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866.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杀伐心法
    原本一片干净的玉片上,陡然浮现一片青气。

    青气氤氲升腾一会,竟然缓缓的定格在空中,凝结成一个个的文字。

    “果然,这块玉片里面藏有秘密!”庄重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看起那篇文字来。

    能被风水师这样保存的,必然是厉害的风水之术。不是某种失传的风水大阵,就是化煞方法。

    不论是哪一种,都是极为珍贵的。就像武林中的神功一样,是镇派之宝。

    但是当庄重看清文字后,却是一愣。

    这篇文字既不是风水阵法,也不是化煞秘技,竟然是一种庄重从来没见过的风水之术。

    “奇怪。”庄重心下嘀咕着,将整篇文字读完。

    读完后,庄重立即心中一震,接着就是难掩的狂喜之情。

    卧槽,发了,发了啊!这是要让哥统治全世界、征服外星系的节奏啊!

    庄重乱七八糟的想着,无声的挥舞着双拳。

    刷,眼睛一痛,流下一行泪水。却是风水眼的时间到了,庄重现在灵气不足,根本就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庄重毫不在意,依然沉浸在狂喜中。

    玉片上显示的,却是一篇杀伐心法!专门用来控制杀伐类的法器的!

    长此以来,风水师掌握的都是一些化煞生吉的阵法,风水师的职责就是引导风水之气,把煞气转为生吉之气。

    虽然也有一些阵法可以利用煞气伤人,但那都是阵法,需要事先布置。

    玉片里的心法,却是可以直接催动攻击类的法器,操控煞气攻击!

    难怪庄重兴奋,因为庄重从朱燮墓里得来的飞刀,就是一把杀伐法器。

    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刚得到杀伐法器,就有人送来了操控心法。老天爷如此厚爱,还能让人说什么呢?

    庄重颤巍巍的摸出飞刀,这把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飞刀,在灯光下闪耀着黝黑的光泽,就像是一团黑水流淌在刀身。

    平静一下心情,庄重两指一搓,飞刀陡然弹起,在空中翻出一道华丽的弧线,落回庄重掌心。

    默默回想玉片里的心法,庄重将全身灵气调动。

    有了开启风水眼的经验,这次就变得十分简单。其实操控法器,跟开启风水眼有些类似,都是需要用到自身灵气作引子。

    多亏庄重吸收了太阳生气,不然没有灵气的话,还真拿这飞刀没有办法。

    一道灵气被庄重控制着游走在体内,按照玉片心法上记载的,一丝丝倾斜在指尖。

    嗡,静静躺在庄重手上的飞刀,陡然发出一阵嗡鸣,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快速震颤着。

    “起!”庄重猛然吐气,手心上刷的窜出一道灵气,飞刀瞬间弹起数公分高,悬浮在庄重掌心。

    “哇!”看着眼前一幕,庄重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这简直就像是大卫科波菲尔的魔术嘛,不过庄重手上可没有磁铁,飞刀是完全自己悬浮起来的。

    “放,放,放!”庄重小心翼翼运转着心法,将灵气灌注进飞刀内,这是释放飞刀煞气的方法。

    这篇心法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激发出法器里的杀伐之气,然后操控杀伐之气攻击敌人。

    嗤!

    被庄重控制着,指长的飞刀上猛的爆射出一道刀芒,刀芒灰黑色,边缘还萦绕着丝丝血色,就像是喷吐的火焰,随着庄重每一下呼吸跳跃不定。

    这就是飞刀吸取的煞气,这把飞刀被朱燮拿着杀了无数人,早已经成为煞气满满的凶兵,一旦外放出去,堪比飞剑,只要是有血有肉的活物,绝难经受住煞气一击。

    指长的刀芒不断散发出阴冷气息,夹杂的凛冽杀机,让庄重都有点不寒而栗。仿佛置身在了那杀伐疆场,正跃马扬刀,斩下一个个大好头颅,印染一身鲜血。

    “吾就是那天命之剑,吾就是那万世君王,吾就是那巍巍皇天!吾之号令下,谁敢不从!杀杀杀杀杀!”

    蓦然,庄重眸子转为血红色,整个人变得凶威凛然,脸上一片煞气。仿佛坑杀数十万大军的杀星,挥鞭指处,一切尽成齑粉!

    “今日,赐你名为罗刹!骑白狮,堕阿鼻,诵法华,守吾地狱道!罗刹,去!”

    庄重双眸一缩,骤然爆出一抹精光,随着口中呵斥,悬浮在庄重掌心的飞刀刀芒刹那暴涨,涨成足足九尺五寸关刀。

    庄重双手横握,抓住刀芒,将约莫两米长的煞气虚影重重举起。

    恍若关二哥再世,对着窗外狠狠斩去。

    轰!

    煞气迸散,紧闭的窗户被煞气直接冲击成了齑粉,一道巨大的刀气拖曳着尾芒,斩在了院中一株大树上。

    咔嚓!这一刀,堪比九天神雷,竟然生生将腰粗的大树从中间劈开,原本郁郁葱葱的大树,瞬间枯萎,树身颤栗着,洒落无数枯叶。

    这飞刀中的煞气竟然凶猛至斯,一刀就夺去了一棵大树的所有生机!

    要是斩在人身上,绝对难逃一死!

    扑通,用尽全力斩出一刀的庄重,陡然摔倒在地。

    眸子里的血色也开始缓缓消退,庄重手上的飞刀也恢复成为原本大小,静静躺在庄重手心内。

    “庄重!庄重!你在搞什么?!”

    忽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庄重缓缓睁开眼,只觉全身乏力,就像是做了几十次那种事情一样,腰膝酸软。挣扎了半天才站立起来。

    开开门,庄重不解的问:“干嘛啊?大半夜的。”

    “干吗?我还想问你干吗呢?你在屋里弄出这么大动静,让人怎么睡觉?”乔可可穿着睡衣,睡眼朦胧。

    睡衣只到大腿,露出一片白花花的嫩肉,让庄重瞬间有了精神。

    “动静?啊?!”庄重猛然想起来,自己刚才激活了飞刀之后,似乎意识陷入了昏迷,迷迷蒙蒙的就挥出了一刀。

    难道是那一刀弄出的动静?

    庄重慌忙往窗外看去,这一看,顿时傻了眼。

    只见窗台上的玻璃全都不见,地上一片玻璃粉末,正对庄重窗户的一株大树,已经枯萎的不成样子了,就像被雷劈了一样。

    “卧槽,这是飞刀弄出来的?”庄重觉得难以置信。

    “这……是什么情况?!”乔可可看清场面后,也是吓呆了。

    她想不明白,好端端一棵大树,又是夏季,怎么会一夜之间枯萎了呢?

    “庄!重!”虽然乔可可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但是绝对跟庄重有关!

    只是,乔可可一声大喊,却没得到庄重回应。

    一看,庄重正眉头紧皱,苦苦思索着什么。

    半天后,庄重忽然长舒一口气,道:“一定是这样了,这把刀的煞气太重,我激活飞刀的时候,不小心被煞气影响,所以才发出了如此恐怖一击。也幸亏我灵力不多,要是灵力充足,恐怕我被煞气影响着,能将这院子里所有活物灭杀掉。”

    一念至此,庄重不由有点后怕,要是真那样,庄重可就算是铸下大错了。

    “混蛋,你嘀咕什么呢?听不见老娘喊你啊?”乔可可伸手,将庄重的耳朵揪了起来。

    “哎呀,疼,疼,你放手……”庄重叫道。

    “放手?你先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你放开,我说,我说还不行嘛。”

    “哼!快讲!”乔可可松开了庄重耳朵。

    庄重揉着自己耳朵,心中微微迟疑,这件事情到底该如何解释呢?到底要不要告诉乔可可真相?

    看着乔可可清澈的目光,以及藏在目光里的隐隐关心,庄重心中一动,决定将真相告诉乔可可。

    为了那场雨中搏杀后的及时救援,为了那佯装吵吵闹闹后的殷殷关心,庄重都没理由对乔可可撒谎!

    “来,你坐下,这故事有点长。我只希望你听了后,能保密。不然,不论是我,还是你,都会遇到危险,极大的危险!”庄重郑重道。

    乔可可一脸的疑惑,头一次见庄重这么郑重其事的跟她说话,似乎要讲出一件天大的秘密一般。

    不过乔可可还是坐在庄重床上,道:“我保证,不告诉第三个人,你说吧。”

    庄重看了乔可可一眼,终于摊开掌心,露出了被他命名为罗刹的飞刀。

    “这把飞刀叫做罗刹,不是瑞士军刀,也不是蝴蝶刀,而是一把法器。刚才的动静就是它弄出来的,院子里的大树,也是被它夺去了生机才枯萎而死。”

    “什么?”乔可可看看罗刹飞刀,再看看枯萎的大树,呆住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