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916.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三章 后生可畏
    老人诧异的是,在他无形的威慑面前,这年轻人竟然还能反击。

    他从十六岁参军,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大型战役,见过的场面无数,这种从尸山血海里堆积出来的威压,已经在他身上根深蒂固。只要稍微一流露,就能震慑住人。

    范家的三代子嗣,不论是学有所成的范志琦还是不学无术的范志毅,在他面前都大气也不敢喘,生怕被他责骂。

    没想到,一个初次见他面的毛头小子,竟然在他刻意的压制下,奋然抬头,回击了一句话。

    有意思,这小子有点意思。老人悠悠想着。

    “人呐,重在慎独。要时刻保持克制才对啊,老是调皮,早晚会被打屁股哟。”老人不硬不软的说道。

    这话却是在警告庄重了,让庄重老实点,万一越界,那就要被整治了。

    庄重苦笑一声,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不过总不能因为害怕越界,就一点也不反抗,任人宰割吧?那可不是庄重的风格。

    但是庄重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老头子纠缠,于是恭敬的道:“老爷子教训的是,庄重记住了。”

    “希望是真记住才好。”老人深深看了庄重一眼,看出了庄重在敷衍他。

    “爷爷,好了,你不要一来就教训重哥了。”韩雪适时的给庄重解围。

    “怎么?不愿意了啊?爷爷这是替你报仇呢,你不是说这小子小时候没少欺负了你?”

    “啊,那都是过去了的事嘛,现在我们都长大了,重哥怎么还会欺负我。”韩雪红着脸,说。

    “嗯,最好不会,不然爷爷真打他屁股。”老人对韩雪笑道。

    韩雪又陪着老人聊了几句,这时一个男医生走了过来,对老人道:“首长,该吃药了。”

    说着,递过来几片药片。

    老人有点无奈的接过药,放入嘴中。韩雪则从医生手中接过水杯,服侍老人将药吃下。

    “首长,我认为你应该去军区总院做个全身检查,我们现在手头上的设备有限,没法查出你这段日子胸闷的原因。出于您的健康考虑,此事不宜拖延。我建议明天就动身。”医生见老人吃下药,才放心的笑了笑,然后说道。

    “小徐啊,我这胸闷是老毛病了,只不过这几天严重了而已。你不要大惊小怪,你看这么多年,我不也没出什么问题?”老人不满的说道。

    他却是十分讨厌去医院那种地方。

    “首长,身体可大意不得,我作为您的专职医生,我有义务照顾您的身体。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您必须去总院做个检查。”这医生却是不肯松口。

    韩雪此时也劝道:“是啊,爷爷,不过是去医院做个检查嘛,又不需要打针,您就去吧。”

    “不去。”老人坚持己见,坚决不肯去。

    “莫非,爷爷您这么多年还是害怕打针?”韩雪忽然道。

    老人顿时急了:“老子枪林弹雨中趟过来的,死都不怕,我会怕打针?你个臭丫头再胡说,爷爷揍你啊。”

    庄重闻言,不禁心底暗笑,感情这个老战斗英雄,天不怕地不怕,竟然害怕打针!

    “既然爷爷你不怕,那你为什么不敢去医院?”

    “爷爷这是为国家节省经费!我身体没事,怎么能乱花国家的钱?”老人却是拉起了国家大旗,想要遮掩他害怕打针的事实。

    此刻的老人没了心机,活像一个老小孩。看的医生跟庄重都莞尔一笑。

    “你俩再笑!”老人吹胡子瞪眼道。

    庄重不由笑的更欢了。好不容易逮住这么一个机会,怎么能不尽情的笑话一下这老头子呢?

    “庄小子你欠收拾了啊!”老人拉下脸,看来真的有点生气了。

    庄重赶紧止住笑意,郑重对老人道:“老爷子,其实我不是笑您,我是开心的。因为我忽然想到,或许我有办法解决老爷子的胸闷问题。”

    “你?!”

    老人跟医生同时一愣,随即不相信的摇了摇头。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医生?”那医生问庄重道。

    庄重摇摇头。

    “那你有家传医术?”

    庄重又摇摇头。

    看到这,那医生不禁笑了:“你什么都没有,你凭什么说能治好首长?首长的身体可不是谁都能胡乱治疗的!出了问题你负责吗?你又负责的起吗?”

    这话,却是有贬低庄重的意思了。显然医生对自己的医术很自负,认为他都查不出的病症,庄重凭什么拍胸脯说能治好?这不是在变相的拆他的台吗?

    “首长,明天我就去联系医院。”医生贬低完庄重,转脸对老人道。

    面对医生的暗中攻击,庄重毫不在意,只是认真对老人道:“老爷子,你相信我吗?我保证,能让你不打针不吃药,祛除这胸闷症状。你要是相信我,我就斗胆一试。你要是不相信,那就当我没说。”

    老人看着庄重,似乎在猜测庄重到底是不是真有这本事,半晌,忽然点点头:“好,你试下。”

    这话出口,顿时让医生急了。

    “首长,您怎么能让一个不会医术的人乱搞?这是身体出了问题,不是机器部件,万一出现意外怎么办?连设备都检查不出的问题,他凭什么说能治好?”

    “设备检查不出来,未必就人治不好。我若是治好呢?”庄重轻描淡写的道。

    “你……你要是治好,我立马跟你道歉,承认自己是庸医!”医生有点气急的说道。

    “那好,你说的。”庄重点点头。

    “你们两个作什么?拿我老头子的身体打起赌来了?还有没有规矩了?”老人忽然不悦的说。

    老人这一生气,不禁让医生噤口不语。

    “庄重,你来吧。需要我怎么配合?”老人训斥完,对庄重道。

    庄重摆摆手,笑道:“老爷子,你想多了。这件事啊,完全用不着你配合。”

    “什么?用不着我配合,那你怎么给我治病?”老人惊奇的道,怀疑庄重是不是在吹牛。

    “呵呵,老爷子您看着就是。”庄重故作神秘的说。

    然后忽然掉头朝着花园走去,走到花园中央的假山处后,停步不前。

    这是一座约莫两米高的假山,山石嶙峋,人工堆积而成。假山上没有一点植物,将山石的棱角展露无遗。

    庄重围着假山赚了两圈,当绕到假山背后时候,忽然抄起地上的一把锄草的鹤嘴锄,用力对着假山砸了下去。

    轰隆!

    庄重这一下发力甚猛,一锄头就将假山顶端的石头砸裂,咕噜噜滚落在地面,发出巨大的响声。

    “你……你干什么?你疯了?”医生原本以为庄重想去采药呢,没想到庄重竟然砸起假山来。

    哪知,庄重并不理他,挥舞着鹤嘴锄,砰砰砰,片刻功夫,将一座怪石嶙峋的假山砸的塌陷,成为一堆碎石。

    医生目瞪口呆的看着庄重,傻眼了。

    这小子难道失心疯了?竟然敢破坏范老爷子最喜欢的假山?

    这座假山可是按照范老爷子的意思搭建的,全部石头都是精心挑选,突出一个怪跟奇字。已经存在了数十年。

    没想到一朝被庄重砸烂了,范老爷子岂不大发雷霆?

    这小子要倒霉喽!医生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庄重。

    “庄重,你作什么!”果然,范老爷子脸色一沉,生气了。

    这座假山陪伴他几十年,突然被庄重砸烂,能不心疼,能不生气?

    庄重却只是笑了笑,扔下鹤嘴锄,踏着一种怪异的步伐,围着假山废墟绕了一圈,骤然双手一挥。

    众人正不知所以的时候,骤然院子中起来一阵风。风不大,却是和煦温暖,拂过人面,让人只觉精神一震,神清气爽。

    而原本怒气冲冲的老人,忽然就愣住了。接着脸色露出喜色:“不闷了,我胸口不闷了哎!”

    “哇,太棒了,重哥真的治好了!”韩雪高兴的叫道。

    那跟庄重打赌的医生难以置信的看着庄重,兀自不敢相信。

    就砸碎了一座假山,首长的病就好了?怎么可能?这不是在拍电视剧啊……

    庄重微笑着走回老人身边,不发一言。胜者,是不需要言语的。

    “真的好了,真的好了。好小子,我竟然忘了,你是方寸的徒弟!”老爷子久病得愈,不禁喜笑颜开。

    而这句话也表明,他知道了庄重使用的是什么手法。

    庄重谦虚的说:“雕虫小技,不足挂齿。其实这座假山竖在那边,正好挡在了老爷子的身后,成为老爷子的靠山石。这靠山石一旦山石嶙峋、寸草不生,那就是犯煞了。在风水中叫做廉贞煞。犯了廉贞煞,轻者会影响个人气运,导致人被长辈责骂。重者就会影响到人身体健康了。靠山不靠,那就是生气不发。老爷子之所以胸闷,就是因为这块石头堵住了生吉之气循环。虽然不严重,但是时日长久,就会引发问题。所以我把假山砸碎之后,再梳理了一下院子里的生气,老爷子的胸闷自然减轻了许多了。”

    听罢庄重的解释,老人不禁目光连闪,不住口的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三十年前我见过你师父,当时觉得他是有真本事的人,没想到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方寸倒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