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894.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觉得《神雕侠侣》怎样
    钓蟾劲,是武当一派的不传之秘。之所以称为太极钓蟾劲,却还跟太极宗师杨露禅有些关联。

    杨露禅当初学艺的时候逗弄孔雀,把逗孔雀的手法融合进拳架里面,就形成了太极拳的母架“揽雀尾”。

    后来他把这个招式分享给武当王姓道人听,王姓道人作为交换,把武当金蟾派的秘法“钓蟾劲”教给了杨露禅,于是“钓蟾劲”就成为了所有杨氏拳的内功心法,这也是为什么杨式太极拳与武当派太极拳有很多相似之处的原因。

    在武当内功心法中,钓蟾劲可是真正的绝学。代代口口相传,不曾见诸于文字,所以现在资料中基本没有记载。

    庄重所学的钓蟾劲,也只是一个似是而非的东西。

    这是禅心大师根据少林的十段功跟静禅功摸索出来的,后来就教给了庄重。庄重自然也就教给了雷子。

    而当初禅心大师研究钓蟾劲的原因,就是为了能让内伤快速恢复。

    “准备好没?我要发力了。”庄重一脸郑重的说着。

    雷子点点头,然后深吸一口气。只见那口气一入腹中,就像是吞下了一颗鸡蛋,沿着雷子的咽喉就往下滚去,一路下行,一直到了胸腔处都还没散去。

    女医生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从卖相上看,这个钓蟾劲倒是真像一直蛤蟆在吞气。

    “蟾戏金钱钱击蟾,金钱钓起海底蟾。蟾钱相惜莫相舍,数万金钱一贯串。走!”

    庄重骤喝一声,贴在雷子肚腹上的手掌猛然一动,接着就见雷子吸入的那口气,就像被庄重吸引住了一般,快速游动过去。而在游动的过程中,不断的分裂,变小。直到到了庄重手心处,一颗鸡蛋大小的气团已经变成了一串珍珠气泡。颗颗气泡鼓起在皮肤上,就像是有生命一般,颤颤巍巍。

    这是钓蟾劲里的“钓”字诀,可以将气引出。

    “五星五锤连五气,三七慧剑乃仙传。无极神功真妙法,光明觉路入玄关!”

    庄重随后又吟出一段口诀,双目中爆出一抹精芒,手掌在雷子肚子上快速的一弹,接着啪啪啪啪,手掌化成一片残影,在雷子腹部拍打起来。

    每拍一下,雷子肚中就发出一声“咕咕”声音,随着庄重手法加快,特护病房中已然是一片蛤蟆叫声,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在房间里养了一群蛤蟆呢。

    看到这,女医生脸上的惊讶之色更加明显。她看的清楚,雷子跟庄重都没有张嘴,所以声音不是从他们嘴中发出的,也就是说,那个流氓真的用手掌拍出了蛤蟆声。

    好奇怪啊。女医生不解的想着,继续看下去。

    滴答,滴答……

    庄重这一会已经连续在雷子肚子上拍了几十下,额头上全是汗水,一滴滴的滴下来,浸湿了床单。

    而雷子则慢慢变得面色红润,肚皮上隐隐升腾起一片热气,就好像武侠小说里面的内功一般。

    “跌打酒!”忽然庄重大喊一声。

    女医生愣了一下,半晌才反应过来庄重这是在朝她说话。

    不过这说话的口气实在不怎么样,就像是在支使佣人一般,让女医生心中不满,瞪了庄重一眼,却还是俯身拿起了桌上的一瓶跌打酒。

    这是刘正给雷子拿来的一瓶通络跌打酒。里面用了柴胡、当归、制香附、赤芍、松子等十几种中草药,配上白酒而成。其中几味药的用法还是秘方,对于治疗跌打淤血有奇效。

    本来女医生看见这东西后,曾嘱咐雷子不要擅自使用。

    因为她觉得,凡是没有经过临床试验的药物,都具有危险性,何况雷子还是重伤,万一发生意外就难办了。

    可是现在庄重要得急,不禁让女医生有些犹豫,到底该不该给他说呢。

    最终,女医生的职业道德还是占了上风,她对庄重道:“这药酒的成分不明,我觉得最好不要使用。况且我们现在提供的西药,也都是活血化瘀的……”

    “啰嗦!”谁知,没等女医生话说完,就见庄重手一伸,从女医生手里抢过了药瓶。

    拧开瓶盖,庄重将药酒倒入掌心,在掌心摩挲几下后,手掌上顿时升起一片热气,强烈的药酒气味直入鼻口,让女医生一阵咳嗽,赶紧走远了一些。

    啪啪啪啪,庄重再次在雷子身上拍打起来。

    等到掌心内的药酒没有,就再倒上,催化,拍打……如此循环往复,不一会一瓶药酒就被庄重用完了。

    要是被刘正看到,不知道得多心疼。这玩意可是好东西,本来想着雷子的伤势也就用个半瓶,谁料到庄重顷刻间就把一瓶用光了。

    嗒嗒嗒……庄重额头的汗水更多,用汗如雨下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而相应的,雷子面色越来越红润,之前面无血色的脸蛋,已经变得红扑扑。

    “呼”

    庄重拍完最后一下后,长舒一口气,停止了拍打。

    雷子肚中不断嗡鸣的蛤蟆声,也随即停了下来。

    之前被雷子吞入腹中的气团,早已经消失不见。

    “吸口气试试!”庄重有些疲惫的对雷子道。

    雷子应言深吸一口气,欣喜的道:“不疼了哎,重哥。”

    “不疼倒不至于,但是痛感大减是必须的。我用暗劲给你梳理了气血,推宫过血之后,你肺叶的暗伤已经好了不少。后面又用暗劲催化跌打酒渗入你皮肤,淤血也基本消散了。按照你的体格,顶多一个月,就能出院。”庄重说。

    而一旁的女医生听见庄重的话,不由惊叫起来:“开什么玩笑?一个月就出院?他可是断的肋骨!伤筋动骨还一百天呢,何况是断骨!作为他的主治医师,我坚决不同意他一个月出院!”

    “同意不同意那是你的事,腿长在我们身上,要走你拦得住?”庄重斜睨着女医生,眼睛在女医生一对酥胸上瞄来瞄去。

    “对了,我已经治疗完毕,你看雷子这脸色,白里透红,健康的很,证明我的治疗起到了作用,你是不是该认输了?”

    女医生这才想起,她跟庄重之间还有赌约。

    “这样就算治好了?我怎么知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合起伙来骗我?我要检查一下!”

    “请便。”庄重倒是自信满满。

    特护病房内仪器倒是先进,还有一台小型胸透仪。女医生拉过仪器,在雷子胸部一扫描。

    随即呈现在显示器上的图像,让女医生合不上嘴了。

    原本明显戳伤的肺叶,竟然愈合了!而且皮肤表层的淤血也基本消散,除了断骨没有太大变化外,可以说雷子脏腑里的暗伤都被消除的七七八八了。

    这怎么可能?!

    女医生不信。她师从最顶尖的医学院,学习到的也全都是最顶尖的医术,接触过的医疗案例更是数不胜数,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只是一顿拍打,就将人暗伤治好!

    这还是科学吗?

    “是不是感觉不可思议?”

    这时,女医生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女医生不自觉的点点头,随即想到这是庄重的声音,狠狠瞪了庄重一眼。

    “其实没什么不可思议的。俗话说医武同源,凡是会武功的,多少都会点医术。而且练武的过程就是对人体机能的研究过程,所以武者往往掌握一些不逊于医术的治疗手段。比如雷子这种暗伤。”庄重坐在床上,解释道。

    刚才他一口气拍出几十掌暗劲,如此消耗让他几乎被淘空,不得不坐下休息。

    “内家拳讲究一个气血交融,凡是修炼内家拳就要从吐息开始,刚才我让雷子用的就是一种内家心法,可以充分调动气血。然后我在旁边辅以暗劲,将雷子自身的气血划开,恢复阻塞的脉络,自然暗伤就好得快。”

    “内家拳?”女医生秀眉微蹙,却是有点不相信庄重所说。竟然牵扯到了内功上,这也太玄乎了吧。

    “看样子你还是不信了,好吧,为了能赚个大胸徒弟,我就精尽人亡一次吧。”庄重瞄着女医生大胸,无耻的说着。

    然后奋起最后一丝力量,在床头柜上一拍,只听噗一声,就见床头柜一角碎裂,成为一堆粉末。

    而庄重身子一晃,差点摔倒在地。这真是庄重能发出的最后一下暗劲了,虽然谈不上真正的精尽人亡,可也差不多了。

    “怎么会?”女医生更加震惊了。

    如果之前庄重的话还只存在于理论,现在庄重却是用行动告诉了女医生,他说的全都是真的。

    医院的床头柜全都是硬木所制,别说了一掌拍下了,就是用刀剁都未必能剁动,但是庄重却硬生生用手掌拍碎了一角,还是碎成齑粉那种!

    “这就是暗劲?”女医生目光连闪,问道。

    “没错,这就是暗劲。”庄重点点头。

    “你给他治疗的时候,用的也是这种劲?”

    “对,不过力度控制的要准,不然暗劲喷吐出,就直接震碎人的脏腑。”

    “天呐,怎么会有这种功夫?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女医生依旧沉浸在震惊中。

    “喂,大胸徒弟,我说你别老是震惊,赶紧着认输喊师父啊。”庄重不乐意了,人家累的气喘吁吁,你倒好,一个劲在那震惊,分明就是想赖账嘛。

    “流氓!”听见庄重的称呼,女医生嗔怒道。“我叫沈宛俞,放心,我没有你那么无耻。愿赌服输,三人行必有我师,叫你一声师父又何妨?”

    沈宛俞倒是给自己找了一个漂亮的借口。

    不过jian人庄重可不在乎借口不借口,总之沈宛俞叫了师父就行。

    “哎,乖徒儿。”庄重乐滋滋的答应着,忽然道。“我说宛俞啊,师父问你一件事。”

    庄重倒是自来熟,直接称呼上昵称了。

    沈宛俞显然不喜欢庄重这么叫她,可是一想总比大胸徒弟好听,只能默默忍受了,不快的道:“什么事?有话快说!”

    “其实吧,也没啥事,师父就是想跟你探讨下人生。你觉得《神雕侠侣》这本书怎么样?”

    “《神雕侠侣》?”沈宛俞一愣。“挺好啊。”

    “啧啧,不愧是我徒弟,跟我观点一样一样的。那就是说,你对师徒恋之类的也不反感喽?”

    “去死!”

    砰,一本病历飞过来,砸在了庄重头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