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918.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四章 范老爷子的阴谋?
    “老爷子过奖了,其实我就比师父强了那么一丁点而已,我师父他还是很厉害的。”面对老人的夸奖,庄重谦虚的表示。

    而这话差点让老人差点再次胸闷。有这么谦虚的吗?

    老人只能呵呵一笑,不接庄重的话茬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清平寺,方寸正优哉游哉的喝着酒,一口酒入喉,猛然噗一声全喷了出来。

    “小兔崽子,又在外面诋毁师父清誉!”方寸气急败坏的放下酒杯,然后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小本本,认认真真在小本本上写下了一个“正”字。

    而小本本的最上面则写着,“一次一万,屡犯加倍”。时间正好是从庄重离开清平寺那天开始的。

    显然,这是方寸大师的账本。只要庄重在外面诋毁他,他就会在小本本上记下一笔。当然,有时候直接凑成一个“正”字也是有可能的。

    此时的小本本上已经写了一排的正字,足足有十几个。

    要是庄重看见了,一定会跳脚的。我什么时候诋毁了你这么多次了?

    方寸大师却不管不顾,一个个数着正字,眉花眼笑:“哎呀,十二个字了,一个正字是五万,十二个就是六十万,发了哇,这年头还是养个徒弟舒服。阿嚏!咦?感冒了啊这是……看来得吃个药。”

    方寸大师说着,顺手在小本本上添了一笔,找药吃去了。

    身处明珠的庄重,兀自不知道自己已经欠了六十万的外债。

    “老爷子您这病是从刚搬来这里开始的吧?其实就是这座假山的问题。廉贞煞这东西,破解起来简单,可是要想辨别出来,那就有些难度了。像是一般情况,都会被一些庸医当成隐xing疾病处理。那可就严重了。多亏老爷子福泽深厚,这么多年也只是胸闷而已。不过再拖几年,煞气聚集的多了,可就不好说了。只怕会……”庄重剩下的话没说。

    一边的男医生却是听得冷汗涔涔了。心里一个劲的咒骂庄重落井下石。

    万一范老爷子真有个三长两短,他作为专职医生,是逃脱不了责任的。而且刚才他还很有自信的认为这是疾病,转眼就被庄重戳穿。专业素养不得不被人质疑。

    “首长,我……都是我的疏忽!我愿意承担责任!”医生脸色煞白,低着头说道。

    古代说伴君如伴虎,现在社会不至于此,可是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范老爷子宽宏大量未必会追究,一旦被范家其他子嗣知道,那就保不准他们会做些什么。这些个大家族,行事极黑。跟你好的时候笑眯眯,不好的时候转身就能捅你一刀。

    老人微笑着挥挥手,说:“不怪你,术业有专攻,这本来就不是你的专长,你下去吧。庄小子,记住,得饶人处且饶人。”

    最后一句话,却是对庄重说的了。

    庄重落井下石,自然被老人一眼看穿。所以他提醒庄重为人厚道些,不要结怨太多。

    庄重嘿嘿笑着,也没回答。他心中自有一杆秤,是非曲直有自己的判断,却是不需外人指点。

    而且庄重刚才那话故意说的露骨,无非是想吓唬一下那医生,谁让那医生刚才质疑庄重。却是不指望那话能在范老爷子这人精面前起到作用。

    这种戎马半生的老妖,要是会被别人几句话煽动,那也太愧对妖这个字了。

    挥退了医生,此时香樟树下只剩下了庄重、韩雪跟老人三人。

    老人被庄重化解了胸闷之疾,看得出来还是很高兴的,跟韩雪不断说着话,却是将庄重晾在了一边。

    庄重正百无聊赖的听着两人说话呢,忽然听见老人对韩雪道:“小雪儿,我一年前跟你提过的事情,你想通了没有?”

    庄重不由心下疑惑是什么事情,耳朵不禁伸长了倾听。

    韩雪微微犹豫,说:“爷爷,我想过了,我还是不想答应。”

    老人叹口气,说:“认祖归宗是一个人的责任跟义务,要是连自己的祖宗都不认了,那这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再好好考虑一下。”

    韩雪倔强的摇摇头:“爷爷,不是我不肯归宗,只是我用惯了韩雪这个名字,突然间改了姓氏,会不习惯的。爷爷你让我再准备几年吧。”

    “再准备几年我就死了,我还能看到你的名字写进家谱?到时候你想回来都回不来了!我知道你挂念韩家的恩情,不愿意改姓氏。但是认祖归宗这种事,对你只有好处,你怎么就这么倔强呢?”老人言语渐渐严厉,却是有点生气的样子。

    听到这,庄重算是明白了。

    感情范老爷子是要韩雪续进家谱,重新改回范姓。

    不过想想韩雪父亲对韩雪的那德行,韩雪甘心改成范姓?没有认同感怎么去改?

    而且,老人让韩雪改姓,将其写进家谱,未必就是为韩雪好这么简单。这样对韩雪,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想到这,庄重不由眉头微皱,发出一声不满的冷哼声。

    声音虽小,可还是惊动了老人。

    老人不悦的看向庄重,问:“小子,你哼什么?”

    这声发问虽然不重,可是目光中蕴含的气势比起之前那次更加沉重,让庄重不由浑身一滞,仿佛心灵被刹那冻结了一般。

    官威,官威,这两个字之所以存在于书面,就证明现实中是确实存在的。而老人身上的威势,比起官威更重,类似于帝王之威。是习惯了发号施令、颐指气使而形成的,是踏碎了成千上万尸骨形成的,是铁与血中才历练出来的。

    庄重被老人几十年的气势一下镇住,却也正常。

    “怎么?不说话了?”老人依旧盯着庄重,问。气势愈重,显然诚心要拿捏一下不懂规矩的庄重。

    庄重被老人威势震慑住,自然而然就想把这件事揭过不说,可是不知为什么,庄重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反抗之心。

    你丫个老不死的,之前我一进门就用气势压我,现在又拿出官威来镇我,真当我是泥捏的?就算是泥捏的,泥人还有三分土xing呢!真当我怕你?

    古代有刺客刺杀皇帝,近身刺杀,一击得手,苍鹰击于殿。匹夫之怒,血溅三尺!就算皇帝都要颤抖,何况你还不是皇帝!

    想着,庄重蓦然生出一股气势,竟然隐隐顶住了老人气势威压,吐出口的话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我觉得,你这样对韩雪不公!”

    “嗯?”老人目光一闪,却是没料到这种程度的威压,庄重也能挺住,实在出乎他意料。因为这次他可是真正动怒才发出的,之前那次不过是轻描淡写而发,程度根本不一样。

    “不公?你说哪里不公了?”老人沉着脸,继续问。

    庄重针锋相对,道:“你让韩雪入族谱,真的是为了韩雪好?韩雪本来就被范家其他子嗣排挤,你却独独对韩雪青睐有加,还要将韩雪写进族谱,承认韩雪的身份。却是根本就在拿韩雪当枪使!”

    庄重越说越怒,声音也越来越大。

    “本来范家一团死水,各子嗣之间虽然有争斗,但是都知道大局已定,范志琦基本就是未来的范家家主,所以对范志琦都十分忍让。但是因为韩雪到来,你却故意对韩雪亲昵,一下让范志琦有了危机感,也同时让其他孙子觉得有了机会。这样范家的一团死水反而被搅活了。我承认你手段很高明,但是,韩雪不过是一个女孩子,你觉得这样对她公平吗?她能承受的了这种后果吗?”

    一口气将心中所想说出,庄重不觉畅快无比,看向老人的眼神也没有了一丝畏惧,而是充满了初生牛虎不怕虎的犀利。

    “爷爷,是这样的吗?重哥说的是真的吗?”听了庄重的话,韩雪蓦然呆住,接着两行泪水从韩雪脸上流下。

    一直以来,韩雪都认为老人是出于血缘关系,才对自己亲近的,她也将老人当成了范家唯一的亲人。没想到,老人从头到尾竟然是在利用她!

    这让韩雪接受不了,顷刻间韩雪已然泪眼婆娑,眼神充满了迷惘与愤恨。

    庄重忽然觉得自己错了,不该因为一时之气把话挑明,伤了韩雪的心。

    “呵呵,小雪儿,你也这样认为的吗?”老人没有回答,而是问韩雪道。

    韩雪轻轻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不愿意相信重哥说的。可是我又知道,重哥不会骗我。”

    “那你的意思是相信他了?”老人看着韩雪哭泣的脸蛋,忽然眼神中生出一抹哀伤,本来气势如山的老人,一下就泄去了气势,变得佝偻不堪。

    “我承认,我有他说的那种意图,但是,我真正想的,不过是想补回对你的亏欠。当年我看着巴掌大小的你,被你妈妈抱着赶出明珠。虽然有心维护,可是为了整个范家的规矩,不得不忍心这么做。二十年来,每个夜晚你那小小的影子都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内疚啊。我范泽一生戎马,杀敌无数,可是从没对一个孩子这么愧疚过。直到这种愧疚让我寝食难安,我才督促你父亲把你接回来。没想到,我还是忽略了你的感受,你在范家格格不入。

    “虽然现在我还能维护着你,但是等我死了呢?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孩子,凭什么去保护自己?所以我想让你认祖归宗,想让你真正成为范家的人。这样外面那些坏人就会顾忌范家的背景,不会对你起坏心思。而爷爷死了后,你也能从范家得到一笔遗产。爷爷不奢求你怎样,只要有足够生活的钱,不会被人欺负,就够了。至于庄小子说的那些,爷爷确实也想到了。可是为了能让你以后少受欺负,爷爷又能怎样呢?总不能因噎废食吧?”

    老人这番话说的声情并茂,完全不像是一个家主的讲话,反倒是像一个年迈老人对自己孙女的耳语,让人感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