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929.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章 当场丢人
    所有人都惊呆了。

    看着状若癫狂的医生,没有人在意他的失态。因为他们都被医生的话给吓住了。

    谋杀!对老爷子的谋杀!

    范家能发展到今天,一直屹立在明珠不倒,跟老爷子在世是分不开的。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何况范家的这个老还是一位革命先驱者,一位开国英雄!

    只要老爷子在,那些个红色家族都要卖范家几分面子。老爷子就是范家的定海神针!

    可是现在医生忽然喊出“谋杀”这俩字,不禁让所有人都惶恐了。

    老爷子要是出了什么意外,那范家怎么办?整个华夏对范家虎视眈眈的可不在少数。而范家显然还没做好充足的准备,在失去老爷子的情况下,独自面临外敌的压力。

    “小徐,到底是什么情况?你说清楚!”关键时刻,还是老爷子发话了。

    徐医生这才停止了嘶吼,不过依旧不满的瞪着众人,仿佛其他人都是凶手一般。

    众人被徐医生瞪得有些不好意思,都讪讪的低下了头。

    这个徐医生跟随老爷子已经有十多年了,他的父亲之前便是老爷子的警卫员,范家这些人都是被他父亲从小看大的。所以面对徐医生的敌视,这些人也倒是没有发作。知道徐医生这人偏执,都是为老爷子好。

    “首长,是这样的。我刚才在屋里摆弄仪器,忽然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仔细一分辨,竟然是曼荼罗的香气!赶紧跑出来一看,就看见不知道谁点燃了这玩意。这可是对首长您的谋杀啊!”徐医生依旧情绪激动。

    “曼荼罗?那是什么东西?”老爷子皱眉问道。

    “曼荼罗是一种两年生草本植物,茎直立,叶互生,叶片成狭长椭圆形,基部圆形或近心形而抱茎,边缘具不规则粗齿,或为羽状浅裂,两面均被白粉成灰绿色。花顶生,具有长梗……”

    徐医生却是直接对曼荼罗做起了科学普及。

    “小徐,不用说这么详细,说重点。”范老爷子打断了徐医生的介绍。

    “哦,好的,首长。这么说吧,我介绍下它的所属科目,相信您就懂了。曼荼罗,在植物分科中属于罂粟科,跟罂粟花具备血缘关系。”

    “什么?罂粟?”徐医生话才出口,顿时让所有人震惊了。

    “怪不得我刚才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感情咱们闻的是罂粟香气!”一些人联想到之前的感觉,恍然大悟。

    “这玩意刺激神经啊,老爷子闻了肯定对身体不利,难怪徐医生这么生气。”

    范老爷子听了,也是一脸讶异。他万没想到,这个沉香的香气,竟然是这种类型。之前他闻到香气的时候,有种精神振奋的快感,还以为是奇楠的特殊功效呢,现在想来,应该是罂粟气味的致幻功效了。跟注射了吗啡一样。

    要是不被揭穿,日后闻得多了,范老爷子肯定会上瘾,导致身体每况愈下,最终死于呼吸衰竭。

    “小徐,你确定?”范老爷子沉着脸,问。

    “首长,我很确定!这就是曼荼罗!”徐医生笃定的道。

    对于徐医生的专业知识,范老爷子还是信任的。

    于是点点头,说:“好了,小徐你回屋吧,这里没你事了。”

    “那……首长你千万不要再烧那种香了啊。”徐医生有点不放心的道。

    “嗯。”见老爷子点头,徐医生才快步离去。

    而这时,范志琦一张脸已经变得煞白。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范志毅说的竟然是真的!

    那个沉香手串里竟然还有罂粟成分!

    显然,奇楠香里是不可能有曼荼罗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沉香手串真的是假的!

    可是,这手串是庄重卖给他的啊。庄重呢?

    范志琦想着,就要寻找庄重的身影,可是左看右看,都发现现场已经没了庄重的身影。

    混蛋,那个混蛋!范志琦气炸了,他彻底明白了,他被那个浑人耍了!那个浑人用一个假沉香手串骗走了他一百万!

    可是,范志琦又不能说出来,因为他之前已经跟老爷子说,他是从一个港商手里买来的。要是说出来,那就相当于打自己脸了,也相当于欺骗范老爷子了。

    所以范志琦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爷爷,我……我实在不知道这东西是假的,我绝对没有害您的心思,爷爷你要相信我……”范志琦结结巴巴的跟范老爷子解释着。

    范老爷子没有理会范志琦,而是不断转动着沉香手串,半晌后才道:“做工很精致,手法很巧妙,肯定不是现代的作假手法,能把我都瞒过去,也算是高手了。志毅,你那朋友很厉害啊,能一眼看出这东西是假的,有空介绍给爷爷认识下。”

    范志毅听老爷子这么问,蓦然心里一慌,知道老爷子肯定推测出了什么,赶紧道:“啊,爷爷,我那朋友长期旅居国外,不一定多久回来一次。要是他回来,我一定会介绍给您认识的。”

    范老爷子轻轻看了一眼范志毅,没说话,却是也不提这件事了。

    但就是这一眼,已经让范志毅湿透重衣,冷汗滴答滴答直冒。

    “好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走,扶我去大厅!你们这些人,没一个让我放心的!”

    说完,范老爷子被韩雪扶着,去了大厅。

    最后一句话,却是将所有人都给骂了。

    本来挺高兴的一件事,因为最后这一出闹剧,黯淡收场。

    而范志琦费尽心机准备的寿礼,则成了这件事的罪魁祸首。

    不用说,范志琦在老爷子心中也落下了一个坏印象。不至于负全责,可是少不了一个做事不谨慎的评价。

    “范志毅,有你的!好,很好!咱们走着瞧!”范志琦怒气冲冲,指着范志毅鼻子骂道。

    范志毅见范志琦被气成这样,不由心中闪过一阵快感,冷哼一声,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要是不蓄意害老爷子,我会揭穿你?”

    这二货用的形容词,却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我蓄意害老爷子?我他妈抽死你!”范志琦一肚子怒火瞬间爆发,说着就要上前抽范志毅。

    眼看两人就要厮打起来。

    “住手!还有没有规矩了?这里是你们撒泼的地方吗?”范家老大,也就是两人的大伯,忽然训斥道。

    这位明珠市长在没了范老爷子的威压后,才显露峥嵘,变得威严肃穆:“这件事情,范志琦,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尽管你也是被骗,但是充分说明了你的不成熟!能源公司那块的管理,你先交出来吧,等你什么时候历练成熟了再说。”

    轻轻一句话,却是将范志琦拥有的权利分解了。能源公司是范家新时期的一个重要布局,范志琦作为新生代,一直以那家公司接班人自居。本来他已经做到了总经理位置,开始进入实质xing的管理了。但是如今这事情一出,却是将他重新打落了尘埃。

    想要重新回到管理层,将会很困难。因为对能源公司虎视眈眈的,可不止他一个人。其他兄弟姐妹也都知道那是一块肥肉。

    想着,范志琦不由更恨范志毅了,同时,也想着该怎么报复庄重。庄重才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当然,范志琦却是暂时还没能把庄重跟范志毅联系在一起。要是让他知道这是庄重跟范志毅联手的一个局,估计能气疯了。

    宣布完对范志琦的处理决定,范家老大看看范志毅,忽然想到这小子已经被处罚了一次了,再罚也没得罚了,只能口头警告一次,就算了事。

    可以说,这次庄重的滚珠局,完美成功!最大限度的打击了范志琦。

    而事件的始作俑者,此时正在范家老宅外,跟保镖们吹着牛逼。

    “嗨,哥们,你是退伍兵吧?太巧了,我也是退伍兵!06那一届的,缘分那……”庄重无耻的跟保镖套着近乎。

    “我还记得当时退伍时候的那首歌,实在太让人感动了,我唱给你们听啊。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如果你已成为土豪,请你联系我。朋友啊朋友,你可曾记起了我,如果你仍然还苦bi,请你别理我……嗷嗷嗷……”

    庄重这歌声传出,犹如狼嚎,让那几个保镖顿时不忍直视,背过了头。

    而庄重眼中闪过一抹得色,忽然手腕一抖,罗刹飞刀划出在指尖,嗤一声,在一辆车的前胎上划了下。

    被划的车胎迅速漏气,变瘪。范志琦的那辆凯佰赫战盾立马就矮了一截。

    不过整个过程都被庄重的歌声掩盖,加上那几个保镖转过头去,所以都没人注意到。

    庄重作完这一切,才得意的继续狼嚎着,走回寿宴大厅。

    那么多好吃的庄重还没开吃呢,好不容易来一趟,总得吃饱了再说。

    而大厅里,范志琦如刀似箭的目光紧紧盯着庄重,恨不得当场将庄重干掉。

    庄重却恍若未觉,抱着一只ru鸽啃的喷香。

    “小子,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跟韩雪一起跪在我的脚下,磕头求饶!”范志琦死死捏着高脚杯,咔嚓一声,高脚杯的杯脚被范志琦捏成两半,红酒洒落,绽开在范志琦手上,犹若鲜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