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099940.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五章 鬼打墙
    “庄重,你怎么来了?”乔可可还没完全回过神来。“刚才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个小男孩要我跟他玩游戏。还要我扔掉风水乾坤串,我不想扔的,可是不知为什么,就松开了手……风水乾坤串呢?不会真被我扔掉了吧?”

    “没有,在呢。”庄重晃了晃乾坤串,说。

    “你刚才被婴灵给迷惑了,差点就丢掉性命。他邀请你玩的游戏叫跳房子,你肯定玩不过他的,只要他成功建立了自己的房子,你的魂魄就会被他勾走。十分危险,幸亏我赶来的及时。”

    乔可可闻言,不禁脸色大变,没想到自己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可是……我不是有风水乾坤串吗?为什么我还会被婴灵魅惑?”乔可可奇怪的问道。

    “你又不会法诀,无法激发乾坤串的功能,所以只能被动防御。而婴灵靠声音魅惑你,是不需要近你身的。你被吓得心惊胆战,自然就被他迷惑了。后来他想近身害你,结果被乾坤串反伤,于是他只能蛊惑你扔掉乾坤串,好对你下手。”庄重解释。

    “原来是这样。呜呜,吓死人家了,死庄重,你怎么每次都来得这么晚?”乔可可不满的道。

    庄重不由无语。你怎么不说你每次都出事呢?

    “对了,刚才发生了什么?按理说你们三个不可能被魅惑的啊?”庄重忽然想起什么,问道。

    “好像……好像是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下,然后我就自己走这里来了。”乔可可回忆着,缓缓说道。

    “有人推你?”

    “对,当时在我身后的是唐萌,似乎是她推了我一把。”乔可可又说。

    听了乔可可的话,庄重骤然脸色一变,叫道:“不好!”

    “怎么了?”

    “唐萌肯定是已经被婴灵上身了!我说她怎么会突然xing情大变,向我低头认错呢。不过,来之前我没有发现她身上怨气增加啊?如果她已经被怨灵上身,我是不可能发现不了的。奇怪……”庄重眉头紧皱,却是有点想不通了。

    被婴灵上身的人,身上气息会大变。庄重肯定会察觉的,可是在进入商场前,庄重都没有发觉唐萌有什么异样,这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难道唐萌是正常的?那她又为什么要害乔可可?

    唐萌跟韩颖母女俩又去了哪里?

    庄重之所以能找到乔可可,是因为他跟风水乾坤串有感应,能顺着风水乾坤串的气息找来。可是唐萌跟韩颖身上就没有了。

    要是她们两个也遭遇到了跟乔可可一样的事情,那就糟糕了。

    她们两人肯定抵御不住婴灵的索命的。

    真是蛋疼,早知道就在两人身上留下点印迹了,免得这时候抓瞎。

    “庄重,我们接下来去哪啊?”乔可可问。

    “韩颖母女现在还没见踪影,我们只能去找她们。”

    “找她们做什么?那个唐萌在后面推我,差点害死我!哼!”乔可可不快的道。

    “唐萌到底是什么状况还不清楚,也不能妄下结论。我觉得唐萌虽然顽劣,可不至于拿着人命开玩笑。她肯定出问题了。”庄重替唐萌开脱着。

    “商场这么大,谁知道她们到底去了哪。总不能我们一层层的找过来吧?”乔可可撅着嘴,显然还在生气。

    “肯定不能一层层找。那样太耗费时间了,等我们找到她们估计早就出事了。没办法,只能拼一把了。”庄重叹口气。

    接着两指在眉心一点,强行聚集起体内剩余不多的灵力,开启风水眼。

    瞬间,庄重眼中场景变幻,一道道的气机流转过,庄重四处望着,要找到煞气最重的那个地方。

    “嗯?怎么在地下?”很快,庄重就发现了一处地方,煞气聚拢,十分浓重。而且煞气中还夹杂着丝丝的阳气,显然是韩颖跟唐萌散发出来的。

    刷,异象消失。庄重关闭了风水眼。这下可算是把他的灵力耗了个七七八八。

    “她们似乎在地下,这商场有地下室?”庄重问道。

    “好像是有的吧?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乔可可说。

    于是两人动身,往一层走去。

    果然,在一层的楼梯背后,发现了一段阶梯,盘旋往下,是通往地下室的。

    这个商场没有地下停车场,下面一层应该就是一个纯粹的地下室,专门用来贮存商品的。

    “庄重,下面阴森森的,好可怕啊。能不能不下去?”乔可可看着黑漆漆的地下室,犹豫了。

    “能啊,留在上面就不用害怕了。”庄重道,然后往下走去。

    “混蛋,死庄重!你把我留在上面,我要是被鬼吃了怎么办?”乔可可见庄重竟然要舍下她,慌忙跟上。

    被吓破胆子的乔可可,一把就抓住了庄重手臂。死死的扣住庄重胳膊,身体整个都挨在了庄重身上。

    那团软绵绵的胸肉自然也贴在了庄重胳膊上,让庄重一阵邪火大盛。

    蹬蹬蹬,两人用这种暧昧的姿势依偎着,在楼梯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往下走了一层,却还是没到底,没想到这楼梯竟然挺长。于是庄重又走了一层,结果又没到底。再走,还是没见底!

    庄重不走了。

    “怎么不走了?”乔可可问。

    “不用走了,我们被鬼打墙了。看来那些东西不想我过去。”庄重冷声道。

    “啊?鬼打墙?”乔可可不由一阵哆嗦。她倒是听过鬼打墙,陷入其中的人会分不清方向,自我感知模糊,不知道要往何处走,所以老在原地转圈,始终走不出怪圈。

    历来民间鬼打墙的事件数不胜数,乔可可听的不少,自己亲身见到,却是第一次。

    眼下她跟庄重就陷入了鬼打墙中。无论怎么走,楼梯都走不完,始终会有下一层的楼梯等待着他们,直至他们筋疲力尽,累死在楼梯上。

    “对,一般遇见鬼打墙有两种解决办法。一种是原地不动等待天亮,另一种就是吐口水或者撒泡尿,其墙自解。等待天亮是不可能了,那时候韩颖母女早就完了。撒泡尿的话……”庄重说着,看了乔可可一眼。

    “啊呸,庄重你个流氓!不准!不是可以吐口水吗?吐口水!”乔可可慌忙阻止庄重。

    “你就是让我,我也得愿意啊。况且这些婴灵都厉害得很,寻常的手法肯定破不了的。不信你试试。”庄重撇嘴道。

    乔可可将信将疑的,对着前方空气吐了几口唾沫,接着往下走了几步一看,果然,鬼打墙依旧存在,下面还有一截楼梯。

    “那怎么办?”乔可可有些害怕的道。

    “办法嘛,很简单。你别动,我在你衣服上抽根线。”庄重说着,然后伸手摸上了乔可可身上。

    咦?怎么这么有弹性?

    啪!

    庄重脸上挨了一巴掌,接着传来乔可可的怒骂:“混蛋,你往哪摸呢?”

    庄重却是在黑暗里摸到了乔可可酥胸,那坚挺的触感,让庄重身心像是过电一般,爽的不行。

    “天这么黑,我怎么知道摸错了地方?”庄重委屈的说。

    其实乔可可哪里知道,庄重眼睛经过异变,夜晚视物能力也不差,刚才却是庄重故意摸上去的。

    “嗯,就抽这根吧。”庄重终于把手拿开,在乔可可袖口抽了一根红线。

    抽出红线后,庄重将红线一头递给乔可可,自己牵着另一头。

    猛然咬破手指,用血液在红线上涂了一遍,然后对乔可可道:“来,往下走三步,然后站住不要动。”

    乔可可依言往下走了三步,正好到楼梯拐角处站住不动了。

    庄重也跟上来,两人牵着红线,将红线举起在头顶。

    “扯紧了,绷直。一,二,三!”庄重说着,忽然两指捏住红线中段,猛的拉起,松开。

    红线犹如弓弦一般,蹭一声弹出。

    带着庄重血液的红线狠狠打在了前方空气上。

    而怪异的是,明明空气中什么也没有,红线却是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犹如打在了一堵墙上。

    接着就听咔嚓咔嚓的碎裂声传来,就像是冰川碎裂、高墙解体。

    “好了,松手吧。”庄重说道。

    然后将红线收起,两人往前一走,豁然眼前开朗,出现一个巨大的地下室。

    鬼打墙却是被破掉了!

    “哇,这招好酷啊。”乔可可好不容易参与了一次做法,大为兴奋。

    “这叫做弹墨线。是木工用的一种画线手法,用来校正曲直的。相传是鲁班发明。在风水中,墨线代表着正直。而鬼打墙则是把人禁锢在一个圈圈内,这时候只要用正直的墨线一弹,鬼打墙自然破了。”庄重解释道。

    “哦,这样啊。”乔可可不住点头。

    两人往地下室深处走去。这是一个不知道修建于何年的地下室,里面霉味十足。看来一直没有用过。

    而在地下室跟楼梯的相接处,本来有一道大铁门拦着,不知为什么,庄重跟乔可可下来的时候,铁门是打开的。

    “看那里,有个小门!”乔可可一指前方。

    果然,前面有个小门。

    庄重走过去,轻轻一推,这道门赫然也是开着的,没有上锁。

    按理说,这个地下室经久不用,应该上锁了的。可是为什么这么轻易就打开了呢?

    庄重还没想明白,眼睛往小门里面一看,顿时一阵头皮发麻,愣在当地。

    只见小门里面,约莫一百平方的屋子里,密密麻麻摆满了灵牌。

    粗略一数,足足有近千个!每个灵牌上都贴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无一例外,全都是一个咧着嘴笑的婴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