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887.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章 被算计

第一百九十章 被算计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哼,奉劝你一句,最好坐在那别动。这次给你一个教训,才用了三分暗劲,只要你调整呼吸,休息半小时,就不会有太大影响。要是逞强想站起来,等着脏腑出血,留下后遗症吧!”庄重双手负后,一派宗师风范。

    在这种场合的气氛掌握上,庄重一向大有心得。什么举动能尽显装b风范,庄重是信手拈来,浑然天成,完全不需要人教。

    果然,围观的几个特警脸上都露出震惊之色,同时带着那么一丝丝崇拜。能发暗劲的高手,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呢。

    狙击手起初不信庄重的话,扶着墙壁就想站起,但是随着脏腑传来的一阵剧痛,让他不得不相信了庄重的话,赶紧原地坐下,调理呼吸。

    半分钟后,狙击手稍稍理顺了气息,才带着难以置信的脸色看向庄重:“你竟然能打出暗劲?这叫做打人如挂画吧?”

    “咦,有点见识啊。不过能发出暗劲也不算什么厉害的事情,我十六岁就做到了,跟吃饭喝水没什么两样。”说着,庄重还亲身示范,啪一声,手掌一摸杯子,杯子碎成了齑粉。

    然后一搓桌子角,桌角有掉下一片粉末。

    “你看,简单吧?再给你表演一次。”庄重来了兴致,摸下这里,搓下那里,不一会房间内能摸到的东西都被他弄成了碎末。

    看的邓建军一脸黑线,要不是碍于身份,邓建军真想拔枪毙了这个装b货。

    “庄兄弟,行了行了,你再展示我这房子就要被你拆掉了。”这个时候,陈剑上前劝道。

    庄重这才意犹未尽的收手,然后转头说:“多亏你拉我,要不这堵墙就被我搓成砖灰了,到时候我可……嗯?陈司令?!”

    庄重本想继续吹嘘一下,没想到一转头就看见了陈剑,顿时住了嘴。

    现在他可指望着陈剑保他呢,在陈剑面前吹牛,那就不太合适了。

    “庄兄弟别见外,喊我陈大哥就行了。不过你小子可真能折腾啊,这才多久,咱就又见面了。”陈剑拍拍庄重肩膀,笑道。

    而陈剑这个略显亲昵的动作,也让邓建军一愣。

    这个小子竟然跟陈剑认识?看样子还很熟?

    “咳咳,陈大哥,其实我都是被bi的。像是我这么纯洁善良的人,怎么会主动惹是生非呢?你忘了上次你让我打人,我都不敢动手了?”庄重委屈的道。

    陈剑听了,嘴角一抽。你还不敢动手?我还没说完你就动上手了好不?

    不过这话显然不适合说出来,陈剑尴尬的笑笑,说:“庄兄弟的为人我是清楚的,相信你跟邓局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大家坐下来说清楚就好了。”

    说完,陈剑挥挥手,让其他人离开。

    被庄重打伤的狙击手也被抬了出去,只是临走前他看了庄重一眼,却是让庄重一阵不舒服。

    此时房间内只剩下了庄重、陈剑还有邓建军三人。

    “来,我介绍一下。这是国安部第九局的局长,邓建军,这是我认识的一个小兄弟,庄重。”陈剑给两人介绍着。

    “庄重?”邓建军眉头一蹙,知晓了庄重的名字。

    不过他眼中的轻视之意很明显,跟陈剑认识又怎样?要是他不识相,不肯接受国安的招揽,那陈剑也保不了他!

    庄重何等人精,自然看出了邓建军的轻视。

    想来也是,一个是国安部局长,一个是平头百姓,两人身份天差地别。邓建军自然不会跟庄重屈尊结交。

    “啊?他竟然是国安的?好厉害的样子啊,看他这警衔,得是一级警监了吧?”庄重装出惊讶的样子道。

    邓建军看一眼庄重,暗道这小子倒是还知道害怕。

    但是邓建军显然不了解jian人庄重,只听他说半句话就下判断,会让人郁闷致死的。

    “不知道这一级警监跟苏老爷子比,哪个大呢?上次苏老爷子好像说他是上将吧?”庄重一副纯真的模样,问道。

    一听庄重这话,邓建军差点骂出声。一级警监跟上将,脑残也知道谁大!全华夏才有几个上将?但是一级警监至少也有几百个。虽然国安部门特殊,但是也还是没法跟上将比啊,根本不在一个档次嘛。

    不过,他怎么会认识苏观?难不成他跟那位老爷子还有点关系?要是那样的话,就真的不好办了。那老爷子的面子,就是国安部长也得卖他啊。

    邓建军隐隐觉得自己计划可能要流产了。

    “呵呵,自然是老首长德高望重一些了。”陈剑打着圆场。

    他没直说邓建军官小,而是说苏观德高望重一些,却是给邓建军留了面子。

    哪知道,陈剑身边还有一个jian人呢,立即毫不留情的揭破了事实:“那就是说邓局长在苏老爷子面前不值一提喽。”

    噗,邓建军只觉自己心口被庄重cha满了刀。

    “不一样,不一样。来,小兄弟,你跟邓局长解释一下,你怎么会卷入这件事情的。”陈剑拉着庄重坐下,说。

    “啊,事情是这样的。我认识一个朋友,叫范志毅,他非要拉着我去看黑拳比赛。我吧,也是好奇心重,觉得从来没有见过,就一时糊涂,跟着他去了。然后看到半场,那个唐龙差点被小日本杀死,我义愤填膺,觉得大家都是中华儿女,要是眼看着自己同胞被欺负,还不出手相救,那就太不是人了。就脑袋一热,出手救下了唐龙。谁料到小日本竟然追着我打起来,我没办法,只好还手喽。陈大哥你也知道,高手过招,谁要是留手那就是找死,我也是一时收不住手,才打死了那个小日本。”

    “啊,是这样啊?”陈剑一愣,以为庄重怎么卷进去的呢,没想到是这样。

    “哼,你也不用几次三番提醒我是你救了唐龙,我不是假公济私的那种人,你的功劳我心中有数。但是,你的过错,我也一清二楚!你杀死植芝良田可以说成失手,那杀死威廉呢?也是失手?”邓建军厉声问道。

    “那个的确不是失手。”庄重耸耸肩。

    邓建军一滞,这小子竟然肯承认?

    “那是被迫失手。我认为主要责任在你们的狙击手身上。”

    谁料庄重紧接着的话,让邓建军怒火又起。

    责任在狙击手身上?还要点脸吗?你怎么不说责任在卖茶叶蛋的那大妈身上?

    “要不是你们狙击手一直想要狙击我,我就不会分心被威廉挟持。我不被挟持,威廉就会被我活捉,你们也就能掌握一个活口。你说责任是不是在你们狙击手身上?”庄重言之凿凿的道。

    邓建军被气得干脆没话说了,一张脸变得更加阴沉。

    “我觉得吧,这事双方都有责任,庄重你作为一个守法公民,本身就不该去那种场所。而老邓呢,咱们作为国家法规的维护者,也应该注意执法态度。这事可大可小,我觉得给庄重一个治安处罚,就差不多了。日后若是再犯,可以从重处理嘛。”陈剑适时的提出一个解决方法。

    双方各打五十大板,然后对庄重进行一个不轻不重的处罚。

    邓建军脸色都阴沉的快滴下水来了,治安处罚?堂堂国安局竟然对人进行治安处罚?说出去还不够丢人的!

    “老邓,差不多得了,这小子跟老爷子是忘年交。弄僵了大家都不好收场。”就在邓建军犹豫的时候,陈剑忽然附在邓建军耳边,悄悄道。

    听了陈剑的话,邓建军心中一震。

    原本他以为庄重跟苏观只是认识,没想到两人竟然是忘年交!那可就不好办了,苏老爷子当年可是一员虎将,说一不二,真闹到他那里,邓建军可担待不起。

    邓建军觉得自己不得不收手了。

    只是邓建军却没想到,陈剑夸大了庄重跟苏观的关系。两人充其量算是熟识,哪里谈得上忘年交了?不过陈剑记着庄重上次出手帮忙,所以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帮庄重一次。

    “算了。我看治安处罚也不要了……”邓建军有点心灰意冷的说道,没想到自己竟然在一个平头小子身上失败。正当他要服软的时候,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办法。

    “嗯,这次的事情算是一场误会,不过事情出了纰漏,我总得向上面解释吧?庄重,你能不能帮我在这上面签个字,做个证明?”说着,邓建军起身从门外助理手上拿过一个文件夹,然后递给了庄重。

    庄重接过,心想不就是签个字嘛,这倒没什么。但是别被邓建军阴了就行,万一他拿个认罪书给我签呢?所以得先看看文件内容再签字。

    不过,庄重打开文件夹才扫了一眼文件内容,立马脸色就变了。

    卧槽!这个邓jian人,竟然暗算哥!庄重欲哭无泪。不要拉我,我要砍死他!

    而邓建军终于不再阴着脸,嘴角噙着一丝奸笑,笑容里有一种阴谋得逞的意味。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