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905.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侯门深似海
    对于宁好的要求,庄重自然求之不得。

    年限约更加有利于公司发展,具体要签几年,却还需要宁好跟乔可可再行商量。

    而韩雪听到庄重的建议后,连想都没想,直接让庄重自己看着办。

    韩雪的理由很简单,这部戏都是庄重投钱给她拍的,韩雪的演艺规划什么的,自然也就任由庄重安排了。

    至于钱,韩雪不在乎,只要能够生活的就可以了。

    出乎意料的顺利,庄重完成了任务。现在万事俱备,就等乔可可那边盘下公司,然后变更法人,换名字开张了。

    既然乔可可把这个公司定位为风投性质,那就看乔可可的眼光了。正如前段时间举办了各种选秀活动的地娱,用极低的价格签下一批草根明星,结果真就红了那么几个,赚的盆满钵盈。

    乔可可的理念其实就是类似这种。而在这方面,庄重谈不上专业,可绝对有发言权,一个相术大师,即使无法全然断定你将来的命运,至少也能看出一个端倪。

    有庄重看相卜测的bug功能在,这个公司想不赚钱都难。

    显然,乔可可故意拉拢庄重,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那个妖女却是从不做赔本的买卖。

    “对了,小雪,明天几点去你爷爷的寿宴?需不需要换什么衣服啊。”庄重站在片场,问韩雪道。

    韩雪一边补着妆,一边回答:“明天早上八点,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衣服得体就好了,到了那重哥你敞开吃,可是有好多好吃的哦。只可惜我哥没在,不然肯定高兴坏他。”

    韩雪存的念头倒是简单,想让庄重跟雷子去寿宴上大吃一顿。范老爷子的寿宴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相应的规格也很高。各种山珍海味自然应有尽有,韩雪这片心意却是极好。

    庄重点头应着,又跟韩雪聊了几句,见宁好要拍戏了,便没再打扰,径自出了片场往瑞金医院而去。

    到了医院,庄重就鬼鬼祟祟的查看一番,却是没发现自己那个大胸徒弟,沈宛俞。

    庄重这才放心,蹑手蹑脚的溜进雷子病房。

    雷子已经好了很多,虽然还不能下床,至少气色红润了。

    再次给雷子用暗劲疏通了一下脉络,庄重回到了家里。

    明天就要去范家,而针对范志琦的滚珠局也面临收尾,庄重却是颇为期待。

    一想到范志琦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庄重就忍不住一阵杀意。这次,却是一定要让范志琦栽个大跟头!

    翌日一早,韩雪的电话都打来了,庄重换了一身得体的休闲装。将罗刹飞刀、玉质薄片以及那块龙凤蜜蜡全都随身带上,出了门。

    到达跟韩雪越好的地点,两人打了一辆车往范家老宅而去。

    范家作为明珠大家族,在明珠经营了数十年,自然是有老宅的。

    一家人全都居住在老宅中,不过平常回来的人不多,一般只有范老爷子跟范家长子居住,其他人都选择了住在外面。

    然而今天格外热闹,汽车驶过一条长长的胡同后,到了范家老宅。

    这是一栋典型的旧时明珠建筑,三层小楼洋房,有个不大的花园。在门外的墙上,还有一块金属牌匾,上面写着“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看来是曾经的租界公馆。

    周边全是葱翠的树木,将这座沉淀着沧桑历史气息的建筑掩映起来,谁也不知道,就在这样一栋建筑里,住着一位曾倒海翻江的老人。

    而之所以选择这样一处带有屈辱性质的住所,也是老人的意思。他就是要**luo的住着,告诉那些曾经在这片土地上耀武扬威的侵略者,最终笑到最后的,还是华夏人!

    庄重跟韩雪下车,往院内走去。

    还没进院内,就看见在院墙周边的车位上,摆了一长排的名车。

    法拉利、保时捷、兰博基尼,应有尽有,昭示着今天来为范老爷子贺寿之人的身份。

    更夸张的是,庄重还看见了一辆跟装甲车似的suv,全身覆甲,装着足足60mm厚的防弹玻璃。

    “凯佰赫战盾?”庄重惊奇的说道。

    凯佰赫战盾是防护性质的大型suv汽车,防护xing能非常出色,即使面对127mm的重机枪子弹扫射,也难以穿透它的装甲,几乎相当于一辆轻型坦克了。

    庄重却是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需要开这样一辆车。他得有多怕死啊。

    “这是一个叫范志琦的堂弟的。”韩雪见庄重看那辆suv,不禁说道。

    庄重眉头一皱,看来这个范志琦没少做了亏心事,不然不会专门弄这样一辆车来保护自己。

    “快走吧。”韩雪拉一下庄重,催促庄重赶紧进去。

    一进入屋内,就见正中央一幅泼墨“寿”字挂在客厅。笔法圆润,但是也谈不上什么名家作品。

    不过即便这样,也没人敢小觑这幅字。因为落款处胡xx三个大字,足以让所有人都生出敬意。

    那是当今国家大老板的亲笔题词,没想到范老爷子的寿宴却连他都惊动了。

    不过想想也正常,范家盘踞明珠这么多年,明珠作为华夏第一大城市,经济的最前沿阵地,少不了范家的扶持跟维稳。范老爷子又是从革命时期走过来的老前辈,国家大老板自然要表一下心意了。

    这栋楼本来就是公馆,少不了社交活动,所以客厅十分宽敞,正适合举办寿宴。

    而在客厅中摆放着诸多酒水甜品,宾客们三五成群的交谈着,寿宴的正主范老爷子却是还没有出现。

    庄重扫视一圈,忽然一惊,却是看到了范志毅。那小子也看到了庄重,显然没有意料到庄重会来。立即就大踏步的往庄重这边走过来。

    要是范志毅直接跟庄重打招呼,那两人的关系就暴露了。

    暗骂一声笨蛋,庄重只能装作不经意的转身,在范志毅快要走上来的时候,忽然伸腿一绊,将范志毅绊了一个趔趄。

    然后庄重装作惊慌的样子,一把扶住范志毅:“对不起,对不起,先生你没事吧?”

    好在范志毅不是猪脑子,到嘴边的“庄老大”硬生生憋了回去,说:“没事,下次小心点!”

    说完,就压低声音,问:“庄老大,你怎么来了?”

    庄重装作道歉的样子,背过身子,对范志毅道:“我是陪韩雪来的,不要声张。装作不认识我。我卖手串给范志琦的时候,他已经见过我的面目了,万一被他认出就是麻烦。”

    范志毅随即道:“我懂。”

    然后诧异的扫了一眼韩雪,却是没想到庄重竟然是跟韩雪一起来的。

    他对韩雪倒是谈不上讨厌,但也绝对不喜欢,以前也曾挤兑过韩雪。现在看来,是不是以后要对韩雪好点了。

    韩雪冲范志毅点点头,没说话,毕竟她对这些堂兄堂弟们没有任何好印象。

    “哎哟,这不是那谁吗?哎,叫什么来?”这时一个胖女人走过来,指着韩雪道。

    那做作的语气,以及拙劣的演技,让人忍不住反感。

    “这是我三叔家的女儿,叫范莹莹,肥婆一个,非常讨厌。韩雪回来的那天,她就没少欺负过韩雪。”范志毅摇身一变,成了好人。却是没想到当初他也不痛不痒的说了韩雪几句。

    这个家庭却是都对韩雪抱着敌视的态度,而且由于范家老爷子对韩雪青睐有加,更加让他们痛恨韩雪了。

    万一老爷子给韩雪一份遗产怎么办?那不是意味着他们要少一份吗?

    而韩雪当初也是感受到了这种压力,才搬出了范家,不想跟这些人为伍。

    韩雪看一眼范莹莹,没有理会。她今天是纯粹来给爷爷贺寿的,不想跟这些人起冲突。

    但是韩雪退让,范莹莹却得理不饶人了。

    肥胖的身子蹭过人群,站在韩雪面前,上下打量一番,道:“啧啧,几天没见漂亮了啊?听说你在一个剧组打杂,是不是真的啊?瞧这水光溜滑的小样,混的不错啊,来跟姐姐说说,是不是被哪个导演看上了,然后把你那个了?”

    范莹莹一张胖脸伸到韩雪面前,带着让人恶心的笑容说道。

    “不关你的事,让开。”韩雪不卑不亢,冷冷说。

    “不关我的事?你身为范家的人,竟然让一个小导演睡了,你tm这是在丢范家的人懂不懂?私生子就是私生子,有娘生没爹养的东西,就是没教养!”范莹莹肥肠一样的嘴唇一碰,恶毒的语言从嘴里喷出。

    韩雪听了范莹莹的话,眼中蓦然闪过一缕怒火,却是被她刻意压制了下去。在范家,韩雪没有任何地位,是斗不过范莹莹的。反抗的越厉害,屈辱也就越大。

    韩雪只能倔强的重复着:“让开。”

    面对韩雪的忍辱,范莹莹顿时得意起来,更加的口无遮拦:“让开?凭什么啊?这是我家,我为什么要给一个外来的野种让路?想过去是吧,说三声你是野种,我就让你过去。”

    “你……无耻!”韩雪愤怒的指着范莹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范莹莹的背后是整个范家子弟,而韩雪却是无依无靠,面对欺辱,只能做出这么一种毫无力度的反击。

    “说不说?不说就别想过去!”范莹莹哈哈笑道,故意要看韩雪出丑。

    “我……不会说的!”韩雪不肯屈服。

    “那你就在这站着吧!”范莹莹得意洋洋的晃着脸上的肥肉,活脱脱像是一头肥猪。

    “我替她说。”忽然,一个人来到了范莹莹面前,冷冷道。

    “你是谁?凭什么替她?”范莹莹不快的问。

    “我是她哥哥。”庄重回答。

    “哦,原来是这个野种的哥哥啊。那就也是野种了,哈哈……你说也行,说吧,三声啊,一声也不能少。”

    庄重微微一笑:“放心,不止不会少,还会多呢。”

    然后庄重对着范莹莹,轻轻开口。

    “你是野种”

    “你是野种”

    “你是野种”

    “你是野种”

    “你是野种”

    ……

    五声,果然比范莹莹要求的三声还多了两声。

    ps:今天就两章吧,从凌晨码到6点,才六千字,有点卡文,实在太困了,我睡会去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