器鉴定的?要是买古董都带着一部仪器,随时做个碳十四鉴定,那就坏了规矩了,也没人愿意卖他东西。

    赵掌柜确实理亏,可是这次赵掌柜是受人之托,要是打了眼,更是担待不起,所以才豁下老脸,想要做个科学鉴定。

    没成想,庄重说走就走,竟然一点面子不给。

    庄重这一走,反倒是赵掌柜急了。那位爷找这种极品沉香可是找了个把月了,今天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要是这么放走了,自己这掌柜也算当到头了。

    “小兄弟,我不做了,我不做了还不行吗?”赵掌柜一把拽住庄重,百八十斤的重量全挂在了庄重身上,颇有点无赖模样。

    为了范志琦,赵掌柜算是老脸都丢尽了。

    “你这老头,不卖你东西还撒泼?有你这样的?撒手!再不撒手我揍你了啊!”庄重威胁道。

    “小兄弟,算老赵我不对,我就在屋里看怎么样?”赵掌柜说道。

    庄重则冷哼一声,不理会赵掌柜,执意往外走。

    “这……这……手串我要了!”赵掌柜一狠心,开口道。

    庄重这才停下脚步,狐疑的看看赵掌柜,问:“五百万,你要了?”

    赵掌柜听了,差点吐血。这厮怎么就认准了五百万呢?我要是要,但是价钱还得慢慢谈不是?

    “咳咳,价格嘛,我们商量一下。连带着三个博山炉,我们聚宝斋全都收了。这可是大生意,咱得好好商量下不是?”赵掌柜好声好气对庄重说道。

    看的一边的何大是咂舌不已。

    这个赵掌柜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对庄重这么客气?庄重一来了就开始甩脸色,没有好话。这赵掌柜反倒主动贴上来,难不成他是受虐型的?

    “小兄弟,你再把手串给我看一眼,就看一眼!我保证不离开这屋里半步!”赵掌柜刚把庄重劝回来,又恬着脸道。

    “一眼啊,就一眼!不准搞什么花样!”庄重警告着赵掌柜,把沉香手串递了过去。

    赵掌柜小心翼翼接过,从兜里摸出一块手帕,包在沉香手串上轻轻摩挲了几下,半分钟后,白净的手帕上就留下了一点油痕。

    这是沉香分泌出的油脂。

    然后赵掌柜将沉香手串还给庄重,一边跟庄重打着哈哈,另一边却是悄悄将擦了沉香油迹的手帕,交给了小伙计。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